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一章 隐瞒着什么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暗地里在乾坤袋里搜寻了一下,总算找到一根绳子出来,抛到对面的树上,然后让乔雁雪先荡了过去,随后接住乔雁雪回抛过来的绳子,轻轻松松的荡到乔雁雪站着的那一棵树上。

    待许东收回了绳子,乔雁雪又看了一阵,这才说道:“许东,这两棵树,隔得比较近,又有树枝相连,我们还不能停下来,得再往前走。”

    后边,跟上来的蚂蚁,在先前那棵树上,顺着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的气味,追上了两个人所站过的树枝,但到了这里,就再也没有了两个人的气味,一时之间,无数的蚂蚁,上上下下乱爬起来。

    许东不敢耽搁,寻了一颗离得较远,而且周围也没有树枝相接的树,荡了过去,有见乔雁雪过去,之后,两个人坐在树枝杈上,看着追到最后那棵树上面,便再也追不过来,已经乱成了一团的蚂蚁,两个人终于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许东喘了一口气,无不郁闷的问道:“这里的蚂蚁,怎么会有这么大个儿?”

    乔雁雪淡淡的一笑:“这蚂蚁算大么,我见过更大的,知道它们为什么会这么大个儿么,我估计,这些蚂蚁除了种属的原因之外,还受过某种辐射,再加上这里的气候,以及特殊的地理环境,能长到这么大个儿,也没什么稀奇。”

    许东“呃”了一声,惊奇的问道:“你见过更大的,多大……”

    “亚马逊丛林,你知道的吧,里面有个地方,跟着这里的环境差不多,在哪里,我碰到的蚂蚁,最大的将近五十公分长!我差点儿没能活着回来。”

    许东“啊”的一声惊叫,这里的几寸长的蚂蚁,都已经是恐怖至极了,将近五十公分长的蚂蚁,那岂不是比魔鬼还厉害。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害怕蚂蚁了吧?”乔雁雪叹了一口气,说道。

    许东“嘿嘿”的干笑了两声,碰上那么大的蚂蚁,没有一点儿心理阴影,肯定是假的了。

    两个人在树枝休息了一阵,也不敢耽误太久,随即找了两根树枝,做成两个飞虎抓,脚不沾地的在树上往前荡。

    不多时,两个人便荡到密林深处。

    想不到的是,就在密林中间,居然约有一小块约莫两亩面积的空地,空地中间,竟然有一栋木头房子!

    如此危险的地方,竟然有人居住!

    这当真让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震惊莫名。

    两个人不由自主的从树上下来,想到那间小屋子里去看个究竟。

    待穿过空地,走到木头房子前面,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这才发现,这栋木头房子有三间,建成之初,应该还算得上精致,不过现在已经破败不堪,很显然是许许多多的年头都没人住过了,木头都已经腐朽得一碰就会掉下来一大块。

    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进到中间的屋子里面,中间这间屋子里,看得出来原本有几件桌椅之类的家具的,不过现在,都已经坍塌在地上,成了一堆堆的朽木,上面还长出来不少的菌菇。

    估计这是屋子的主人平时休息的地方,右边一间应该是卧室,没有门,只有一个大窟窿,里面有一张还没坍塌的炕床,以及同样是坍塌在地上的几堆长了菌菇的家具,不过这张炕床上有些异样。

    像是在炕床上放了半块原木似的,明显的隆起来一段,不过,因为上面落满了枯枝败叶化成的腐朽尘土,以及早就长满了的杂草,所以,看不出来那到底是什么。

    许东用异化的眼睛看了一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尘土和杂草的气息,中间夹杂着一丝白生生的气息,都是本身拥有的,没什么奇怪之处。

    乔雁雪看了一阵地面上那些早已腐朽的家具,然后转头去看那炕床。

    看到炕床上的隆起,乔雁雪也很是奇怪:“不会是个人吧……”

    许东笑了笑:“多半是个人,这屋子的主人!”

    “你怎么知道?”乔雁雪随口问道。

    “这不奇怪啊,你想,这屋子的主人,看样子也就只有一个人,一个人会死在床上,那有什么奇怪的?”许东笑着说道。

    “你怎么就能确定这几间屋子,只住了一个人?”乔雁雪很是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更加简单了……”许东洋洋自得的说道:“如果有多的人,谁会让一个死人躺在床上?让死人躺在屋里,都不可能的,对不对!”

    乔雁雪淡淡的摇了摇头:“也许吧……你能确定躺在炕上的,就会是个死人?”

