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八章 谁让你弄个万一出来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小心翼翼的将乔雁雪抱在了怀里,又拿出来一些食物,喂了乔雁雪一些。

    随后,又对乔雁雪说道:“这个地方不安全,下面,有个不宽的平台,那里很好,我在那里搭了个窝,待会儿,我们就下去,到那里去养伤,养好了伤,再找路出去。”

    乔雁雪虽然不能动,但却很是有些忧虑的看着许东,从这儿下去,许东能够做得到吗。

    许东忍着鼻子里的酸意,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没事,很简单的,我背着你,然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往下滑就是了。”

    乔雁雪眨巴了几下眼睛,看到许东的右脚上流出来的一汪血迹,一串晶莹的泪水滚了出来。

    许东不敢耽误太多的时间,这是树上,本来就是个很危险的地方,再说,乔雁雪身上的伤,比自己要严重了很多,就算自己不能彻底的帮她治疗,但是做一些简单的处理,那是很有必要的,而且,还得越快越好,越早越好。

    许东将软兜拆开,做成一个大大的包袱,将乔雁雪放在包袱里,然后背了乔雁雪,顺着树干爬到算着保险绳的地方,扣上减速滑轮,然后直接就开始往下滑。

    乔雁雪在许东的背上,都能听到许东因为伤痛,而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以及感觉的到许东身上滚滚而出的汗水,乔雁雪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住的滚落到许东的肩头,与许东身上的汗水混合在了一起。

    上来的时候很是艰难,而且,也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下去的时候,就更加艰辛了。

    为了保持平衡,许东不得不咬着牙,让一双脚都用力的撑在岩壁上,以免在失去平衡的情况下,再次将乔雁雪撞到岩壁上。

    只是这样一来,许东的右脚,就如同被刀子在一刀一刀砍剁一般,好几次,许东都差点儿痛得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是一天,也好像是一个月,甚至是过了一年,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才回道那个不宽的平台上。

    一落到平台上,许东直接就晕睡了过去。

    这一上一下,对身体上没受到半点儿伤害的人来说,或许比较轻松,但是对于一个浑身是伤,而且重到断了一条腿的人来说,这份坚持、这份毅力、这份勇气,全都已经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许东这一睡,也不知道谁过去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这才发现乔雁雪还被自己背在背上的,于是,许东奋力站了起来,背着乔雁雪,一步一挪的,扶着岩壁,总算将乔雁雪带回到自己的那个“窝”。

    将乔雁雪放到毯子上,又用黄皮子的那张皮盖在乔雁雪身上,然后从背包里翻出来一些食物、固体燃料、锅、炉子什么的,倒了一瓶矿泉水在锅里,点燃固体燃料,烧了些开水,待开水稍微凉得不烫嘴了,许东这才去喂乔雁雪喝了一些。

    随后,许东又用剩下的开水,煮了一些食物,喂给乔雁雪吃了。

    两个人也不知道坠落到这里几天了,甚至一开始吃这些滚烫的食物的时候,反倒没了什么食欲,太饿,而且已经饿的不怎么能吃得下去东西了。

    吃过了东西,又休息了一阵,许东才问乔雁雪:“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动手?”

    虽然身上的伤很重,乔雁雪吃过了一点儿东西之后,精神却好了很多,勉强笑了笑,答道:“现在,我不能动,你就是医生,记住了,你是医生,心里不能乱想的……”

    许东呵呵的一笑,这个时候,乔雁雪居然还有这样的心思,说这样的话出来。

    乔雁雪却噘着嘴,正色说道:“我是怕你一胡思乱想,就胡乱的处理我身上的伤口,你忍心让我再遭你的罪。

    许东哑然失笑了起来,想想也是,自己要是不能集中精神,还真不是一件小事。

    见许东呆呆的看着自己,乔雁雪淡淡的说道:“你没怎么给人家做过处理伤口的事情吧,我做过的,我说,你听着,一步一步的来做,首先,你有剪子吗?”

    剪子,许东没有,但许东有刀,很小很锋利的那种小刀,许东拿在了手里。

    乔雁雪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我身上的伤口周围,衣服被干涸的血液粘在了皮肤上,必须要用清洗药液将之湿润化开……”

    清洗伤口的药液什么的,许东准备得有,但是很少,不足以将乔雁雪身上的每一处伤口都清洗开来。

    所以许东怔了怔,一时之间拿着小刀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用水吧,只是麻烦了一些……”

