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三章 鬼压床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只是乔初生却在饭桌上,客客气气的跟许东等人说了一件事,虽然刚刚回来,弗罗里达那边的生意却需要过去照顾几天,也就是说,没法子陪许东等人游玩。

    人家要忙生意上的事情,许东自然也只能客客气气的说:“没事,其实有乔小姐带着,也能玩得很开心。”

    比利在一旁用半生不熟的汉语也说道:“这几天正好有空,可以跟安妮一起陪陪来自中国的两位客人,乔叔叔,您就放心了。”

    “安妮”估计是乔雁雪的英文名字吧,比利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说得特别温柔,而且,一双眼睛还含情脉脉的盯着乔雁雪。

    乔老爷子却是迫不及待的问道:“初生,听说两位小哥儿有东西交给你了的,初生,你应该知道我们乔家的规矩,那件事我绝对不允许你去碰的!”

    乔初生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借口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个人早早的躲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乔初生一走,乔老爷子也气哼哼的离去。

    乔运生跟他儿子乔·约翰两个交头接耳了一阵,随即也离去。

    比利却跟乔妈妈说,他在纽约郊外,发现一个古堡,很好玩的,想邀乔雁雪明天一起去玩玩,顺便带上两个来自中国的客人。

    女儿要出去玩玩,当然也不反对,不过,乔妈妈也跟所有的母亲一样,絮絮叨叨的叮嘱了一大堆。

    听得许东跟胖子两个既是羡慕不已,头皮子又有些发炸,赶紧借口说要去睡觉,逃也似的,跑回客房。

    洗刷之后,两个人躺回到床上,可是没过片刻,许东心里没来由的不踏实起来。

    一闭上眼,整个人就像不住的往下坠,这是许东极为少有遇到过的情况,平日里,许东睡觉,基本上连梦都很少有做,突然之间有这种感觉,许东哪里能踏实的起来。

    胖子这家伙一上床,却睡的像头死猪,估计就算是这个时候把他抬出去卖了,这家伙也不会知道。

    许东一个人独自在床上辗转了半晌,可就在突然之间,许东发现窗户上竟然有个人,正盯着自己看。

    看那个人,猛的觉得这个人好像很是熟悉,像是乔初生,却又像是乔运生、甚至是乔老爷子,乔·约翰……

    许东还在正在琢磨着这到底是谁,为什么站在窗外,猛然间又想起,这间卧室,应该是在二楼,而且,没有阳台,也就是说,这个人是贴在窗子上的——贴在窗子上的?

    许东一惊,这个人要干什么?

    难道是要来偷东西!

    可是就在这一刻,窗子上那个人,竟然穿越了窗户,飘了进来。

    ——不是打开窗户玻璃钻进来,而是穿越,像一个能够穿过任何物质,而不会留下任何痕迹那般穿越窗户,脚不沾地的飘了进来。

    “鬼……”许东的背脊一寒,立刻想到这个人应该是鬼!

    许东大叫了一声,但却又忽然发现,自己叫不出声来,许东想站起来,可是在一刹那之间,许东又发现自己动不了,自己的身子竟然失去了控制。

    就在许东大声叫喊、挣扎的时候,那个人影直接飘到许东的床前,冲着许东阴森森的一笑。

    在这一刻,许东中终于看清了,这个人影的脸——是乔初生,但又跟自己记忆里的乔初生不一样!

    准确的说,这个乔初生只是有着许东见过的乔初生的头脸,却看不出记忆里的乔初生那种冷漠、淡然。

    偏偏在这一刻,这个幽灵一般的乔初生,竟然直直的伏在许东身上。

    许东立刻就觉得胸口上像是被压上了一扇磨盘,压得许东连气都喘不过来。

    许东大急,叫道:“你要干什么?”

    但是许东依旧发现,自己只是能动嘴唇,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半点儿声息。

    许东只觉得胸口越来越闷,气息越来越是不畅,再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立刻就会窒息过去。

    许东一急,双手猛力在床上一撑,整个人顿时坐了起来。

    “大半夜的,你不好好的睡觉,你发什么神经……”

    许东一坐起来,立刻听到胖子梦呓一般的问道。

    许东睁开眼,细看了一下,窗子好好地,自己好好地坐在床上的,被子都还搭在胸前,可是身上却到处都是粘粘的——应该是出了一身汗水。

    原来自己刚刚是做了一个梦!

    细细的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梦境,许东苦笑了一下,在家乡,常常听人说起过,这种梦,应该是“鬼压床”!

    也有解释说,所谓“鬼压床”,其是因为体力弱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另一种说法却是一种比较迷信的说法,说是遇上了“压床鬼”,压床鬼经常欺负人,但它欺负的人不是心地清净,心性善良的人,而是心地恶劣,欺骗他人,伤害众生的人。

    许东苦笑了一下,自己心地不清净,不善良?有吗?

