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五章 老向导的要求
一本读|WwんW.『yb→du→.co
    那几个老头都怔了起来,问道:“你有什么条件?旅游嘛,不就是那些景点吗?”

    许东摇摇头道:“我不是来旅游的,不是去那些有名的景点,我需要的是对长白山不是旅游景点的山地很熟的人,而要去那些从来没有人走过,最好是传说之中的一些地方。”

    几个老头顿时就摇起头来,旅游景点其实不用导游也是可以去的,交通路线好得很,路标处处都是标明了的,外地的生客来玩吧,主要是怕人宰,二来是有向导可以了解得清楚。

    但如果像许东所说的,去的地方又并不是旅游景点,而且是越偏僻越好的地方,要找这样的人那就比较难了。

    想了想,其中一个老头就说道:“你要找这样的人啊?我倒是知道有一个人,不过他可不年轻啊,五十来岁了,合你的要求吗?”

    许东点着头道:“五十来岁也不是很老,还可以,大叔,您说的人可以给我介绍一下吗?”

    那老头又说:“这个人是个老猎户,长白山的传说啊,没有他不知道的,也几乎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

    许东心里一喜,当即说道:“大叔,麻烦您给我介绍一下,我就是需要这样的向导!”

    看到那个老头沉吟着,许东赶紧从裤袋里掏了一把钞票出来,估计有好几十来张吧,数也不数的就塞到那个老头手中,说:“大叔,这些请您吃顿饭,您就帮我介绍介绍吧!”

    几个老头都不禁呆了起来,许东随手给的这一把钱,至少就有一千五六元,而找一个向导,一天给的报酬费用也不过两三百块钱,随便给的介绍费都这么多,看来要是真做了他们的向导,那还不得几千上万的给啊?

    “好好好,我马上给你联系!”

    俗话说拿人家的手软嘛,这拿了好处,自然要给他办事了,那老头没有丝毫的犹豫,带着许东就往镇子外边走去。

    出了镇子,就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深林,一条土路像是钻进了绿色的隧道一般,几乎不见天日。

    在这条土路上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了一处看起来像是守林人的茅棚。

    老头在外面叫了几声:“袁老弟……袁老弟,在家吗?”

    来开门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见到那老头时,笑了笑,问道:“是黄伯啊,快进来坐,世瑾他去看林蛙去了,估计一会儿就会回来,找他有事?“

    黄伯笑了笑,说道:“是这样的,这位小兄弟要找一个对咱长白山非常熟悉的人,做向导,呵呵,我就想到袁老弟了。”

    “做向导……”那妇女有些迟疑起来:“今年刚刚换的蛙种,这会儿正是快出产的时节,要紧得很,还有,就是大兄弟他们不就是旅游公司的导游么,怎么……”

    那意思,估计这个老猎户袁世瑾恐怕还走不了,再说,黄老伯的儿子他们都做不了的事情,找袁世瑾这恐怕……

    许东笑呵呵当即自我介绍道:“阿姨,我叫许东,就是我找袁老师当向导的!”

    那妇女打量了一下许东,见他虽然年轻,但却很有气度,当即招呼道:“快进来坐,快进来坐!”

    这茅屋并不宽,十来个平方,既当客厅,又是厨房,还有一间,估计是袁世瑾两夫妇的卧室。

    妇女一边招呼许东和黄伯坐下,一边倒茶,又解释说:“这片岭子,是我们家刚刚转手承包过来的,老头子他闲不住,在里面养了林蛙,然后每天就拿着一把猎枪,到里面去转悠,这会儿,应该快要回来吃午饭了。”

    许东点了点头,喝了一口妇女泡的茶,茶水有点儿涩口,这所谓的“茶叶”,一看就像是什么树叶给揉碎了当成的茶叶,比张君成泡的那个差多了,许东有点儿喝不惯。

    黄伯却笑道:“妹子,你这茶我可是才喝上第二回啊,呵呵,真的是好茶。”

    “棒槌……”许东怔了怔,禁不住问黄伯,这棒槌是什么树?叶子能当茶喝?

    黄伯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这才解释说道:“小老板,你是南方人,不懂这个,当然也不足为怪,其实,棒槌,就是我们本地人说的‘人参’,用人参叶熬茶水喝,不当能够败火止泻,还能防止深林病。”

    “棒槌”就是自己整天唠叨的人参,许东哑然失笑了起来。

    妇女泡了茶水,然后就开始动手做饭,黄伯自然暂时担起陪客的职责,那妇女偶尔间也是笑着搭上几句话。

    黄伯说,用人参叶煮茶,很有讲究的,现在有大面积的培养参,也就是家参,那个叶子一般没人用来泡茶,因为家参一般最长的也就只有五至七年的生长期,用家参叶子泡茶,没什么味儿和功效。

    不想袁世瑾他们这种参叶茶,袁世瑾除了是个打猎的猎户,也是一个采参客,一般在过了这一段守候林蛙的季节之后,袁世瑾基本上就融入到长白山里面去了,打猎,采参,什么都干,所以,对长白山很是熟悉。

    每次袁世瑾采到人参,便将参籽撒回,留下人参和参叶,人参卖钱,参叶就晒干然后泡制成茶叶,要知道,一支数十年的人参,才会长出来四五片叶子,而且,每一年,袁世瑾也不一定能采到几株人参,这参叶茶,当真也来得相当珍贵了。

