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四章 最重要的原因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拿着一张纸条,风风火火的下了楼梯,将纸条往许东面前一扔,盯着许东逼问道:“许东,你都干了些什么?”

    许东拿起那张纸条,略看了一下,只见上面用唇笔写着:“许东,你这个混蛋,从今以后,我跟你一刀两断……”下面的落款是乔雁雪。

    字迹虽然娟秀,但歪歪扭扭的,只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连纸条上都带着一股羞愤!牟思晴自然也是能从这张纸条上感觉到一些东西。

    “你,到底对她干了什么?”牟思晴的眼神像两把刀子,要毫不留情的劈开许东的伪装。

    许东暗地里叹息了一声,每一次到家里,都会惹一些误会出来,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看来自己还的早点想办法,要不然这许许多多的误会还会持续下去。

    “唉……”许东叹了一口气,又虚晃了一枪:“怎么跟你说呢?乔小姐她爸爸他们一直都认定是我拿走了方少的盒子里的东西,就为这事,乔小姐也不肯放过我,我就跟他辩解了几句,还有就是,乔雁雪的老爸,说找到龙鳞草,要全部归他,但是我没答应,唉……估计是乔小姐她觉得我这人不仗义,一生气,就走了吧。”

    从天神堡里面带出来的那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到现在为止,大家心里都还是个谜,但是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许东跟方家伟两个人身上,这一点,牟思晴是知道的很清楚的,而且,牟思晴也理解许东对这件事的心情。

    许东这么说,牟思晴也只好皱了皱眉,没法子,这件事上,许东要跟乔雁雪两个人有什么分歧,牟思晴想要责问许东都不能成,毕竟,许东“的确是被冤枉”了的。

    “那现在怎么办?”牟思晴问道。

    要找到龙鳞草,就必须得要有乔雁雪在一起,因为乔雁雪手里,才有具体的地点,以及寻找龙鳞草的方法,现在,乔雁雪跟许东闹翻,也就是说,一切线索都断了,接下来,又该怎么样去做,或者说,还要不要继续去找龙鳞草。

    许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第一,我们都答应了九姑奶奶,第二,让我呆在家里,其实也很闷,还有,乔小姐一个人,恐怕也应付不过来……”

    “第三点才是最重要的吧……”牟思晴笑了笑,说道。

    不管怎么样,许东决定了要去找龙鳞草,牟思晴也很高兴,虽然没什么理由。

    第二天一早,有人敲门,胖子开门,见是一个比他还高大,脸上棱角分明,一身有点破旧的迷彩服,却遮不住身上那股逼人的气息,提着一个旅行袋,胖子却又不认识的男子。

    胖子还没开口,这个男子问道:“你好,请问你们这里是许东许老板的家吧?”

    胖子一怔,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没来由的就对这个人有些心虚,仿佛稍不注意,惹恼了这个人就被被这个人直接给灭了似的,直到后来,胖子才明白过来,这个人身上,那股让人害怕的气势,叫“杀气”!

    “是倒是,但是我不认识你,别是找错地儿了吧。”胖子几乎是麻着胆子,硬着头皮答道。

    男子摇摇头:“不会错的,就是这里,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

    这时,牟思晴走了过来,一见这个男子,笑问:“陆大哥,快请进。”

    这男子——陆轩,笑了笑,带着他的袋子,进到屋里。

    陆子轩大大咧咧往沙发上一座,对几个人说道:“陆轩,一个退役了好几年的大头兵,没什么事做,在家呆了两年,近来手头有些紧,听保安公司里的朋友说这里要聘请几个人,看看价钱还一般,所以过来看看。”

    看陆轩的样子,连行李都带着的,又岂止是过来看看而已!

    牟思晴自然是客客气气的,跟陆轩介绍了许东等人的名字,算是跟这个莫名其妙的陆轩认识了。

    抽空,胖子有些心虚的问牟思晴:“他这是……老大,不会要我们来照顾他吧。”

    牟思晴笑了笑,说:“既然是保镖,除了帮忙照看行李之类的,当然,遇到危险什么的,他们主要的任务,也就是保护我们,这个你不会不懂吧。”

    对于“保镖”这两个字,胖子当然明白其中的含义,只是胖子这家伙从小到大,任何事情都是自己靠自己的,从没想到过自己真的也会请得起保镖。

    再说,从电影电视里看到的了些保镖,一个个神色都是冷森森的,哪像陆轩这样大大咧咧的,对雇主都还有着一种“威胁”。

    胖子微一沉吟,顿时明白过来,这就是现实和理想的差距,也就心照不宣的笑了笑,转头去和陆轩搭话,问报酬之类的话题。

    毕竟,这报酬,也是胖子最为关心的事情之一,要给他们把报酬给得高了,剩下来的利润,也就微薄了。

    牟思晴解释说:“报酬,是按趟,这一趟两百万,平日里,就负责帮忙搬搬行李之类的,当然,要是临时有什么不妥之处,站出来帮忙撑撑场子之类的事,肯定也得干。”