    “刨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许东嘻嘻的笑道。

    对于死人骨骸,许东道不怎么在意,而乔雁雪更不会害怕,都见得多了,没什么可怕的。

    为了证实自己说的不错,许东上前,小心翼翼的抓住那隆起上面一头的野草,轻轻一扯,顿时带起来一大片的浮土,浮土下面,顿时露出一断白生生的骨骸。

    “啊……”乔雁雪尖叫了一声,很是吃惊的看着那段骨骸。

    这倒不是乔雁雪胆小,只是这炕床上的骨骸看起来有些怪异,骨骸的头上顶上,竟然有拳头般大小的一个洞!

    许东嘿嘿的笑道:“这有什么害怕的,多半是这个人临死之际,忍受不住痛苦,吞枪自杀而已。”

    乔雁雪摇了摇头,强忍住心里的恐惧,伸手去拿那头骨,只轻轻一带,那头骨便落到乔雁雪手里。

    将头骨翻转过来,有送到许东面前,指着那个洞口说道:“你看,如果是吞枪自杀的,枪弹会直接钻穿头骨,就像枪弹击中玻璃那样,玻璃虽然也会碎,但是弹洞周围,应该表现得平滑,可是,你看这个动,很平滑么。”

    这头骨上的洞口,边缘参差不齐,果然并不平滑,而且,孔洞也并非是圆形的,而是略带长椭圆形,倒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活生生砸出来的一个洞!

    许东在炕上稍微搜索了一下,却并没找到头骨上的碎片。

    “就算是被砸死的,那又能说明什么问题,没准儿是它自己摔的,或者是悬崖上面掉石头下来砸的……”说到这里,许东的声音小下去了——脑袋都被摔、或者砸成这样,还能跑回到木屋里到炕上躺下来再死!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放下头骨,淡淡的说道:“希望,不要出现我想象之中的东西才好……”

    许东有些奇怪的问道:“乔小姐,你好像……好像知道很多东西,你说说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雁雪不答,只是皱着眉头,转身出了小木屋。

    许东跟在乔雁雪身后,不住的问道:“乔小姐……乔小姐,你得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又在担心什么?”

    乔雁雪转头看了一许东,过了还一会儿,才说道:“你现在只是要帮我找到龙鳞草,我们之间有没有其他的关系,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这有关系么?”许东不解,这个地方很危险,是关系到两个人的生命安全的问题,跟乔雁雪之间的关系,总不算是敌人吧,说出来,也是为两个人自己负责啊。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什么也不说,转过头去,径直沿着一条看似小路的地方走了过去。

    许东一头雾水,却又不甘心,乔雁雪应该是明知道这个地方很多的东西的,只是乔雁雪不想让自己知道而已,这又是为什么?

    见许东在后面问得急,乔雁雪回过头来,恼怒道:“我说过了,你只要帮我找到龙鳞草就行了,你要是说话算数,便跟我来,要不然,你尽可离去。”

    许东不由愕然,没想到乔雁雪连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看来,乔雁雪心里的事情,非同小可,只是许东猜不出来到底是件什么事。

    不过,到了这时,不管乔雁雪怎么说,许东都只能跟着她,说话算不算是是小,许东不能眼睁睁看着乔雁雪在这地方出什么事。

    沿着小路走了一段,乔雁雪突然又回过头来,盯着许东,问道:“你想好了?一定要帮我去找龙鳞草?”

    “这不废话么?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没算过数?”许东毫不犹豫的答道。

    “好,我告诉你,如果我们之中,必定有个人一定得死在这里,才能够拿到龙鳞草,你会怎么做?”乔雁雪站住身子,定定的看着许东。

    许东没来由的又是一阵牙痛,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死的时候会不会很痛?”

    乔雁雪很是有些气结,扭过头去,一瘸一瘸的直往前走,再也不理睬许东的了。

    许东在后面追着乔雁雪,一边说道:“我这人怕痛,最好的就是在死的时候能让我痛痛快快的去死就成……”

    “你是说……”乔雁雪再次转过头来,盯着许东:“你是说,你愿意为我去死?”

    “要是能拿到龙鳞草,又用不着去死,我干嘛要去死?死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许东似笑非笑的说道。

    “唉,你这人就是不正经……”乔雁雪叹了一口气,再次丢下许东,一个人闷头前行。

    许东在后面,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不正经么?我很正经的啊,我真的不正经么,不对啊,我很正经的在说话啊……”

    随着这条小路延伸,很快,两个人再次进到树林里面,一进到树林,两个人立刻再次闻到那股酸臭味儿。

    “许东……砍树……”乔雁雪大叫了一声。

    叫声没完,许东早放倒了一颗大树,而且已经站到树上,一伸手,将乔雁雪提到树上,然后快速的往树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