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五章 只是亲人
一本读|WwんW.『yb→du→.co
    就在许东从岩壁上下到平台那一刹那,乔雁雪飞快的从第二个缺口开始往回走。

    其实,乔雁雪对许东的“好奇”,早在自己的伤势复原伊始就有了的,最让乔雁雪想不通的就是:自己挂在树枝上的时候,许东是如何爬上那么陡峭的悬崖,将自己接下来的。

    这个答案,乔雁雪一只都想不通,一直到了现在,这个谜题,乔雁雪终于得到了答案。

    许东手上,有一戳石头犹如戳豆腐的棍子!

    那是什么“高科技”的东西,乔雁雪不知道,但乔雁雪知道了,像这样的东西,天底之下肯定没几件!跟自己的宝衣,以及刚刚到手的战甲一样,恐怕都是绝无仅有的宝贝。

    许东竟然还有这样的宝贝!

    这让乔雁雪很是吃惊,那根棍子足有两尺来长,平日里却从没看到许东拿出来过,许东又是藏在什么地方的?

    不要说许东会玩魔术,两尺来长的一根棍子,就算用魔术的手法藏在身上,也绝对不会无迹可寻,何况,这一段时间里,许东没少跟自己“同床共枕”,自己却始终没发现许东身上藏着这根棍子,这不奇怪么?

    还有另一个让乔雁雪很是震惊的事:许东的臂力!

    乔雁雪记得很清楚,自己第一次遇到许东的时候,许东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然而,在短短的几个月之间,许东手上的力气,少说比自己也大了数十倍!

    别的不说,刚刚攀岩这一段,如果是自己在没有任何保险的情况下,就绝对做不到,至少,根本没办法爬到许东那样的高度。

    许东能爬到那样的高度,又轻轻松松的下来,这说明许东非常自信,这样的自信,来源于一双手臂的力量?

    乔雁雪不敢想象,许东的这种自信。

    那么除此之外,许东还能拼着什么去支撑那种自信呢?

    靠自己给他的那件宝衣,保证他不会被摔死,如果是凭着这个,乔雁雪可以断定的说,那不会是许东的性格,因为那不叫自信,那叫狂妄。

    两尺来长的棍子,藏在许东身上的什么地方,许东又是凭着什么那样自信,这两个问题,缠绕在乔雁雪的脑子里,一时之间仿佛成了乔雁雪一块“心病”。

    回到洞口,乔雁雪一边熬煮参汤食物,一边不住的在脑子里翻腾着这两个问题。

    待食物煮得差不多的时候,许东笑眯眯地回来。

    “好香……”许东说道,看样子是有些累饿了。

    也难怪,攀爬岩壁,本来就是极为耗费体力的事情!

    乔雁雪舀了一碗食物,递给许东,一边看着许东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许东,出路的事情,怎么样了?”

    “啊……”许东咽下一口食物,笑着说道:“很好,情况大好,估计,再过两天,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了。”

    许东显然只是为了安慰乔雁雪,才这么说的,倘若许东要是愁眉苦脸的,直接说:“没法子了,我们可能被困死在这个地方了……”岂不很是扫兴。

    乔雁雪微微一笑,许东从悬崖上下来的时候,那股子懊恼和沮丧,乔雁雪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既然徐东那么懊恼和沮丧,显然往上是不会有出路的,再说,就乔雁雪回来这一会儿,许东要另外找出路,那也是不可能这么快的。

    所以,乔雁雪可以确定,许东只是不想将事情的真想告诉自己,怕自己也跟着担心。

    不过这样也好,出去固然是要出去,两个人在这里多呆上一天,也没什么不好,所以,乔雁雪反而高兴了不少。

    待许东吃完之后,乔雁雪才将剩下的食物,吃了一些,又往篝火里添加了几块箱子木材,将篝火燃烧得旺了一些,乔雁雪这才对许东说道:“许东,你说,我们两个,算是什么样的关系?”

    许东一怔,跟乔雁雪两个的关系,还真是挺难说的,说是朋友吧,在实际上显然超过了“朋友”很多,说是“情人”“情侣”之类的吧,却又还达不到那个程度,这就让许东一下子不能回答出来跟乔雁雪到底什么关系这个问题。

    一怔之后,许东讪讪的笑道:“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呢?呵呵……你那小脑瓜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很是少有的没有立刻嗔恼,只是淡淡的说道:“许东,你把我定位在什么样的关系上,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重要,你能正正经经地回答我么?”

