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四章 深入龙潭(2)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一眨眼之间,许东连毙两条那条龙的同类,龙血顿时染得一大片涌起来的河水一团绯红。

    后面的几条,这个时候居然出人意料的不在攻击许东,而是在水里争夺起同类的尸身,一时之间,水面上如同开了锅一般的翻腾起来,不时还有大块大块的碎肉、内脏,随着沸腾了一般的水漂到水面。

    不过,一眨眼之间,这些碎肉内脏,便别其他的同类吞噬了个干干净净。

    这让回过神来的乔雁雪看得都想吐。

    许东却乘此机会,拉着乔雁雪退回到入口的通道之中。

    见离那些还在抢食同类尸体的东西远了一些,乔雁雪才喘了一口气,问道:“许东,你的手……”

    许东抬起左手,看了一眼那个还挂在上面的的脑袋,说道:“还好,没伤着骨头,的把它弄下来……”

    宝衣的能力,乔雁雪是知道的,见许东确认没事,乔雁雪立刻放下心来,只是这东西咬合力实在是有些惊人,即使是脑袋都断掉了,咬在许东的手臂上,一时半会儿,也拿不下来。

    许东一边用棍子敲敲打打咬着自己左手的这个脑袋,一边说道:“这东西好怪,怎么会听那龙的招呼?”

    “按照我所知道的,这些东西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龙!”乔雁雪一边给许东帮忙,一边说道。

    “不是真正的龙?”许东有些不解,树杈一样的角,鱼一样的鳞片,鸡爪一样的龙角,蛇一样的身子,这分明就是传说之中的龙啊!

    乔雁雪摇了摇头,说道:“这其实是一种罕见的变种蝾螈。”

    “变种蝾螈?”许东停下手上的动作,怪异的问道。

    “嗯……”乔雁雪点了点头:“我查过资料,一般来说,蝾螈的体型,极为接近传说中的龙,不过,真正的蝾螈,个头并不大,几乎可以说对人无害,这里的这些,只不过是变种,所以,不但体型巨大,而且性情凶猛,再说了,要真是传说之中的龙的话,尾巴上一根铁链,又岂会栓得住?”

    “那这所谓的龙鳞草……”许东很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这个确实是真的!”乔雁雪帮许东将那个蝾螈的脑袋取了下来,又说道:“这么跟你说吧,其实,我们家的那颗龙鳞草,就是出自这里,不过,在当时,他们没有你身上的宝衣,没有你手里的棍子这样的利器,他们能够找到最先进的武器,就是那个时候的三八大盖。”

    许东怔了半晌,这才说道:“外面的那些人,原来是你们乔家的人!”

    乔雁雪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有一些是,有一些不是……”

    见许东张了张嘴,似有话要说,乔雁雪干脆直接说道:“出来我们乔家的人之外的那些人,就是岩壁上那个山洞里的土匪,我的祖父花重金请他们来帮忙的。”

    “原来如此……”许东叹了一口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乔雁雪的祖父,竟然置那么多的人生死不顾,仅仅只是为了得到所谓的龙鳞草,想起来,当真让人有些心寒。

    这一路过来,许东碰到的骨骸,少说也有一百来具吧,那可是一百来个活生生的人啊!就为了一株龙鳞草!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看着远处翻腾不已的水面,幽幽地说道:“我就知道,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一定会看不起我们乔家的人的,唉……其实那一次之后,我祖父也很是后悔,所以,就立下规矩,我们乔家的人,永远不能再涉足这里,之所以我们举家迁往海外,为的也就是想要避开这一段事情。”

    许东不语,乔雁雪的祖父的做法,虽不至于让人觉得不齿,但要是换了许东,就绝对不愿去做出来这样的事情,无论什么理由,那都是一百来条人命。

    沉默了好一阵,许东才说道:“在坠落悬崖之后,你就知道,要找的龙鳞草,其实就在这里,对吗?”

    乔雁雪再次摇了摇头:“我知道的时候,是在搬进了那个洞窟之后,但确认龙鳞草是这里,是我们掉进了这条河之后。”

    许东叹了一口气,自己心里的许多谜题,在这一刻,基本上都得到了解答,不过,揭开了这些谜底,许东心里反而并不是很痛快。

    过了好一会儿,许东才说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不想永远瞒着你,还有,能救我爷爷的,只有那龙鳞草,当年,我祖父……也是为了救我爷爷,所以……所以……”乔雁雪看着许东的反应,心里也很是难过。

    “乔老爷子也是中的蛊毒?”许东一边收拾自己的左臂,一边问道。

    “嗯……”乔雁雪望着渐渐的止住翻腾的水面,说道:“我爷爷还没生下来的时候,就被人下了蛊,等我祖父发现的时候,蛊毒已经侵入我爷爷的骨髓,要不然,我祖父也绝对不会想到来找龙鳞草。”

    许东心里盘算了一阵,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既然乔雁雪现在肯说,何不如一并问个清楚。

    “我记得袁世瑾说过,就在前些年,就有人来找过龙鳞草,而且,还找到了,也是你们乔家的人?”