    不过,老辈人也还说,遇上“鬼压床”,也不是没法子解,只要念诵几句“南无阿弥陀佛”,就不会再发生“鬼压床”的事了。

    许东虽然不大相信,但还是按照老辈人的说法,暗暗地念诵了几声“南无阿弥陀佛”,然后再次躺下。

    想不到的是,没过片刻,乔初生竟然再次出现在窗户上,竟然再次穿越窗户,再次扑到许东身上,压得许东喘不过气来。

    待许东大汗淋漓的挣扎着坐起来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又不知不觉得做了一回梦。

    一连两次被鬼压床,许东一下子再也睡不着了,干脆下了床,到洗手间里去洗一把冷水脸。

    只是许东拧开水喉,正要捧一把水浇在自己的脸上,却惊赫无比的发现,这水喉里流出来的,竟然是一股鲜红的血液。

    许东大叫了一声,赶紧去关水喉,一边大叫“胖子……胖子……”

    可是胖子这家伙却睡得像死猪一般,无论许东如何叫喊,胖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许东很是有些仓皇,水喉也不管了,立刻退回到卧室,不曾想,刚退到卧室,却被人撞了一下,细细一看,这才发现,撞到的是一个人——乔初生!

    又是乔初生!

    只是许东撞到的这个乔初生,脸色死白死白的,一双眼睛死鱼一般怔怔的盯着许东!

    许东心里一慌,但随即又镇定了下来,喝道:“深更大半夜的,你来干什么?”

    乔初生瞪着许东,嘴巴蠕动了一下,随着嘴巴蠕动,一股血液顺着乔初生的嘴巴流了出来,一瞬间,乔初生的眼角、鼻子、耳朵,全都涌出鲜血。

    许东按捺住心里的惊悸,喝道:“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滚,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只是乔初生根本不为所动,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盯着许东,一双手还向许东伸了出来。

    许东大喝一声,抽出棍子,对着乔初生那双白森森的手扫了过去。

    想不到乔初生原本看起来十分僵硬的一双手,竟然只是一抄,就将许东手里的棍子抄在手里,而且直接发力跟许东抢夺棍子。

    许东大急,这根棍子,是许东九死一生得来的防身的武器,世间少有的至宝,哪里肯让乔初生抢夺过去,当下,许东一手死死的抓着棍子,一手握拳,“呯”的一拳打在乔初生的胸口上。

    乔初生挨了许东一拳,不由自主的放开许东的棍子,整个身子也弓得像只虾米,口耳眼鼻里的血,像是泉水一般,汩汩的流了出来。

    许东终于将棍子拿回手里,后退了一步,盯着乔初生,怒道:“滚……你要是再不滚的话,我弄死你……”

    谁也想不到,一刹那间,乔初生竟然后退着,从窗子上穿越了出去,随即消失不见。

    许东喘了一口气,跑到床边上,去摇依旧呼呼大睡的胖子,可是,无论许东如何摇晃,胖子就是蒙着脑袋,绝不应声。

    许东急了眼,一边喝叫:“胖子……胖子……”一边伸手揭去蒙这胖子的被子。

    没想到揭开被子,许东大吃了一惊,差点一屁股做到了地上——躺在床上的人,根本就不是胖子,而是乔初生!

    依旧是眼耳鼻口都流着殷红的血,阴森森的看着许东!

    “胖子……胖子呢……”许东脑袋里闪电一般的转动,床上躺着的是乔初生,胖子呢,胖子到哪里去了?

    只是许东的这个念头还没完,背后又传来一声响动,许东回头,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胖子站到了自己的身后。

    不过,胖子这个时候竟然也跟乔初生一样,眼耳鼻口里,全是鲜红的血沫,死鱼一般的眼睛,呆呆的盯着许东,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把砍刀,直直的向自己的脑袋上劈了下来。

    许东心里一慌,一边抬手格挡胖子的当头砍落得的砍刀,一边大叫道:“胖子……胖子……你怎么样……你要干什么……”

    胖子是许东最好的兄弟,这会儿,居然像是一个冤死鬼一般,许东心里又慌又痛,一时之间,格开胖子砍落的砍刀,伸手去抱胖子,又连声大叫:“胖子,你怎么样了,你怎么会这样了。”

    可是,就在许东伸手抱住胖子那一刹那,许东却发现,胖子只不过是个虚幻的影子,让自己抱了个空。

    “虚幻……”许东心里一惊,这是幻觉!一想到是幻觉,胖子的影子顿时在眼前飞灰一般的消失不见。

    “果真是幻觉!”许东想到,这么说,胖子是幻觉,乔初生也应该是幻觉!

    许东这么想着,没想到自己的腰上一阵剧痛,像是被人用千斤巨锤在腰上砸了一锤,那股疼痛,一下子直钻骨髓。

    “被人暗算了!”许东这样想着,艰难的转过头来。

    看到的,竟然是原本躺在床上的乔初生,乔初生手里,拿着的正是自己的那根棍子!而那根棍子,一半都没在自己的腰上,外面,仅仅剩下不到一尺来长一段。

    “我被人这家伙暗算了……”许东有些痛苦的想到。

    乔初生那流着殷殷血迹的眼睛,看着许东痛苦的扭曲的脸,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你暗算我……”突然之间,许东猛地将棍子从身体你抽了出来,一翻手,“啪”的一声抽在乔初生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