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章 千年人参
一本读|WwんW.『yb→du→.co
    喂完了乔雁雪,许东又将带回来的树木砍成一段段的,想办法生了一堆篝火起来,待篝火然得大旺,这朦朦胧胧的雾气之中,果然增加了不少的生气。

    “你去看那边怎么?”乔雁雪躺在被窝里,问许东。

    许东叹了一口气,答道:“情况不太好,是平台上的一些树林,如果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可能就过不去。”

    但许东先前的情况,一个人要过去都很是有些困难,如果再带上乔雁雪,根本就不可能过去,毕竟,乔雁雪身上的伤,比许东要沉重得多。

    沉吟了片刻,许东又说道:“你还是安安心心的养伤吧,这里有不少的药物,吃的喝的也还能坚持一段时间,我能动的时候,就找找出路。”

    乔雁雪有些担心的问道:“许东,你说我们两个会不会一辈子都会……都会被困在这里……”

    许东呵呵的笑道:“不是也挺好的吗,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世俗纷扰,对我来说这里就是一个世外桃源,呵呵……”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有句话叫做桃园虽好,却不是久留之地,你这些食物吃完了,难道你让我们两个就在这里吃石头?”

    许东放在这里的东西,的确是不少,也可能足足够两个人吃上十几天半个月或者一个月,但这一个月之后呢?

    许东呵呵的笑了一阵,这才说道:“要不然,我这么急着去找出路?”

    谁知道许东这么一说,乔雁雪又撅起了小嘴儿:“你巴不得立刻就出去找你的牟老大!”

    许东浑没在意的答道:“是啊……我们在这里,也不知道过了几天,也不知道牟老大他们怎么样了?”

    “口是心非……”乔雁雪哼了一声,又闭上眼睛,不再理睬许东的了。

    “呵呵……我说留在这里吧,你有说没吃的,我说想要早点出去吧,你又说我口是心非,你们这些女孩子,那心里到底想的是些什么啊?”许东一边笑一边说道。

    谁知道,乔雁雪闭着眼睛,坚决不再跟许东说半个字。

    许东说了一大堆,乔雁雪却半点反应也没有,许东回过神来,一下子又没趣起来,嘿嘿的干笑了两声,拿过一根树枝,拨弄着篝火打发时间。

    此后,乔雁雪饿了,就要许东弄些吃的,想要溲溺,自然也离不开许东,大多数时间,许东却只是守着篝火,树枝烧没了,就去砍一些回来,也不再刻意的去寻找出路。

    如此吃了睡,睡醒了玩,玩够了就去砍一些树回来添加篝火,一连过了四五天。

    这天,许东醒了过来,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感觉得有些饿,便站了起来,去拿炊具食物。

    只是这一站起来,许东一怔,自己右腿上的疼痛一点儿也没有了,许东还不敢相信,伸手在原来摔着的地方捏了一下。

    肌肉倒是被捏得很痛,不过,骨头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了,也就是说,许东腿上的伤,在短短的日子,全部恢复了过来。

    这让许东高兴莫名,“哇哇哇”的叫了一通,又在原地走了起来。

    看着许东的伤完全好了,乔雁雪也由衷的高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修养,乔雁雪的几处骨折,也好了很多,受伤稍稍轻薇一点的右手,虽然还不能用太大的力气,但却可以轻轻地动了。

    只是乔雁雪半靠着石壁,看着许东走了几步之后,脸色突然间有些不自然起来,张了张嘴,本来想要说甚么的,但是看着兴高采烈地许东,乔雁雪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因为,乔雁雪看到,许东在走动之时,每每轮到右脚落地或是抬起,身子都会不由自主的微微晃动一下,就好像许东的右脚比左脚短了一些,也就是说,许东现在成了一个瘸子。

