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八章 亡命鸳鸯
一本读|WwんW.『yb→du→.co
    神差鬼使一般的,许东问道:“那三件事?”

    “第一件,帮我找到龙鳞草……”乔雁雪毫不客气的说道。

    到这里来,原本的目的就是要找到龙鳞草,去救九姑奶奶的老公、乔老爷子这两个人,这是为了救人,当然不会违背道义,违法乱纪,只要有机会,许东当然不会拒绝。

    “好!这件事我答应你……”许东爽快的应道:“第二件呢?”

    乔雁雪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先把这件事情帮我做完,我再告诉你第二件事,哼,我累了,要睡觉了……”

    乔雁雪说着,气哼哼的,走到床边躺下,不在理睬许东。

    许东恨得牙根痒痒的,冲着乔雁雪的背影虚劈了一掌,心里想象着一刀将乔雁雪劈成两段,算是报复这个心机深沉,狡诈多端的女孩子。

    只是这一夜,许东依旧没能够睡好,乔雁雪时不时的做一个噩梦,吵得许东又只有在床边上握着乔雁雪的手,坐了一个晚上。

    不过这一个晚上,许东的心情复杂了许多,对乔雁雪既有怜惜,又有憎恨,既想直接来个霸王硬上弓,以泄心头之恨,又暗地里谴责着自己不厚道,至于想到乔雁雪说的,直接弄死她之类的就不用说了……等等浮思杂念,困扰了许东整整一个晚上。

    待许东醒过来的时候,估计应该是日上三竿了,乔雁雪已经煮好了食物,在等着许东。

    见许东醒来,乔雁雪也没多说,只是帮许东盛了食物,放到一边,然后就开始收拾剩下的食物,物资什么的。

    一看乔雁雪收拾物资,许东忍不住问道:“你今天就打算走?”

    乔雁雪默默地收拾好背包,这才回过头来,淡淡的说道:“能够早一天做完我的三件事情,你岂不是早一天轻松!”

    话语里,竟然带着让许东都有些心酸的语气。

    许东暗地里叹了一口气,将食物吃了,然后准备出发。

    许东要准备的,当然就是绳子、棍子、钢管,保险扣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是过缺口必须要的。

    到了第一个缺口的时候,许东转过身来,说道:“还是我背你吧,这样安全!”

    乔雁雪眼眶一红,强忍着泪水,说道:“我们现在有的只是利益关系,你用不着那样顾虑我。”

    许东叹了一口气,不敢过分要求乔雁雪,只得说道:“这样吧,我们两个把绳子拴在一起,等我过去了,让你过去,你再行动。”

    乔雁雪也不做声,任由许东拿绳子,缚在自己的腰间,然后一跛一跛的跟在许东身后。

    偶尔回过头来,见乔雁雪一跛一跛的样子,许东也是没来由的一阵心酸。

    两个人像是算在提跟上之上的蚂蚱一般,很快到了第三处平台,也就是较宽敞,许东从这里试着往上攀岩的地方。

    前面的缺口不窄,而且许东也没提前探过路,要过去,还的许东慢慢地将“路”开辟出来,这需要一些时间。

    这一段时间空闲,乔雁雪除了默默地替许东放绳子之外,还不是的回过头来,去看许东在岩壁上留下打一排孔洞,看着看着,乔雁雪又独自流下泪来。

    等到许东在对面大叫:“乔小姐,可以过来了,记住了,别往下看,上面有我留下来的可以抓手的地方……”

    本来,论攀岩的技术和经验,乔雁雪不知道要比许东高出了多少倍,偏偏听着许东的叫喊,乔雁雪的技术、经验一下子全都没了,而且,眼泪也老是不争气的往外涌。

    似乎,每往外移动一寸的距离,乔雁雪就失去一份最珍贵的东西。

    待乔雁雪上到了对面不宽的那处平台,许东抹了一把汗水,诧异的说道:“乔小姐,你怎么哭了,嗯嗯……别害怕,我这边有保险绳……”

    许东不是不明白乔雁雪的心境,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许东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这边这段四五十公分宽的平台,也就只往前延伸了二十来米,前面便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缺口,估计,最少也在五十米开外。

    原来搭建栈道的木材,已经腐朽的什么都没留下了,光秃秃的岩壁,透着一股萧杀,危险的气氛,仿若前面就是地狱的入口,或者,一条张着黑黝黝大嘴的怪兽,只等着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自投罗网。

    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都贴着岩壁,一点儿也不敢松懈。

    “这一段路,可能是最艰难的一段路,乔小姐,我的背着你,一起过去……”许东站在缺口边上,头也不敢回,大声说道。

    “还是你开路吧,我能照顾我自己……”乔雁雪有些有气无力的答道。

    毕竟,这一路过来,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都被消耗得不少,乔雁雪也不愿意影响许东,前面的路,还不知道到底有多远,这样的险路到底还有多长。

