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七章 第二件事(2)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两个人商议了一阵,觉得要找媒人,最合适的,当然是龙秋生龙老!

    不过,这几天龙秋生又出去帮人鉴宝去了,牟思晴说,估计,龙秋生还得有两天才会回来。

    许东笑了笑,说道:“要不然,这样吧,我给龙老先打个电话,跟他说说这事儿,让龙老先跟你爸爸沟通一下,等龙老回来,我们再一起去请过去吃一顿饭,就算是正式认亲,怎么样?”

    牟思晴红着脸,娇羞不已的点头,这样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办法,最起码,在桑秋雨等人面前,就能够做到更加主动,再说,这件事情这样缓上两天,也能够显得自己嫁不掉似的,何况,爷爷跟爸爸早就同意了的,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形式上的东西。

    这时,胖子出来,叫许东吃早饭,牟思晴当然不客气了,为了告诉许东,自己几乎就是迫不及待的赶过来的,这会儿正饿着了。

    “不吃白不吃……”牟思晴白了一眼许东,满脸绯红的跟在许东身后。

    桑秋霞赶着到老林苑去,一早就走了,桑秋雨却是昨天晚上就回到学校去了的,所以,这个时候,家里除了桑妈妈、许东、牟思晴、胖子、孙嫂之外,也就乔雁雪一个“外人”。

    不过,乔雁雪更不客气,拿着筷子,早就迫不及待了,十二点的飞机,自己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早点吃完,临走前的那些事情,还来得及。

    这顿早餐,孙嫂做得特别丰盛,全是许东平日里爱吃的一些菜。

    只是吃饭的时候,牟思晴少不得对许东格外的关照了些,偶尔还帮许东夹上一块红烧肉什么的。

    吃着吃着,乔雁雪将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放,盯着许东看了半晌,眼睛珠子转了转,然后笑眯眯的对桑妈妈说道:“桑妈妈,一直以来,我都想想给您老人家孝敬一点儿东西,可是我,就是没找着,呃,这一次跟许东去长白山,剩了一些千年的人参,剩得不多了,您老正好能够派上一些用场。”

    说着,乔雁雪拿出来拳头般大小的一块人参,递到桑妈妈面前,还叮嘱道:“这人参真有上千年,药力十分强劲,桑妈妈,您吃的时候,一次尽量少吃一些。”

    “我看看我看看,千年人参……”胖子的眼睛鼓得像铜铃,从桑妈妈面前将人参拿在手里,凑到鼻子西面,一边嗅着人参那股特有的药腥味,一边盯着许东:“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这事儿,东哥,你怎么没跟我说,怎么就剩这么一点儿了。”

    许东笑了笑,说道:“我有什么办法,我们在弹尽粮绝的时候,手里能吃的,也就只有这棵人参了,呵呵,大部分都让我生吃了,分给乔小姐的,没想到她还保存了这么多下来。”

    “我的天哪,千年人参,无价之宝,东哥你……你居然生吃了……”胖子捧着脑袋,痛苦的叫道:“你这是……你这是拿着价值连城的东西不当宝贝啊你,天哪,你太不公平了,为什么遇上千年人参的人就不是我呢……”

    对于胖子财迷,在场的人没有不知道的,不过所有的人也全都知道,胖子这家伙,时常都是胡闹多过财迷,他要胡闹,几个人也就是哈哈的笑了一阵了之。

    桑妈妈本来还要推迟的,胖子早拿了那一块人参,捧在手里,不由分说的替桑妈妈收了下来,还眼巴巴的看着乔雁雪,问道:“好有没有什么能送给我们的,我好一并收了。”

    乔雁雪笑了一阵,这才将一朵龙鳞草的花拿出来,说道:“这个,是给就姑奶奶的,你拿给他,告诉他,用这朵花的花瓣炖鸡,一片花瓣一只鸡,不能放任何作料,八成熟,然后用瓦罐装了,别封盖,然后每天坐在瓦罐子口上一到两个小时,一天一换,十来天左右也就完全治得彻底,记住了,用过的鸡,以及用过的瓦罐,都必须找地方用火烧了,然后卖掉,要不然,会害到别人的。”

    胖子板着指头算了算,十来天,也就是十来只鸡,还要一天一个瓦罐,这得多少钱啊,何况,这鸡又不能吃,瓦罐又不能用,这多浪费啊!

    许东没好气的说道:“十来只鸡十来个瓦罐,那又能值多少钱,九姑奶奶会在乎那点儿钱?”

    胖子讪讪的笑了一阵,这才说道:“说得也是,一出手几千万上亿的,的确也不会在乎那个千儿八百块!”