    陆轩笑容满面:“一趟两百万啊!嘿嘿,这可是高价,不就是帮忙提提箱子,搬搬行李么,不干,傻子啊,还有,要撑场子干架什么,这个,我内行,到时候要真要有人来找麻烦,要死的,活的,要手,要腿,你们开口。”

    陆轩把打架杀人血淋淋的那些事,说得好像是吃罗卜白菜一样轻松,倒是让在一边准备早点的桑秋霞有些心惊肉跳,紧张不已的瞥了一眼许东,满面忧虑的问道:“许东,你们这一次出去,不会是去干什么违法犯纪的事吧。”

    与桑秋霞恰恰相反的,却是牟思晴,看着陆轩满面笑容,高谈阔论,一副流氓地痞,不要命的钻钱眼儿的混混儿像。

    表面上,陆轩也跟胖子这家伙差不多,喜欢神侃,天南地北,天文地理的无说不谈,有时候甚至比胖子还能吹,自然惹得牟思晴等人忍不住好笑,只是那一阵热乎劲儿一过,陆轩就变了个人似的,变得沉闷,慵懒,连话也不愿说。

    过了不多就,又先后来了几个人,一个叫郑平,正正规规的天雄保安公司里的职员,一个叫鲁刚跟郑平一样都是天雄保安公司里的成员,这两个人长相很是接近,都是中等个子,圆头圆脑,让人一看,猛地就要去想“圆滑”这两个字。

    只是郑平比较沉闷,不爱说话,鲁刚却是嘴巴零碎得要命,谁说话出来,他就会帮着分析上半天。

    还有一个比较矮,又很是精瘦,嘴巴上还留着打算蓄成山羊胡子的,他说他叫高大壮,名字真假且不说,单看他这个头儿,实在是跟高、大、壮这三个字一点关系也没有。

    不过,这家伙很爱喝茶,而且,茶味不大,还不行,孙嫂拿出来待客的一包碧螺春,硬是被他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喝了个干干净净,害得孙嫂跟桑秋霞两个人忙个不停的换水加水。

    高高矮矮,胖胖瘦瘦男男女女的十来个人,客厅里顿时很是热闹。

    看看人员都差不多了,许东首先给了陆轩、郑平、鲁刚、高大壮四个人每人各五十万元预付金,说明事成之后,再支付余下的款额,而且任务成功的话,会有一笔奖金,但这事情现在也就只能说说,因为事情能不能成,谁都没把握。

    其实不管有没有奖金,就是这五十万元的报酬,郑平、鲁刚、高大壮三个人都已经是很满意了,尤其是鲁刚和高大壮这两个人。

    他们平时干的就是些散活,替人收收债啊,给某些富翁临时跑趟车啊,等等,收入不稳定,一年的总收入不过十万,像这次许东的任务,人家提前就预付五十万现金,那就跟天上掉馅饼一般了!

    所有人把准备做好后,许东就定了机票,临走之前给张君成打电话,通知后就出发。

    在第三天的时候才真正出发,不过到长春后又耽搁了两天,第一天到达后,采购物品花费了半天时间。

    不过,这一路过来,都没有发现乔雁雪等人的踪迹,也不知道乔雁雪是提前过来了还是自己这一帮人走在了前面,不过,到了现在,也已经是箭在弦上,再也不能耽误下去了。

    到了长白山山脚一个小镇,然后又向当地的人打听,要请一个对长白山极为熟悉的向导。

    请向导绝对是件很重要的事情,许东为了不受蒙骗,自己到村头到处去向这里的当地人打听,有哪个人特别熟长白山的,结果打听到好几个人。

    一听说要找向导,有两个扛着药锄的老头都说可以,不过,介绍的都是他们自己的儿子,并说价钱好商量,儿子也是从事的旅游向导的职业。

    许东心知他要找的并不是旅游向导,地图上的那些地名儿,现在这些旅游公司的向导根本就无从知晓,得找老一辈的本地人才行。

    沉吟了一下,许东才对那几个老头子说:“不好意思啊,几位大叔,我想是我没把要求跟你们说清楚,我要找的向导条件很苛刻,但价钱好说,我可以给普通价钱的几倍,但一定要达到我的要求才行,不然的话,找了也是白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