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六章 龙鳞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边,火盆木炭吹风机什么的忙得不亦乐乎,老朱手上的蛊毒,也已经蠕动到了手腕部位,眼看毒蛊立刻就要破体而出了,乔雁雪更是显得紧张起来,连连的叫喊许东赶紧过来帮忙。

    许东的指头痛得要命,但是到了这时却也没有多少血再流出来,估计,也同样是体内的蛊毒起了作用。

    见乔雁雪需要帮忙,许东只得过来。

    乔雁雪让许东拿了敞口的玻璃瓶儿,往里面倾倒了一些血液,然后换了塑料杯子,又将老朱的手指伸进玻璃瓶里,还让许东在一旁拿着玻璃瓶的盖子,在一边等候。

    “见到蛊毒全部出来,就立刻盖上盖子,半点儿也不能迟缓!”乔雁雪吩咐许东。

    这时,牟思晴低声叫道:“快看,出来了……”

    老朱的指头上,这时候流出来一寸多长一段像是几近凝固的干血条,差不多筷子粗细,只是这干血条在微微风干,便不住的膨胀涨粗,一眨眼间便跟老朱的中指头般粗细,而且血条本身很快就变成一层带着血丝的透明膜皮,膜皮里面,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半截不断蠕动着的肉红色虫子。

    看清楚这个,牟思晴一阵恶心,差点儿就吐了出来。

    到了这会儿,张君成却顾不得许多,大叫道:“九姑奶奶,快……快拿钳子来,把这东西钳出来……妈个巴子……”

    乔雁雪赶紧喝道:“千万别乱动弹,这东西一但受惊,危险更大……”

    九姑奶奶也在目瞪口呆之中,不敢乱动半点儿。

    那虫子慢慢的从老朱的中指往外挤,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大,乔雁雪吩咐许东,万万不可乱动,不能让这虫子接触到瓶子里的血液,也不能离它太远,太远,对它没有诱惑力,太近,让它直接接触到血液,它也有可能不会再出来。

    所以,瓶子里的血液,只能始终保持在一寸左右的距离,让虫子对瓶子里的血液可望而不可即,才能让虫子锲而不舍的往外钻,这个分寸,一定要拿捏的很准,要不然就会坏事的。

    许东忍着痛,屏着呼吸,眼睛死死地盯着不断变长,涨大的虫子,手里拿着盖子,几乎要发起抖来。

    生离死别,毒虫蛇蚁,各种各样的场面,许东都见过了,但是活生生的从人体里爬出来这样的虫子,许东却觉得没什么能比这样的事情,更让人恐怖更让人惊心。

    那红膜包裹着虫子,出来了一大段,少说也有五六寸长短,但却始终没办法接触到玻璃瓶子里的血液,顿时蠕动的更加厉害起来,到最后几乎是开始摆动起来。

    乔雁雪屏着呼吸,手上不住的随着虫子的摆动而晃动瓶子,半点儿也不敢让虫子受到惊吓。

    如此,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咕叽”一声,一条长达七八寸、红膜包裹着的虫子,终于脱体而出,掉进了玻璃瓶中。

    “盖……”乔雁雪一声娇喝,直接将瓶子送到许东面前,许东赶紧将盖子盖了上去。

    那红膜包裹着虫子,掉进玻璃瓶中的血液里,只在血液中一个翻滚,顿时咬开那一层红色膜皮,从中钻了出来。

    一钻出来,顿时露出了本来面目——极像是一条蜈蚣,但是跟真正的蜈蚣相比,这条蜈蚣的脑袋却跟真正的蜈蚣差不多,都有巨大的毒颚,但身子近乎红色透明,隔着玻璃杯子,几乎都能看清楚里面同样是红色的肠肝肚肺,腿却几乎接近完全退化状态,能够看得出来的仅仅只是身体两侧的许多“毛”。

    许东满面惊惧,顿时觉得这怪异的蜈蚣蛊,毒未必会抵得过自己,但是诡异,就比自己身上的蛊毒要厉害得多,所以,许东越看,越是觉得触目惊心。

    这蛊毒钻出那层膜,立刻大肆喝起玻璃瓶里的鲜血来,原本不少的鲜血,在顷刻之间,便被蛊毒喝去了一大半。

    这蛊毒的身体便益发膨大、鲜红、透明起来,模样也更加诡异狰狞,让人触目心惊背脊生寒。

    许东立刻就要将这蛊毒和这瓶子一块儿放进火炭盆里,免得看着既恶心又可怕。

    乔雁雪却连忙阻止:“这东西,有一种奇异的能力,那就是一旦钻进了人的体内,立刻就会用自己的身子复制出来一个伴侣,也就是说,如果有一条钻进了人体,那么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这个人体里边有两条一模一样的这样的虫子。”

    “而且,这样的虫子有着极为不同寻常的联系,一旦一条虫子死去,另一条就能感知得到,也就会立刻再次复制出来一条伴侣,并且开始疯狂的噬咬人体,这才是这种蛊毒最为可怕的地方!”

