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章 脱困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雁雪飞快的将外套点燃,待火势稍微大了点,才叫道:“燃起来了……”

    随即勉强从许东身侧,将燃烧起来的衣物,递了出来,一刹那间,原本都蜂拥上前蚂蚁,顿时一阵大乱,毕竟,蚂蚁再大,它的触须以及六条腿脚,都太过纤细,被火一烤,触须及其腿脚,无不焦糊。

    一时之间,到了凹陷边上的蚂蚁,纷纷向下滚落,而且,不少的蚂蚁直接就掉进了河水,眨眼之间,被河水带进伏流。

    只是到了凹陷边上蚂蚁,被火烤的触须腿脚焦糊,避走滚落无数,但岩石壁地下的蚂蚁却依旧源源不绝的往上涌来,有些甚至避开凹陷口上的火焰,爬到凹陷半腰,横着扑了进凹陷。

    乔雁雪大叫:“许东,怎么办?”

    许东也很是满头大汗,一边挥动火势渐小的那件外套抵御蚂蚁,一边大叫:“再点火……”

    再点火,话倒好说,可是乔雁雪还能拿什么去点?

    许东抽了个空,一把将自己的外套也除了下来,扔给乔雁雪,待乔雁雪将外套再次点燃之后,许东干脆收了棍子,一只手拿了一团火球,尽最大可能的去炙烤这些蚂蚁。

    只是,被火球炙烤,掉进河里的蚂蚁多,前仆后继涌上来的蚂蚁更多。

    待两团火球终于熄灭之时,许东再也招架不住了,大叫了一声:“乔小姐,跳河……”

    说着,“咕咚”一声,跳进了河里,乔雁雪随即也跳了下来。

    河水不深,也就一两米,不过,河水里的温度不高,也有只有三四度的样子,两个人虽然有宝衣战甲护体,都还是感到一些微微的冰凉。

    许东从河水里冒出脑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大叫道:“我们早该想到跳进河里的,又白白的损失了两件衣服……”

    乔雁雪喘了一口气,叫道:“许东,不能在水里停留得太久,赶紧上岸……”

    许东嘿嘿的冷笑道:“我们下了水,蚂蚁再大也耐何不了我,我们为什么要上岸……”

    还还没说完,许东只觉得后背上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力道很大,抓得许东不由自主往水里沉了下去。

    百忙之中,许东被呛了一口水,还好,许东赶紧拿出棍子,往背后猛力一戳。

    棍子好像是戳到了什么东西,那东西负痛不已,居然顶着许东,如同利箭一般向上游射了出去,将河水都划出来一道深深的水槽。

    可见,这东西的力道之大,实在是惊人。

    幸好这河道是弯弯曲曲的,顶着许东的东西,可能是负痛至极,到了弯道之处,竟然将许东直接顶上了岸,再冲出去两三米远,可能那东西意识到在岸上更不能活下去,一扭身子,顿时重又潜回水里,一霎那间便不见了踪影。

    待那东西带起来的涌浪退去之后,许东趴在地上,吐了好几口水出来,才叫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乔雁雪飞快的跑到许东身边,大叫道:“许东,你怎么样……”

    过了片刻,许东又吐了几口水出来,这才答道:“还好,你看到河里的,那是什么东西吗?”

    乔雁雪见许东扶了起来,见许东并没什么大碍,这才稍稍放心了些,答道:“我也没看清楚,只是那样子很像是蛇,不过很大……”

    “水蛇……”许东虽然吐了不少的水出来,但还是打了个饱嗝,这才说道:“水蛇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不对啊,蛇要吃食物,应该是先将猎物缠起来的啊。”

    “我说过了,那只是像,许东,别耽搁了,我们还得赶紧再找个安全的地方?”

    许东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边跟在乔雁雪身后走,一边问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乔雁雪在前面,一瘸一瘸的带着路,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过,河里的东西……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碰到过……”

    “你早就碰到过了……”许东很是吃惊。

    “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落进河里的时候,你晕过去了,我没晕,本来想上到岸边,就是因为碰上了那种东西,我才用你的棍子……”乔雁雪顺着河水,依旧往回到进入伏流的洞口前,一边打量着岩壁,一边继续说道:“不过,我也只是有可能将袭击我们的东西打伤了,让它逃了,所以并没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河里更危险?”许东有些责怪乔雁雪,没一早把话说清楚,害得自己差点儿没命了。

