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九章 水喝多了会怎么样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几乎是闭着眼睛,将乔雁雪身上最后一点织物除了下来,然后凭着指头上的感觉,将乔雁雪碎裂的骨头一块块的推回原位。

    本来,如果仅仅只是凭着真正的指头,许东当然不可能隔着乔雁雪大腿上的肌肉,感觉到细碎的裂骨,但许东戴着的那双手套,给许东指头上的触觉,给以了极大的帮助,让许东的指头与这超乎常人的灵敏、灵动、还有力量,纵使隔着乔雁雪丰腴的肌肉,许东也能摸得出来那一丝丝裂骨的变化。

    将最后一块碎裂的骨头推回原位,又敷上伤药,绑好夹板,又用黄皮子的皮毛、毯子,将赤身露体的乔雁雪盖了起来,许东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身上的汗水,已经将所有的衣服都湿得透了。

    说实话,刚刚帮乔雁雪接这一会儿骨头,许东的心境,绝对可以用“天人交战”来形容,毕竟,许东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且也是一个传统的男人。

    一个正常,传统的男人,而且并不是专职医术的男人,看着乔雁雪毫无遮掩的躯体,要是心里没有杂念,那肯定是假的,只是,许东自己也有伤在身,再说,许东的自制能力,也是不弱,虽然内心天人交战,终究还算是顺利的完成了对乔雁雪的治疗,但是,也少不了出了一身大汗。

    接下来,许东强撑着身子,重新熬制了一锅肉汤,等乔雁雪醒过来之后,又喂了一些给乔雁雪,自己也吃了一些,之后,两个人都好好的睡了一觉。

    待许东重新醒过来之时,却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痛都应减轻了多半,估计除了因为自己的身体强健恢复能力强之外,最主要的是自己体内的蛊,也起了巨大的作用,使自己身上的伤势有着比常人快上了数倍的恢复速度。

    去看乔雁雪时,发现乔雁雪也早已醒了过来,正满脸绯红的看着自己。

    感觉到乔雁雪肯定有事想说,许东笑了笑,问道:“说罢,什么事……”

    乔雁雪的脸,愈发红得诱人,神情也很是尴尬,过了好一会儿,才斯斯艾艾的说道:“我……你……你……”

    “有什么事,你直说了就是……”许东笑着说道:“到现在,你难道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吞吞吐吐的,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乔雁雪更是尴尬,又过了好一会儿,才闭着眼睛说道:“你给我喝水喝得多了……”

    “呃……”许东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啊,你不喜欢喝汤,以后,我就少给你喂水就是了,呵呵……这有什么难为情的,不习惯喝汤,那也正常啊!”

    “木头……”乔雁雪睁开眼睛,盯着许东,恼道:“水喝多了会怎么样,这个你不知道?”

    许东一怔,牟思晴以前也老是说自己是块木头,可是牟思晴的意思,许东还是懂得的,现在乔雁雪又说自己是“木头”,难道乔雁雪也有跟牟思晴一样的心思?

    看着许东呆呆的盯着自己,乔雁雪更是着恼:“水喝多了会怎么样,你会不知道,水喝多了,又消化不了,就会……就会要排出体外啊,木头……”

    “呃……”许东终于明白过来,原来,乔雁雪是要想方便啊!

    只是乔艳雪手上脚上,俱以骨折,身上也是伤痕累累,想要方便,自然就不得不向许东求助。

    许东呵呵的笑道:“你想要方便,直说就是了,正常的生理需求,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嘿嘿……我不是‘医生’么,你不是病人么,病人有要求,做医生的,当然要全力照顾。”

    乔雁雪再也懒得理睬许东的,索性闭上了眼睛。

    自己身上,现在就一床毯子、一张毛皮,其余的什么都没有,还要让许东服侍着方便,别说乔雁雪还只是一个大姑娘,就算是任何人都会害羞不已。

    许东一边呵呵的笑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将乔雁雪抱了起来,不过,许东也有一条腿不方便,自然不能像给小孩子把尿那样让乔雁雪舒舒服服的方便。

    乔雁雪也是闭着眼,红着脸,过了半天,才说道:“你把眼睛闭上,你看着,我……我……不成……”

    许东微微一笑,闭上眼睛,又问道:“要不要我帮你吹个嘘嘘……”

    “你混蛋……”乔雁雪羞愤不已,怒道。

    许东赶紧闭上嘴,不再多说,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一阵“扑簌扑簌……”的声音。

    直到“扑簌扑簌”的声音没了,又过了好一会儿,乔雁雪在低声说道:“我好了……”

    许东“嗯”了一声,又小心翼翼的将乔雁雪放回毯子里面,几乎是闭着眼,将乔雁雪盖好,然后才转过头去,没话找话的问道:“你饿了没有……”

    乔雁雪躲在毯子里,“唔”了一声,然后说道:“我的背包都丢了,你那边能找得到衣服吗?”

