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一章 找件东西(2)
一本读|WwんW.『yb→du→.co
    “妈拉个巴子……我这是……我这说的是正规的,真正的茶道,我勒个去,就是那个时候开茶馆的时候,呵呵……那个时候,可是真的,什么事情都的按照规矩来。”

    张君成一边冲茶一边分辨道。

    许东笑道:“听张大哥讲茶道,也像是上一门功课啊,我以前很少喝茶,喝的都是饮料,哪里知道这么多的茶道学问?就算泡茶喝,也就是丢了茶叶,烧滚了水冲开就好。”

    张君成笑道:“我那个时候,除了附庸风雅,就是为了生计而已,呵呵,妈拉个巴子,你们不必见怪。”

    说着再把茶水倒出来,又过滤了两次,茶水只有淡淡的绿色了,闻起来,清香味倒是淡了许多。

    到了这时,张君成把茶水茶水倒在了细小的紫砂杯中,那杯子堪比大拇指,许东想着,真要是渴了的人,喝这个茶杯,那还不得急死啊?

    好像这一趟在沙漠里,想喝水的时候,哪个不是一口气都能喝上一瓶水几百毫升的水!

    张君成却慢条斯理的说道:“来,试试,看看老哥我泡的茶味道如何?”

    许东早就等不及了,见张君成示意,当下端起一杯,稍微凑近嘴边。

    茶水还有点儿烫,许东忍不住轻轻吹了一口气,然后喝了一口。

    其实这一口茶水只能是润湿了嘴而已,但一股子清香直扑上脑子,似乎立即就让脑子清醒清新起来,许东等人顿时明白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心旷神怡”了!

    “好茶!”

    三个人当中,许东从来没正正经经的享受过这样的“品茶”,牟思晴倒是喜欢跟牟远山一齐喝茶,只是牟远山泡的茶,却远远达不到这个程度,乔雁雪身在国外,基本上都是喝饮料长大的,喝茶,也仅仅只是进来不久前的事情。

    所以说,三个人对茶这一道,都算是门外汉,不过,这茶喝到嘴里,真的很香很爽口,一个个都忍不住把杯子里面剩下的茶汁倒进嘴里,仔细的品尝这股清香味儿。

    只是许东先前第一口就喝得猛了一些,到这时候,杯子里也就只是勉强漓出来几滴,那肯定是不过瘾。

    许东当即又把杯子放到张君成面前,讨要茶水。

    只是张君成呵呵的笑道:“我勒个去,这喝茶,不是解渴了,而是一种享受,享受,许老弟你懂吗,茶艺茶艺,这可是一门学问,像你这样喝茶,当真只是牛饮一气,我勒个去这跟牛嚼牡丹有什么区别……”

    许东也嘿嘿的笑道:“张大哥,你找我来,肯定不是为喝茶这么简单,嘿嘿,这茶水……”

    言下之意,既然张君成是另有重要的事情,那这么好喝的茶水,可不能小气,怎么说也该让许东喝个过瘾才成。

    没想到张君成笑道:“妈拉个巴子,我把你请过来,当然不是专门请你来喝茶的,我有点事情想请你帮个忙,我勒个去,这事情还真是有点儿头痛!”

    “怎么个头痛法?”许东眼睛盯着张君成手里的茶壶,问道。

    张君成捋了一下思路,这才说道:“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我铜城的那位亲戚,呵呵,就是帮我在铜城立足的那位,我勒个去,他是我的亲戚,也是我的恩人,现在他有麻烦了,这事儿,我知道了,就得帮他一把,妈拉个巴子,这才找你许小兄弟。”

    “什么麻烦……”许东问道,张君成的那位亲戚,在铜城可不是小人物,他有麻烦,本来应该由其他的路子去解决,可是张君成却来找自己,嘿嘿,这岂不是病急乱投医么!

    “我勒个去,是这么一回事!”张君成咳嗽了一声,这才说道:“我那亲戚,原本好好的,就最近一段时间,在突然之间,就变得极度消瘦起来,精神也是萎靡不振,好像是被冤魂厉鬼什么的给缠住了一样……妈拉个巴子!”

    这一次,张君成是真的在骂人,当然,骂的是那一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给哪位亲戚带来的危害。

    只是这件事情却有些玄,就算有冤魂厉鬼,那也应该去找驱鬼的道士和尚才是,许东对这些可是什么都不懂的。

    再说,谁都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什么冤魂厉鬼,张君成那亲戚,身体消瘦,精神不好,这是有病,有定就得进医院,住院打针吃药,这才是正道,找许东,岂不是文不对题。

    张君成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该做的,他们早就做了,什么住院打针吃药什么的,请和尚道士念经做法什么的,也不在少数,妈拉个巴子,钱花了不少,人却越来越糟糕,眼看就要不成了,这不,我才想到,找许老弟你出马看看……”

    给张君成的亲戚看病?来找许东,当真是典型的病急乱投医。

    许东憋着笑,都差点儿爆炸开来,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据算是病急乱投医,那投的,起码也还得是一个医生。

    自己呢,除了有点儿小钱钱之外,要找自己去帮着打上一架什么的,也许还有点儿谱,要自己的去治病救人,这靠谱吗?

