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三章 黄皮子精(1)
一本读|WwんW.『yb→du→.co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牟思晴终于把自己的保险扣给胖子扣上,但胖子下坠的力道,还是绳子弹了一下。

    过了好半晌,胖子才睁开眼睛,盯着牟思晴,叫道:“老大……老大……我还没死……”

    牟思晴低喝了一声:“你胡说什么……”

    “不是……老大……我眼晕……”胖子晃了晃脑袋:“还想吐……这不会是传说中的恐高症吧……”

    “我也害怕,这么高,换谁都一样,但胖子你别去多想,赶紧想办法回过去!”牟思晴沉声说道。

    张君成还趴在地上,眯着眼睛大叫道:“哎……到底是拉还是不拉啊,我勒个去,要不然你们还先过去吧,这边有狼……”

    胖子闭着眼睛怒道:“妈拉个巴子,那边还有黑瞎子了,你干嘛不过去……”

    牟思晴大叫道:“拉……”

    张君成得了指示,眯着眼睛,开始拉绳子,只是吊着胖子的保险扣,并不是滑轮,现在三个人又都吊在“v”形绳子的底部,张君成又趴在地上,基本上使不出来太大的力气,猛一使力,胖子他们三个人没被拉回过来多少,反而是张君成自己被拉得往前滑了一尺来远,整个脑袋也差点儿伸出了悬崖。

    张君成吓得大叫了一声,松开绳子,像四脚蛇一般,扭动着身子,迅速的往后退了好远,这才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我勒个去,吓死我了……”

    胖子感觉到动了一下,按随即又回到了远处,忍不住闭着眼睛叫道:“妈拉个巴子,老张,你没吃饱饭啊……”

    其实,胖子他们三个人这个时候一起吊在“v”字形的底部,要把三个人一起拉回来,而且,胖子身上的用的又是保险扣,凭着张君成一个人的力量,还真是很不容易。

    只是张君成抹完了脸上的冷汗,突然天良发现,自己硬拉不容易,其实还可以将绳子绕到旁边的树上,然后往回拉一点,就跟绞盘一样收紧一点儿绳子,那样,虽然来得慢一些,但自己的安全跟胖子他们回程,都绝对可以得到保证。

    想到这一点,张君成再也不含糊,将手里的绳子往身边一颗手臂般粗细的小树上一绕,然后拉动起来。

    这个时候,张君成也不敢太过耽误,身后的情形非常吃紧,还有十几头狼,都已经逼到不到十米远的地方了。

    许东躺倒在地之际,终于从被打碎喉管的那一头狼的嘴里,将右臂挣脱出来,但随即许东发现两头狼凌空扑到,许东也来不及多想,右手棍子随手挥了出去,棍子敲在一头狼的天灵盖上。

    顿时这头狼的脑袋竟然像是被一把钝口的巨斧劈中一般,一直裂开到脖子的后面,还倒飞出去好几米远,而另一头狼却扑倒许东的身上,再次劈头盖脸的一口咬向许东的脑袋。

    偏偏这个时候,一根枪托,“噗”的一声,却抽在这头狼的左边脸上,枪托的力道之大,很是惊人,硬生生的将这头狼右边的一只拍得直接掉了出来。

    这头狼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哀嚎,顿时滚到了一边。

    出手解许东之危的,是高大壮,原本高大壮是退到后面去重新装填子弹的,只是高大壮刚刚推出两枚弹壳,再装进两枚子弹之后,这才发现,原来这个时候猎枪真的已经用不上了。

    许东都已经躺在地上,而且已经有两头狼凌空扑到,要首先救许东当然是一定的,但是这么近的距离,对着许东身上的两头狼开枪,就算是打死一头狼两头狼,许东也绝对无法幸免,这猎枪的子弹可是钢珠散弹,这么近的距离,谁敢保证打死狼的同时,不会让许东也长眠于此,所以,这个时候,猎枪反而没了用处。

    只是高大壮临危之际,手上的猎枪一轮,倒转枪托,使出吃奶的力气,直接横里扫向已经扑到许东身上的狼头。

    所幸,这一下,高大壮也算是一击得手,不但将这头狼的眼珠子都给拍了出来,还将这头狼拍得横里飞了出去。

    不过,狼是被打得飞了出去,高大壮手里的猎枪也被拍成了一根刨锄,彻底报废。

    许东压力一松,左手在地上一撑,整个人就站了起来,几乎都没站稳,立刻向高大壮右边劈了一棍。

    到了这个时候,七八头狼都早已经逼到许东跟高大壮两个人身边来了,余下的还有几头,也已经扑到守着最后一道防线的袁世瑾身边。

    袁世瑾身后,就是还在拼命拉着绳子的张君成,那几头狼一旦突破袁世瑾的阻拦,张君成就绝无侥幸之理。

    接下来的后果,就是胖子他们三个人再一次回到“v”字的底部去,虽然不会立刻就出现生命危险,但吊着深不见底峡谷中间,那滋味,绝对也不会好受到哪里去。

    别的不说,只要三个人吊在那上面时间稍微长一点儿,会被吹成三根冰棍也说不一定!

