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五章 强夺龙鳞草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多时,余下的几条变种蝾螈,一一的被许东解决了个干净,这些变种蝾螈一死,大厅里的水,便慢慢的回退倒流,不多时,便只剩下一汪一汪的小水洼。

    许东提着棍子,在水池里那条蝾螈的吼叫声中,一步步的向它靠近。

    那条被拴住尾巴的蝾螈,对着许东又是挣扎,又是吼叫,那样子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

    只是这个时候,在许东的眼里,那条蝾螈的挣扎速度变得很慢、无力,那叫声也变得很是遥远、微弱。

    这应该是许东生吃了那根前年人参的后果!

    许东大踏步走到蝾螈面前,那蝾螈毫不客气的一口向许东的脑袋上咬了下来,只是许东依葫芦画瓢,举着棍子,又是朝天上一捅。

    那蝾螈就要咬着许东的头的时候,猛然间上颚一阵剧痛,鼻子都差点儿被许东捅穿了,剧痛之下,蝾螈一昂脑袋,好不容易挣脱开去。

    偏偏许东一击得手,更不让这条蝾螈有片刻喘息的机会,左手一拳,打在蝾螈的咽喉之上。

    不过,这条蝾螈身上的皮甲要坚韧得多,再加上许东打的地方又是也算不上蝾螈的要害部位,虽然打的蝾螈的脑袋一摆,但也没能重创这条蝾螈。

    不过,这条蝾螈接连受到两下重击,似乎明白今天遇上了克星,一慌之下,就想要退回到水池里去。

    许东哪里会就此放过,猛地向前一扑,左手居然将蝾螈头上那树枝一般的角给抓了个正着。

    那条蝾螈几曾吃过这样的大亏,又惊又怕之下,连连摆动脑袋,只想将许东从角上摆脱。

    殊不知许东凭着手套的力量,一把抓住了它的角,无论怎样摇晃,许东坚决不肯放开,不肯放开不说,右手里的棍子,也是不住手的一顿劈头盖脑的乱抽。

    蝾螈吃痛不已之下,发了疯一般的舞动脑袋,不曾想,脑袋舞动之下,竟然将许东整个人舞到了头上。

    如此一来,许东使出吃奶的力气,一双脚蹬在蝾螈的角上,左手也丝毫不肯放松,任凭蝾螈左右前后的晃动脑袋,许东就像是贴在了它的脑袋上一般。

    而且,许东还毫不客气,对着蝾螈右边的角,“噼里啪啦”的一顿乱抽,顷刻之间,蝾螈的的右角,便被许东打得不知去向。

    蝾螈在“昂昂……”的吼声之中,终于退回到水池,原本以为退回到水池,许东就会放过它,没想到许东也根儿没有放过它的意思,砸完了它右边的角,还继续抽它右边的额头、嘴巴、甚至是天灵盖。

    只不过这条变种蝾螈,倒也经打,被许东狂扁了百十来棍,居然还没被打死,慌乱之下,竟然一头钻进水底,几乎是疯狂的在水里窜动起来。

    许东粘在它的脑袋上,自然也被带得进了水里,而且,还被呛了一口水,许东一怒之下,更是不要命的猛抽了十几下。

    不过,到底是在水里,多了水的阻力,许东又被呛得有些发慌,虽然不要命的在抽打这条蝾螈,但那力道终究小了许多。

    只是许东被呛得慌了,自然不想被这蝾螈带着溺死在这水里,左手放开紧紧抓着的角,准备就此浮出水面,只是不知道怎么一抓,手里似乎抓到了什么东西,只是许东也来不及细看,习惯性的把左手抓到的东西往乾坤袋里一放,然后双脚在蝾螈头上一蹬,整个人顿时像箭一般浮出水面。

    浮出水面,许东连连大喘了几口气,晃了晃脑袋上的水,再来看时,自己竟然已经被蝾螈带到了水池中央,右边不远之处,便是那龙鳞草。

    这时,乔雁雪早站到了水池边上,大声叫道:“许东,快回来,水里危险……”

    许东喘了一口,保持着站泳的姿势,仔细地看了一下水池里面,想要寻找那条蝾螈的踪迹,殊不知看了好一阵儿,也没看到那条蝾螈的气息。

    倒是较宽那边的水池边缘底下,有一股黑色的气息,但是那团气息一动不动的,想来应该就是那条蝾螈,不过,估计那家伙被许东打得怕了,躲在那下面,都不敢过来。

    许东踩着水,大叫道:“别废话,快说,这龙鳞草要怎么样采……”

    见许东不愿上岸,乔雁雪又怕那条蝾螈再度出来攻击许东,只得说道:“要轻、要慢,慢慢的往上提,要将底下的龙鳞都带上来……”

