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给我过来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雁雪捂着脸,跌跌撞撞的出了许东的卧室,出门,还“呯”的一声将门带上。

    许东窝在被子里,伸手摸了摸裆部,又摸了摸脸,自言自语的说道:“哎妈,真痛……尼玛啊,好柔软……”

    过了好一会儿,许东这才下床,重新将门反锁了,然后回到床上坐下,叹了一口气,现在,乔雁雪无论如何也不会来打搅自己了,自己也终于可以看看那个布包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微微呆了一会儿,许东伸手在脖子上稍微搓了搓,宝衣立刻与脖子上的肌肤裂开一道口子,许东伸出指头,拈着宝衣的领口,轻轻一拉,随即将宝衣脱了下来。

    这一段时间,许东一直都穿着这件宝衣,猛然间一下子脱了下来,还真是有些不大习惯,不说别的,脱下宝衣,许东身上立刻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许东看着手里的宝衣,过了好一会儿,才将宝衣放到一边,折叠起来,待折叠好时,整件宝衣也就不到巴掌大小,几乎只有几张纸片的厚度。

    放好宝衣,许东没来由的叹了一口气,这宝衣的确神妙,可惜,却始终是乔雁雪的,不还给乔雁雪,许东当然是想,可是许东却有无论如何做不出来。

    唉……许东想着,再次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过了好一会儿,许东将落在身边的乾坤袋捡了起来,从里面找出在九姑奶奶家就取了下来的手套,重新戴在手上。

    这手套跟宝衣一样神奇,但可惜的是,仅仅只一双手套,还好,这可是自己的。

    接下来,许东拿着乾坤袋下了床,找了一处宽敞的地方,开始往地上倒乾坤袋里的东西。

    这乾坤袋里的东西,什么都有,包括去沙漠之前,许东装在里面的一些食物什么的,把里面的空间都占据得差不多了,要不然,许东在天神堡那间财宝室里,也就不仅仅只装那么几口箱子的财宝。

    “里面的东西,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了……”许东这样想着,将乾坤袋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

    先是稀里哗啦的倒出来一大堆金银珠宝,各式各样的,这些东西,大多是从天神堡里带出来的,少说也有上千件,不过,这只是乾坤袋里很少的一部分。

    许东找来两口皮箱,将这上千件的财物,一股脑儿的往里装,两口皮箱自然也装不了,直到将两口箱子装得满满的,也不过只是装了一半。

    ——这次从天神堡带回来的东西,太多了!

    无奈之下,许东只得另想办法。

    在卧室里看了一遍,也没找到其他的箱子之类的东西,还好,衣柜里有好几张床单,许东拿了床单铺在地上,将剩余的财宝放到床单上,然后将床单做成一个大大的包袱,即使这样,许东一共做了三只包袱!

    这简直已经是堆积如山了!

    将这些东西挪到一边,腾出地方,许东再才开始第二次往地上倒东西,这一次,这次倒出来的东西,几乎比先前那一堆还要多了一半,倒出来的东西,也大部分都是上次许东装在里面的食物、饮水、工具之类的东西,中间也夹杂着不少第一下没倒干净金银玉器,那个布包,也夹在这里面的。

    食物和水、以及工具,现在基本上用不着,而且,有些食物都已经馊了,许东不得不先将食物之类的东西先放到一边,然后将夹杂在里面的财物分捡出来。

    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清理干净。

    看着这么多的东西,许东也有点而犯愁了,太多了,一堆一堆、一箱一箱的,几乎都占据了半个卧室,这么多的东西,带在身边,始终还是不大方便。

    想了好一阵,许东才决定下来,金银珠宝,还是到时候去银行租个保险柜存放起来,至于食物什么的,也只好想办法扔掉,工具之类的东西,捡几样要紧的留着,其他不常用的,用处不大的,也只能一起扔了,好腾出乾坤袋里的空间。

    想了一阵,许东将所有要扔掉的,重新装进乾坤袋,然后穿好衣服,拿了乾坤袋,蹑手蹑足的打开门,看了一下,见到处都没有人,许东这才锁好门,然后去到车库,开着车子出了别墅,把车子开到野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将乾坤袋倒了个底儿朝天,所有要扔掉的东西,一齐都扔了,这才开车回来。

