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六章 出师不利
一本读|WwんW.『yb→du→.co
    见袁世瑾说得头头是道,许东等人禁不住有些诧异,难道袁世瑾知道龙鳞草的事情。

    袁世瑾笑了笑,说道:“这是救人的事儿,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二十年前,就有人来找过我。”

    许东赶紧问道:“那人是不是姓乔?”

    如果来找袁世瑾的人姓乔的话,那个人就极有可能正是乔老爷子,也就是说,乔老爷子手里的龙鳞草,就应该是袁世瑾帮忙找到的,也就是说,这一趟就应该有了很大的把握。

    没想到袁世瑾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不是,我记得来找我的那人,应该是姓方,而且,找了几天,我们也没找着。”

    “没找到……”胖子失声叫道。

    “嗯……”袁世瑾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过,那一次我们是先后两拨人,走的也不是同一条道路,后来听说,那另一拨人,却是找到了一株龙鳞草,在那之后,就在也没人提起过龙鳞草的事情了。”

    许东沉吟了一会儿,心想找到龙鳞草那一拨人,无疑就是乔老爷子他们了,不过,按说龙鳞草既能救人,也算得上是稀世珍品,从那以后怎么就会没人再提起过了呢。

    袁世瑾摇了摇头,说道:“这龙鳞草虽然珍稀,但是普通人拿它又没用,再说,认得龙鳞草的人,恐怕也是极为稀少,所以,这龙鳞草,在我们这一带,也仅仅只是一个很快就被人遗忘了的传说。”

    牟思晴怔了怔,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袁老,你也不认得龙鳞草?”

    袁世瑾点了点头:“许老板专门来找龙鳞草,他应该认得吧。”

    牟思晴“哦”了一声,不再继续说下去了,许东当然也不认识,估计认识龙鳞草的人,也就只有乔雁雪了,不过,到现在为止,都还没人知道乔雁雪在什么地方呢!也就是说,自己这几个人中间,没人认得那龙鳞草到底什么样儿。

    牟思晴不由的瞟了一眼许东,什么都不知道,这一趟……

    “不过,据说真正的龙鳞草,生长在幽深险绝的地方,花大如同牡丹,根叶形似苍龙,带有鱼鳞一般的纹路,凭着这一点,要是遇上了,我们应该都认得出来的。”还好,袁世瑾算是勉强知道一点儿龙鳞草的特征,所以,说了出来。

    胖子却哀叹着说道:“这长白山这么大,那是以万平方公里来计算的,就我么这几个人,能找到什么时候?”

    袁世瑾摇了摇头,这长白山的确有数十万平方公里广阔,但是有人烟去过的地方占据了绝大一部分地方,就算袁世瑾自己,也走过不少的地方,除开那些著名的景区,再除去有人烟去过的地方,还有要符合“幽深险绝”的条件,所剩下来的区域,其实也不是很大,只是,这不是很大的一片区域,却依旧足够让这些人耗费不少的时间。

    不过,乔雁雪也说过,她能够把目标区域锁定在只有几十平方公里的范围之内,只要找到那几十平方公里的区域,没准儿就能找到乔雁雪她们,甚至抢先找到龙鳞草也说不一定,许东将这个情况也说给了袁世瑾。

    袁世瑾沉默了好一阵,这才说道:“综合各种各样的因素来推测,你说的那个乔什么的小姐她们确定的区域,应该就是老爷岭与白云峰之间的某个地带,那里也因为幽深险绝,所以才人迹罕至,不过,到底是不是这样的,我可不敢保证。”

    许东等人想了好一阵,袁世瑾知道龙鳞草的传说,也曾经找过龙鳞草,而且也大致把乔雁雪有可能确定范围给找了出来,这让许东等人增添了不少的信心。

    随后,几个人租用两部车子,按照袁世瑾的要求,直接穿过老爷岭,随后便弃车徒步,进入到长白山深处,去寻找有可能是乔雁雪确定下来的那个区域。

    第一天的行程,也就只是下了公路之后,在原始深林里行进了不到十公里的一小处平地上,便扎下营来。

    相对来说,这个速度已经是非常之快了,因为这一段路,十分难走,而且,只用了大半天,就走了这么远,许东等人也已经满足了。

    只是袁世瑾却摇了摇头,还说,这一段路,其实还算是很好走的一段,要是自己一个人走的话,应该不止走这些路,不过,许东他们是雇主,雇主愿意走多远,在什么地方宿营,袁世瑾自然不能干涉。