    许东也是暗自叹息了一声,然后将乔雁雪身上的衣服,一点一点的割开。

    其实,以前许东跟牟思晴处理过伤口,当时,许东差点儿春心荡漾起来,而且是费了老大的力气,这才让自己镇定下来。

    现在在给乔雁雪处理伤口,许东却平静了许多,这却是因为乔雁雪身上的伤口太多了,多到惨不忍睹的地步。

    乔雁雪闭着眼睛,但却断断续续的说道:“在这样寒冷的情况下,伤口一般不太容易感染,只要清洗干净,然后用针缝上伤口,就会好得比较快……你有针线吗……”

    许东一边清洗乔雁雪身上的伤口,一边答道:“有,可是你身上有二十多处伤口,最长的,也有四五寸,这个……”

    “这些都是皮肉伤,敷上药,也没什大碍,主要的是我的手脚上的骨折,这个待会儿我告诉你怎么做……现在你帮我用针,把大一些的伤口缝上……”

    按照乔雁雪的指点,许东花费好几个小时,才将乔雁雪身上的伤口缝上,中间,乔雁雪几次都痛得昏了过去。

    待乔雁雪上半身的伤口处理完毕,许东抹了一把汗水,看着昏睡过去的乔雁雪,叹了一口气,随即又拿出来一床毯子,盖在乔雁雪身上。

    在没有麻醉药物的情况下,乔雁雪能够咬着牙让许东缝合伤口二十多处,这神经,当真也像是钢丝一般的坚韧。

    接下来是要准备帮乔雁雪结合裂开折断的骨头,这个,许东没做过,就只能等待乔雁雪醒过来之后,再给自己指导。

    许东呆坐了一阵,这才又想起一件事,这一次出来,自己花了不少的钱,给每个人都配备了一个通讯器的,原来是准备再到了乔雁雪确定的区域之内,方便人散开寻找龙鳞草的,自己因为担心发生意外,所以也居多准备了一套,先前那一段时间,自己不是昏睡,就是绞尽脑汁的想救乔雁雪,基本上把这事情都忘记了,这个时候应该能够派得上用场了。

    许东在乾坤袋里查找了一阵,总算见通讯器找了出来,只是打开一看,却发现一点儿信号也没有,叫了几声,也根本没有反应。

    再摆弄了一阵,乔雁雪却呛咳了一声,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到许东拿着通讯器,乔雁雪眼里闪过一阵亮光,但是,随即又黯淡了下去。

    对于通讯器材,乔雁雪见识得比许东多得多,就许东手上的这个型号的通讯器,不要说比不了卫星电话,就算是通讯距离,也只有五公里左右,想想都知道,信号强弱都不说了,这里方圆五公里,会有人烟?

    “别把精力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面……”乔雁雪喘息着说:“现在帮我把断掉的骨头接上去……”

    许东点了点头,将通讯器放回外面的背包,然后转头问道:“怎样接……”

    乔雁雪咳嗽了几声,然后告诉许东,接骨头,首先得准背夹板绷带之类的器材。

    许东找了一阵,最后也只找到几根多出来、支撑帐篷的塑料管子,不过这个刚好能用得上,有时候,没有正规的夹板,用树枝都能代替的。

    乔雁雪的两只手臂都有骨折,不过,在乔雁雪自己的指导之下,许东小心翼翼的都接好,而且,涂上膏药,缠上绷带,并且,固定了起来。

    接下来是乔雁雪的腿部,乔雁雪的左腿断折得很是厉害,右腿轻微了很多,而且,也仅仅只是小腿的骨头裂开,涂上膏药,缠上绷带,就基本上结束。

    但是难就难在乔雁雪的右腿,乔雁雪的右腿摔折的位置很高,几乎接近了股骨,这就不得不将乔雁雪身上最后一点代表文明的布匹全部都得拿下来。

    这让许东难为了好大一阵,而且,心跳不是一般的加速起来。

    乔雁雪察觉到许东变化,闭着眼,轻声喝道:“我说过了,你现在是医生,脑子别那么龌龊,好吗,要不然,你就让我做一辈子瘸子算了!听着,我这条腿比较严重,将能会不会成为瘸子,就全看你了,但我只能说一遍,你得凭着你的手指,来感觉骨折地方的碎块,然后想办法把每一块碎掉的骨头都给接回去,具体的方法是……”

    这个时候,许东再也不敢分神,乔雁雪将来会不会成为瘸子,真的就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于公于私,都容不得自己再去多想。

    乔雁雪说完处理的方法,然后就闭着眼,再不吭一声。

    而许东默默地将乔雁雪知道的方法,仔细的回想了一遍,直到没有半点儿错漏,又呆了片刻,然后才说道:“乔小姐,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对你今后有了影响,你怎么办……”

    乔雁雪没好气的说道:“还能怎么办?你娶了我,照顾我一辈子,谁让你要弄出个万一来……”

    听着乔雁雪这话,许东想笑,但却又实在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