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七章 我很看得开的
一本读|WwんW.『yb→du→.co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似的……”乔雁雪脸上血红,盯着许东,说道。

    许东抹了一把鼻血,赶紧遮遮掩掩的说道:“没……没有,上火……上火了……”

    乔雁雪将手上的战甲递到许东面前,挡住许东射向自己的视线:“看好了没?看好了,我可要收起来了。”

    许东心里天真人交战了好半晌,又被这奇异的战甲挡住了视线,终于回过神来,接过战甲,仔细的看了起来。

    与其说则是一副战甲,还不如说是一件造型奇特,纹路怪异的马褂,质地跟许东见过的银色残片一模一样,极其柔软,但强度却又超乎常人的想象。

    许东毫不客气的往自己的身上一套,这件神气的马褂,立刻跟自己的衣物融为一体,再也看不出来半点儿痕迹。

    在自己的身上端详了好一阵,许东差笑着说道:“乔小姐,你就这么送给我了……”

    本来,许东还以为这么一说,乔雁雪立刻就会向自己讨要这件战甲,许东也就可以跟乔雁雪耍耍嘴皮子,逗逗乐子。

    没想到乔雁雪,仅仅只是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送给你那又怎么样,连你的人都是我的呢,什么送不送的,这话说得多客气。”

    许东的脑袋里“轰”的一声,心里一慌,赶紧将战甲脱了下来,递到乔雁雪手里,说道:“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乔雁雪接过战甲,淡淡的笑了笑:“就知道你这人有贼心没那贼胆,哼哼,好吧,我现在给你两条路走,第一,趁现在我没什么力气,打不过你,你直接把我灭了口,第二,从今以后,做我的老公,你选哪一条……”

    “你……你发什么神经?”许东一怔,脱口说道,原本满脑子绮丽的菲菲之想,一瞬之间,被许东抛到了九霄云外——乔雁雪说的这两条路,实在太过让人震惊了!

    乔雁雪见战甲披回到身上,又穿上外套,这才得意洋洋的说道:“你不想这些宝贝泄露出去的话,最好就是杀了我,那么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这些宝贝的存在,而且,出去之后,你也有很好的开脱理由,哼哼,要是选择做的老公的话,我们两个就是夫妻一体,自然也就不会把这些事情泄露出去了。”

    “你……”许东突然间发现,乔雁雪先前东拉西扯的,老是让自己跟不上她的思维节奏,原来就是要扰乱自己的思路,把自己往坑里带,而且,这个坑,还是一个大坑!把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都扔这坑里。

    一时之间,许东的脑袋都大了一圈儿,自己还大肆的渲染跟牟思晴的事情呢,原来,在乔雁雪眼里,那都只不过是一个笑话,怪不得乔雁雪对自己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屑一顾。

    “别拉着一张苦瓜脸!”乔雁雪得意洋洋笑眯眯的说道:“我不是给了你两条路么,会那么难以抉择?”

    乔雁雪说得轻轻松松的,许东当然难以抉择了,直接灭口,不要说是乔雁雪,就算是其他任何人,许东也不想那么做,又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要杀一个人,会就那么简单?

    再说,给乔雁雪做老公,这事情也肯定不成,给乔雁雪做了老公,牟思晴那边怎么办,“老婆大人的老大”,那可是自己真心诚意,亲口说出来的,让自己昧着良心使劲抽自己的嘴巴子?

    过了好一会儿,许东才摇着头,说道:“我走第三条路!”

    原本得意不已的乔雁雪一呆:“什么第三条路?”

    “你这是在逼迫我,我这人最不喜欢被人逼迫,如果你一定要我答应这两个条件之一,嘿嘿,我大可再来一次坠崖,摔死了,也就不用去管你那什么第一第二,你信不信我会做得到。”许东又些冷然的说道。

    “你……”乔雁雪恼怒起来:“我很丑么,就算我现在跛了脚,你……你不也一样么,我……好!你要跳崖是不是,不就是个死么,你以为我会害怕啊……”

    乔雁雪说着,“霍”的站了起来,一瘸一瘸的,直接往洞口走去,只是这一次,乔雁雪的左脚,跛得特别的厉害。

    一看乔雁雪一副说跳崖就跳崖的样子,把许东吓了一跳,这丫头怎么会这么不可理喻!

    “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许东赶紧起身拉住乔雁雪,大声叫道。

    乔雁雪心里一阵窃笑,但依旧冷着脸说道:“怎么,你害怕了,我告诉你许东,现在你能拦住我,待会儿呢、明天呢、以后呢?”

    许东一激动,脱口骂道:“你们这些女人,怎么动不动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一个个泼妇似的,你们还能讲点道理吗?”

