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七章 以命换命
一本读|WwんW.『yb→du→.co
    棍子和手套的威力顿时显露无疑。

    许东戳好一个洞,便想要依葫芦画瓢,再找东西来插到孔洞里,不过,类似登山镐这样的东西,乾坤袋里还真是不多,也就只找到两段半尺来长,用来作为**的短钢管而已,原本计划在这岩壁上戳出来一排空洞,装上一部简易梯子的,看来是落空了。

    许东叹了一口气,吃的喝的,自己什么都准备得很是充分,就是这攀岩救援的工具,许东总共也没准备几样。

    不过,像这样的情况,也还真是没遇到过,所以,许东看着仅有的两节短钢管,皱着眉头再次仰头看了看阳台一般的陡壁。

    过了许久,许东咬着呀,将一段钢管握在左手里,插进岩壁上的孔洞,试了试,孔洞将近三十公分深,比钢管大了少许,插进去和取出来都并不太费力,而且,钢管插在里面,却又不会直接掉出来。

    试了几下之后,许东用棍子在够得着的地方,用棍子排着戳出一个洞来,将左手的钢管插了进去,再做引体向上一般的一用力,整个人上升了两尺来高。

    不过,出于习惯,许东的一双脚也下意识的一阵踢腾,想要在峭壁上找点什么地方落脚,只是这一踢腾,许东的右脚顿时一阵剧痛。

    许东忍不住“啊”的痛叫了一声,整个人又直直的落到了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一口气来。

    看来,要攀上绝壁,去就下乔雁雪,现在还只能靠自己的一双手了,许东盯着自己的一双手,看了好一阵,这才一咬牙,重新拿起棍子。

    此后,许东用右手里的棍子戳出孔洞,用左手里的钢管插在孔洞里,两只手交替往上爬。

    本来,如果是平日里,这也许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这个时候,许东身上的伤,本来就很是严重,几乎是拖着一条右腿,仅凭着两只手往上攀爬,可想而知其痛苦和困难的程度,到底有多惊人。

    所以,许东往上攀爬不了几下,就只能单手握着钢管,或者棍子,吊在绝壁上,以腾出另一只手来休息一会儿,几乎花费了一个小时,许东也仅仅只是上升了不到十米。

    但是到了这时,许东几乎有些绝望了——手臂上的力气,越来越弱,右腿像是被刀割着一般,全身的肌肉,一块一块的,也像是在被什么东西撕扯一般,而且,呼吸也很是困难,连眼睛都已经有些模糊起来。

    恰在这时,乔雁雪呛咳了一声,又很是微弱的问道:“许东……你还……还在这里吗……”

    许东咬着呀,往上爬了一步,这才竭尽全力的吸了一口气,勉强答道:“在……在……你别乱动,我看见你了……”

    事实上,许东连乔雁雪栖身的那颗树都没看到,就跟不用说乔雁雪的影子。

    “许东……你是在想办法救我……对吗……”乔雁雪咳了几声,又说道。

    “不是啊……”许东喘了一口气,很是努力的笑出来了两声,然后才说道:“我就觉得你这里高一些,能看到的风景肯定就好一些,嘿嘿……所以,想跟你一起看看……”

    “攀岩,是一项智力与体力相结合的运动……这里面,有很多的技巧……”乔雁雪很是虚弱,但是却很努力的继续说道:“最主要的是必需得平心静气,有一个很好的心态,这很重要,另外,可以寻找一条岩壁上的缝隙,然后将将岩栓塞进去,然后将保险扣挂在岩栓上……多做几个这样的岩栓,人就可以凭借着这些岩栓,得到很长时间的休息……”

    许东知道这时乔雁雪在给自己提建议,指导自己如何攀岩,只是自己现在的心态就不说了,对于一个身负重伤的人来说,那心态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

    再说,自己的攀岩的工具,也就是简陋至极的一根棍子,一根钢管,岩栓、保险扣什么的,自己身上哪里能够拿得出来一个半个。

    许东苦笑了一下,右手死命的抓着棍子,凭着右手之力,将整个人挂在棍子上,换左手得到片刻的休息。

    “咳咳……”乔雁雪咳嗽了数声,然后又说道:“其实,有的情况之下,也必须要灵活多变的去处理……比如说,岩栓用光了的时候,就得要去想其他的办法……用身上带着的绳子,甚至是皮带……咳咳……”

    说着,乔雁雪又是一阵呛咳,再也说不下去了。

    许东却是猛地一震,自己身上不就有绳子么,先前自己就知道两只手换来换去的休息,为什么不把自己腰间的绳子也利用起来呢。

    这么一想,许东更感到右手已经酸软无力了,只是这个时候,许东咬着牙憋着一口气,用左手在腰间一抄,将那根保险绳抄在手里,然后咬着牙,凭借着手套的神奇力量,做了一个单臂引体向上,随即将绳子挂在棍子上。

