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死了你也得活着
一本读|WwんW.『yb→du→.co
    待暂时摆脱了蚂蚁的追击,两个人也已经到了悬崖脚下,乔雁雪站在树上,仔细地看了一阵,才指着右边不远的地方,对许东说道:“看看……那个地方是不是些奇怪?”

    许东顺着乔雁雪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右边不远处的悬崖上,似乎有个洞口,不过,离地很高,差不多有一百米左右。

    乔雁雪说道:“我们必须到那个地方去……”

    许东点了点头,要爬到个洞口里边,虽然有些吃力,但许东相信,自己能做得到的。

    稍微休息了片刻,两个人很快就到了那洞口下面。

    只是到了这里,许东有些诧异,原本计划用棍子在岩壁上戳出孔洞,再攀爬上去的,没想到,这岩壁上早已经被人开凿出来一道不宽的栈道,呈“之”形的,从岩壁底下一直延伸到悬崖上的洞口。

    最让许东想不到的是,这窄窄的栈道上,不时能够见到一具白生生的骨骸,而且,不时的一具骨骸,身上还带着很古老的步枪!

    这些人,应该就是悬崖上那个洞窟里的那些人,因为,乔雁雪认得,他们身边的步枪,正是三八大盖儿。

    这些人到底是些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乔雁雪根本不理睬许东的,只是憋着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顺着栈道往上爬。

    很快,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便到了洞口,站在洞口,向下望,许东顿时发现,脚下的这个地方,不但很大,而且几乎是一个完美的圆形!几乎不可能是自然生成的一样,因为这个圆形的弧度,实在是太过完美了。

    乔雁雪看了一眼不住惊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许东一眼,说道:“接下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把你藏着的手电拿出来吧。”

    许东讪讪的笑了笑,手电,自己身上的确还有好几只,而且备用电池也不少,只是不知道乔雁雪是怎么发现的。

    乔雁雪也不多说,只是有意无意的,背转身去。

    许东拿了支手电、几块备用电池出来,给了乔雁雪,讪讪地笑道:“全部也就这么多了,得省着点儿用……”

    乔雁雪也不多说,将几块备用电池放进裤兜,摁亮了手电,直接在前面开路。

    这洞口不高,也并不是很宽大,但是里面却显得阴森森的,显得很是恐怖。

    两个人往前面走了不到二十米,地上便又有一堆骨骸,这些骨骸,全都像是被什么猛地踩踏过,骨头碎得满地都是,锈蚀得不成样子的枪支、弹壳,也是撒得到处都是。

    看样子,这里进行过一次一次激烈的枪战,少说也有三四十个人战死在这里。

    再往前走,也有时不时的能够遇上一两具骨骸,似乎这些人实在掩护外面那些战死的人撤退一样。

    只是如此剧烈的枪战,许东却始终没发现这些人的对头是什么人或者东西,也就是说,这些人到底在跟“什么”打仗?

    两个人过了一道十来米宽的沟壕,再往前走,居然发现前面的地面上再也看不到倒闭在这里的骨骸了,而且,许东还发现另一个很是奇怪的地方——到了这里,地面上非常平整,准确的说,过了沟壕之后,无论是地面上还是洞壁上,都是经过极为精细的加工过的,地面和墙面的平整度,如同被人粉饰过,看不出来有半点儿凹凸不平的地方。

    墙壁与顶棚之间的角度,也绝对是十分标准的直角,而且,整条角度看起来,也看不出来有半点儿弯曲。

    许东看大大是吃惊,这可是再坚硬的花岗岩石山体之中修凿出来的啊,既是现代的技术,也未必能够做得到这么完美。

    看着许东吃惊的样子,乔雁雪淡淡的摇了摇头,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在这样的通道里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下了一段台阶,乔雁雪的神色益发凝重起来,甚至让许东提前将那根棍子拿在手里,以防不测。

    许东虽然有些心惊肉跳,但是从森林里到现在,陆地上的东西,许东却是连一只飞鸟都没见到过,还能有什么不测?