    正说话间,一个背着猎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老头子径直回来,老远便笑道:“一听声音,又是黄伯您过来了,呵呵,来蹭我的参叶茶喝的吧。”

    黄伯喝了一口参叶茶呵呵的笑道:“袁老弟,这一次,我是真有事找你,这茶,我可没白喝你的。”

    “什么事?”袁世瑾取下猎枪,放回到里间,这才出来找了凳子坐下,问道。

    不等许东说话,黄伯跟袁世瑾的老伴儿,就把许东的来意说了出来。

    许东也说道:“袁老,这一次,我们要走的地方很艰难,知道您老对长白山很熟悉,所以就来找您帮忙做个向导,不过,袁老您放心,这报酬上,我们绝对不会亏待您的,

    袁世瑾看了一眼许东,淡淡的说道:“你们是来做什么的?又怎么知道我会答应你们。”

    黄伯一看袁世瑾的态度有些冷淡,当下站起身来,打了个哈哈,说道:“小老板,你要我帮忙找的人,我已经帮你找到了,你们先谈吧,我还有事,须得先走了。”

    许东也不留他,又掏出几百块钱递给了他,说:“大叔,这是给您老人家的一点儿烟钱,呵呵别嫌少!“

    黄伯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几百块钱接了过去,笑道:“小老板,以后要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你还来找我就是……”

    说着,黄伯笑眯眯地走了。

    看着黄伯的背影,袁世瑾的脸色有些阴沉,问许东:“长白山这个地方,毗邻朝、鲜,而且好多地方人迹罕至,其中地形复杂,凶猛的野兽又多,熊瞎子,东北虎、森林狼,就算是遇到一头野猪,那都是能要人命的家伙,还有,就是现在的气候,你们是南方人,晚上能降到零下几度的低温,你们能支撑得住?”

    顿了顿,袁世瑾又接着说道:“我这人虽然拿着枪,做的却都是遵纪守法的事情,要做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哼哼……”

    许东笑了笑:“在这个地方,一不走私,二不越境,还能有什么违法的事情可做。”

    袁世瑾皱着眉头,瞥了许东一眼,冷冷的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长白山的野生动物资源很是丰富,而且大多是珍稀之物,也就有了不少专门以逮山货为业的宵小,尤其是近来,因为管制得厉害,市面上山货价钱猛涨,那些盗猎的,也越来越猖狂,唉……”

    说到这里,袁世瑾叹了一口气,想来,在袁世瑾看来,许东八成也跟那些人是一样,不是什么好人。

    许东再次笑了笑,解释说道:“袁老,怪我没把话说明白,其实,是这样的,我有一位朋友,得了一种怪病,据说,只有这长白山里的龙鳞草,能够治好他这怪病,所以,我们就来这里,这么说吧,我本人原本是个开铺子的,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可是碰都不敢去碰的。”

    袁世瑾一怔,随即问道:“当真不是来逮山货的?真的只是来找龙鳞草的?”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把早准备好的一包钱拿了出来,放到袁世瑾面前,这是一包两扎还没开封的钞票,不用看就知道里面是二十万现金。

    “袁老,看样子您老也知道龙鳞草的传说,这包里,是二十万,找到龙鳞草之后,还有八十万奖金,有这么丰厚的奖励,袁老您觉得我愿意去冒违法乱纪的风险,逮几只山货?”

    袁世瑾再次一怔,眼光也开始严肃起来:“违法犯罪的事,我现在就说明白了不干,就算我答应你了,但如果是以后我发现你们欺骗我,我一样会反悔!”

    许东当即也很是慎重的说道:“袁老,我这人不敢说一言九鼎,但至少,说过的话,也还能算数,何况,我真的只是想找到龙鳞草去救人,这么名正言顺的事情,这么光明正大的事情,我不去做,非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么?”

    停了停,袁世瑾又问道:“那就好,你打算几时动身?”

    “明天!”许东当即回答着,“今天还要在酒店住一晚,我们在这儿要把上山用的物资一应采购齐全,另外……”

    许东望着袁世瑾,认认真真的说:“袁老,这次上长白山,我估计有可能会耗上比较长的时间,而袁老是在长白山中长大的,所以说,对于在山上探险生存的各种经验,我想袁老有绝对的权威性,需要些什么,就请袁老作个推荐吧!我好派人去准备。”

    袁世瑾想了想,点了点头,然后说:“我写个单子吧,让你的采购人加上去。”

    待袁世瑾写好单子,许东拿上单子,又约好明天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然后这才辞别回去后,又让胖子、陆轩他们按单子买了,第二天一大早,袁世瑾就自行到了酒店跟他们汇合。

    按照袁世瑾的要求,把行李精减分配,每个人都要背上一袋,然后租了一个车,先按着旅游路上山。

    毕竟在长白山脚下,也还算是人烟密集的地区,想要找到龙鳞草,根本就没有那个可能,按照袁世瑾的提议,现在就只能先上山,然后再尽量往人烟稀少的地方去找,这样的话,可以尽量的缩短在山中的时日和行程,而且,从山上往山下找,怎么说也安全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