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一章 飞渡
一本读|WwんW.『yb→du→.co
    微露的晨曦之中,只见几个黑影,偷偷摸摸的走了过来。

    “是狼……”袁世瑾突然大叫了一声。

    袁世瑾一叫,那几个黑影也是“嗷嗷”的一阵乱嚎,一下子冲了出来起来,果然是三头体型硕大的狼。

    “我勒个去……快跑……”张君成大叫了一声,背起背包,就要逃窜。

    胖子回过神来,也大叫了一声:“东哥……”

    “算了,立刻走……不要跟它计较……”许东吩咐大家。

    可能是这头黑瞎子嗅到了胖子的烤肉的味道,实在抵不住诱惑,这才悄悄地潜伏了过来,几头狼体形巨硕,要收拾它肯定要花费一些力气,何况,眼下这几头狼也还没有攻击人的意思,用不着主动去招惹它们,再说,就算收拾掉了,恐怕也会惹恼其它的猛兽,不值得。

    眼看着几头狼越来越近,许东等人飞快的背起背包,纷纷后退。

    那几头狼的到了篝火边上,“嗷嗷……”的嚎叫了一阵,果然也不追赶许东等人,而是在地上嗅了嗅,找到先前那头野猪的内脏,悠然自得的吃了起来。

    几个人远远的看着那几头狼撕扯着野猪的内脏,均是心里一阵翻腾。

    避开了几头狼,天色也已经微明,几个人鱼贯在密林之中穿行,只是没走多远,天上竟然下起了雪花。

    这长白山区域的天气,本来就很是怪异,下雪下雨什么的,就如同小孩子的脸,说变立刻就会变下来。

    不过,这让很是少有见过雪景的许东等人忍不住有些兴奋。

    尤其是牟思晴,时不时的还伸出手去,接上一片两片的雪花,然后看着雪花在手掌心中慢慢的融化成小小的水滴。

    过了中午,雪下得愈加浓密起来,即使在树林之中也是白茫茫的一片,让人分不清东南西白。

    而且,地上也慢慢开始集起雪来。

    翻过一座山梁之后,地上的积雪已经快达到一尺来深厚,这个时候,原本对雪景有些兴奋的几个人才开始叫起苦来。

    虽然只有薄薄得一层,却让几个人走起来更加艰难,几乎每走一步,都要滑一下,时不时的就有人跌倒在地,

    好不容易找了个稍微平坦一点儿的地方,几个人坐了下来,勉强啃了几口已经冰冷的烤猪肉,算是吃午饭。

    袁世瑾一边啃着冰冷甚至有些坚硬的烤猪肉,苦着脸说:“按说,这个季节,下雪是不稀奇,但是这么长时间的下雪,下这么大的雪,还真是罕见。”

    许东也有些担心:“这白茫茫的一片,行走困难是小,但是分不清楚方向,就是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牟思晴吃了几口,沉思了良久,又拿出指南针,对照带来的地图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然后才指着前边边说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应该就是那边还有三十公里的地方,当然,这是直线距离,如果算上绕道,以及天气等因素,估计还要走三天到四天……”

    “还有,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道峡谷,我们得横穿过去,但是根据地图显示,那道峡谷很深,不知道……这样的天气……”

    以前,袁世瑾在森林里打猎,基本上也就是凭着自己的方向感,在冰天雪地里也不是没有过,现在有些忧虑,也只不过是担心因为这场大雪,许东等人支持不住,因而耽误了行程和时间,毕竟,家里的林蛙这一段时间也快要到最紧要的关头。

    能够早一天完成许东他们的任务,也就能早一天赶回去照顾自己的那边的事情。

    听了牟思晴的介绍,袁世瑾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到过那条峡谷的边缘一次,没怎么敢往里走,那里很幽深,宽的地方有好几公里,窄的地方,几米十几米的地方也有,如果要横穿那条峡谷,最好的是找一个最狭窄的地方,想办法直接跨越过去。”

    这个提议,很快就得到其余的几个人的认可,毕竟,下到峡谷里面,在爬到对面,这本来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再说,直接下去再爬到对面,明显的要绕上好多的路,危险也不知道会大了多少倍。

    牟思晴查了一下地图,发现往左边再走不到两公里的地方,就有一个很是狭窄的地方,不过,估计这个地方,峡谷两边的距离,少说也有三十多米,再有更狭窄的地方,那就很远了,差不多超过半天的路程。

