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八章 不太好的传说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从地上爬了起来,又小心翼翼的回到帐篷里,不多片刻,便找来医药包。

    这时,鲁刚的情绪也慢慢的平静下来,只是一言不发的接受牟思晴的清理、包扎。

    胖子跟张君成两个从地上爬起来,均是“呸呸……”的吐了几口嘴里的草屑、沙子,这才齐声问道:“到底是什么?”

    直到这时,袁世瑾才回过神来,而陆轩、郑平两个微微吐了一口气,问道:“许老板……那是什么玩意儿?”

    高大壮则是向袁世瑾伸出手掌,要子弹!

    袁世瑾这猎枪是双管猎枪,一次也就能够添两颗子弹进去,先前高大壮开了一枪,猎枪里也就只剩下一颗子弹了,高大壮自然问袁世瑾再要。

    许东一边跟牟思晴包扎鲁刚的伤口,一边摇着头说道:“我也没看清楚,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现在请大家尽量的注意!”

    “怎么注意?”胖子在一旁嘀咕道。

    “看来我们是遇上了无形的杀手……”陆轩一边注视着树林,一边沉声说道:“现在我们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紧紧地靠在一起,尽量不要分散。”

    这都不用陆轩多说,胖子、张君成两个早就紧紧地贴在了许东的背后,袁世瑾、高大壮两个也是一步步的倒退着靠了过来。

    裹好了鲁刚的伤口,许东这才站了起来,仔细的四处看了一阵,却再没发现附近有那股蓝色的气息存在。

    许东微微的舒了一口气,说道:“它……走了……”

    “它……到底是什么东西?”鲁刚几乎是咬着嘴唇,问道。

    包括牟思晴,也很想问许东这个问题,只是许东依旧摇了摇头:“不清楚,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快捷,这么怪异的东西……”

    许东这么说,袁世瑾等人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刚刚遇到的这东西,也是大家从没遇到过的,但许东这话,却让牟思晴吃了一惊。

    许东见过的怪异的东西不在少数,就算是牟思晴也见过好几样,不过,那些东西对许东来说,基本上没什么压力,但是现在,许东一脸沉静,明显的看得出来有些焦躁,也就是说,许东是怎么把握能够应付得了的。

    过了好一会儿,许东又才继续说道:“这一次任务,我打算取消,陆大哥、袁老,天一亮,你们就回去吧,给你们的那些钱,就当是这几天酬劳。”

    陆轩、袁世瑾等人一下子默然了。

    这一趟出来,仅仅才第一天,第一个晚上,就遇上莫名其妙的东西,而且还有人莫名其妙的受伤了,这也当真算是出师不利。

    照这样下去,还有多少凶险,恐怕谁也不知道。

    只是沉默了一阵,陆轩淡淡的笑道:“钱不钱的,也就别再去提了,我这人也就好奇了,这他妈什么玩意儿,一出手就能伤人,嘿嘿,就算是一分钱不赚,我也得要弄个清楚。”

    胖子抖抖索索的说道:“东哥……俺跟你这些日子,也算是……是从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出来的……要说蹬腿翘辫子……也……也不是一次两次,我也真想看看……看看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要是逮着了,能值多少钱……”

    “妈拉个巴子……”张君成大叫道:“我张某人一辈子都没干过什么刺激的事情,妈拉个巴子,今天晚上这一下,很刺激,我还想要再刺激一把……我勒个去,要不然……这一辈子……这一辈子……不就白过了……”

    鲁刚的情绪平静了许多,转头看着许东:“许老板,张老板说得对,想我在保安公司里面,这么几年,也没干出个什么人样来,要是不嫌弃我这人笨,会拖累你,就留下我吧。”

    郑平也涩涩的笑了笑:“从这里回去,我也就只有继续去开车,去看别的老板的脸色,说实话,许老板,呵呵……要是能有命活着出去,做完这一笔,我也就打算洗手不干,不用再去做刀头舔血的日子了……”

    袁世瑾却沉沉的说道:“我想起来了,我们这边还有一个不太好的传说……”

    说到这里,袁世瑾顿了一下,不过,袁世瑾停下来却不是为了要吊几个人的胃口,实在是这个“不太好”的传说,到了现在,基本上已经没人记得了。

    随着近年来对长白山的大力开发,留在人们心中的那些传说,一个一个的渐渐露出了本来面目,这些传说也就渐渐的失去了吸引力,也就不再容易让人记得住了。

    尤其是一些“不好”的传说,到了现代,几乎都在慢慢地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就算是袁世瑾,也需要想像一下,措辞一下,做一些努力,才能描述得出来。