    不过,许东先前并没想到要利用绳子在岩壁上休息,所以,连绳子都没预备一个结啊、套子什么的,现在,也就只能将绳子挂了一段在棍子上,然后在棍子上绕了两圈。

    不过,即使只是这样,许东的右手顿时也被解放出来,再提起一段保险绳,挂在棍子上,然后做了一个很大绳子圈,让自己坐在了圈里。

    如此一来,许东彻底的将一双手都腾了出来。

    许东坐到圈里,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出来,而这时的一双手,竟然都已经麻木了。

    勉强休息了一阵,一双手这才恢复一些知觉。

    许东又拿出来一些食物,饮水,好好的替自己补充了一下体力。

    知道自己的觉得体力又恢复了大半,许东这才开始重新准备,乾坤袋里还有绳子,而且,还有用来做帐篷的一些材料,许东选择了一块韧性比较的材料,折叠了起来,然后用绳子穿在里面,做成一个坐在上面比较舒服的软兜,然后将这个软兜挂在肩上,随时都可以用来作为休息之用。

    做完这个,许东这才活动了一下双手,然后将挂在棍子上的绳子拆了下来,随即依照先前的法子,一步一步再往上爬。

    待觉得有些吃力了的时候,许东就直接将软兜挂在钢管,或者棍子上,然后美美的休息一阵。

    如此,休息了三四次,许东终于看见了乔雁雪。

    乔雁雪栖身的地方,是一道不宽的岩石缝里长出来的一颗树上,那树上很多被折断的树枝树桠,很是凌乱的挂在树上,看样子,应该是乔雁雪坠落下来时,挂断了岩壁上面其它的树木枝桠。

    估计,也正因为是这些树枝不断地阻挡乔雁雪下坠的速度,才让乔雁雪侥幸捡了一条命。

    这时,乔雁雪也看见了许东,而且看见许东如此笨拙、艰难,却坚定不移的向自己接近,乔雁雪,强忍着泪水,一边咳嗽,一边跟许东说话。

    “许东……你觉得这样值吗?”

    许东坐在比较舒服的软兜上,抹了一把汗水呵呵的笑道:“什么值不值的,这事儿,我必须得做!”

    “可是,你这是在拿你的生命……咳咳……”

    许东呵呵的笑了一阵,然后说道:“其实,应该说要不是你的馈赠,我早已死了好多次了,现在,你都这样了,就算有个什么,那也只不过是还给你一条命而已……”

    乔雁雪咳嗽了一阵,又叹息了一阵:“唉……实在想不到,想不到我们两个……”

    许东许息了一阵,收好软兜,然后一边继续往上爬,一边岔开话题说道:“那天那件事情,我真的是我不对,这里,跟你道个歉,别再计较了好么?”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随即说道:“谁还跟你计较那个事情啊……其实……其实,我也不对,不该跟你使小性子的……”

    “对了,你们怎么也到了这里来的……”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说,其实,乔雁雪那天负气走了,第二天一早就带着杨华山和马胜,三个人直接就冲长白山来了,算算日子,乔雁雪应给比许东他们先到三天的时间。

    因为乔雁雪手里有具体的目标区域,而且行动又比许东等人快捷了不少,所以,在那三天的时间里,乔雁雪就将目标区域内搜索了个遍,不过,遗憾的是,并没找到龙鳞草的踪迹。

    由于补给的原因,到了最后,乔雁雪不得不一边往回走,一边寻找龙鳞草的踪迹,只是,那天到了这一带,猛然间就听到几声枪响,还有呼喝叫骂的声音,而且,从这些声音当中,乔雁雪也听出来是许东人。

    既然有枪响,又在不住的呼喝叫骂,那肯定就是许东等人有麻烦了,所以,乔雁雪带着杨华山跟马胜两个人扑了过来,想要搭一把手。

    但没想到的是,居然落到了这个地步。

    这时,在许东的不懈努力之下,终于达乔雁雪所在的这根树旁边。

    许东一阵激动,连气也顾不得喘上一口,立刻将保险绳拴在树兜上,做好回到下面平台上的准备,然后慢慢的爬上树,与乔雁雪两个人会和。

    乔雁雪趴在一些树枝中间,衣衫褴褛就不用说了,身上的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而且,手、脚都有不同程度骨折。

    不过,能让乔雁雪能够坚持到现在,没被直接冻死的,却又是那些被乔雁雪坠落下来时,碰折的那些树枝,在这棵树上,为乔雁雪搭了一个能够遮挡寒风的“窝”。

    只是一看到乔雁雪的样子,许东的鼻子忍不住有些发酸。

    要是乔雁雪不将宝衣让给自己,断然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