    许东想了想,这才说道:“算是亲人吧,最亲近最亲近的那种,跟胖子、老大、秋霞她们几个一样,我把他们都当成我在这个世上的亲人。”

    “亲人”这个答案,很显然令乔雁雪还是不太满意,很亲近的朋友,也可以说成是“亲人”,就像胖子跟许东兄弟两个,也可以说是牟思晴跟许东两个的情侣关系,甚至也可以是许东对桑秋霞他们一家子的爱护。

    显然,许东用“亲人”来回答乔雁雪,是有些敷衍的味道了,这一点,乔雁雪又如何不知道。

    “许东……”乔雁雪强忍着一股恼意,柔声说道:“我将能够轰动世界的秘密,都毫无保留地送给了你,你就仅仅只把我当成‘亲人’!”

    能够轰动世界的秘密,也就是乔雁雪赠给许东的那件宝衣,要是公诸于世,的确能够轰动世人,这一点,许东自然也是明白得很。

    不过,许东听乔雁雪的意思,是说把宝衣“送”给自己,而不是“借”给自己,心里陡然一喜。

    说实话,许东对这件帮助自己度过无数危厄的宝衣,有着不小的烦恼,有时候,许东甚至在想,为什么就不干脆娶了乔雁雪呢,这样,直接也就不用再去计宝衣是乔雁雪的还是自己的了,都自己一家人,谁穿着,都一样。

    可是,娶了乔雁雪,牟思晴那边的承诺又算什么,“老婆大人的老大”,那可是自己亲口说出来的啊!

    这一段时间,许东千方百计的对乔雁雪殷勤有加,也就是希望让乔雁雪能够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直接将这件宝衣送给自己。

    当然,这也是其中一个企望。

    不要说这是腹黑、自私,没遇上足够能够让自己动心的、自己绞尽脑汁都得不到的东西,谁都能够大公无私,遇上了,谁都会腹黑,谁都会算计,谁都会想要据为己有。

    许东生活在现代,现代的人,又会有多少不是如此,许东自然也不可能超凡脱俗。

    现在,乔雁雪都亲口说了,这件宝衣,是“送”而不是“借”,许东如何能够不喜出望外。

    但是,乔雁雪随即又继续说道:“我的心也够诚了吧,许东,你却瞒着我不少的事情。”

    “啊……”许东高兴之余,有很是有些吃惊,一时之间猜不透乔雁雪的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许东才问道:“乔小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装吧,你继续装吧,只当是我我遇人不淑……”乔雁雪叹道:“我对你毫无保留,你却对我遮遮掩掩,唉……人心不古……”

    许东想笑,却又实在笑不出来,过了好一会儿,许东才说道:“乔小姐,我知道你有问题要问我,你直说吧,让我猜谜,呵呵……我这人很懒的。”

    “嗯……”乔雁雪一喜,当即说道:“那好,我问你,你用过的那根棍子,能让我看看么?”

    乔雁雪这么一问,许东顿时僵住了,那根棍子,许东早就列为不能示人的几件宝贝之一,而且,不到万分危急的情况之下,许东也坚决不拿出来使用,所以,在一般的情况下,就算是牟思晴、胖子等人都从来没注意到过,想不到终究还是被乔雁雪看破了。

    到底该不该拿给乔雁雪看呢?

    许东僵着脸,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这是我上次在云南,意外得来的一件宝贝,你要看,我当然不能藏私了。”

    既然被乔雁雪看破了,许东也不好再藏着掖着下去,毕竟,乔雁雪在没有任何条件的情况之下,就将宝衣送给自己了,现在乔雁雪只是要看看,自己再推三阻四的,也就说不过去了。

    许东将脑袋偏了一偏,随即将棍子拿了出来,那样子就像是从嘴里吐出来的一样。

    乔雁雪几乎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许东见棍子抽出来,但是还是没弄清楚,这根棍子到底是从西东的嘴里“吐”出来的,还是藏在许东身上其他的什么地方。

    将棍子接在手里,乔雁雪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细细地看了一阵,然后往身边一块面盆大小的石头戳了下去。

    只听“噗”的一声,石头顿时破裂成了几块,但乔雁雪手上却丝毫没感到有什么吃力。

    “果然是件旷世奇宝……”乔雁雪收回棍子,拿在手里凝神看着,又问道:“这东西有什么来历吗?”

    既然看都看了,许东也不隐瞒,很是爽快地见那一次云南的奇遇,说给了乔雁雪听。

    不过,关于牟思晴的事情,许东少不了大肆的渲染了一回,就只差没说已经跟牟思晴叉叉圈圈了。

    这不倒不是许东故意卖弄自己有女人缘,自己跟牟思晴的感情越深,乔雁雪势必就会明白,跟自己,最终也就只能做个“亲人”,而不是“情人”,或者妻子!

    这样早早的暗示给乔雁雪,或许乔雁雪会伤心一阵,但好过永远的缠夹不清下去。

    谁知道,这仅仅只是许东想当然了,乔雁雪根本不理会许东大肆渲染的那些情节,只是不时的询问那头怪物的一些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