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二章 古怪的乔家(1)
一本读|WwんW.『yb→du→.co
    其实,这话也是许东想要说的,而且,许东的疑问还不只此,比如说,乔雁雪回来,就从没跟乔老爷子说过任何一件事,这不显得有些奇怪吗。

    乔老爷子苦笑了一阵,这才继续说道:“其实,在天神堡里面,我们得到的不仅仅只有普通的财物,最主要的是发现了几幅很奇怪的画卷……”

    “……只是在当时我们也就没人把那几幅画当回事……”乔老爷子继续说道:“后来我们几个兄弟出来,分发财物的时候,那几幅画,就给了我,我也一直认为那几幅画价值不大,所以一直都没拿去换钱,只是大约在十多年前吧,那几幅画一起都不见了。”

    说到这里,许东忽然间有些明白了过来,乔老爷子他们遇到的画卷上,所描绘的东西,只怕跟乔雁雪送给自己的宝衣有关,也就是说,乔家俊失踪,没准儿是因为乔雁雪说过的,以及自己也已经拥有了的几件宝物。

    不过,这话许东可不敢说出来,一旦说出来,也不知道还要捅出来多大的娄子。

    还好,这时候胖子这家伙又从被子露出脑袋,问道:“乔老爷子,那几幅画上,到底画的什么东西?”

    看看许东没多大的反应,胖子也就不再缩回脑袋去,老是被被子捂着,那日子还是挺难过的,尤其是刚刚自己不小心,在里面制造了一点儿污染。

    果然,乔老爷子说道:“直到家俊跟雪儿兄妹两个在最近几年突然迷上了探险,我才突然醒悟,那几幅画上面的东西,应该是有着神奇力量的宝贝!”

    许东想了想,问道:“这么说,乔叔叔拿了龙鳞草,其实应该是去找那画卷上描绘的宝贝?”

    乔老爷子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但也不敢确认乔家俊失踪,一定就跟此事有所关联,毕竟,现在还只是一片迷雾,给出任何决定性的结论,都还为时尚早。

    “以你们乔家的经济实力,还会在乎这个?”胖子很是不解的问道。

    没想到胖子刚刚把话说完,许东一巴掌,直接把胖子逼回了被子里面,去呼吸那被污染了的空气。

    要是胖子知道了这几件宝贝的妙处,别说是在乎,就算让胖子去抢,没准儿胖子也会去做。

    乔老爷子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窗外的晨曦,最后说了一句:“这也许就只是我的猜想,不过,家俊这件事到目前为止,就算是我们乔家的人也没几个知道,甚至包括雪儿的妈妈,还希望两位小兄弟,暂时帮我保守住这个秘密,免得闹得满城风雨。”

    这件事情,不单只是关系到乔家,而且关系到许东自己本身的利益,许东当然是不肯去乱说,不过,胖子这张嘴,就没法子可以保证了。

    所以,许东一把掀开被子,正要好好的跟胖子说道说道,没想到差点儿被一股臭味儿熏得晕了过去,胖子这家伙却是趴在床上,捏着鼻子,无辜的看着许东。

    乔老爷子叹着气,一步一摇头的出了房间。

    待乔老爷子走后,许东扬起巴掌,要收拾胖子这家伙,谁让这家不但嘴多,而且放的屁也臭得足足可以把人熏死。

    两个热床上床下的折腾了一阵,最终胖子抵敌不过许东,被许东一脚踹在了角落里。

    胖子蹲在角落里,赶紧转移许东的注意力:“不玩了,不玩了,东哥,你发现没有,他们乔家的人,每一个都透着古怪……”

    许东一怔,本来要去抽胖子的,也就再抽不下去了,问道:“什么古怪……”

    胖子赶紧答道:“东哥你看啊,乔初生那老小子,那他老爸的身体健康来开玩笑,乔雁雪那丫头做什么事情都不跟家里的人说,那个乔家俊喜欢探险,还把自己给探没了,还有,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你发现没有,那个‘运生’,好像对乔老爷子也是不太待见,东哥,你不觉得很奇怪么?他们可是一家人啊!”

    “你才发现?”许东气哼哼的丢了一句,然后转头去洗漱,现在天色已经微明,再过一会儿,估计就会有人要来叫门了。

    一边洗漱,胖子一边问道:“东哥,你说,我们到底是该继续折腾呢还是继续折腾呢?”

    许东一边漱口,一边“嗯嗯”的应了几声,心里却想着,自己跟胖子两个,昨天晚上给人家的影响并不好,但那并不是自己的本意,谁让乔雁雪一早不把话说清楚,不过,刚刚乔老爷子把事情都说清楚了,要再故意折腾,那就没什么意思,但话说回来,立刻就来个前倨后恭,只怕同样会遭人白眼。

    所以,许东漱好了口,这才跟胖子说道:“放荡不羁是我们大老爷们儿的本性,该折腾的还得折腾,但别太过分了,的多少给乔家一点面子,何况,现在有正事要做。”

    胖子却叹了口气:“早知道是这样,为什么不把破案最拿手的老大给一起叫过来啊,有老大出马,我们两个岂不是要少花费很多心血。”

