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四章 探路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过了这个军火库,乔雁雪还想要去找找储藏其他东西的地方,只是许东却不同意。

    如果一定要从悬崖峭壁上离开,那就非得要等乔雁雪完全恢复了身体,才好方便两个人安全的离开这个地方,但要是能找到另一条路,现在就可以马上离开了。

    所以,许东要立刻就去寻找那个很方便出入的洞口。

    听许东这么一说,乔雁雪顿时有些不高兴起来,不管怎么说,自己除了最后一点最珍贵的东西还保留着,其他的东西,全都给了许东,而一旦从这里出去,许东,却就成了牟思晴的许东!

    所以,许东要去找出路,乔雁雪自然高兴不起来,虽然乔雁雪也不愿意被困死在这里,但也不想立刻就找到出路出去。

    女孩子的心思,有时候就这奇怪。

    顺着宽大的主洞,往前走了二十来米,就到了一处十分宽大的大厅,座椅俱全,只是已经腐朽,歪七倒八的到处都是,显得很是狼藉。

    穿过了大厅,沿着主洞往前走,前面不时出现一些麻袋堆,以及锈蚀不堪的铁丝网,看样子是当时抵御入侵的工事。

    这些麻袋堆积起来的防御工事,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来,这里果然经历过异常战火的洗礼。

    洞壁上、麻袋上、甚至是歪倒在地上已经腐朽缠着铁丝网的拒马,上面都有子弹的痕迹。

    越往前走,许东越是兴奋,乔雁雪却是蹙着眉头,老大的不高兴起来。

    只是许东的兴奋没能维持住多久,前面就应该是洞口的地方,出现了一堆碎石块,将整个洞口封堵了个严严实实!

    ——或许是围剿者炸塌了洞口,想要将洞里这些人活活的饿死在洞里,又或者是洞里的人主动的炸塌了洞口,来阻止外面的围剿者。

    总之洞口被炸塌了,让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没法子从这里出去。

    一下子,许东由兴奋不已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沮丧至极的境地,从这里出不去!

    反而是乔雁雪,满不在乎的说道:“这里出不去,不是还有‘洞房’那边么,大不了,再过几天,我的伤全部痊愈了,再出去就是了,有什么好值得懊丧的。”

    许东叹了一口气,也不好再说什么,当下回过头来,按照原路,穿过大厅,走到军火库的时候,许东将那些箱子全部拆了,一股脑儿带了出来,拿去生火。

    乔雁雪刚刚能够走动,一下子就走了这么远的路,很是有些疲累,回到洞口,连饭也来不及去吃,就睡了过去。

    许东将就着吃了些东西,对着火堆发了一会儿呆,看看剩下的食物,最多也就还能坚持一个星期,水倒是不会缺,将那个接水的破瓦罐拉开,放上空瓶子,用不了半个小时,就能接上一瓶儿。

    不过,让许东焦虑的,并不是这些,看乔雁雪的样子,今天才走动一下,就疲累不堪,要她能够恢复到跟自己差不多,甚至是正常的情况,也还不知道要多久。

    只要乔雁雪一天还没能恢复正常,许东就不敢带着她走,哪怕只是过几个平台上的缺口,恐怕乔雁雪也坚持不住。

    可是,能吃的,许东倾尽所有,也就只能维持一个星期左右了,到时候乔雁雪要还没完全恢复,那又该怎么办?

    看着沉沉睡去的乔雁雪,许东有些头大的叹了一口气。

    看看还有些时间才会天黑,许东站了起来,还是先去探探路再说吧。

    说干就干,许东立刻出了洞口,再次往右边走去。

    洞口右边,依旧是一段不宽的平台,而且,同样是不时出现一段缺口,宽窄不一,有的地方有三四米,有的地方也有七八米。

    不过,许东看得出来,这些缺口上,早前有人在岩壁上凿了洞,锲入了木桩,做成一条栈道。

    也就是说,这条路,的确是一条出路,不过,现在这一条栈道,因为木桩早就腐朽,想要过去,那就得要花上极大的代价。

    许东凭着手里那根棍子,一连过了三道缺口,前面的平台又稍微宽敞了一些,但依旧没有到头的迹象。

    只是到了这里,许东再也不敢往前走了,天就快要黑了,而且,离开得太久,恐怕乔雁雪也会担心、出事。

    从第三道缺口往回走,许东赶回到洞口,峡谷里刚刚好什么都看不见了。

    而乔雁雪刚刚醒过来,看到许东满头大汗,忍不住问道:“你又去找路了?”

