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六章 特异能力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陡然惊醒过来,睁开眼来,胖子依旧裹着那床被子,倒睡在地板上,还悠然响着不高不低,极有韵律的鼾声。

    自己也还是依旧五心向天盘腿而坐,只是这一刻,许东的耳里,却依旧能听到那若丝若缕,老和尚一般的吟唱。

    细听下去,却原来是乔家附近,在做道场法事。

    许东不敢相信刚刚这一场怪异之极的争斗是真的,一却都那么真实,但却诡异,这样的事情说出来,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唉……”许东叹了一口气,又苦笑了一下,今天晚上怎么回事,怎么老是做这样的奇奇怪怪的梦!

    许东也只能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当成是梦——当成是梦,说出来反而会有人相信。

    不过,许东也很是好奇,没理由一个晚上都会做这样的梦吧,难道真的如同胖子说的那样,自己是病了?

    收了打坐的姿势,许东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的确有些烫,但许东晃了晃脑袋,却依旧感觉不到自己有半点儿不爽,相反,自己刚刚经历了这一长怪异的搏斗,好像神、气,都清爽了不少。

    这实在太过怪异了,幸好许东有过不少怪异的经历,今天晚上碰到的事情,虽然怪异,到一还不至于会让自己方寸大论乱。

    先前出了不少的汗水,到了这个时候,许东感觉到有些口渴,稍微回忆了一下,记得那边桌子上就有一个白瓷茶杯,里面还有喝剩的茶水。

    许东站了起来,想要去拿茶杯,喝茶解渴,只是盘较大坐得久了,一双脚都有些麻木,许东刚刚才站起来,便又跌坐到地上。

    “唉……要是那杯茶能飞到我手里来就好了,口渴得要死,偏偏又站不起来……”许东揉着麻木的双脚,这么想到。

    没想到许东一动跟这个念头,桌子上的那个茶杯竟然莫名其妙的跳动了一下,随即往许东这边滑动,只是滑动不到半尺距离,便到了桌沿,茶杯一偏,顿时从桌子上掉了下来。

    “啊……”许东低低的“啊”了一声,心里想着这杯茶掉在地上,多半便会摔个茶汁四溅,茶杯粉碎。

    果然,那茶杯在空中翻了个滚儿,“噗”的一声落到地板上,摔了个粉碎,茶汁也洒得到处都是。

    “唉……”许东叹了一口气,心里暗想道,果然不如我所料。

    只是许东这一口气叹完,却又立刻发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首先,这杯茶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跳动了一下,然后自动的就往前滑动,难到有股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它?

    还有,这茶杯落下来的地方,也不对啊,不是说这茶杯不应该落下桌子,而是桌子下边有一块厚厚的纯羊毛地毯,按照道理说,这么厚的地毯,就算茶杯直接掉在上面,也不可能会摔得粉碎!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又开始做梦了?

    之所以许东怀疑是自己还在做梦,而不疑有它,是因为今天晚上,怪异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了,虽然还不至于让许东麻木,但许东也懒得去大惊小怪。

    只是会不会是自己还在做梦,这一点,许东道很想弄个清楚,毕竟,老是做这样的梦,也没多大的意思。

    不过,要想弄清楚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这个有些困难。

    掐了一把自己麻木的双腿,这个时候腿上的麻木轻微了许多,许东被自己一掐,痛得都差点儿跳了起来,很痛。

    不过,许东随即又想到,自己在做的三个噩梦的时候,自己也是掐了自己一把的,同样很痛,但结果的时候,却证明那只不过又是一场怪异的梦。

    想了一会儿,许东也不敢确定这到底是不是还在做梦,一双眼睛落到胖子身上的时候,许东眼珠子一转,一伸手,捏住胖子的胳膊,挑了手肘上一处皮多肉厚的地方,使劲一掐。

    原本手上都有些力道,再加上手套的力量,许东这一掐,胖子顿时跳了起来。

    “哎呀……东哥……你有毛病啊……三更半夜的不睡觉,来掐人,哎呀……痛死我了……”胖子一边揉着被许东掐的都淤青了的手肘,一边鬼哭狼嚎一般的叫道。

    “我不是在做梦……”许东心里一喜,但还是不大敢相信现在不是在做梦。

    “东哥……你做没做梦你自己不知道啊?”胖子怒目而视:“你要想知道你自己做没做梦,掐你自己啊,干嘛来掐我?”

