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二章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过了好半晌,乔雁雪才回过神来,看着乔初生:“爸……那些书籍,都是你最喜欢的啊……”

    乔初生沉着脸,冷冷的说道:“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喜欢就留着,我不喜欢就扔掉,有什么好稀奇的,对了,过一会儿,我就得去弗罗里达,你在家里好好的照顾着你爷爷和妈妈……”

    说着,乔初生黑着一张脸,转身离去。

    乔运生更乔·约翰父子两个,都是皱着眉头,对望了一眼,然后一齐摇了摇头,随即离开书房。

    那个白人妇女站在许东跟胖子两个背后,手足无措,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倒是乔雁雪,眼里含着泪花,缓缓的走到书房里面,慢慢地蹲下,捡了几张零碎的书页,拿在手里,不多时,两行泪水便落到书页上。

    许东跟胖子两个缓缓的走进狼藉不堪的书房里,到乔雁雪身边蹲下,过了半晌,许东才淡淡的说道:“对不起,乔小姐……”

    胖子这家伙也在一旁涩涩的说道:“乔小姐,我们中国有句俗话,叫做‘碎碎平安’,岁岁平安的意思,这满地碎片,刚刚好就是……”

    “胖子你闭嘴……”许东等了一眼胖子,示意胖子这家伙,最好别多说,否则,很容易就会漏嘴的。

    乔雁雪落了一会儿眼泪,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转头对许东说道:“一定是你们,折腾得我爸爸心烦意乱……你们还是走吧……我再也不留你们了!”

    “你让我们走……”胖子再也忍不住,嘴巴里都能塞得进去一个拳头。

    走,胖子当然高兴了,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到铜城,自己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不过,自己跟许东答应了乔老爷子的事情,那该怎么办?

    许东也是这样考虑着的,苦笑着对乔雁雪说道:“乔小姐,恐怕现在我就算想走,也已经晚了……”

    话还没说完,乔雁雪立刻打断许东的话头:“你用不着多说,不就是我不应该阻碍你跟牟姐姐的事情么,你去吧,回去跟她……”

    顿了顿,乔雁雪忍住泪意,又说道:“下午有一班飞往中国上海的班机,你现在准备一下,待会儿我就送你们回去……”

    说着,乔雁雪头也不回,出了书房。

    看着乔雁雪的背影,许东叹了一口气。

    “东哥,现在怎么办?”胖子在一旁,喜忧半参的问道。

    “唉,还能怎么办,先收拾一下行李吧……”许东无可奈何地答道,谁让自己跟胖子两个一开始就没安好心,老是想着要折腾人家,到了现在,连解释的余地都没有了。

    两个人早餐也不去吃了,回到卧室,收拾自己的行李。

    本来就没几样的行李,两个人还没收拾完,乔雁雪就已经站到了门边,冷冷的说道:“收拾好了么,收拾好了就走,机票我已经让人定了……”

    那样子,是半刻也不远许东跟胖子两个留在这里了。

    许东跟胖子两个俱是叹息了一声,胡乱的将几件换洗的衣服收拾了,然后提着箱子出了卧室。

    乔雁雪也不客气,只是一副又气又恼又失落的样子,带着许东跟胖子两个出了乔家大门。

    大门外,早停了一辆商务车,应该是乔家的下人得到了吩咐,开到门口来,送许东跟胖子两个去机场的,里面坐着一个白人司机,看样子,也是乔家的保镖或者下人,只是一看到许东跟胖子两个,也是一脸的敌意。

    乔雁雪站在车子边上,幽怨的看着许东,犹豫了半晌,乔雁雪才弯腰对里面的司机说道:“直接送他们去机场,直到送他们上飞机……”

    乔雁雪说完,回过头来看了许东一眼,那眼里,满是泪水,看来是自己跟胖子两个已经把乔雁雪的心都给伤透了。

    胖子无言的将行李箱放进后备箱,然后歉然跟乔雁雪说了一声:“乔小姐,实在是对不起了……”

    说着,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许东却提着箱子,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胖子,下车……”

    胖子一怔,随即明白许东心里,肯定是有了想法,也就是说,现在,许东还不一定想走。

    不过,胖子犹豫了片刻,还是依言下了车子,又走到后备箱边上,将自己的箱子拿了出来。

    乔雁雪看着许东,眼泪哗哗的就流了出来,顿足说道:“我什么都不计较了,你们还想要怎么样?”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答道:“对不起乔小姐,我答应了你的事情,你让不让我照办,那是你的事,可是现在,我又有一件事,非得处理完了才能走,呵呵……你的美意,我就心领了,胖子,咱哥儿俩走……”

    “许东,我求你了,你说,你还要怎么样你才肯离开这里?”乔雁雪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个不停,但却坚决的要求许东跟胖子两个马上离开。

    许东依旧笑了笑,说道:“你一定要我走也行,两条路,第一,等我办完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就走,第二,现在,你亲自送我们走……”

    顿了顿,许东又凑近乔雁雪的面前,低声说道:“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也不知道乔雁雪听清楚许东的话没有,顿了顿脚,犹豫了好半晌,才对那个司机说道:“好你下来……”