    许东琢磨了一会儿,这才说道:“估计是因为这事情牵涉到了牟家、乔家当年的事情,让老大一起过来,恐怕还是有所不便。”

    胖子想了想,也点了点头:“恐怕也就只有这个解释了。”

    两个人刚刚洗漱完毕,就有听到有人敲门,出来一看,是一个白色皮肤的中年妇女,是乔家的佣人,用不太纯正的汉语告诉许东,乔雁雪在餐厅等着两个人去吃早点。

    吃早点的时候,也没几个人,而且,估计是怕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不习惯,专门为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做的特色菜式,算是替两个人接风。

    一起吃早餐的人也没几个,就乔雁雪的妈妈、那个乔运生,还有一个说是叫乔·约翰的年轻人,年纪跟许东差不多,估计是乔云生的儿子,本来让许东有点儿敬重乔老爷子,却没出来陪着,估计这会儿乔老爷子也正在伤脑筋,所以,许东也并不太在意。

    虽然菜式都是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喜欢的菜式,但是又乔运生、乔·约翰父子两个,不阴不阳的人在一旁,这顿早饭吃起来也没什么味道。

    简简单单的吃过了早餐,乔雁雪便笑着要许东跟胖子两个先出去走走,算是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

    说出去熟悉熟悉环境,在胖子看来,当然少不得要去看看这纽约城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最好是许东能够顺手捡上两个小漏,这一趟纽约之行,也就“完美”了一半。

    许东却想着正好可以去问乔雁雪一些事情。

    如同胖子说的一样,才刚刚接触乔雁雪的家人,许东立刻就觉得乔家的每一个人都是透着古怪,似乎每一个人都是鬼鬼祟祟的,甚至是乔老爷子说的那些,许东都觉得破绽百出,毫无逻辑可言,他们之间,似乎都是各行其是,绝不互通讯息,这中间到底隐藏着什么?

    许东想着这些,跟乔雁雪出了乔家,本以为乔雁雪会带自己跟胖子两个悄悄地去乔家俊工作的地方去看看,不曾想,乔雁雪真的就只是带着许东跟胖子两个到处去游玩!

    游完唐人街,又去看杜莎夫人蜡像馆,然后是自由女神像港口,帝国大厦,时代广场……也没刻意的设计游玩的路线,只是想到什么地方好玩,就去什么地方,有时候甚至是绕道也在所不惜。

    一天下来,纽约最著名的景点没去几个,胖子这家伙倒是吃得有些撑了,而许东想要问乔雁雪的那些事情也是半句都没能问出来。

    回到乔家,胖子摸着肚皮,却说道:“嗯,吃的不错,花色也多,可我怎么吃却都觉得吃不出来家乡的那个味儿啊!”

    许东使劲的不屑了胖子一眼,问道:“你对纽约城有什么看法?”

    胖子再摸了摸肚皮,嘿嘿的笑道:“没什么看法,不就是比铜城的地盘儿大了点儿,人多了点儿,车子拥挤了点儿,稀奇古怪的吃的多了点儿,等等之外,他妈的说个话都还得叽哩哇啦的说鸟语,有什么好的!”

    许东一下子无语,胖子这家伙,对这次纽约之行,比自己都排斥,说好的多少给乔家人一点面子,不再去乱七八糟的折腾了,没想到胖子这家伙就是记不住,不,恐怕是根本就没打算记住。

    乔妈妈倒很是关心许东跟胖子两个,见许东跟胖子两个人没多少兴奋,心里很是有些不过意,特意当着许东跟胖子两个人的面,吩咐下人,晚上重新做点许东他们特别爱吃的东西。

    对于乔妈妈的好意,许东跟胖子两个倒是很感激,不管怎么说,乔妈妈那种独有的母性的慈爱,让许东跟胖子两个孤儿,极为容易接受。

    晚饭时节,乔家一下子多了好几个人,一个是早上没见到的乔老爷子,一个是叫比利的年轻人,年纪跟许东、胖子都差不多,一头金发,但比许东跟胖子两个都要高大、英俊男孩子,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几天都没见到影子的乔初生,居然也回来。

    在见到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那一刹那间,许东突然发现乔初生眼里掠过一丝异样,好像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许东跟胖子两个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里一样。

    许东虽然怔了怔,但随即也就释然,毕竟,乔家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样子,神神怪怪地,家里人做了什么,其他的人也并不一定会知道。

    没准儿,带许东、胖子回来,乔雁雪也压根儿没跟乔初生说过。

    家人都是这样的,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不过,让许东跟胖子两个人赶到特不爽的,就是那个比利家伙,特别特别的黏乎,游戏喜欢黏乎乔雁雪,那黏乎劲儿,直接让许东跟胖子两个想到牟思怡是如何去黏乎方家伟的。

    只是牟思怡黏乎方家伟,许东跟胖子两个还能容忍,但是这个比利沾着乔雁雪不放,许东跟胖子两个就感觉到很是恶心。

    而且,乔初生的态度,对许东跟胖子两个不冷不热,这让许东跟胖子两个没什么胃口,草草的吃了几口,便推说吃饱了,想要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