    稍微商量了几句,几个人就决定按牟思晴说说的地方去走,毕竟,要凌空飞渡三十来米的距离,对这几个人来说,并不算太困难。

    不多时,几个人便到达了牟思晴所说的那个地方。

    这里,果真是一道狭窄的峡谷,宽度倒真的只有三十来米,不过,那深度就不好说了,站在峡谷边上的悬崖上,被谷中的冷风一吹,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冒出一身冷汗,小心翼翼的往下看,只见谷中乳白色的氤氲缭绕,根本看不见底。

    许东找了一块石头,抛了下去,过了好半天才听见“轰隆……”一声响,紧接着,便是一片哗哗啦啦的石块撞击声回荡在谷底。

    胖子摸了一把冷汗,又抓了抓脑袋,战战兢兢地对牟思晴说道:“老大,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试试……”

    现在,左右两边好几公里之内,都没有比这个地方更加狭窄的了,再有,那起码也的大半天的路程,再说,已经绕道到了这里,其他的人也就再不愿意放弃。

    有陆轩等人带着的射绳枪,要跨越峡谷,只要能用射绳枪将绳子射过对岸,搭成绳桥,再爬过去,也并不太困难。

    不过,目前的情况确实风雪交加,最远也就仅仅只能面前看得到对面隐隐绰绰的树木,这对射绳枪的使用,无疑会造成很大的困难。

    胖子跟牟思晴,许东等人磨牙,陆轩、郑平他们几个却拿出射绳枪,准备了起来。

    所用的绳子,是高强度的纤维绳,指头般粗细,五十来米长,却足足可以吊起五百公斤的重量,如果布置得当,一次足足可以承受两三个人跨越。

    不过,这只是理论上的结论,事实上,没人敢那么做,这毕竟事关自己的小命的大事,一个不好,就极有可能掉进深不见底的峡谷之中。

    准备妥当之后,陆轩又拿着望远镜仔细地看了一阵对面的树木,寻找足足可以承受巨大拉力的大树。

    即使只有三十来米的距离,在风雪的影响之下,陆轩拿着望远镜也仔细地观察了好一阵儿,才把目标确定下来。

    击发射绳枪的任务,依旧还是让高大壮来执行,这家伙,枪法好。

    随着“噗”地一声枪响,射绳枪头拖拽着高强度纤维绳准确的命中目标,这种射绳枪头,是陆轩私人花高价弄到手的,只要击中目标,能够承受的拉力高达一吨左右。

    待郑平将绳子找了一颗直径四十来公分的椴树系好,郑平便拿出滑轮、保险扣,架扣在绳子上,要第一个过去。

    说实话,不管绳子的强度有多高,射绳枪的拉力有多大,这第一个过去的人,那都是最危险试探者。

    许东等人不敢大意,又另外拿了一根绳子,绑在陆轩的腰间,以防万一,然后这才让陆轩吊上绳子。

    陆轩也毫不含糊,轻轻一跃,整个人就像一只燕子一般,飞快地滑向对面。

    三十来米的距离,陆轩用了不到二十秒钟,便到了那边,安全落地之后,陆轩取下射绳枪头收好,又将带过来的绳子,跟先前射过来的拿根绳子合在一起,重新捆绑在半截桦树上,如此一来,这根绳桥便有了两根高强度的绳子,足足可以承受住任何一个人的跨越。

    第二个过去的是郑平,接下来便是鲁刚和牟思晴,因为鲁刚的手臂上有伤,要独立过这绳桥,肯定是极为危险,所以,牟思晴决定跟鲁刚一齐跨越,好照顾鲁刚。

    鲁刚跟牟思晴两个人一齐,上了绳桥,只是如此一来,整个绳桥上顿时承受了将近三百来斤的重量,即使是两根绳子,也一下子被扯成“v”形。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征兆,就算有滑轮和保险扣,也因为绳子变成了“v”形,让两个人通过速度大大的减慢,甚至落在“v”新的最低点,再也不能前进。

    也就是说,有可能两个人到了“v”的最低点的时候,两个人就会被吊在那里,进退不得。

    许东等人几乎是屏着呼吸,死死的盯着牟思晴跟鲁刚两人,深恐呼吸得大口了一些,便把牟思晴跟鲁刚两人吹落到峡谷之中去。

    果然,鲁刚跟牟思晴两个人还不到一半,便再也不能往前走了,两个人也被吊在“v”行的最底部,进退不得,而且,被谷中的气流吹得不住的左晃右荡,情况很是危险。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差点儿叫出声来。

    牟思晴跟鲁刚两个人被吊在绳子上不住的晃动,两个人也是各自出了一身冷汗。

    “老大……别往脚下看……尽量稳住身子……”胖子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胖子你闭嘴……”许东呵斥了一声,同时,许东拿起备用滑轮和保险扣,往绳子上一搭,做好前去救援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