    反正今天晚上遇到了莫名其妙的袭击,而且这个危险还非常厉害,几个人也不敢就此去睡,又听袁世瑾要说这方面的传说,几个人索性围着篝火,半圆形的坐了,支楞起了耳朵,等待着袁世瑾的下文。

    《山海经》中,就曾经有所记载,记载说:“大荒之中有山,名不咸,在肃慎之国”,“不咸山”就是“有神之山”的意思,在东北居住的少数民族最著名的就有:鲜卑、高句丽、蒙古、契丹等,每个民族都对东北境内这座最大的高山景仰和神化,许多有关天女不孕而生的神话都寄托在这里,因此,都称这座山为仙山。

    在临来之前,许东跟牟思晴等人都查阅过长白山的资料,跟袁世瑾说的也差不了多少,不过,袁世瑾接着说道:“因为是仙山,也就招致一条恶龙的侵扰,弄得长白山周围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后来惊动了天上的玉皇大帝,于是,玉皇大帝派了一位金甲神将,到这里斩妖除魔,只是不幸得很,恶龙法力超强,最后,那位金甲神将,跟恶龙同归于尽了,只是金甲神将死了,但却留下战袍战甲,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月,金甲神将的战袍战甲, 被山中的黄皮子精捡了去,反而成了为祸人间的祸根。”

    “黄皮子”,也就是长白山人对黄鼠狼的叫法,而黄鼠狼对农村人豢养的鸡鸭家禽,危祸尤深,几乎是到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地步,这一点,是人人都知道的,而成了精的黄皮子,那就不仅仅只是祸害农村人豢养的鸡鸭猪狗了,有可能连人也祸害。

    一听说长白山还有这样的传说,许东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紧张,这一次,除了是因九姑奶奶所请,前来寻找能治蛊毒的龙鳞草之外,乔雁雪还说过,要到这里来找一件更厉害的东西。莫非乔雁雪所说的“更厉害的东西”,就是这被黄皮子捡了去的传说中的金甲神将的战甲?

    紧张之余,许东还想要听下去,胖子却在一边插话说道:“袁老爷子,这个传说好像有好多说不通的地方啊……”

    袁世瑾怔了怔:“什么地方说不通?”

    “首先,就是玉皇大帝派了个金甲神将来收拾恶龙,难道玉皇大帝会蠢得专门只派一个法力道行跟恶龙差不多的人,不,是神来跟恶龙打架?难道玉皇大帝不会掐指一算,明知道那个金甲神将会跟恶龙同归于尽,也不派个救兵?难到玉皇大帝是想谋杀那个金甲神将?”

    袁世瑾抓了抓脑袋,差点儿要开口骂人了,人那是传说,传说,你个死胖子不懂?要什么都合情合理,还传说个屁,直接载入史册不就完了。

    袁世瑾心里还这样骂着,胖子又说道:“还有,被黄皮子捡了去的那套战袍,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漏洞,别的不说,就现在在战场上牺牲了的,不说收敛尸首,那遗物也得还归故里才对吧,那套战袍,怎么说也算是金甲神将的遗物了吧,玉皇大帝他都不派个人来收一下尸收拾一下遗物,拿回去搞个追掉会什么的,就任由黄皮子当垃圾捡了去。”

    袁世瑾张了张嘴,差点儿就把一句脏话骂了出口,但是胖子居然接着说道:“好,就算玉皇大帝王八蛋,不顾手下死活,但是既然他能做到剪除恶龙,难道比恶龙还要厉害,还要讨厌的黄皮子,我们那位玉皇大帝却又看不见了,也不知道了,漏洞!漏洞百出!”

    袁世瑾差几乎昏了过去,差点儿就要开口声明,这是传说,有些传说是没理由可讲的,漏洞百出也好,漏洞千出也好,关我鸟事,又不是我编的,我还不是听别人说的。

    许东在一旁,默不作声,细细的品味着袁世瑾说的这个传说,越来越觉得这个传说或许跟乔雁雪说的那件东西有关。

    玉皇大帝什么的,许东当然是不大相信,从读书开始,许东接受的教育就是这个世界上不会有鬼神,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玉皇大帝金甲神将了。

    不过,照许东的经验来看,模样像是龙的,而且不被常人所认识的生物,这个世上还是存在的,自己也遇到过,而且还挺吓人的那种。

    还有就是另外一些东西,比如说乔雁雪借给自己的宝衣、自己找到的手套、乾坤袋,等等让常人都不敢想象的物件,这个世界上同样存在。

    不错,许东是无神论者,但许东却是一个相信地外有生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