    乔雁雪怔了怔,随后才说道:“前些年来找龙鳞草的,就是我爸爸,只是……只是我爸爸找到的,并不是真正的龙鳞草。”

    怪不得,那天乔初生一听说乔雁雪要跟许东一起来找龙鳞草,态度就缓和了许多,原来他也来找过,只是没找到而已,袁世瑾所说的龙鳞草的形状,多半是乔初生带来的人露了口风,又或者是故意留下线索的,目的就是想别的人如果能找到的话,以乔初生的财力,自然也不难弄到手。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乔雁雪也半点儿都不再隐瞒,许东自然是不能推迟了,不管如何艰险,这龙鳞草,都必须的拿到手。

    这个时候,那大厅里面的水不再翻腾,但却能够明显的看得出来,还有好几条变种蝾螈在水里面游弋,甚至有想要攻击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的意思。

    只是现在,许东倒不想急着去动手,毕竟那变种蝾螈,在水里,威力不可小觑,再说,到了这时,许东也有些饿了。

    自从再一次掉下悬崖之后,一路过来,基本上都是不停的躲避危险,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好长的时间都没吃上一点儿东西,到了这时,口渴肚饿,那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不过,再次坠崖的时候,装着食物的背包,也掉进了河里,现在,就算再饿,也没什么干粮可吃。

    许东想了好一阵,突然记起来,前些日子,自己挖的那颗人参,当时在悬崖上的时候,因为害怕虚不受补,所以吃得很少,所剩下来的,应该还有不少,而且,剩下来的,自己一直都是放在乾坤袋里的。

    一想到这个,许东连忙伸手,将所剩下来的人参拿了出来。

    在悬崖上的日子,吃的人参,基本上是根须,人参的一双“手”、一双“脚”,以及那颗乒乓球大小的“脑袋”都给吃掉了,到了现在所剩下来的,居然还有大半个“身子”。

    许东拿着人参的“身子”,用手一拗,将人参拗成两段,又对乔雁雪说道:“这是我们唯一的一点儿能吃的东西了,先垫垫肚子再说。”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乔雁雪也早饿得肚子咕咕直叫,没说出来,是因为乔雁雪知道,所有的食物,早就丢得一干二净,没什么能吃的了。

    现在一见到许东将剩下来的人参拿了出来,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将半截人参接在了手里。

    见乔雁雪接了人参,许东不再多说,将半截人参送到嘴边,直接就像吃萝卜一般生吃了起来。

    说实话,生吃人参,那味道并不好,药腥味儿几乎有些刺鼻,而且参体之中还有许多咬不断的纤维,吃起来很是费力。

    不过,许东可管不了那么多,饿了,吃什么都很是香甜。

    乔雁雪却就吃得有些艰难了,少少的咬上一块,咀嚼半天也没咽下去。

    让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没料到的是,人参的药腥味儿,居然刺激到了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那些变种蝾螈。

    一时之间,整个大厅里的水再次如同被烧开了一般的翻腾了起来,就连多时都没了声息,拴住了尾巴的那只变种蝾螈,陡然之间也“昂昂……”的叫了起来。

    许东三两口将手里的人参吞进了肚子里,大叫道:“不好,我们似乎犯下了一个错误……”

    乔雁雪也叫道:“这些东西的嗅觉,比人类的嗅觉要灵敏得多……现在怎么办?”

    “揍它……”不多时,许东只觉的四肢百骸里面,仿佛有一团火一般四处流窜、炙烤,一时之间身上竟然有些难受起来。

    而那些变种蝾螈,也似乎嗅到了仙丹一般,池子里那条拴住了尾巴的变种蝾螈,再一次爬到岸上,将铁链扯得哗哗作响,“昂昂……”的吼声,也是不绝于耳。

    另外几条变种蝾螈,也是快捷至极的昂头扑向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

    许东忍住体内火一般的炙烤,提了棍子,毫不犹豫的迎头扑了上去,一霎时间,大厅里水花飞溅、吼声连连。

    最前面的一条变种蝾螈,见许东扑到跟前,张开血盆大嘴,当头向许东咬落,许东不闪不避,手上的棍子望天上一捅,不偏不倚,棍子从这条蝾螈的嘴里,一直穿过头骨,这条蝾螈立时脑浆迸裂,软瘫了下来。

    还不等它的嘴巴合上,许东已然将棍子抽了出来。

    紧随而来的一条蝾螈,一张嘴,从许东左边拦腰咬到,许东一伸左手,“呯”的一拳打在这条蝾螈的鼻子上,一下子手臂都穿进了蝾螈的脑袋,待许东将左臂抽出来的时,这条蝾螈的脑浆,都跟着喷射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