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七章 肥差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勉强拿了一张银行卡出来,九姑奶奶十分利索的就转了帐,不过,转账的数目,却多了五千万。

    一个亿是寻找龙鳞的经费,五千万,是给乔雁雪、许东、牟思晴三个人今天的“出诊”费用。

    当然了,九姑奶奶最后也没忘记嘱咐许东,如果能在一年之内找到龙鳞,除了先前说好三个亿酬劳,还可以根据情况再加一些奖励!

    这万一要实在找不到,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也就只能说咱家老朱只有那命,怪不得别人,那一个亿的经费,当然,也就再不用提了。

    ……

    从九姑奶奶家出来,张君成都一直跟着许东、乔雁雪、牟思晴三个人,吵吵嚷嚷一定要跟许东合伙去寻找龙鳞。

    张君成说:“不为别的,就现在的状况,我勒个去,一年累死累活,到年底能挣个过年的盘缠,再打发给孩子们几个红包,我这一年就算是白白的忙活了,跟你们出去一趟,嘿嘿,少说也能顶我忙活一年半载,妈拉个巴子,小许兄弟,你可不能不拉老哥我一把啊!”

    按照张君成的算计,自己一年之力,还要像现在这样,既能得到牟家的恩惠,又不能少掉九姑奶奶的照顾,一年下来,最多也就只能够挣到一两千万的毛利润,打通关节送礼品杂七杂八的开支除掉,能保证一千万的纯利润,那可是做梦都能笑醒的事。

    但是转头去看许东,这一笔生意做下来,就算耗时一年半载,只要最终能找到那个龙鳞,什么开支都完全除去,每个人少说也在五千万以上。

    轻轻松松一年,顶自己五年,这账谁不会算?

    许东苦笑不已,扳着指头跟张君成说:“张大哥,第一,乔小姐说了,能不能找到‘龙鳞’,是谁也没法子保证的事情;第二,需要多大的开支才能找到‘龙鳞’,也是谁都说不准的事情;第三,每一个去找‘龙鳞’的人,都有可能拿到一笔数额不小的资金;第四,大凡寻宝探秘,那都是在刀尖上跳舞;第五,……”

    “我勒个去,许小兄弟你就不要第六第七第八第九第几十了,谁都知道小许兄弟你菩萨心肠慈悲为怀,你就说个日子,妈拉个巴子,我直接过来找你……”

    许东被这个未来的表姐夫纠缠得实在没办法,只得说道:“张大哥,我也是刚刚才知道‘龙鳞’的消息,这就还需要诸多方面的准备,等哪天准备就绪,我来找你。”

    “这还差不多,我勒个去……我相信小许兄弟你!”张君成一下子就舒展开眉头,顿了顿,又故作神秘的说道:“我听说我手下有一处工程,正好是小许兄弟你的产业,对吧,呵呵,有什么要求,小许兄弟你尽管说。”

    牛哥当铺那边,许东跟乔雁雪等人都已经去看过了,无论是主体的布局设计还是质量,许东都还算是满意,何况许东对房屋建修并不内行,要求,许东也就没有可多说的了,接下来要看的就是装修,那个却又不是张君成范围之内的事情,所以许东就更没什么要求去跟张君成提了。

    不过,听张君成这话的意思,多半是张君成现在也明白过来,跟许东,算是沾上了亲戚关系,既然是亲戚关系,肥水也就自然不会用落到外人田里去了。

    跟许东商量妥当,锁定了处罚的时候一定不能拉下自己,张君成特意开了车子,将许东三个人送回到古玩街去。

    当然,少不了在新建的牛哥当铺里面耽误许多时间。

    接下来,张君成还要亲自送许东回老林苑,不过,许东、乔雁雪、牟思晴三个人都直接拒绝了。

    从牛哥当铺到老林苑,也不过就是几分钟上十分钟的路,这会儿,也正好散散步,商量一些事情。

    见许东等仍执意不肯,张君成这才作罢。

    跟张君成分了手,许东也顾不得路人对自己侧目,直接埋怨乔雁雪,自己的麻烦还不够多是吧,影儿都没有的事情,竟然也可以,一口就给应承了下来!真是的。

    乔雁雪却是眉笑颜开的说道:“以前两次呢,你帮我,我是一分钱也没给你的,算起来,我也欠下了你老大一个人情,本来要以身相许吧,可你却不喜欢女孩子,我也没法子咯,只好在这一次还你一个人情,格格……”

    许东知道乔雁雪是在拿自己开涮,当下没好气的说道:“我就是喜欢男的,怎么着……”

    说着,许东自己也好笑了起来。

    笑过,乔雁雪才正色说道:“许东,你不是一直都想去找那件更厉害的东西吗,这一次,总算是有人帮着我垫付所有的费用,也就在不用你掏腰包了。”

    许东却说道:“你说的龙鳞,到底怎么回事?”