    那个司机依言下了车,还重重的摔了一下车门,对许东跟胖子两人怒视了一眼。

    许东也懒得去计较这司机的态度,笑了笑,等乔雁雪坐到驾驶坐上,这才跟胖子两个将箱子放进后备箱,然后坐上车。

    两个人刚刚上车,比利开了一辆敞篷的布加迪威龙,停到商务车边上,笑眯眯的下了车,看清楚乔雁雪坐在驾驶座上,呵呵的干笑了一阵,才说道:“乔小姐,你真早,我还以为要过来叫你呢,没想到你早就准备好了,呵呵,既然准备好了,我们就走吧,保证你今天会玩得很开心,那个地方真的很好玩耶……”

    乔雁雪本来也没什么心情来招呼比利,这时候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等我一会儿,我去送他们,回来再跟你一块去玩……”

    比利黏黏乎乎的,趴在商务车的车窗上,眉开眼笑的说道:“送他们……不用了吧,给他们一点儿钱,让他们爱到哪里去哪里岂不是更好,要不,让他们跟我们一块儿去玩……要不,让他们自己开车,我们给他带路……”

    乔雁雪握着方向盘,沉默不语。

    胖子却有些烦了,恨不得一巴掌扇在他脸上,这家伙,啰啰嗦嗦的,没玩没了,趴在车窗上不肯离开,还的乔雁雪也不敢开车,这多耽误事儿啊!

    “喂……”比利见乔雁雪不语,又冲着坐在后座上的许东跟胖子两个人说道:“喂,两位中国朋友,你们会开车子吗?”

    胖子咕哝了一句:“开你妹啊……”

    许东则坐在一边,将脑袋往靠椅上一靠,闭目养起神来。

    只是在这一瞬间,比利那部布加迪威龙,可能是比利没停好,或者是忘了拉车闸,竟突然间往前一蹿,向前滑行了出去。

    唐人街上,原本就极富有中国街道的特色,两边都摆着不少的摊子,那部布加迪威龙,失控之下,“呯”的一声,撞翻了一个水果摊儿,吓得守摊的一个大汉没命的往后直退。

    眼看布加迪威龙快撞上那个汉子,没想方向一歪,“轰”的一声又撞向对面的一栋门楼的石狮子脚下。

    应该是布加迪威龙的冲撞力太大了吧,那头石狮子一个倒栽,直直的砸在布加迪威龙得车头上,一时之间,玻璃破碎稀里哗啦之声不绝于耳。

    幸好,这个时候还比较早,街上没什么行人,要不然,这辆布加迪威龙这个德行,还不知道要伤到多少人。

    只是一眨眼之间,那部布加迪威龙直接被撞得凹头瘪脑,不成样子。

    比利目瞪口呆的看着基本上已经报废了布加迪威龙,过了半晌这才叫道:“no!我刚买的新车啊……”

    叫声还没完,被回过神来的那个守水果摊的大汉一把拎住,喝道:“赔我水果……”

    而对面那栋门楼里面,也跑出来两个大汉,满面惊疑的查看了一阵,又把目光一齐聚焦在比利身上。

    胖子这家伙也是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突然间手舞足蹈的笑了起来:“这家伙,活该你倒霉……哈哈……”

    乔雁雪沉默了半晌,将车子打着了火,稍微后退了一段,然后避开前面拉拉扯扯的比利等人,将车子驶出了唐人街。

    一路上,乔雁雪一个字也不肯说,许东也不说话,只有胖子一个人幸灾乐祸的说着比利的那部车子。

    快到机场的时候,许东却突然开口说道:“乔小姐,前面左转……”

    乔雁雪头也不回,冷冷的了一句:“你想干什么?”

    “乔小姐,你们乔家出了问题……”许东也顾不得许多,直截了当的说道:“你知道你哥哥的下落吗……”

    “我哥……”乔雁雪不由自主的踩了一下刹车,带得许东跟胖子两个都是往前一扑。

    只是乔雁雪随即恢复了驾驶状态,又淡淡的说道:“我哥好好的,他在公司里上班,正忙着呢……”

    “不是这样的……”许东打断乔雁雪的话头,继续说道:“你爷爷在昨天早上一早就过来跟我们说,你哥哥失踪了,还要我们帮忙调查……”

    “嘎吱……”一声刺耳的加刹车声响,乔雁雪二话不说,直接开着车子,向左拐弯。

    不多时,乔雁雪见车子开到一处公园,将车子停下,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子,又对许东跟胖子两个人说道:“下车……”

    还不等许东跟胖子两人下车,乔雁雪又摸出手机,找了个号码,拨了出去,只是过了半晌,却没打通。

    许东下了车,扫视了一眼四周,没感觉到有什么异常,随即淡淡的说道:“打给你哥哥的吧,没通?”

    乔雁雪咬着牙,再一次拨了个号码,但是过了好一会儿,依旧是不通。

    许东看着乔雁雪,淡淡的说道:“你爷爷可是跟我说过了,这件事情,目前还是出于保密状态之中,如果你不加任何考虑,拿着电话乱打一气,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那可就不是我的责任了。”

    乔雁雪一怔,看着许东,过了好一会儿,这才红着眼眶问道:“你说,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