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二章 抽你个够本
一本读|WwんW.『yb→du→.co
    跟乔初生的的不愉快,就这么一笔带过了,不过,许东又很是奇怪的问乔雁雪,这也应该差不多一个多月了吧,乔雁雪一直都没回去,她到底都在什么地方干过了些什么。

    乔雁雪娇嗔的说道:“这是我们女孩子的秘密,你就那么想知道,要不然,把你不想说的那些事也说出来我听听!”

    一说这个,许东也就只好闭了嘴,自己身上不能说的东西太多了,哪一件说出来都足以惊世骇俗,那些秘密,还是烂在自己的肚子里的比较好。

    一路无话,回到别墅,孙嫂帮乔雁雪也安排了一下住处,因为要等牟思晴、胖子回来,对前去寻找龙鳞草作进一步的商量安排,乔雁雪暂时住在这里也就方便了许多。

    桑妈妈这一段时间身体恢复得很好,又没什么事做,出去找小区里的顾老太太她们聊天玩耍去了,安排好乔雁雪的住处,孙嫂也要出去买菜什么的,诺大一栋别墅,就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在里面。

    有上次牟思怡的教训,许东干脆跟乔雁雪说,自己很累,想要睡觉,去找龙鳞草的事情,待会儿牟思晴她们回来,再一起商量。

    然后许东洗了个澡,将一个人关在房间里。

    这几天来,许东也的确有些累,不过,最让许东挂怀的是,自己让方家伟背了一个黑锅,但是到现在自己也还没看过拿到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今儿个清静,家里没人打扰,正是一探究竟的好时机。

    反锁上了门,又将窗帘拉上,许东这才往床上一躺。

    这倒不是许东不心急,而是遇到好的东西,许东都想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再说,就现在这会儿,说不准乔雁雪有事没事儿又回过来打扰,这分寸,许东不得不掌握好。

    果然,许东躺在床上不到五分钟,乔雁雪就开始敲门,说要找许东商量一件事情。

    许东一边装模作样的揉着眼,一边爬起来开门,打着哈欠对乔雁雪说道:“刚刚睡下呢,你又来……”

    乔雁雪一看只穿了一条裤衩的许东,“啊……”的大叫了一声,立刻用双手捂着眼睛,害羞至极。

    许东懒洋洋的说道:“叫什么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呢……”

    “你这人怎么这样,暴露狂似的……”乔雁雪勉强将手指岔开一道缝儿,偷偷的看着许东,叫道。

    “这是我的家啊,在我的卧室里,你还不让我光着身子?”许东很是有些诧异的说道:“难道你睡觉的时候,也是穿得整整齐齐的?”

    乔雁雪背转身子,继续叫道:“快去穿上,我有正经事跟你说呢?”

    许东嘿嘿的笑道:“我正睡觉呢,要不,我躲被窝里去,你跟我说?”

    说着,许东反身回到被窝里,将被子披在身上,然后窝在床上,说道:“进来吧……”

    “你出来……”乔雁雪躲在门边上,探头叫道。

    许东光着身子,乔雁雪都不想去看呢,现在许东钻到被窝里,乔雁雪无论如何也不肯进去。

    许东黑黑的笑着说道:“你真不进来?那我可要睡觉了。”

    “你出来,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我就……”还能怎么样,乔雁雪顿着脚,却也说不出来。

    “嘿嘿,既然你不肯说,我就只好睡觉了,还有啊,你最好把门关上,要不然,别人看到了又是说不清的误会。”许东躲在被窝里,嘿嘿的笑着说道。

    “你……道貌岸然……伪君子……”乔雁雪在门外跺着脚,大声叫着,只是许东却不吃这一套,见乔雁雪不敢进来,许东呵呵的笑着,往床上一躺。

    “你叫吧,叫累了,我就好做我的事儿……”许东微笑着,只等乔雁雪叫得不耐烦了,自行走开。

    只是不曾想到,乔雁雪在门外看见许东居然根本就不打算再理睬自己,一气之下,跺了跺脚,径自走到许东的床边,拉着被子的一角,使劲一抖。

    这下可好了,被子被乔雁雪一下全部抽走,许东却一下子四仰八叉的呈现在了乔雁雪的面前。

    “非礼啊……”许东吓得大叫了一声。

    还真没想到,乔雁雪居然敢动手,敢将自己身上遮羞的被子给扯掉。

    被许东一叫“非礼”,乔雁雪也吓了一跳,这要是在乔雁雪的老家那边,“非礼”可不是一件小事,弄不好,那可是要坐牢的!

