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九章 野猪捣的蛋
一本读|WwんW.『yb→du→.co
    至少,许东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着不少地外生命遗留下来的一些东西。

    如果把看似漏洞百出的神话传说,看成是语焉不详的一种记载,有许多的事情,要解释起来也许就不会有什么吃力的了。

    许东这么想,但许东却不敢说出来,也不想说出来,那会让人更加觉得匪夷所思,甚至比天上真有个“玉皇大帝”还要荒缪。

    许东可不愿去找那样的麻烦。

    只是胖子这家伙一顿胡侃,却将原本有萧杀的气氛活跃了起来。

    虽然遭受了莫名其妙的袭击,还让鲁刚受了伤,但是这一阵儿,营地外面再也没有了动静,也就是说,至少大家到现在为止,还算是安全的。

    做保镖的人,最看重的是什么,是洒脱,是豪爽,是面对生死,也要谈笑自若,要不然,一有危险就哭哭啼啼,或者将脑袋埋进沙子,那还做个什么保镖,还做什么刀口舔血的生意。

    所以,危险过去,大家心情也平静下来,渐渐的也就有说有笑起来。

    只是几个人心情刚刚放松一些,那边的报警装置,猛地又是一阵“叮叮当当”的狂响。

    而且,一眨眼,还传来几声尖利的猪叫,不过比猪的声音更沉,更大。

    不用袁世瑾多说,大家都知道,应该袁世瑾跟陆轩布置的陷阱,逮住了一头野猪。

    不过,刚刚大家才经历了一场莫名其妙的袭击,所有的人半点儿也不敢大意,只是立刻都抄了家伙拿在手里,定定的看着猪叫的方向。

    过了片刻,见除了猪叫,再没别的动静,袁世瑾这才抹了一把汗水,喃喃的说道:“不好,套到野猪了,这玩意儿可是难对付!”

    胖子一听是野猪,也兴奋起来,笑道:“富老师,思野猪吗?听说野猪肉好吃,我们那儿活野猪都能卖几十块钱一斤,不过都不大,最大的也就五六十斤!”

    袁世瑾拦住了胖子,一边侧耳听,一边说道:“要小心,我那绳套可制不了野猪,一会儿就会给它挣断,再说这野猪可能有上百斤大小吧,听声音中气足,不像是小野猪!”

    野猪被绳子套中后,挣扎中发出怒叫的声音,不一会儿,便有些急促起来,胖子、陆轩等几个人有些迫不及待的都跑了过去,手中也拿着棍棒,也有拿着砍刀的,更有拿着手电的,高大壮则是端着枪,小心翼翼的走在最前面。

    胖子慢慢地靠近,还一边兴奋叫道:“还是野猪呢,大家来包围住它,打死吃烤全猪!”

    袁世瑾顿时皱了皱眉,叫道:“大家要小心些……”

    不过袁世瑾的声音,完全被胖子兴奋的吼叫声以及那野猪的叫声掩盖了。

    袁世瑾扭头对许东说:“小许啊,你要小心些,这不是头小野猪,发起狂来,也很是有杀伤力的!”

    其实许东也听说过,森林里的野猪,本来就皮粗肉厚,没事儿还喜欢在树上蹭痒,弄得树脂涂在身上,形成一层自然的铠甲,就算是猎枪子弹都难打进,被逼紧了的话,野猪也是有相当强大的杀伤力,遇到几头大野猪,据说就是老虎也会忌惮几分。

    常言道,一猪二熊三老虎,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袁世瑾提着砍刀,冲着胖子等人叫道:“别正面对着野猪……”

    但胖子几个人兴奋中,哪里听得到袁世瑾的叫声?只是大呼小叫的向野猪声音发出来处围了过去。

    以前,陆轩等人也经常跟朋友去围猎野猪,但内地的那些山上,因为生存空间不大,野猪大的都才五六十斤,小的一般就是二三十斤,那样的野猪基本上没有什么危害性,而他们去猪时一般有七八个人,五六条猎狗,众多的人和狗对付二三十斤重的野猪,那就是儿戏一般的轻松。

    所以这也养成了他们一看到有野猪时就会毫无顾忌的去围攻。

    再说,这几个家伙,几乎都是有些嗜血的人,刚刚被莫名其妙的袭击了一下,人被伤到了,却连对手什么样子都没看清楚,一个个都窝着一股子火气,突然间有头野猪出来送死,几个人还不把憋着的那一股子邪火发泄到这头野猪身上去。

    陡然间,野猪从树后窜了出来,前脚上还套着陆轩安置的绳套,不过那个陷阱弹射树枝对野猪就起不到作用了,被它狠命几挣扎就从泥地中拨了出来。

    又见到有人围攻,野猪的习性就是遇到危险时它会发狂攻击,而现在这五六个人呼叫着持着棍子刀子向它围攻,哪能不怒?