    回到卧室,许东松了一口气,家里依旧没有人,而且,也没看到乔雁雪的动静,估计,乔雁雪这会儿也正在气头上,想要看见她都很难。

    打开卧室的门,许东十分快速的将所有的金银财宝再次装进乾坤袋,一切收拾妥当,这才拿着那个布包看了起来。

    到了现在,这个布包已经开始酥了起来,许东揭开布包时,力气稍微用的大了一些,便直接从布包上捏掉下来一块,想来,这锦缎布包,也已经到了极限。

    许东暗自叹息了一声,小心翼翼的将布包打开。

    让许东实在意想不到的是,这布包里,竟是一条绢帕,绢帕的一角,绣着一朵金灿灿的花朵,当真是精工细作而成,艳丽之极,让人看一眼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向往,向往置身在这种花的花丛之中。

    细看这花朵,十分接近牡丹,但许东却看得出来,这朵怒放开来的花朵,绝不是牡丹,而是跟牡丹十分接近的花种,不过,许东也叫不出来这种花的名字。

    绢帕里面,包裹着的,是一缕用红丝绳捆成一束的头发,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一时之间,许东想笑,苦笑,让方家伟背了个大大的黑锅,原来就是这么个玩意儿!

    呵呵……许东苦笑不已,早知道这样,自己也就用不着去让方家伟被这个黑锅了!

    过了好一会儿,许东这才回过神来,方家伟背黑锅,那是他自己讨得的,谁叫他那么龌龊,这件事,也应该让他背上一个黑锅才是,要不然,这家伙老是找自己的麻烦。

    这么想着,许东心里稍微好受了点儿,但随即又想到那个比自己都高大了不少的女孩子,又怎么会将这一缕青丝,宝贝一般捧在自己的手里,直到几百年数千年都不肯放开呢,这中间又有怎么样的一个故事?

    现在的电影电视剧里,老是出现情侣分别,就割下一缕青丝,送给对方这样的情节,莫非,那个女孩子也是一样的?

    许东这样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卧室的门再次被敲响。

    许东叹了一口气,仔细地将有些凌乱卧室整理了一下,这才去开门。

    敲门的,是牟思晴。

    一见到许东,牟思晴便嗔道:“怎么,又在睡觉?这都什么时候了……”

    许东随口问道:“什么时候了?”

    “都八点了,天都黑了好一会儿了?”牟思晴没好气的答道。

    随即,牟思晴又问道:“雁雪呢,她不是说要过来商量事情的,怎么没在?”

    许东老脸一红,赶紧说道:“我哪里知道,我在睡觉呢。”

    “咦……”牟思晴一个女孩子的直觉,突然“咦”了一声,问道:“你不是在睡觉吧,雁雪她……”

    许东赶紧转移话题:“她没在这里,要不你进去看看,呃……对了,你去联系保镖的事情怎么样了?”

    牟思晴探头看了一眼许东整理的很是规矩的床,这才放心地一边往客厅走,一边说道:“保安公司那边,这几天人手很紧张,还好,我动用老关系,找了四个人……”

    许东跟着出了卧室,到了客厅里坐下,这才问道:“可靠吗?”

    牟思晴一边倒水,一边没好气的说道:“都是我的老朋友,你说可靠吗,明天一早,他们就会过来,刚好,今天晚上,我们也还有好些事情要做。”

    许东“唔”了一声,却有些怏怏的不再问下去,心里却老是一忽儿去想那锦缎包裹着的头发的事情,一忽儿去想现在到底要不要主动的将乔雁雪的宝衣还回去。

    见许东有些走神,牟思晴更是觉得许东有些可疑,一般的情况下,许东可是没有这样的表现的啊。

    “你怎么了?”牟思晴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明明乔雁雪跟许东在一起的,这会儿却连人影也没看到,打她的电话也关机了,不是说好今天晚上要商量一下具体的行动方案的吗,到了这会儿,人却没了影儿,这是在搞什么鬼?

    “啊……”许东赶紧打起精神,问道:“老大,你说什么啊?”

    “许东,你有事情瞒着我!”牟思晴盯着目光闪烁的许东,直接了当的说道。

    “啊……”许东“啊”了一声,赶紧说道:“我也奇怪,怎么这会儿没见着乔小姐了,要不,你去看看她的房间,看看她是不是也在休息?”

    牟思晴看着许东,过了好一会儿,一言不发的直接往楼上走去。

    楼上也就那几间房间,除了桑妈妈、桑秋霞、桑秋雨、许东、胖子、以及留给自己的那一间房间之外,就剩下两间空房,乔雁雪说要在这里住下来,不用多问,就只有那间间空房了,牟思晴都不用问,直接到那两间空房里去找。

    只是不多一会儿,牟思晴便在楼上厉声大喝起来:“许东……你给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