    过了片刻,许东才嘿嘿一笑:“要不,我让你掐一把,如何……”

    “真让我掐回来?”胖子两眼怒火,饿狼一般盯着许东。

    许东稍微一沉吟,便将大腿伸到胖子面前,上半身有乔雁雪的宝衣,手臂上有手套,这两样宝贝在身,别说掐捏一把,就算是砍上一刀,也未必会让许东感觉得到疼痛,身上能让胖子下手的地方,也就脑袋上跟大腿上。

    脑袋上许东是不打算让胖子来掐了,所以,唯一能让胖子试试的地方也就大腿。

    “你使劲儿掐吧,用不着客气……”许东说道。

    胖子揉了一阵胳膊肘,看了许东一脸期待,当下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道:“这可是你要我的掐的……嘿嘿……”

    说着,胖子不等许东反应过来,将许东的脚捧在手里,二话不说,一口咬在许东右腿膝盖上边一两寸的地方。

    “嗷……”许东大叫了一声,一下子连滚带爬的从胖子嘴里挣脱开,然后抱着被咬的地方,在地毯上搭起了滚来。

    胖子这一下,也算是嘴下没留情,让许东痛得比自己还惨。

    “胖子,你这家伙,让你掐一下,你居然咬我……你……”许东抱着脚,躺在地毯上怒道。

    过了半晌,胖子看着许东,这才说道:“唉……东哥,你真是病了吧,赶明儿,我给你找个好的医生去看看,睡吧……睡吧……才两点钟呢……”

    胖子说着,将被子拉到身上,裹了个严严实实,这才往地上一躺。

    “你……”许东叫了一声,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让胖子来收拾自己,是自己的主意,也是自己再三要求的,再痛,也不能责怪胖子了,不过证明了这不是梦,这让许东心里反而高兴起来。

    待胖子又开始了抑扬顿挫的打鼾,许东爬回到那床被子边上,将被子披在身上,这才慢慢回想自己刚刚碰上的那一幕。

    想了好一阵,许东都得不到一个明确的结果,说有外来的力量吧,许东检查了一下,窗外连风都没有一点儿,说是茶杯易碎吧,羊毛地毯都差不多一寸来厚,就算是故意摔,恐怕也未必会摔得碎的。

    “摔碎……”一想到这个,许东立刻站了起来,拿起桌子上的另一个白瓷茶杯,比划了一下,将茶杯拿到离地毯半尺高的地方,然后松开手,茶杯落到地毯上,无声无息,完好如初,更别说摔碎。

    许东捡起茶杯,再把距离抬高到四十公分左右,这个高度,差不多就是桌子的一半,许东一松手,茶杯掉在地毯上,依旧是无声无息,连半点儿缺口也没有。

    许东再将茶杯捡了起来,把距离抬高到比桌子还要高上一两寸的的地方,然后一松手,这茶杯掉落在地毯上,只是发出几不可闻的一声柔响,却依旧没有半点儿损坏。

    这真是奇了怪了,许东心想,自己还高了这么多,都没摔坏杯子,先前那个摔碎的杯子,又是怎么回事?

    慢慢的会像先前的情境,许东注意到一个问题,也就是先前自己的腿麻木了,不能直接粘起来端茶杯,自己就想过,让茶杯自己飞到手里。

    让茶杯飞到自己手里!

    许东不由自主的将茶杯放回到桌子上,然后依旧盘腿坐下,想等到自己的腿脚发麻的时候,在按照先前的方式去做上一遍,看看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

    要找出问题所在,最好,也是最笨的方法,就是依葫芦画瓢,按照刚刚发生过的事情,重新做上一遍,这样,就能最快最简单的知道,问题放声在什么环节。

    只是要让自己的腿麻木,又谈何容易,何况现在许东刚刚才活动了一下身子。

    许东盘腿坐在一边,一边等自己的脚开始麻木,一边盯着杯子,默默的念叨道:“这茶杯要是能飞到自己手里来就好了……”

    谁知道,许东才这样念叨四五遍,桌子上的茶杯又再一次动了起来,不过这一次,茶杯跳动的力度小了许多,而且,移动的速度也慢了许多,到了桌子边缘,便再也不动了。

    “是我自己……”许东大吃了一惊,随即想到一个传说中的一种特异能力“隔空取物”。

    吃惊之余,许东赶紧平心静气,再一次集中注意力,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茶杯,不住的想着一句话:“从桌子上掉下来,摔得粉碎……从桌子上掉下来,摔得粉碎……”

    这一次,许东刚刚才念叨三遍,那只杯子猛地一偏,在桌子上打了个旋儿,然后掉到地摊上,发出“当”的一声轻响,碎成了十七八块!

    “我有隔空取物的能力……”

    “我怎么会有特异能力……”

    “……”

    许东目瞪口呆,震惊不已,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一双手。

    过了好久,许东这才释然,自己的一双眼睛,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气息”,这算不算特异能力!自己能够隔空取物,无非就是自己的身上多了一样特异能力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许东心中释然,立刻就有好多自己原本不解的地方,自己给解释了出来。

    也就是说,从自己洗了冷水脸之后,因为睡不着,接受了胖子那五心向天打坐修炼的建议,见原本散乱的意识集合了起来,使自己有了隔空取物的能力,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过,一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许东顿时有些恐惧起来——先前入侵到自己的脑子里的那些黑色的流体状的东西,那又是什么,会不会是另一种能力的体现!

    着这一瞬间,许东的眼前突然划过今天晚上出现过数次的乔初生的脸。

    乔初生!难道乔初生也是一个身上有特异能力的人?

    许东身上的冷汗再一次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