    没想到张君成叹了一口气,说道:“许小兄弟,我也不敢瞒你,后来得遇高人指点,说只要能够找到一件东西,或许,我那亲戚也还有得救,于是,我就在想,这天底下,要找东西,恐怕也就只有许小兄弟你了,妈拉个巴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许小兄弟你就是独一无二、绝无仅有。”

    张君成这人缠夹不清,这是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早就知道的,只是乔雁雪一个人,每每都莫名其妙的望着张君成。

    “你是说要我帮你找一样东西?”许东总算是知道了张君成的真实目的。

    可是,找东西也得要知道找的是什么东西啊!

    张君成苦笑着说道:“这么说吧,他也是个喜好古玩古董之类的人,近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来一件什么东西,妈拉个巴子,你知道我对这些东西也弄不懂的,他们也不跟我说到底是件什么东西,但是人却慢慢的他就成了那样,所以说,他们怀疑是冤魂历鬼缠身,那也就毫不奇怪了,所以,他们要找一件能够真正的避鬼趋吉的好东西。”

    “原来是这样……”许东笑了笑,各式各样的佛像,自己手里多的是,找个方便的时候,随便拿两样出来,让张君成挑便是了。

    没想到乔雁雪在一旁听出来了个大概,又见许东并没拒绝,当下便说道:“这治病救人,就算只是要找东西,那也得去看看病人得的什么病,具体需要什么东西才成,就这么叽里呱啦的胡说八道一通,到时候还不是要功亏一篑。”

    张君成怔了怔,自己说的,可全都是实话,怎么会成了胡说八道,还有,一般来说,自己最亲近的人得了重病,那可是谁都不希望什么人都站出来说半句不吉利的话的。

    “妈拉个巴子……”张君成悻悻的说道:“我打算跟你谈妥了就过去的,你这……我勒个去……”

    许东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张君成这家伙虽然是外地的,但是眼看着就快要成自己的表姐夫了,再说,现在自己的牛哥当铺,又是他在承建,怎么说也是有些关系了,不管自己能不能帮得到这个忙,最起码还得要过去看看,要不然,那可就是一点儿面子也不给他了。

    听许东愿意跟自己过去看一下,张君成顿时雀跃起来,当下打电话让人准备了车子,要一同过去。

    车子是张君成重新买来的迈巴赫,开车的小陈司机是张君成公司里的职员。

    小陈载着四个人,穿过半个铜城,随后在铜城另一个最为著名的花园小区里停了下来。

    花园小区跟滨河路小区一样,里面住着的,都是非富即贵,而且张君成把许东带到这里来,许东等人其实也并不奇怪。

    张君成早就说过了,他那位“亲戚”,照顾过张君成!能够照顾张君成的人,自然不会是山野百姓或者工薪阶层。

    等几个下了车,张君成带着几个人直接进到一栋门牌尾号为两个“八”的别墅。

    迎接许东、张君成等人的,是一位四十来岁的,有些富态,却满面焦灼的中年妇女,虽然满面焦灼,看去来却很有一些风韵,估计应该是这栋别墅的女主人。

    见是张君成,女主人皱着眉头问了一声:“是你……”

    张君成点了点头,指了指许东,说道:“九姑奶奶,他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位奇人兄弟,我可是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他弄过来的。”

    也不知道这女主人叫什么名字,不过,张君成在叫这一声“九姑奶奶”的时候,倒是毕恭毕敬的。

    张君成的年纪原本就跟女主人差不多,但是这么毕恭毕敬的叫着,要不是女主人的辈份在那里,就应该是地位的原因吧。

    九姑奶奶看了一眼许东,眼里除了轻蔑,就剩下对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的嫉妒。

    许东太年轻了,没成熟感,让人看一眼就感觉到刚刚断奶似的,这让人到中年的九姑奶奶几乎没什么兴趣,而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却又太年轻太漂亮了,让九姑奶奶觉得就算是在风华正茂的时候,也不能及两个人万分之一。

    所以,九姑奶奶对许东就有些轻蔑,对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就不由自主的嫉妒。

    只是许东却并不去计较这些,一进到这栋别墅,许东立刻就感到一股少有的“贵气”,当然这种“贵气”体现在别墅里各式各样器具的华贵和典雅里面。

    正宗的红木家具,考究的做工,精心的摆设,无一不显现出这栋别墅的主人是个儒雅之人——这间屋子中,靠墙四劈都是玻璃柜台架子,摆放了约有几十件的物品,字画,瓷器,翡翠,玉件,几乎各种类型的藏品都有。

    在中间的休息室坐了,九姑奶奶跟张君成寒暄了几句,然后转头问许东:“听说你是做典当生意的,你懂得古董古玩?”

    话里的意思明显的透露出一股不信任,要知道,现在做典当、古玩这一行的,哪一个不是糟老头子,就算是年纪最轻的,也是小老头儿,哪像许东,恐怕二十岁都还不到。

    本来,就这九姑奶奶的态度,许东立刻就要转身走人的,只是看在张君成的份上,许东这才勉勉强强客客气气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太懂,不过,做了这一行,好些东西也只能去一边摸索一边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