    再说,许东躺在床上,仅仅也就只穿了一条裤衩,那原本不该现形的地方,也被乔雁雪一览无遗。

    惊慌之中,乔雁雪想要用被子重新给许东先盖上再说,却不曾想许东猛的坐了起来,一双手不要命的去遮挡那不该暴露出来的地方。

    让乔雁雪想不到的是,那床被子,被乔雁雪扯开之后,一只角却刚刚被旁边的衣柜拉手给勾住了,乔雁雪一带,被子没动,乔雁雪慌乱之间也没去顾及到底什么原因,只是再次猛力一拉,居然拉得整个衣柜都照这乔雁雪背后倒了下来。

    乔雁雪猝不及防,被一口衣柜硬生生的砸得趴在了许东身上,而且,无巧不巧的,一颗脑袋,刚刚好跟许东落在许东的两腿之间。

    许东顿时惨叫了一声:“不要啊……”

    乔雁雪伏在许东的两条腿中间,含糊的大叫了一声:“流氓……”然后死命的挣扎起来。

    许东却负痛不已,一负痛,两条腿又不由得夹得紧紧的,乔雁雪背后有衣柜,一双手又还抓着被子,被自己的身子压着,一时间又抽不出来,没有了着力之处,偏偏许东又紧紧的夹着脑袋,一时半会儿,无论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开。

    过了好一会儿,乔雁雪才一边叫道:“放开我……”一边勉强从身下抽出一只手来,在床上一撑,奋力撑起压在背上的衣柜,从许东一双大腿中间,将脑袋挣了出来。

    “你故意的……”乔雁雪腾出手来,死命的将衣柜顶得直立起来,然后凶狠的盯着许东,怒道。

    许东依旧捂着裆部,惨绝人寰的叫道:“胡说……你……你才是故意的……”

    乔雁雪不由分说,一步跨上许东的床,一弯腰,一把揪住许东的胳膊,一抬手:“啪……”的在许东脸上抽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许东被打的有些懵了,伸手一扒拉,将乔雁雪搂得跪在了许东怀里,那姿势要多绮丽就有多绮丽。

    见到了这时候许东还干这样的事情,乔雁雪更是怒不可竭,勉力将许东跟往后推了推,然后又是一记耳光。

    许东吃痛不已身子往后一倒,带得乔雁雪整个人也伏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到了这个时候,许东连吃了两记耳光,搂着乔雁雪也就再不肯松手。

    乔雁雪一双手想要撑着,让自己的嘴离许东的脸远一点儿,不曾想,许东手上的力气,比乔雁雪要大得多,又害怕乔雁雪腾出手来,再给自己几个耳光,所以许东也是差点儿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的按着乔雁雪。

    跟许东比手上的力气,乔雁雪自然不是对手,不到片刻,乔雁雪手臂一软,一颗脑袋也被许东按得跟自己的脸来了个零距离接触。

    乔雁雪在许东身上扭动着身子,大叫:“放开我……”

    许东也冲着乔雁雪的耳朵大吼:“你还打我吗……”

    乔雁雪不答,只是拼命地扭动身子,想要挣开,许东自然不肯就此放开,一旦放开,自己少不了又要吃上一点儿苦头。

    挣扎之中,“呯”的一声,两个人一起滚到了床下,偏偏乔雁雪又被许东压住了,而许东的一双手,也被乔雁雪压在身下。

    乔雁雪死命的扭动着身子,一双脚又踢又弹,许东却事实是的压着乔雁雪,半点儿也不敢放松,再过片刻乔雁雪终于没什么力气了,躺在许东的身下,只是大叫道:“我投降……不玩了……”

    许东骑在乔雁雪身上,嘿嘿的笑道:“你说不玩了就不玩了,哪来那么便宜的事情……”

    “你想要干什么……”乔雁雪尖叫了起来。

    看现在这个样子,许东要是有什么歪念头,乔雁雪也绝对是在劫难逃了。

    “你要干什么……”乔雁雪再次恐怖的惊叫了起来。

    许东奋力抽出手来,一手按住乔雁雪的肩头,一手在乔雁雪脸上摸了一把,然后嘿嘿的笑道:“你差点儿撞断了我的命根子,又抽我耳光,就这么放过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你要干什么……”乔雁雪惊恐不已,很是有些绝望的叫道。

    “怎么说,我也要抽你个够本吧……”说着,许东呵呵的笑着,在乔雁雪另一边脸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随即一边爬起身来一边说道:“奶奶的,我真不想放过你……”

    “你……”乔雁雪闭着眼睛,大叫道:“流氓、无耻、龌龊、卑鄙……”

    许东将掉在地上的被子捡了起来,披在身上,佯怒道:“谁流氓,你跑到我的卧室里来,不让我睡觉,谁才是流氓啊……”

    “你……”乔雁雪从地上坐了起来,指着许东,眼里喷出来两道火蛇:“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你等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