    一眨眼间,野猪便迎面向胖子直冲过去。

    窜出来的野猪呈棕色,大如家猪,起码就有一百多斤重,两颗大獠牙冒在嘴外头,这是跟家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而且这野猪似乎没有任何怕人的样子,冲向胖子时,那种劲头就让人想到,它怕是要把胖子肚子都顶个大窟窿出来!

    胖子吓了一跳,好在旁边的陆轩、郑平、高大壮这三个人,陆轩握了砍刀狠命的砍向那野猪的脖子,噗地一声,陆轩的砍刀在野猪的脖子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印子,野猪没怎么伤到,倒是把野猪身上的盔甲给开了一道缝儿,刀子都差点儿被弹了回来,那野猪却把眼一闭,头一低,依旧不要命的撞来。

    “砰砰蓬蓬”几声响,“啊哟啊哟”的声音响起,陆轩、郑平两个给野猪一嘴一个,一眨眼间就拱翻倒地,虽然把野猪阻了一下,但野猪嚎叫一声,跟着又向倒在地上的胖子用嘴巴拱去。

    高大壮端着猎枪,眼睁睁的看着野猪从面前跑过去,却不敢开枪,猎枪子弹,一般都是用的散弹,距离这么近,陆轩跟郑平两个有还躺在地上的,这一开枪,野猪不一定会被打死,但是陆轩跟郑平两个却铁定遭殃无疑。

    胖子眼瞅着野猪直接向自己冲过来,不由得惊叫道:“你怎么就盯上我了……”

    野猪的习性就是遇到危险后会搏命反抗,不死不休,报复心很强,因为胖子一开始最嚣张,也是最先冲向它的,现在要找胖子,当然也就不奇怪了。

    许东远远的看着胖子危险,不由得大叫道:“糟了,胖子……快跑!”

    但胖子这时哪里还能再快得起来,一张猪嘴巴,老是在屁股后面,时不时的顶上一下,都把胖子吓得快要死了。

    胖子再跑两步,终于还是被追上来的野猪在胖子的屁股上结结实实的拱了一嘴,胖子整个人顿时飞了起来,而且,是向许东迎面飞扑过来的。

    胖子要是一落地,野猪铁定会立刻扑过来,继续对胖子实施攻击。

    千钧一发之际,许东向前跨出一步,一伸手,将胖子接住,往旁边一放,另一只手顺势拿出那根棍子,直接对准野猪的嘴巴,轻轻一挑。

    这头野猪立刻被许东挑了个倒翻,野猪却一翻身,爬了起来,转过头来,不依不饶的又扑向许东。

    许东再次对准野猪的嘴巴,一棍子捅了过去,没想到这野猪不知道是红了眼还晕了头,居然一口将许东的棍子咬住。

    只是许东都能清楚的听到清晰的“嘎嘣嘎嘣”几声牙齿断裂的声音,许东又趁势一翻手腕用棍子一搅,本来还想要趁势再往前捅的,只是这个时候手臂已经伸得标直,再也没法往前捅出去一寸了。

    野猪“嗷”的一声痛呼,又是被硌断了不少的牙齿,又是被这一棍搅得口腔出了血,不由得赶紧松开棍子退开了好几米,这倒让许东失去了再一次挑它的机会。

    许东见这一击虽然成功了,但只是仅仅伤到了野猪的皮毛,接下来,受了伤的野猪,可能会更加狂性大发,只得赶紧拉着胖子往旁边一闪,但野猪已经把注意力盯向了他,“嗷嗷……”的叫着,又冲了过来。

    许东左手提着胖子,还没放开,右手拿着棍子,虚劈了两下,却没劈中野猪的要害,慌乱之间,野猪却到了面前。

    这时候,许东干脆在一瞬间收了棍子,一只右手,往前一伸,猛地抓住了野猪的顶花皮,五指用力,硬生生的抓进野猪的顶花皮里面。

    一刹那间,野猪发了疯似的,想要摆脱插在脑袋上的手,许东也不敢放手,只得紧紧地将业主往地上按了下去,随即放开拉着胖子的手,然后腾出左手,来揍这野猪。

    偏偏这个时候陆轩跟郑平两个人都爬了起来,一把砍刀,一跟木棒,竟然一齐向野猪的屁股眼儿捅了过来。

    野猪别的地方皮粗肉厚,刀都很难砍入,不过屁眼是个比较“弱”和“软”的地方,可以趁这个机会把野猪捅死,要不然等野猪一脱身出来,又是大麻烦,这野猪遭到袭击后是会不死不休的纠缠的。

    殊不知这刀子和木棒虽然一齐捅进了野猪的屁股,但也猪一下子也不会死反倒是挣命的望着许东猛撞,企图摆脱屁股上传来的疼痛。

    不过,这个时候,许东挥起左手,只轻轻的一拳,打在野猪的眼睛边上,立刻,许东都能感觉得到这一拳,已经打进野猪的脑袋里面去了。

    野猪再也没半点儿声息,倒毙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