    乔雁雪摇了摇头,说道:“天地万物,相生相克,这个应该不用我多说的,对吧,据我所知,在原始深林之中,有一种专门克制一切蛊毒的草药,就叫龙鳞草,不过这种草药实在是太稀罕了,我们家花了几十年的力气,也就只在长白山一带发现一株,不过,也正因为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长白山,所以,我就正好来个顺水推舟,格格……”

    许东一怔,以乔家之力,几十年也只找到那么一株,这可是何等的珍稀之物,不说能不能找到,就算找到了,也就这么卖给了九姑奶奶!

    “我很怀疑,有些事情,其实是不是你在暗中做了手脚?”许东悻悻的说道。

    九姑奶奶家老朱中了蛊毒,自己刚刚回来,碰巧自己的血就能制住蛊毒,又碰巧乔雁雪刚刚知道解毒的法子,又碰巧要延缓老朱的生命就必须要龙鳞草,又碰巧在长白山就能够找得到龙鳞草,又碰巧乔雁雪下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长白山,又碰巧……当真巧不可言!

    乔雁雪“格格”的笑道:“你这么看着我,搞得我像是在策划一次谋杀一般,格格……我有那么坏吗我?”

    策划一次谋杀,乔雁雪当然不会那么去做,只是乔雁雪那碰巧的事情太多了,不由得许东不起疑心。

    不过很快,乔雁雪就隔了许东一个合乎情理的答案:“记得我去找过金头蜈蚣蛊吧,我之所以知道金头蜈蚣蛊,也知道龙鳞草,跟你说实话吧,我们乔家,当年在道上,就是以解毒制毒闻名,越是稀奇古怪的毒玩意儿,我们乔家的人就越喜欢,所以,知道几样蛊毒、知道几样解药,那会稀奇吗?”

    “另外还有件事……”顿了顿,乔雁雪继续说道:“那龙鳞草的事情,据说能找到千年以上龙鳞草,再配合千年以上人参、灵芝、何首乌,炖汤饮用,真有可能让人青春永驻,长生不老。”

    牟思晴在一旁笑着说道:“除了龙鳞草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货色,其余的人参、灵芝、何首乌,都是固本培元的大补之物,吃了之后,能够延年益寿,这倒是真的,青春永驻,长生不老,那怎么可能。

    说到这儿,许东也不禁苦笑起来,说:“其实什么长生啊,不死啊,我认为都只不过是古往今来的人们一个美好的愿望,谁也不愿意死,但生死是大自然的规律,是不可破灭的自然生存法则,我不认为会真有这种可能存在!”

    牟乔雁雪则是笑着说,她以前也是不信鬼神,不信长生不死之类的说法,但她经历过无数次离奇的事件后,也这才知道到宇宙之大,当真是无奇不有,任何可能也许都会有。

    “唉,许东……”牟思晴叹息一声,慢慢说道:“这个世界上偏偏就有很多不信邪,也不想死的人,老百姓不想死也只能是个念头,而有权有势的官商大豪们就不同了,他们可以拿权势和巨额的财富去寻找不死良药。”

    许东笑道:“他们很怕死吗?嘿嘿,有钱人是怕死啊,赚的钱是多,但没命去花也是他们最大的遗憾吧。”

    乔雁雪嘻嘻的笑着说道:“他们不是怕死,而是很怕死,就说九姑奶奶家的老朱吧,现在已经身患绝症,以他的身份和财富,钱不是问题,关键的问题是最杰出的医生都治不了他的病,所以他只有去想各种偏方歪法。”

    牟思晴再次叹了一口气,说道:“许东,你打算带几个人去?”

    这一次去长白山,可能很快就要成行,因为不仅仅只是乔雁雪的串缀,老朱需要的龙鳞草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另外,这一次许东虽然从和田带回来一些玉石,但数量并不是很大,也就是说,货源上的问题,许东依旧没能彻底解决,货源上根本的问题没解决,许东也就没有可能安安逸逸的坐在家里。

    ——他就劳碌的命。

    不过,这一次出去,在人员选择上,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至少,许东答应过张君成,就少不了张君成,另外,乔雁雪才是整个计划的“主角”。当然少不了她,胖子跟许东是兄弟,油水有这么丰厚的事情,许东肯定不会忘记胖子那家伙。

    反而是牟思晴,除了许东还叫自己一声“老大”之外,因为牟思怡的事情,牟思晴觉得许东跟自己的距离一下子遥远了很多,而且,从现在这件事情一开始,牟思晴就好像再也没什么事可做,再也没什么话可说了。

    许东却沉吟着说:“老大,你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