    而且,袁世瑾告诉几个人,接下来的路程,比现在走的,要艰难得多。

    几个人当中,陆轩他们四个保镖没说什么,无非就是路难走一点儿,时间拖长一点儿,相对来说,还算是很轻松的,到是张君成跟胖子两个,有点儿后悔起来。

    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路太难走了,而且,再往后,还不知道要艰难到什么样子呢。

    晚饭是带来的牛肉脯,加上袁世瑾临时采来的一些野菜嫩叶,熬了一锅汤,主食是米饭,一群人倒也吃得香甜。

    因为是原始森林里宿营,各种毒虫猛兽防不胜防,袁世瑾不敢大意,吃过晚饭之后,就让大家轮流值夜。

    牟思晴自然也不能例外,不过,因为女孩子,值夜的时间就定在第一班,这第一班值夜,其实也就是做个样子,吃过了晚饭,立刻就算,但这个时段,也没多少人睡得着,尤其是胖子、陆轩等人,基本上还没什么睡意,都围着篝火聊天侃大山。

    所以,牟思晴这个第一班值夜,基本上也就是陪大家聊聊天而已。

    因为人多,晚上温度又下降得厉害,袁世瑾安排得值夜,每个人也就两个小时,在一群人的嬉笑声中,就该轮到许东值夜。

    夜晚最深的时候,是袁世瑾值夜,越往后,就是陆轩等保镖,因为夜色越深,森林里就越是危险,到那个时候,各种各样的猛兽毒虫,也基本上出来觅食了,有专业的保镖值守,安全性自然就能提高不少。

    如此,许东值守到了时间之后,就是张君成,其余的人再也熬不住,各自去睡了。

    然而,许东等人才睡下没多大一会儿,张君成就大叫了起来。

    “救命……快来人啊……妈拉个巴子,救人啊……”张君成大叫。

    许东等人以为张君成遭受了野物袭击,立刻都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火光照射之下,张君成抱着脑袋,伏在地上,瑟瑟发着抖,很是惊恐的大叫着:“快来人啊……救命啊……我勒个去……那是什么玩意儿啊……”

    到了这个时候,袁世瑾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一双手举着猎枪,不住的四处搜寻着可疑的动静,陆轩却拉起张君成,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终于见到有人了,张君成喘着粗气,抖抖索索的答道:“那边……那边……有东西……”

    这让牟思晴等人有点儿哭笑不得,这里是森林,现在的气温又不算太低,森林里面有野物,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何况这边有篝火,就算有大型野兽,见到火,也不敢立刻就发动袭击,但没想到张君成竟然会被吓成这样。

    袁世瑾举着猎枪,吩咐了一下陆轩等人,好好地留在营地里,照顾许东等人,保证许东等人的安全,他自己却带着猎枪,慢慢地隐入到黑暗之中。

    袁世瑾是老猎人,对这一带,还算是勉强熟悉,虽然是在黑暗之中,却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怕的。

    时间不长,黑暗之中便传来两声枪响。

    这让躲在营地里的许东等人心里不由一阵紧张,有野物,这是大家心里早就有准备的,没想到袁世瑾摸过去之后又开了枪,这说明还真的有猛兽在窥视着这几个人!

    陆轩也有些焦急,两声枪响之后,袁世瑾也再没了声息,不知道袁世瑾的情况怎么样了,碰到的又到底是什么野物。

    要不是袁世瑾交代过要陆轩等人留在营地里照顾许东等人,陆轩还真想过去看看袁世瑾的情况。

    没想到,不多一会儿,黑暗之中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由远而近,紧接着都能听到“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袁世瑾又回了过来。

    一到营地,袁世瑾便呵呵的笑道:“那位张老板胆儿太小了吧,你们看看,就是这东西……”

    说着,袁世瑾将手里的一对野兔扔在地上。

    许东等人长出了一口气,连狼都不是,也就是两只兔子,这叫什么危险,还需要“救命……”这张君成也太夸张了吧。

    没想到张君成却猛地摇晃着脑袋,大声说道:“不是这个……妈拉个巴子,真不是这个……我勒个去,那东西大多了,而且,行动也迅速得多了,我……我……我勒个去,那叫一个吓人……”

    到了这时,许东这才微微笑道:“张大哥,你看到的,不是兔子,那又是什么?怎么会把你吓成这样……”

    陆轩也笑着问道:“张老板,你说不是兔子,这不,袁老都给抓了回来,你看到的又是什么样的东西?”

    “反正不是这个……”张君成抖抖索索的说道:“我勒个去,真不是这个,我看到的……我看到的……就像是……就像是一个人……两个眼睛……那两个眼睛……像两个……像两个发光的宝石……”

    “人……”许东等人差点儿就笑出声来。

    现在这个地方,除了自己这一伙人,哪里还会有其他的人?

    “真的……我勒个去,那个人……那个人好可怕啊……”张君成杀猪一般的叫道,看样子,应该是被吓得有些狠了。

    “睡吧……去睡吧……”陆轩笑着说道:“反正接下来也是该我值班了。”

    “啊……”张君成突然间再次大叫了一声,一双手指着袁世瑾背后,一双眼睛也死死瞪着那边,在火光照映下,张君成的脸色变得如同猪肝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