    要想活着出去,许东当然是关键了。

    没想到,许东却不由分说,在岩壁上戳了一个洞出来,用保险扣简直跟乔雁雪两个一起固定住,然后将身上的绳子收了起来,把乔雁雪绑在自己的背上。

    乔雁雪想要挣扎,许东大叫道:“别乱动,我可还不想陪着你再坠落一次。”

    绑好乔雁雪,许东试了试,感觉乔雁雪不会从背上滑落,这才解开保险扣,然后凭着双手,一边在岩壁上戳洞,一边往前爬行。

    只是这样横着攀岩,比直上直下要来得吃力很多,何况许东身上还背负了乔雁雪,这道缺口,两个人才攀到一半,许东便开始感觉到有些吃力起来,身上的汗水也渐渐的将外套湿得透了。

    大约到了三分之二的时候,许东就开始感觉到胸口有些发闷,而且眼睛也开始有些发花,手上也忍不住有些发起抖来。

    乔雁雪发现许东力有不逮,赶紧说道:“许东,想办法停下来休息一下……”

    在这里,要休息,谈何容易,何况背上还多了个乔雁雪。

    许东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呼吸顺畅一些,然后大声说道:“别说话,要不然,我们就是一对亡命鸳鸯……”

    乔雁雪的眼泪在一次不争气的涌了出来,真要做一对亡命鸳鸯,乔雁雪其实并不在乎,可是许东就算嘴里这么说,心里也绝对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好,我给你唱首歌,是我妈妈教给我的,大意是说一位贫穷的姑娘,爱上了一位很有才华的男孩子,这种爱情,在这个世上,最终都只有以悲剧收场的故事……”乔雁雪用尽量低柔的声音,附在许东的耳边说道。

    许东强忍住头昏眼花,用棍子努力的在岩壁上戳出一个孔洞来,然后再将棍子戳进岩壁,用右手支撑着身体,把钢管插进孔洞里,然后双手吊在棍子和钢管上,喘了一口气,说道:“你说反了吧,是一位贫穷的男孩子,看上了一位富家千金,到最后,男孩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富家千金嫁给别人,而男孩子,就只能郁郁寡欢,忧郁而死……”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许东喘得更是厉害,喘了几口气,许东再往前攀了两米来远一段,又停下来,说道:“你不知道吧,我们……这样的传说,多得很……尤其是关于爱情悲剧方面的……”

    乔雁雪伏在许东背上,柔柔的,但是却带着一股恼意:“你们的传说是听来的,我的,是我妈妈教给我的,那不一样,你爱听不听……”

    说着,也不顾许东反对,乔雁雪自顾自的,低声很长了起来。

    乔雁雪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出谷黄莺似的,这首歌的旋律前面一段又充满欢欣快乐,歌词的大意许东也知道了,一霎时间,许东耳边犹如响起那位贫穷姑娘沉浸在对情郎的爱慕、羞涩、情不自禁的低笑声中。

    这让许东没来由的想起几个月以前,自己还在读书的时候,心里暗暗地爱慕牟思怡的情景。

    虽然那种味道有些苦涩,但的确能让人充满昂扬的斗志。

    这让许东咬紧牙关,使出吃奶的力气,不断地在岩壁上戳出孔洞,用钢管交替往前攀爬。

    也不知道攀爬了多远,甚至许东都不知道这样下去,能不能够再次走上对面那似乎遥不可及的平台。

    乔雁雪的歌声一转,应该是到了那位贫穷姑娘终于知道自己跟那有才华的男孩子不可能的时候了,乔雁雪的歌声变得低沉起来。

    许东的眼睛也模糊了起来,第一次知道牟思怡对自己根本没有半点儿心思,害得自己大病了一场的情景,一幕幕的从脑海里掠过。

    那种触及心底最深处的伤痛,是永远也无法抚平的,而且,混合着乔雁雪这时节低沉的歌声,让许东益发只能机械的在岩石壁上戳出孔洞,将钢管插进去,交替往前攀爬,机械的攀爬着。

    不知不觉间,乔雁雪的歌声渐渐高亢起来,在许东的耳朵里,或许是在诉说那位贫穷的姑娘,在绝望之下,终于将心底的哀伤爆发了出来,宣泄了出来。

    但这越来越高亢的歌声,在许东的耳朵里却越来越模糊,也越来越遥远。

    在许东耗尽力气前最后的一刻,许东蠕动着嘴唇,用尽全部的力气,只问了乔雁雪一句话:“我一定要背着你过来……做一对亡命鸳鸯……你能原谅我的鲁莽吗……”

    乔雁雪跟许东说了什么,许东没听见,也不知道,甚至是乔雁雪最后那一声如同流星破空、瞬间即逝、惊艳绝伦的高绝歌声,许东也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