    许东微微点了点头,也不多说,烧煮了些食物,递给乔雁雪。

    乔雁雪一边吃着食物,一边说道:“许东,有件事,我一直都想跟你说,可是……”

    许东有些心不在焉的答道:“你想说就说吧,不过,我也有件事将想要跟你说,你知道的,我们的食物,也就这些了,还能坚持几天,这不好说,可是刚刚我去看了一下出路,出炉的情况很糟糕……”

    “出路出路,你就不能想想其他的事情么?”乔雁雪一下子又恼了起来,本来想要跟许东说的事情,被这股恼意一冲,立刻又不想说了。

    许东叹了一口气:“好好好,你说你想要说的事情吧,我听着就是了。”

    “我怎么敢勉强你……”说完这句话,乔雁雪将手里的碗一放,转身躺倒床上,不再理睬许东的了。

    这一夜,自掉下悬崖以来,许东第一次不在去跟乔雁雪睡在一起了,这里地方宽得很,再去跟乔雁雪挤在一起,说不定就会忍不住做出没天理的事情来。

    不过,这一夜,许东也老是睡不着。

    每每快要入睡的时候,乔雁雪就会做恶梦,不停地挣扎尖叫,弄得许东在那张石床上,陪着乔雁雪坐了一夜。

    待天快亮的时候,许东终于忍不住睡意,沉沉睡去,乔雁雪却既很满足,却又幽怨的看了许东好一会儿,这才起床去做了早饭。

    待许东吃了早饭,乔雁雪说:“今天再去探路,我也去……”

    许东咽下最后一口肉汤,摇了摇头:“没什么可去的,到处都是缺口,每一处都比我们过来的那一道缺口要宽得多,危险,你这样子,还是好好的在这里休息休息,养好身子,等我探好了路,咱们一鼓作气走出去。”

    乔雁雪有些失望,但还是点了点头,很是乖巧的说道:“你可要小心一些了。”

    吃过了饭,许东略略收拾了一下,感觉还不错,有叮嘱了乔雁雪几句,这才出发,一直到了昨天走过的地方,过了那个稍微宽敞一点儿的平台,前面又是一处缺口。

    看着这个缺口,许东有些犯难了,这个缺口少说也有十几米长,而且,对面的平台很是狭窄,估计五十公分都不到,而且,也不知道那后面又是什么样的。

    许东叹了一口气,仰头看了看悬崖,心里盘算了一下,在这栈道一般的平台上,不知道有多少缺口,每一处缺口,同样都是危险至极,要不然,直接往上爬,那又会怎么样。

    往上爬,的确也很是危险,但是这悬崖,无论如何也不会是无穷无尽的,说不定只有一百米两百米呢,就算有三百米,凭着手套和棍子神奇的力量,自己再拼着一口气,说不定……

    主意打定,许东当即不再往前走,而是选择一处看起来比较平缓的岩壁,学着去救乔雁雪的时候那样,用棍子在岩壁上戳出孔洞,然后用钢管配合着往上攀登。

    不过这一次,许东多了个心眼,每一次都在岩壁上多戳出来两个洞,好方便双脚也用上一点儿力气,来支撑身子,这样,虽然时间和体力都耗费多了一些,但相对来说,却在体力上轻松了不少。

    毕竟许东现在已经恢复了过来,又喝了不少固本培元的人参,又改进了攀登岩壁的方法,攀起岩壁来,比当初去营救乔雁雪的时候,要轻松了甚多,不多时,便爬升了好几十米高。

    然而,许东爬得愈高,心里也就愈加冰凉,这岩壁,越往上爬,居然就越是陡峭,到了六七十米的地方,竟然陡峭的如同瓦瓮的内壁,成了内弧形,不要说脚没办法踩得住岩壁,整个身子都悬空吊着了。

    许东咬着牙,再往上攀爬了几米,岩壁的内弧形益发厉害,让许东根本没有立足之地,而且,就算棍子戳出来的孔洞,也有了一定往下倾斜的程度,这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戳出来的孔洞向上,或者是平直的,再将钢管插进去,也不至于主动往外滑动,但是现在有了向下的倾斜,一个不好,钢管就会直接滑退出来,导致许东再来一次坠崖。

    往上,看来是此路不通了,不过许东仍然不死心,在岩壁上一连戳了几个较深的孔洞,勉强将自己的身子稳住,然后观察岩壁的情况。

    头顶上的岩壁,不用说了,许东什么也看不到,只觉得黑黑压压的,像是一片乌云笼罩在自己的头上,说不清楚这个内幅度有多大,而左右两边,都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这种内弧形的岩壁有多长。

    最让许东感到沮丧的是,差不多都上来百多米高了,依旧看不到岩壁的顶端在哪里。

    头顶上,除了是乌云一般的内弧形岩壁,就是朦朦胧胧的厚重得化不开的雾气,这样的岩壁,就算许东想要斜着将路线延伸,然后折转,都不见得能够绕开最危险的内弧形岩壁——简直是一点儿希望也没有。

    沮丧之余,许东不得不往岩壁下退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