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九章 蛊毒又算什么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醒过来的时候,眼睛被阳光刺得发痛,只是许东第一时间居然嚎叫了一声:“我还没死……”

    乔雁雪在一旁幽幽地说道:“你就那么想死?”

    许东双手一撑,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身下,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地,不远处是一条从洞里流淌出来的河流,自己就躺在你河边不远的地方,四周,是一片苍翠的森林,再放眼望过去,将近半里处,依旧是铁桶一般的悬崖。

    自己跟乔雁雪两个人就处身在这个“铁桶”的底部。

    应该是正午时分,清朗的空中,阳光刺得眼睛都睁不开。

    “这……这又是什么鬼地方?”一看到四周依旧是刀砍斧削一般的悬崖峭壁,许东的那一股惊喜,顿时又化成了沮丧。

    乔雁雪站了起来,说道:“不知道,我们两个总算是掉下了悬崖,被悬崖下面的河流带到了这里。”

    许东一怔,“总算是掉下了悬崖”什么意思,难倒是乔雁雪心存死志,却终究没能死成,或者是在讥讽自己,攀岩不力,连累了她?

    “我没那个意思……”看着许东古怪的眼神,乔雁雪淡淡的说道:“其实,我们都做错了一件事……”

    “什么事?”许东忍不住问道。

    “在悬崖上,我们向左向右向上,四处寻找出路,你想过直接向下来找出路没有?要是直接向下,我们也就用不着掉进水里,而是可以循着河水岸边,慢慢的去找出路。”

    许东在自己的脑袋上猛拍了一巴掌,妈拉个巴子,自己真的还没那样想过,在悬崖上的时候,自己只是看看下面的浓雾,心里就冒出来一股恶寒,向下面找出路,自己还真是没想过。

    “现在倒好了,装食物的背包,被冲走了,所有的工具,也都弄丢了,现在该怎么办?”乔雁雪沉着脸,问许东。

    “食物被冲走了?工具……工具……我的……我的棍子呢……”一想到棍子,许东赶紧去摸胸前的乾坤袋。

    乔雁雪瞥了许东一眼,冷冷的说道:“你就那么在乎你的那个宝贝?”

    许东一张脸苦逼得不成样子:“那可都是我流血流汗才找到的东西啊,就这么丢了……”

    “哼……”乔雁雪哼了一声,一弯腰,从地上拿出来一件东西,递到许东面前,说道:“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一醒过来就会找你的东西的。”

    乔雁雪手里的东西,正是许东千辛万苦才得来的那根棍子,一见之下,许东赶紧将棍子拿到手里,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直接搂在怀里,生怕乔雁雪来强似的,半点儿也不肯松开。

    “你够了没有,这地方不安全,我们还得想找个地方住下来,再找些吃的才行。”乔雁雪冷冷的说道。

    “不安全……有什么危险吗?”许东一下子站了起来。

    乔雁雪一边沿着河流往下走,一边头也不回:“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这个地方,一派祥和,许东真想不出来会有什么样的危险,有狼?有黑瞎子?还是有东北虎?自己跟乔雁雪两个人,正好欠缺食物,狼也好,虎也好,想早上一头两头都找不着呢,哪里还会存在什么危险。

    乔雁雪“哼”了一声,不再答话。

    河流弯弯曲曲的穿过两百来米一段平地,转了个弯,然后又没入一处不大的洞窟之中。

    本来,只要有河流,然后顺着河流往下游走,不失为在原始深林里寻找出路的一种办法,但显然乔雁雪并不是为了寻找出路才到这里的。

    乔雁雪在河流入口处看了一阵,指着入水口边的悬崖上,两三米高处的一个凹陷,说道:“许东,我们只能住在那里了,你上去,想办法弄个平台出来。”

    “有这必要么……”许东嘀咕了一声,说这里有危险,许东有点儿相信,但是现在不是时间尚早么,去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出路,岂不是很好,还要劳神费力的去找住处,岂不是多此一举。

    “必要……”乔雁雪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不在意被半尺来长的蚂蚁一口一口的啃掉的话,你当然也可以不去。”

    “半尺来长的蚂蚁……”许东只想骂娘:“你不会搞错吧?”

    指头大小的蚂蚁,许东是听说过,半尺来长的蚂蚁,这可是闻所未闻的啊。

    乔雁雪不做声,只是将手里的东西,抛到许东面前。

    许东下意识的伸手一抄,就将乔雁雪抛过来的东西接住,拿在手里一看,许东真是吓了一大跳,这真的是一只蚂蚁,半截蚂蚁,比许东的中指还长还粗,估计是被乔雁雪将尾部截掉的一只蚂蚁。