    只是袁世瑾年纪又大,手上有没有拒狼利器,能用的,也就是刚刚才捡到的一段碗口粗细的木棒,一个人又独自面对四头饿狼,这情形,实在已经是左右支绌,险象环生。

    高大壮右边的那一头狼,见机得快,见许东的棍子劈到,猛地向后一退,避开许东一击,但是许东也并没乘胜追击,大叫了一声:“快退……”

    高大壮也明白,袁世瑾这时候的艰险境地,大吼了一声,用手里已经报废了猎枪,逼开离自己最近的一头狼,然后连连后退。

    许东却根本无视背后袭来的狼,飞一般扑到袁世瑾身前,对准已经咬住袁世瑾手里的木棒的一头狼,一棍子劈在这头狼的屁股上。

    这头狼的后半部,变成了两片火腿,不过,这头狼临到死,咬着袁世瑾的木棒也不曾放开,这让袁世瑾再也没了抵御另外三头狼的资本。

    一瞬之间,袁世瑾只得撒手放开这原本就很是简陋的武器,空着一双手去对付一头已经张开血盆大嘴,扑到自己右边的狼。

    到了这个时候,袁世瑾也就只好拼着自己的右肘被咬上一口,或者,直接被狼咬断,只等自己被咬的那一刹那,左手的拳头就打在狼的脸上,这样,即使自己的一只胳膊被咬废了,这头狼也绝对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只是这头狼还没咬到袁世瑾,却“嗷”的叫了一声,被许东的棍子挑了起来,然后飞了出去,“嗷嗷……”的嚎叫着,落下峡谷。

    许东一过来,眨眼之间一连解决两头狼,余下的两头狼胆气一怯,顿时微微往后一退,这一瞬间的耽误,却刚刚好让高大壮退到了袁世瑾的左边。

    如此一来,许东在右,袁世瑾居中,高大壮在左边,三个人稳稳的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

    这个时候,张君成一边挥汗如雨的拉着绳子,一边大叫道:“我勒个去,怎么还没到……”

    胖子却大声吼叫着:“妈拉个巴子,东哥,给我留两头狼,丫的,不收拾他,他还以为我们好欺负……”

    许东头也不回:“胖子,别废话,赶紧想办法过去帮陆大哥他们一把……”

    陆轩他们那边黑瞎子“嗷嗷”的叫声不但,陆轩跟郑平两个人也是连连大吼,想来他们两个人,正在与一头黑瞎子苦斗。

    他们那边虽然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但是两个基本上手无寸铁的人,要将一头比野猪厉害得多熊瞎子干死,或者赶走,哪来那么容易。

    所以,唯一的希望就是,一旦解除绳桥上的麻烦,就必须得有人过去增援陆轩他们两个。

    过了好一会儿,胖子、牟思晴、鲁刚他们三个人才回到悬崖边上,胖子最先取下保险扣,将腰上的绳索撤掉,随即在自己的背包里拿出来一把砍刀,虎吼一声:“妈拉个巴子,让你丫的看看胖爷的厉害。”

    到了这一刻,胖子根本不敢耽误片刻,早一眨眼之间投入战斗,就有可能改写战斗结果,所以,即使胖子还有些眼晕,即使胖子还满头冷汗,胖子也什么都不顾了,嘴里大吼了几声,手里的砍刀霍霍的胡乱挥舞着,直接冲到许东身边。

    接着上来的牟思晴,也是咬着牙,随便捡了一根茶杯粗细的枯枝,扑倒袁世瑾左边,跟高大壮并肩抵御狼群。

    最后被张君成接上悬崖的是鲁刚,鲁刚一只手上有伤,基本上不能动,另一只手却没什么大碍,鲁刚也是一咬牙,找了根棍子,直接扑到袁世瑾的右边。

    一眨眼之间,抵御狼群的力量大了好多倍,围着几个人的狼群顿时行动迟疑起来,再过片刻,几乎所有的狼,在那头白毛狼的嚎叫声中,还后退了几米,不过,却没有半点儿要就此撤退的意思。

    许东微微喘了一口气,立刻说道:“张大哥,跟进整理一下绳子,拉紧一些,让高大哥先过去……”

    张君成“嗷”了一声,立刻将绳结打开,死命的将有些松动了的绳桥收紧,又重新打上结,然后将牟思晴跟鲁刚两个留在上面的滑轮检查了一遍,这才大叫:“妈拉个巴子,可以了……”

    听得张君成的叫声,许东一边招架再次扑上来试探的狼群,一边厉声大叫道:“高大哥,快过去……”

    高大壮半点儿迟疑也没有,立刻返身,扔掉手中已经变形的不成样子的猎枪,背起一个背包,然后直接将自己挂在滑轮上,转头又对张君成叫了一声:“推我一把……”

    张君成“好……”了叫了一声,然后猛力的推了高大壮一把,高大壮便如同一只燕子,呼啸着,穿云钻雾一般,掠向对面。

    这是,还留在原地的,就只有许东、牟思晴、胖子、袁世瑾、鲁刚、张君成六个人,对付剩下来的十一二头狼,也并不见得会有多吃力。

    所以,许东再次打死一头狼之后,又说道:“大家把圈子再缩小一点儿,老大,你也过去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