    乔雁雪也不多说,只是带着许东,不停的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手电里面的电池用完,乔雁雪换了电池,重新摁亮手电,许东这才发现,两个人应该是到了外面那个圆形地面的下方了吧。

    因为,一条不宽的河流,从一个上千平方的大厅中间穿过,将整个大厅分割成大小不等的两块。

    河流,应该就是外面的那条河流,不过到了这里,水流得很是缓慢,河边上,有雕工极为古拙栏杆。

    一看到这些栏杆,许东没来由的想起荒漠里的那座古城里面的雕刻,看样子,应该是同出一源的东西。

    河上有一座石桥,可以通过到对面,只是乔雁雪并没直接跨上那座石桥,而是顺着河边的栏杆,慢慢的往下游走去。

    许东跟在乔雁雪身后,不时往河里看上一眼,忽然发现,按说,一般的地下暗河,应该都是水很清澈,甚至清澈见底的,但是这条河流里面,却是浑浊不堪。

    也就是说,这河里有东西,估计,就是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躲避蚂蚁时,跳在河里遇上的那种“东西”。

    可惜,乔雁雪虽然遇上过两次,但却依旧没能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再往前走几步,许东忽然发现,这条河到了这里,竟然被开凿成一个将近五十来个平方的池塘,池塘里面,有一种不知名的植物,不过,这种植物的花,许东却是见过。

    就在天神堡里面,许东拿出来的那条绢帕上,那花朵,跟这些植物的花朵竟然一模一样!

    见到这些花朵,乔雁雪的眼神一亮,低低的叫了一声:“龙鳞草……”

    这就是龙鳞草!

    许东差点而叫出声来。

    桥鸭血赶紧伸手捂住许东的嘴巴,然后悄声告诉许东:“在这里,不能大声说话,惊醒了龙,我们就是死路一条……”

    许东嘴里“呜呜……”了两声,眼睛瞪的大大的,眼神里充满了疑问,这里有龙鳞草,这也许并不稀奇,但居然还有“龙”,而且只要大声说话,就有可能惊醒过来的“龙”。

    乔雁雪附在许东的耳边,低声说道:“所谓的龙鳞草,其实就是龙身上脱落下来鳞片,幻化而成的,这东西稀有至极,而且有着许多神奇的功效,差不多就是神物,所以,有许多的动物都可能在窥探着。”

    许东拿下乔雁雪捂在自己嘴巴上的小手,也把声音压得低低的:“龙在哪里?我们要怎么才能采到龙鳞草……”

    “龙在哪里,我怎么知道?要采龙鳞草,只能下到水里!”乔雁雪低声说道:“你在上边看着,我去采,有什么动静的话,你立刻就往回跑,不要管我……”

    “你去采……”许东诧异的说道:“不是说好我帮你的么,怎么这会儿你又变卦了,听着,我去采,等我拿到龙鳞草之后,就抛给你,然后你就什么都不要管了……”

    “你知道怎么采龙鳞草?”乔雁雪盯着许东,问道。

    “不知道,但是你可以告诉我啊……”

    乔雁雪摇了摇头:“采龙鳞草得要凭着感觉,最关键的是要把龙鳞带出来,但是龙鳞草很脆弱,力气稍微大一点儿,龙鳞就会脱落,龙鳞草脱落,龙鳞草的功效也就消失三分之二,再说了,采摘龙鳞草,还有很是繁复的讲究,一时之间,我哪里能给你解释得清楚,就这样,你在岸边给我看着,有什么异样的话你就跑,千万别管我……”

    许东想了好片刻,这才说道:“好吧,我说不过你,但是你记住,有什么异样的话,我活,你也活,我死,你也得活着明白吗?”

    乔雁雪怔了怔,看许东的眼神坚决,又不敢再耽误下去,只得点了点头,随即翻过栏杆,准备下到池塘里面去采摘龙鳞草。

    只是乔雁雪还没下水,却被被许东一把拉住。

    在这一刻,许东看到水里有一团黑漆漆的气息,不住的在池子里游动,虽然很慢,甚至连水面上都不带起一丝波纹,但那团气息很是庞大,成条形,足足有三四米长,看样子,应该是早前遇到过的那种凶物。

    这个时候,乔雁雪下水,毫无疑问的很是危险,所以,许东一把将乔雁雪拉住。

    “你干什么?”乔雁雪回过头来,诧异的看着许东,低声问道。

    许东将一根食指放在嘴上,轻轻地“嘘”了一声,然后指了指水里,用口型告诉乔雁雪:“危险……”

    乔雁雪转过头去,看了看池子里面,但却没看出来半点儿动静,便转头对许东说道:“别胡说,放开我,这里不能耽误太久……”

    偏偏这个时候,那团气息离乔雁雪越来越近,一眨眼间,便到了乔雁雪脚下,乔雁雪却毫不知情,依旧说道:“快点放开我……”

    许东哪里肯放开乔雁雪,反而将乔雁雪拉得跟紧。

    这个时候,许东也不敢稍有异动,本来想将乔雁雪直接拉回来的,但这个时候一有动静,没准儿水里的那东西,就会察觉到,所以,许东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用口型告诉乔雁雪:“你脚下,有东西……危险……”

    乔雁雪哪里肯听,这水里面明明平静异常,那里会有什么危险,要再耽搁下去,恐怕才会有真正的危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