    照这半截蚂蚁来看,乔雁雪说的,应该不错,这蚂蚁足足有半尺来长。

    难怪乔雁雪说有危险,而且,又把住处安排在入水口处的峭壁上,看来,乔雁雪毕竟经验丰富一些。

    半尺来长的蚂蚁,能够有多恐怖,许东都不敢细想,立刻拿出棍子,在岩壁上戳了三两下,然后就爬到了那个凹陷里面。

    凹陷不宽,要是两个人在里面的话,最多也就只能半躺半坐,多余的一点儿空间也不会有,就凭这个地方,想要躲避群起而攻、半尺来长的蚂蚁,许东还真不敢看好。

    乔雁雪在底下叫道:“快点儿施展你神奇的力量吧,要不然,我们都得喂蚂蚁。”

    许东自然不想喂蚂蚁了,赶紧使出吃奶的力气,用棍子在凹陷里的石壁上,又是戳又是撬,弄得石屑纷飞。

    不多时,将原本只能勉强容得下两个人的凹陷,拓展到了一个人可以舒舒服服的躺在里面。

    只是许东折腾了一阵,忍不住停下手来,探出头来,说道:“其实也没必要那么害怕,我身上不是有蛊毒么,蚂蚁,应该怕我才是……”

    话还没说完,乔雁雪在底下怒道:“蚂蚁什么习性你不知道?别说蛇,就算是蜈蚣,它也会照吃不误,你那点儿蛊毒算什么?啊……它们来了……”

    乔雁雪一边叫,一边跛着脚扑向岩壁。

    许东在两三米高的地方,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只见沿河边的草丛,一阵乱动,不多时便涌出来一片黑黝黝,五寸来长的蚂蚁,一眨眼之间便涌到了乔雁雪的脚下。

    乔雁雪尖叫着,向许东伸出手来,要许东拉上一把。

    许东脸色大变,立刻俯下身子,一伸手,直接将乔雁雪提了起来。

    将乔雁雪拉进凹陷,这个小小的凹陷里顿时拥挤不堪,乔雁雪蹲在里面尖声大叫道:“许东,千万不要让它们进来……”

    “知道了……”许东一边回答,一边注视着脚下的情况。

    这些体形巨硕的蚂蚁,在岩壁下面四处窜了一阵,估计是在搜寻猎物的气味线索,好几只蚂蚁都缓缓地往凹陷里爬了上来,不过,岩壁上,许东留下的痕迹不多,这几只蚂蚁嗅到一处气味,便要乱上一阵,下去跟其他蚂蚁打招呼的,继续在岩壁上搜寻线索的,忙忙碌碌的,但却既是规矩、有序。

    看着密密麻麻,不下数百只的蚂蚁,许东忍住背脊上冒出来的寒意,一边拓宽凹陷,一边妄图用刨出来的石块石屑,掩盖自己留在石壁上的气味。

    然而,让许东想不到的是,那些石块石屑,落在那些蚂蚁身上,固然打得那些蚂蚁断腿折腰,但也惹恼了这一群蚂蚁。

    那些被稍大的石块打伤打死的蚂蚁,被其他的蚂蚁几口之间就吞吃了个干干净净,然后顺着岩壁,开始慢慢的往上爬。

    蚂蚁大有蚂蚁大的恐怖之处,这样大的蚂蚁,攀爬垂直度接近九十度的岩壁,那速度简直惊人,不到一眨眼功夫,离凹陷就只有一米来高的距离了。

    乔雁雪蹲在里面,都能够闻到一股蚂蚁的酸臭,吓得忍不住连连尖声叫道:“许东,快想办法啊,它们……它们就要冲进来了……”

    这个时候,许东哪里还有其他的办法可想,唯有不断地猛戳岩壁,指望戳下来的石块,能够将这些行动迅速的蚂蚁砸下去。

    只是许东戳出来石头的速度,又哪里及得上蚂蚁上爬的速度,顷刻之间,便有蚂蚁爬进了凹陷,许东半弓着身子,连连用脚去踩这些刚刚爬上来的蚂蚁,只是踩碎一只,就有更多的蚂蚁爬了上来。

    情急之下,许东也顾不得了许多,抡起棍子,像车子上的雨刮器一般,拼命地去扫越来越多的蚂蚁。

    扫了几下,固然将许多的蚂蚁碾成肉泥,但却已就止不住潮水一般涌上来的蚂蚁,甚至有蚂蚁顺着许东的棍子,直接往上爬,一眨眼间,就怕到了许东的手臂上,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就要了下去。

    要不是许东有有手套、宝衣护体,大蚂蚁那巨大的口颚一口下来,少说也得扯掉许东一大块皮肉。

    许东一巴掌拍落右手臂上的那只蚂蚁,又是跺脚,又横扫,还不住的大叫:“快……快想办法生火……”

    只是这个时候,乔雁雪身上不但没有引火之物,连打火机也没有一个,能到哪里去生出火来。

    乔雁雪蹲在许东身后,虽然吓得脸色煞白,但脑子还算转得快,当机立断脱下自己的外套,团成一团,又对许东说道:“没打火机……”

    许东用左手在胸前一掏,居然掏了一把气体打火机出来,许东看也不敢往后看一眼,直接往后一撒,大叫道:“快……我快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