    许东转过头来:“现在穿衣服干什么,我给你换药什么的,还不方便呢。”

    “你真是根木头,没有衣服,我好了之后,披着毯子跟你出去?”乔雁雪娇羞不已的说道。

    “啊……这个啊,还真是这么回事……”许东抓了抓脑袋,想了想,又说道:“可是,我这边也没有你能穿的衣服啊!”

    乔雁雪气急,闭上眼睛,不再跟许东说话。

    许东顿时大感无趣,呆了好一会儿,转身升起炉子,烧了开水,煮了一些食物,问乔雁雪要不要吃,乔雁雪依旧懒得理睬许东的。

    吃过了东西,许东想睡,但是却又睡不着,一闭上眼睛,给乔雁雪治伤的那些情景,一幕幕的便在脑子里不断的回旋,弄得许东到不禁暗骂了一声“龌龊”。

    既然睡不着,许东便爬了起来,左边的这一段平台,自己是已经去过了,也就只有几十米长,其中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右边自己却从来没去看过,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反正闲着无事,到右边去看看是什么情况,除了能活动活动身子,也好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免得自己再龌龊下去!

    打定了主意,许东也不管乔雁雪理不理自己,对乔雁雪说道:“乔小姐,我想出去走走,就在右边,估计没多远,你好好的躺着,有什么事的话,就大声叫我。”

    乔雁雪闭着眼睛,过了半晌,终于从鼻子里“嗯”了一声,随即又说道:“你小心些……”说完,又绝不再出声了。

    许东慢慢的离开了自己的“窝”,一瘸一瘸的慢慢的往右边走。

    这边,开始有十几米远一段,跟“窝”那一段差不多,也就只有一米多一点宽,而且还算是平坦,光秃秃的,连根杂草也没有。

    只是过了这十几米远,平台就变成了一段陡坡,应该是以前上面有滑坡塌方什么的,石头泥土堆积在了平台上,使得这一段平台,成了坡度陡峭的斜坡。

    斜坡上面长了不少的树木,大的小的都有,最大的,竟然有大号的茶缸般大小,小的也足足茶杯粗细。

    许东欣喜不已,这个峡谷里,成天都是云雾缭绕,看什么都是朦朦胧胧的,而且湿气极重,将这些树木砍下来,去生上一堆火,不但能够减少湿气,而且也能节约不少自己带来的固体燃料,何况,没准儿还能够向牟思晴、胖子他们传递信号。

    一想到牟思晴跟胖子他们,许东顿时又很是奇怪起来。

    按说,自己跟乔雁雪两个人都掉下了峡谷,牟思晴跟胖子他们绝对不会轻而易举的罢休的,就算只能找到自己跟乔雁雪两个人的尸体,他们也绝对不会放弃。

    如果他们要下来寻找自己跟乔雁雪两个人的遗体,自己从什么地方摔下来,他们也会从什么地方放根绳子下来,可是,这左右好几十米远的范围,却没看到由上面垂下来的绳子,而且,都这么久了,却从来没听到、看到牟思晴她们的动静,这是怎么回事。

    许东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想不明白,许东也还是不原意死心,毕竟,右边这才是十几米远,说不定,牟思晴她们放下来的绳子,就在陡坡那边也说不一定呢!

    想着,许东决定暂时不忙去砍那些树木,毕竟在陡坡上,有些树木,对自己趟过陡坡,有着莫大的帮助。

    这样想着,许东慢慢的爬上陡坡,想要穿过树林,去看看陡坡的另一边。

    只是在陡坡上没走几步,许东才发现,自己想错了,这些树木密密麻麻的,根本钻不过去。

    树木密麻茂盛,这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自己腿上有伤,坡度又陡,每走一步都要费好大的劲儿不说,还时不时的触动到腿上的伤,这样当然没法子钻过去了。

    许东奥恼了好一阵儿,当下退了回来,然后直接拿出棍子,在陡坡中间乱劈乱砍了一阵,不一会儿,直接推进了两三米远。

    偏偏这时,乔雁雪在那边叫了一声。

    乔雁雪叫许东,肯定是有事情,许东不敢再耽误下去,赶紧扭头便往回走,只是走了几步,许东又转过身来,将砍下来的树木,顺便带了几根回去生火。

    见许东回来,而且还带了几根树木,乔雁雪有些奇怪地问道:“你带这个干什么?”

    许东却问道:“你叫我,什么事?”

    “我饿了……”乔雁雪答道。

    原来是这样,许东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将先前烧好的肉汤,重新热了一下,待稍微冷却了一些,这才盛在碗里,去喂乔雁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