    许东“嗯”了一声,就近找了一颗龙鳞草,按照乔雁雪说的法子,抓住一根龙鳞草,慢慢的往上提,同时,许东死死地盯着对面水池边缘底下的那股黑色的气息。

    那股黑色的气息,稍微动了一下,向前延伸了一两米,但是随即又缩了回去,估计应该是那蝾螈见许东要强抢龙鳞草,心有不甘,但却被许东打得怕了,不敢出来。

    不到片刻,许东将这颗龙鳞草提了起来,也不多看,一扬手,扔到岸上,问道:“检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成……”

    乔雁雪捡起这颗龙鳞草,细细的看了看,叹了一口气,终究因为许东手法不纯,还是将那块最重要的龙鳞给拔掉了。

    听见乔雁雪叹气,不等乔雁雪开口说话,许东便知道,那颗龙鳞草是给自己拔废了,当下也不多说,游到另一颗龙鳞草边上,依法拔了起来。

    只是对面水池边沿底下的那一团黑色气息,再次动了起来,想来是那条蝾螈见许东拔了一颗,还不把手,实在不能容忍,想要出来找许东算账。

    许东感觉到异动,立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将棍子拿在手里,只等那家伙过来,便再狠揍它一顿。

    只是那团黑色的气息,延伸过来没多远,终究还是犹豫起来,就在水池边缘四五米远的地方不停地打转,想过来跟许东算账,却终究不敢,就此放过许东吧,却又心有不甘,是以,就在那水池边上,不停的转动起来,搅得那一片水域,都像是开锅的水一般。

    见那家伙始终不敢再过来,许东赶紧再次将龙鳞草拔了起来,这一次,许东稍微看了一眼,还好,龙鳞草的根部,沾附着巴掌大一片,像是塑料片一样的东西,想来,这应该就是乔雁雪一心想要的龙鳞了。

    许东取得龙鳞草,也不再多呆下去,依旧是一边踩着水,一边倒退回到乔雁雪的脚下。

    乔雁雪俯下身子,抓住许东空着的手,一使劲,将许东拉上了岸。

    许东将手里的龙鳞草递给乔雁雪,然后指着那一片像是塑料片一样的东西,问道:“是这个吧?”

    乔雁雪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东西,真是世间罕有,可惜……”

    许东嘿嘿一笑:“别贪心,那一株虽然没有龙鳞,也只不过是功效降低了三分之二而已,嘿嘿……”

    乔雁雪看了看池子里面仅剩的寥寥几株龙鳞草,以及那那已经到了水池中间的翻腾着的水,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走吧……”

    出了洞口,许东看着那些倒毙在地上的骨骸,心里老大不忍,无论这些人是土匪也好,是乔家的下人也好,全都暴尸于此,实在让人心里很是不舒服。

    只是乔雁雪默默地站在洞口,对着这个满地骨骸的地方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算是表达了一点儿歉意,然后才对许东说道:“这个地方依旧很危险,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爬到上面去。”

    有乔雁雪这一鞠躬,许东心里微微好受了一些,当下也不多说,找了两把稍微好一点的刺刀,代替丢失了的那根钢管,然后跟乔雁雪两个人直接开始攀爬岩壁。

    这洞口本来就在岩壁百来米高的地方,再往上爬,距离悬崖顶端也不是太高了,一百多米的距离,到天黑之时,两个人就爬到了顶端。

    只是许东回过头来看时,这个原本看起来有着完美弧度的圆形“坑洞”居然又给一片朦胧的迷雾给罩住了。

    两个人摸黑在原始森林里走了将近两公里,远离了悬崖,这才停下来,生了一堆篝火,在“嗷嗷”的狼嚎之中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判明了方向,选择了乔雁雪她们进山的的那个方向,开始回程。

    一路上少不了风餐露宿,饥餐渴饮,在原始森林里转了六天,第七天早上才走没多远,走在前面的乔雁雪突然惊叫了一声。

    前面,居然就是她跟许东两个坠崖的那个峡谷,而且,对面飘来一股香蜡纸烛的味道。

    不仅有香蜡纸烛的味道,还隐隐传来一片咒骂声,哭泣声,祷告声……

    两个人细听之下,居然发现是胖子那家伙在咒骂着老天不公平,害得东哥英年早逝,那骂声,痛彻心扉,声震山谷。

    哭泣的人是牟思晴,另外还有一个女孩子的哭声,许东仔细听了好一会儿才听出来,居然是桑秋霞,哭得很是伤心,不用看就知道,两个人肯定是在抱头痛哭。

    至于那祷告的声音,乔雁雪听了出来,那是她的爸爸乔初生!

    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这才齐声大叫:“喂……能不能想办法让我们过来啊……”

    两个人这一叫,所有的声音一下子顿时消失了,仿佛这一片天地,都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下来,唯有山风吹过来的香蜡纸烛的味道,不时钻进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