    虽然程度极其轻微,但是,那毕竟叫做“瘸”了。

    看着许东高兴不已,乔雁雪真不忍心告诉许东,只是一瞬之间,悄悄地流下一行泪水。

    许东高兴够了,闹够了,这才满满的煮了一锅肉汤,又加上一些其他的食物,算是庆祝自己康复。

    吃完饭,又帮乔雁雪收拾了一下,许东兴致冲冲的再去砍柴。

    这几天,许东每天都会去砍一些柴火回来,时间长了,陡坡上也被许东开出来一条二十来米道路,而且,陡坡也快要到尽头了,今天再去砍一下,应该就会接近陡坡的边缘。

    到了昨天离开的地方,许东更不客气,直接拿出棍子,一顿横扫竖劈,很快就前进了四五米远近。

    而且许东一点儿疲累的意思也没有,本来要在往前开一段路,不过,许东却被陡坡上方一朱奇异的植物吸引住了。

    说是奇异,是因为这一株植物的茎秆只有筷子般粗细,半人来高的植株上面,也就腰间有六枝分杈,每支分杈上面也只有一片叶子,叶片略有些茸毛,很是柔软。

    最吸引许东注意的是,这株植物除了六枝分杈六片叶子之外,上面一根独苔,顶端却聚集了拳头般大小的一簇火红色,红豆似的小籽儿。

    许东并不认识这株植物叫什么名字,但是细看之下,整株植物之上,都笼罩着一层朦朦胧胧红色气息,很是诱人。

    能发出红色气息的植物,不用说,那肯定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许东当然不会放过。

    当下,许东直接用棍子刨了个能够稳住身子的小平台,然后才去提这植物的植株,谁知道,许东还只是轻轻一碰,植株头上的那一簇红豆似的小籽儿,立刻撒落了个干干净净。

    许东心里很是惋惜,这么漂亮的小红豆子,自己应该早点儿收集起来,拿回去送给乔雁雪玩玩,打发打发时间也好的。

    这一段时间,乔雁雪每天都是躺着,除了偶尔跟自己斗上几句嘴之外,实在再也没有了其它的事情可做,有这些豆子,多多少少也多了一种乐趣。

    许东怔了片刻,不由得放下植株,低头在地上慢慢的寻找被自己碰掉的红色豆子。

    找来找去,差点儿连地上的泥土都刨开了一层,许东也仅仅只找到二十来粒,其余的,估计是滚落到悬崖下面去了。

    许东收好这些豆子,再去看那根植株,只觉得这根植物上面的红色气息,似乎是由地下破土而出的,植株上,只有很少的一层气息,但是细看根部,似乎连这里的泥土,都染上了那种气息。

    许东觉得很是奇怪,这是什么样的植物啊怎么会这样的气息!这地底下又是什么样的东西?当下,许东看了一下这红色气息的范围,发现红色气息的范围,惊人的达到一张小圆桌般大小。

    既然是好东西,许东也不敢胡乱挖掘,好好的东西,没准儿就给自己糟蹋了。

    看了一阵,许东决定从红色气息的边缘上开始,慢慢地往里接近,这样,能够尽最大可能的不去糟蹋那东西。

    用棍子稍微刨了几下,地下的树根什么的缠绕在一起,牵牵绊绊如同堆了一堆破烂的渔网,刨起来很是吃力。

    许东却不管这些,稍微刨了几下,随即拿出砍刀,噼里啪啦的一阵乱砍,不多时,便清理得光溜溜的一片。

    许东也不担心会碰伤那根植物,这还才到红色气息范围的边儿上,根本还没到达,不过,再砍掉一些树根,刨开一些泥土,变处级到了那红色的气息范围,而且,因为许东挖得很深,那红色的气息愈加浓厚,几乎就要破土出来一半。

    许东迫不及待,却又小心翼翼的,再刨了几下,突然之间竟然看到一只“手”!

    准确的说,是一根像“人手”一样的根茎,跟人手一样,有着五根大小不一的“指头”,只是这些指头上,都长着长长的细须,好些细须,却都让许东在刨泥土的时候,给刨掉了。

    “人参!”许东惊叫了起来。

    前一段时间,跟袁世瑾在一起,也没少说起人参方面的事情,尤其是袁世瑾跟许东说起过,什么千年人参,万年人参,那都是很标准的人形,要是有这样的一颗人参在手,那几乎可以说这一辈子都会吃喝不愁。

    许东不在乎什么吃喝不愁,但是也听说过人参是大补之物,至于千年人参,那就更是能够起死回生的良药,现在,乔雁雪的身子正虚弱得很,拿回去给她补补身子,那岂不是刚刚好。

    知道这是人参,许东一阵激动,当下再将被自己刨掉的那些细须找了回来一些,又更加小心的刨了起来。

    不多时,人参的身体,也露了出来,人参的身体也粗如儿手,肥胖得似乎吹弹得破,两侧还各长出像是手臂一样的两条根须,极是可爱,但还没露出完整的身体,不知道下面还有多长的参体。

    许东再更加小心的刨着泥土,直刨到下面一尺多深,那身体才算露了出来,下面又是两条分岔了的粗如大拇指的根延伸下去,那头部到腿分叉处的身体段几乎就有四百厘米长,两只“手”已经露出绝大部份来,手尖部各有五条须根延伸到土里,就像人的五根手指一样。

    又掘了半个小时,许东一脸汗水淋漓,这才把人参完全挖了出来,整个人参有一尺半长短,参体粗如儿臂,两手两脚的根粗如大拇指,而手脚下的尖端处又各自长着五条根须。

    这实在令人奇怪,关键是人参的两“腿”中间还长了一条小根须,许东瞧得好笑:“这货还真是打算成精了,呵呵,小鸡鸡都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