    “我本来要跟你说的,但是你刚醒过来,我就又发现地面上也不能久呆,所以才急着去找安全的地方。”乔雁雪转头看了看河对面,从凹陷里爬进爬出的蚂蚁,蹙着眉头答道。

    “现在怎么办?”许东也是皱着眉头问道,平地上有蚂蚁,那是坚决不能住的,河里也有莫名其妙的东西,这个地方,竟然没有一处是安全的。

    乔雁雪沉思了片刻,说道:“想从伏流离开这个地方,多半是不成了,就算我们住到岩石壁上,也不安全,要不然,我们过河,到对面的森林里去看看。”

    许东浑身一抖,往森林里面去,那不是去送死么?这片平地上,都那么多蚂蚁,森林里面有多少,谁说得清楚。

    乔雁雪转过头来,笑了笑:“原来,你其实很怕死。”

    许东讪讪的笑道:“那得看是什么事情啊,无缘无故的,莫名其妙的送死,谁也不愿的。”

    乔雁雪返过身来,往上游走了一段,找了个比较浅的地方,又看了一下河里的情况,没发现有什么危险,这才跳进河里,快速的往对岸游去。

    待到了河边上,等许东到了身后,乔雁雪才站在水里,说道:“一上岸,我们就尽力的奔跑,如果发现有蚂蚁追上来,你就砍倒大树,我们从树上走。”

    许东抓了抓脑袋,那些大蚂蚁行动迅速至极,砍倒大树从树上走,还不如直接狂奔要命,还要去砍树,这岂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乔雁雪没好气的说道:“你傻啊,蚂蚁,靠的是什么,靠的是我们留在地上的气味,如果我们只是一味的跑,你能跑得过?你用棍子砍树,只要做得技巧一点儿,我们在地上留下来的气味就会少了很多。”

    就算是一根合抱粗的大树,以许东手套发挥出来的力量,配合用棍子砍树,那的确用不了多大的力气,诚如乔雁雪所说,只要做得技巧一些,还真是完全有可能避开或者甩掉追踪而来的蚂蚁。

    许东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乔雁雪的说法。

    乔雁雪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准备好了的话,我们就出发……”

    许东“嗯”了一声,再次跟在乔雁雪身后,撒开脚丫子,冲向中心的密林。

    只是乔雁雪一拐一拐的,就算是拼尽全力,那速度也并不是太快,而且,才刚刚接近密林边缘,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的鼻子里,便闻到一股蚂蚁的酸臭味儿。

    密林之中果然还有蚂蚁!

    “砍树……”乔雁雪大叫。

    许东窜上前去,拿着棍子,照着一颗面盆粗细的大树,猛力横扫了过去,只用了两下,“咔嚓”一声,这棵大树便到了下来。

    只是前面的树林太密,这棵大树才倒下来一半,却被无数树枝顶住,如同一根搁在树上的独木桥。

    乔雁雪毫不犹豫的跳上树干,有对许东叫道:“快上来……”

    许东单手在树桩上一撑,稳稳地站到树干上,叫了一声:“快走……”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闻讯而来的蚂蚁,极快的就到了树桩下面,要是许东再慢片刻,多半便会有无数蚂蚁爬到许东身上。

    乔雁雪在前,许东在后,两个人不敢有丝毫停留,迅速的往树干顶端跑去。

    快到顶端的时候,那些挂住这颗大树的树枝,终于承受不住,“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大树往下一沉,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差点就站不稳了。

    两个人在树干上扭动着身子,好不容易站住了身子,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许东一回过头,却发现已经有两只蚂蚁都爬上了树干。

    本来,如果只有两只蚂蚁爬过来,那也没什么可怕的,但是后面的蚂蚁稍一犹豫,也立刻跟了过来,不多时,树干上,便像裹上了一层黑黑的、厚重的外衣。

    乔雁雪几步窜上树梢,抓着一根树枝,回过头来,大叫道:“许东,左边那棵树,快……”

    就在许东左边,也是一颗面盆大小的树,一眨眼间就被许东放到,但是在这个高度,这可是倒下来的时候,有一大半都被树枝挂住,离地面也更高。

    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连滚带爬的爬上这棵树,没走几米远,便到了另一棵大树上。

    后边跟来的蚂蚁,一时之间失去了目标,顿时一阵混乱,这一阵混乱,倒是为许东争取了不少的时间。

    到了这棵大树的树枝上,乔雁雪喘了一口气,说道:“想个办法,飞到另一颗大树上去,这样,就断了气味,至少能够给我们一个喘口气的机会。”

    怪不得乔雁雪一定要让许东砍树的,利用大树先搭一座桥出来,然后又让桥断开,蚂蚁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直接飞过来,何况,没了气味,蚂蚁立刻就失去了追逐的方向,就算再要找到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也不会是一时半刻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