    乔雁雪“噗”的一笑,随即又绷着脸说道:“对付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男人,我们女人打又打不过,说也说不过,就只有哭一下闹一下,最多大不了一死了之,还能遂了你们的心愿,有什么不好的。”

    许东把乔雁雪拉回到火堆边上坐下,这才黑着脸说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让我死,或者娶我!”乔雁雪毫不退缩的盯着许东,答道。

    “除了我,这个世上就没有别的男人了?”许东气呼呼的,瞪着眼睛说道:“我都跟你说了,我跟牟思晴牟老大,早已经……早已经私定终身了,你偏要在当中插一脚,要让我抛弃她?这在我们这边,那可是会被人唾弃的事情。”

    “别把眼睛瞪那么大,说到被人唾弃,我还最先跟你私奔呢!你却背着我去勾搭牟姐姐,你怎么跟我交代?”乔雁雪好整以暇的说道。

    许东的脑子里“嗡”的一声轰响,乔雁雪这个坑,挖得太大了,而且,是一开始就在给自己挖坑!

    现在看来,以乔雁雪的汉语水平,不可能不知道“私奔”、“洞房”这些词语的含义,可惜自己一开始,不但没能防备,还当成笑话来说!不曾想,这些话,却是乔雁雪在“不经意”之间就在暗地里算计自己。

    唉,都怪自己太老实。

    见许东无话可说,乔雁雪仰起脑袋,得意洋洋的说道:“其实呢,你也知道,我从小生长在佛罗里达,对这边的一些所谓的传统,并不是特别能够接受的。”

    许东虽然恼羞成怒,但是听乔雁雪这么一说,又猜不透这丫头要玩出什么花样来,而且,看看这丫头以前的行为,许东干脆不做声了,免得一个不好,又会被这丫头算计一道。

    “在我们那边,只要你有能力,多娶一个老婆,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不可原谅的事情,我就看得开。”乔雁雪循循善诱的开导许东。

    许东呛声说道:“那是你们那边,我们这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你们开放程度跟我们不一样,这个我不怪你,但是你不可能强迫着我也去学你们那样开放。”

    乔雁雪淡淡的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们这边跟我们那边差不多,有钱的人,谁没个三妻四妾,要不然,二奶、小三,又从何说起。”

    “这……”一时之间、许东被呛得说不出话来。

    不等许东反驳,乔雁雪继续说道:“而且,我提出来的条件,其实是在照顾我们两个人的利益,说实话,要是不能用夫妻关系来捆绑,谁知道你哪天会一不小心把我身上这件战甲的事情给说出去,一旦说出去了,那可是会危及我们整个乔家的后果,我怎么能够不防备着你一点。”

    “你也不能用这样的方法来防备我吧……”许东一咬牙,说道:“大不了,我的棍子,宝衣、手套,全给你……”

    乔雁雪摇了摇头:“你真舍得给我?别那么虚伪!”

    将几样东西送给乔雁雪,那也只是顺口说说而已,除开乔雁雪的宝衣,其余的几件宝贝,那一件不是许东自己千幸万苦洒尽血汗九死一生才换回来的,要说舍得,许东当然舍不得了。

    “我……可以发誓,这事情,绝不再向任何说出来半个字!”

    “拉倒吧,许东,你可以跟我说,也能跟别的人说,你以为我会轻易的相信你的誓言,要说说话算数,我们两个都‘洞房’了呢,你能算数吗?”

    果然,乔雁雪又把“洞房”用上了!

    许东当真是无语至极。

    “好了……”乔雁雪笑意盈盈的说道:“我知道你是为牟姐姐的事情为难,但是我也说过了,我这人什么事情都能看得开,何况牟姐姐跟我,也是好姐妹,我怎么会跟她计较,咯咯……算是便宜你了。”

    “坚决不行,我绝不答应,你弄死我好了。”许东黑着脸,坚决的说到。

    原本还笑意盈盈的乔雁雪,见许东这么坚决,顿时恼道:“你这跟木头,怎么这么不开窍,合着我说了这半天,都白白的磨牙了。”

    “落到了你手里,要杀要剐,要死要活,悉听尊便,但你提的那两个条件,甭想我答应你任何一个。”许东一咬牙,直接把话说敞亮了。

    要自己灭了乔雁雪,自己无论如何下不了手,要自己跟乔雁雪做老公,有违伦常,这些事情,许东一样都不会干,都不去干。

    “好啊,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乔雁雪怒道:“那两个条件,你不答应也罢,从现在起,你的答应我三件事情,做完这三件事情,我绝对再不跟你纠缠,这总可以了吧。”

    “那得看看你要我做的是那三件事。”见乔雁雪虽然恼怒,但总算是有了商量的余地,许东乘胜追击:“你这人,心机深沉,翻脸比翻书都快,要是你让我去做诸如要娶你做老婆之类的事情,我当然不会答应的。”

    “你放心,违法乱纪,伤天害理的事请,你也可以拒绝,包括你说的强迫你娶我。”乔雁雪冷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