    乔雁雪笑了一阵,才继续说道:“九姑奶奶说过,只要治好了她老公的,后面还有三亿奖金,我的那一份,等治好了她老公的病,拿到了余下的钱,我的那一份,就分成三等分吧,我的保镖马胜,还有那位鲁刚,他们两个每个人一份,余下的那一份,就由胖子你自己处理好了……”

    提起马胜跟鲁刚两个人,许东、牟思晴、胖子等人全都黯然了不少,一时之间,大家都沉默了起来。

    过了好半晌,胖子才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乔小姐果然深明大义,而且豪爽之至,嘿嘿……只是我好想听东哥也说过,那什么什么找到龙鳞草,另外还有……还有一个亿,嘿嘿……乔小姐是不是一并都带过来了。”

    许东一抬腿,在胖子的脚上顿了一脚,怒道:“贪得无厌!乔小姐是什么人,你还能要她的钱?”

    胖子咧着嘴,嘶嘶的吸了几口气,然后才很是委屈的说道:“东哥,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是做生意的,赚钱,赚的也是几个卖命钱,再说了,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人,做生意的人讲究的是什么,是诚信,说过了的话,那就得算数啊!”

    “你……”许东大怒,但是胖子这家伙也算是抓住了理儿,让许东反驳不得。

    乔雁雪笑盈盈的说道:“不错,做人得讲诚信,说过了的话,不能食言而肥,对吗,许东?”

    许东明明知道乔雁雪的话里,意有所指,但也不得不点了点头,算是赞同这个说法。

    乔雁雪笑了笑,从手提包里摸出来一张银行卡,放到桌子上,推到胖子面前,说道:“我爸爸的确说过,只要找到龙鳞草,就给一个亿的报酬,这张卡里面,刚刚好一个亿,密码是六个六,胖子,你可要收好了!”

    见乔雁雪真的给钱,胖子一下子又不好意思起来,将那张银行卡推回到乔雁雪面前,讪讪地笑道:“乔小姐,我也就是这么说着玩儿的,你还当真了。”

    乔雁雪摇了摇头:“记得,这里面同样有我的一份,我那一份,还是分给马胜跟鲁刚两个人!”

    说着,乔雁雪又把银行卡推回到胖子面前。

    胖子还要再推,许东在一旁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胖子,乔小姐也是真心要给的,再说了,其他的人也应该有一份的……”

    见许东开了口,胖子也就讪讪地笑道:“那也好,既然乔小姐我们是朋友,我也不能做打脸的事情,这往后,乔小姐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尽管跟我们东哥、我等等人说,我王胖子要帮的上的,绝不会二话,就算是上到山下油锅,要是皱皱眉头,那都算不得好汉。”

    “胖子,你这家伙最近嘴巴倒挺多的,不,是是你这嘴贱……”许东恼怒的呵斥道。

    乔雁雪笑了笑,对胖子说道:“希望你能记得才好。”

    说完,乔雁雪再次笑了笑,站起身来。

    许东赶紧说道:“乔小姐这就要走了,呵呵……我祝你一路顺风……呵呵,不送了……”

    听许东这么一说,乔雁雪却又坐了下来,看了一眼牟思晴,又看了看许东,见两个人一个一脸桃花,娇羞不已,一个却东西顾盼,心不在焉,乔雁雪的眼珠子转了几转,突然又笑着说道:“牟姐姐,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想跟你单独谈谈,不知道牟姐姐你方便么?”

    牟思晴看了一眼许东,红着脸,说道:“有什么事?”

    乔雁雪瞅着楼上看了看,笑道:“这事情,我只能跟你单独谈,如果牟姐姐方便的话,我想借许东你的楼上一用。”

    看着乔雁雪笑眯眯的样子,许东心里立刻涌起一股不好的感觉。

    乔雁雪这丫头难缠,比当初的牟思晴有过之而无不及,许东都被她弄的牙痛不已过的,现在,看起来乔雁雪笑意盈盈的,许东却怎么看都觉着这丫头没安什么好心,简直让人不由自主的有些胆寒。

    只是牟思晴这时一腔春意,满脸桃花,都没多想,直接说道:“好吧,楼上我有一间房间,我们上那里去……”

    两个大美女都是笑意盈盈的,一起站了起来,牟思晴在前面带路,乔雁雪一拐一拐的,跟在后面,笑眯眯的上了楼。

    孙嫂收拾了残羹剩饭,桑妈妈接过胖子递过去那块剩下来的人参,默默地沉思了好片刻,这才跟许东、胖子两个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里。

    胖子看了看没有其他的人了,这才嘻嘻哈哈的对许东说道:“东哥,我发现,你跟乔小姐之间,有着不少的故事,喜剧的悲剧的?说出来,我也乐呵乐呵?”

    许东咬牙切齿的说道:“胖子,你这家伙嘴贱,早晚你会死在你那张嘴巴上的。”

    “有吗?呵呵……”胖子腆着脸笑着说道:“你要把你们之间的悲剧说出来,我最多也就只是幸灾乐祸一下而已,我会死?算命的人都说过,我会活过一百岁的。”

    “一百岁都少了,你会活过一千岁的……”

    “那敢情好,你最多不过是想说我就是一个‘妖怪’而已,能活上一千岁,那能赚到多少钱啊,嘿嘿,妖怪,能做一个千年老妖,有什么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