    “现在要怎么办?”许东问道。

    “很快……很快,另一条就会跟着出来,我们现在只能等!什么也不要去做。”乔雁雪说道。

    这时,张君成也叫了起来:“真的……真的,妈拉个巴子,真的还有一条,这不,也跟着出来了……我勒个去……”

    老朱的中指上,在一刹那之间,果然又出现一条一模一样的干血条,也跟先前一样,空气稍微流动,干血条就变成一层带着血丝的膜皮,里面同样蠕动着半截肉红色的虫子,不过,这条虫子蠕动的速度要快得多了,很快便要脱体而出。

    乔雁雪依着向前的法子,不住的用碗里的血液逗引毒蛊,在虫子完全脱离老朱的手指那一刹那,乔雁雪手疾眼快,从许东手里拿过玻璃瓶子、打开盖子,将后面这一条虫子接了进去,再将盖子盖上。

    这一切动作,说起来很慢,但是乔雁雪几乎是在电光石火之间一气呵成,瞬间便完成了所有的动作。

    两条蛊毒一起落进玻璃瓶中,仿佛立刻发现是中了埋伏,顿时在玻璃瓶里迅速的四下窜动起来,像是在寻找出路。

    不到片刻,便发现原来这个陷阱真正能够置它们于死地,两条毒蛊顿时疯狂的冲碰起来,让许东都只担心这玻璃瓶子会不会不经撞,会被这两条毒蛊撞破开来。

    只是到了这时,乔雁雪死死地按住盖子,将玻璃瓶拿在手中,还仔细的观察起来。

    老朱完全脱离了毒蛊的控制,顿时虚弱至极的“呃”了一声,再也没有半点儿力气挣扎,整个人也瘫软了下去。

    乔雁雪眼睛着手里的玻璃瓶子,一边说道:“九姑奶奶,我能做的,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接下来,就是要精心的调养,不过,被这毒蛊害过的人,无论是精、气、神,都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如果只是普通的调养,也就可能还能延续四五来年的生命……”

    “什么……”张君成叫了起来:“花这么大的代价,就仅仅只能延缓四五年……我勒个去,有没有搞错……妈拉个巴子的,怎么会这么毒……”

    张君成这么叫,当然不是说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在弄虚作假,危言耸听,破体而出的两条毒蛊,现在就在玻璃瓶子里,这就是事实,在事实面前,张君成当然不会去责怪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但是张君成也很恼火这毒蛊的厉害,所以才会这么说。

    九姑奶奶脸上神色黯然,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们家老朱能够得到乔姑娘跟许老板联手施救,捡了一条命,这恩德,我们已经没齿难忘了,还能再活上四五年,这已经是我们最大的幸运……”

    乔雁雪淡淡的说道:“其实,也不一定就只能活上四五年,我听说,这个世上,有一种叫做‘龙鳞’的东西,对经受过毒蛊毒害的人,有着不可思议的疗效……”

    “什么地方有……要多少钱……”一听老朱其实并不是真的只能在活四五年,九姑奶奶不顾一切的问道,只要有,只要是用钱能买得到的,九姑奶奶绝不吝啬。

    只是乔雁雪摇了摇头,依旧淡淡的说道:“‘龙鳞’这东西,哪里能找的到,恐怕这个世间没人知道,包括我在内,哼哼,九姑奶奶要用钱来衡量的话……我就只能呵呵了……”

    “九姑奶奶……九姑奶奶……”张君成在一边叫道:“九姑奶奶,这许小兄弟,他们不是一般的人,我勒个去,让他们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让他们帮个忙,小许老弟一定能做得到的……”

    许东就不用说了,中医院里的“龙骨”许东是见过,至于乔雁雪说的“龙鳞”是什么玩意儿,许东也是今天才听说,长什么样儿,哪里能找的到,许东根本就是两眼一抹黑,一问三不知,要帮,又从什么地方帮得了。

    九姑奶奶盯着乔雁雪,沉吟了半晌,这才说道:“乔姑娘,你们能力强,又年轻力壮,我是跑不动了,这个忙,看来也真的只有你们能帮我了,这样吧,不管找不找得到那‘龙鳞’我这边都给你们一个亿的定金!以方便你们寻找‘龙鳞’;如果成功了的话,我另外再给你们三个亿,而且,时间不限,怎么样?”

    许东沉思起来,说实话,这件事情的报酬确实不低,但他现在对钱毫无兴趣,只有一点让他感兴趣,那就是他想把这个能救治老朱的‘龙鳞’找到,看是不是真的有让老朱不死的效用。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许东不想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只有在不断寻找宝物而享受那种寻宝的刺激,这才能令他感觉到生活有意思。

    停了一阵,乔雁雪抬起头来对九姑奶奶说道:“九姑奶奶,我去吧,至于钱的事情,我倒不在意,你问问许东就好!”

    九姑奶奶喜道:“好,既然如此,许东,你给个帐号,我先转一个亿给你们做经费,不管你在不在乎钱,规矩还是要遵守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