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五章 十九个和三个
一本读|WwんW.『yb→du→.co
    顿了顿,这王子又说道:“我对这件事情,已经是非常理性、理智、仁慈的在处理了,为了作为一个王子的尊严,我不能放过这个家伙,但我也不打算牵连到你们,你们走吧。”

    “王子先生,对不起,我不认为你这种处理的方式很仁慈、很理性、很理智!”许东盯着王子,说道:“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是没错,但我们这三个人,跟你们这些人相比,相对来说,应该算是弱势吧,我不想王子先生从此之后落下一个凶狠残暴、恃强凌弱的名声!”

    王子怔了怔,凶很残暴、恃强凌弱,这对一个王子来说,的确不是一个很好的名声。

    在阿拉伯世界里,触犯了禁忌,要被惩罚,那的确是不错,可是这里并非是在自己的地盘之上,真要肆无忌惮的按照自己的规矩行事,那就得承担这个后果。

    怔了片刻之后,王子的眼珠子转了转,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再给你一个选择,我们阿拉伯人最尊敬勇士,你自己挑一个我的手下,用任何方式胜过了他,我也就没什么话好说了。”

    许东苦笑着摇了摇头:“王子先生,我兄弟无意冒犯的事情,我这里已经给你赔罪了道歉了,跟你手下交手的事情,我看还是算了吧,要不然,真就伤了和气。”

    胖子在一旁,听着许东跟这王子两个人叽哩哇啦的说鸟语,自己半句也听不懂,当下央着乔雁雪给翻译出来。

    一听说王子放话,可以不计较自己的鲁莽,但要跟许东挑战,胖子不由趾高气扬起来:“东哥,只管跟他们干上一架就是,谁怕谁啊!省得这些死骆驼把我一番好心当成驴肝肺,把马王爷看成只有两只眼……”

    “要么打赢我的手下,要么让这家伙跟我走,你用不着再多说!”王子冷冷的说道。

    许东依旧苦笑着看着王子,劝道:“王子殿下,我真不想伤了和气,常言道,拳脚无眼,伤到谁都不是一件好事……”

    顿了顿,许东又接着说道:“再说了,我这人出手,一向都不知道轻重,就你这几个人,我真的没把握能够保证不伤到他们……”

    王子的瞳孔猛地一阵收缩,许东话里的意思,他不可能听不明白,也就是说,许东根本就没把自己的这十几个手下放在眼里!

    一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看起来还只是一个毛头小男孩,居然根本没把自己十几个身经百战的保镖放在眼里!

    这算不算侮辱?

    可是,许东一副不亢不卑的样子,居然看不出来有半点儿害怕惊恐、或者吹牛的意思,能从眼里看出来的,除了一片真诚的善意之外,就是对自己的手下不在乎,真的是没有在乎。

    难道这个看起来并不壮实,普通得再寻常不过的小伙子,有着惊人的实力?

    王子脸上阴晴不定,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我说过了,你们侮辱我的王妃,是我所有的手下都看见过的,如果,凭着你几句话,我就放过了你们,你让我以后怎么在他们面前说话,如果你胜过了他们,那就是他们没那个能力惩罚你们,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这时、乔雁雪也附过头来,低声对许东说道:“许东,跟他们比,这个王子是在找梯子下,不给他个梯子不行!”

    许东怔了怔,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乔雁雪所说的“梯子”,其实就是国人常说的“台阶”!

    看王子的那意思,的确也是在找台阶下,目的只是想要在“和和气气”的气氛当中,揍上自己一顿,这样,王子既出了气,找了回了尊严,也用不着背上残暴凶狠、恃强凌弱的恶名。

    只是许东苦笑了一下,微一沉思,当下便对王子说道:“要不然这样吧,咱们不来武的,来点儿文的,这样就不会伤着和气。”

    “什么武的文的,你直说,你要怎么比?”王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们来做个游戏,让你的人跟我们三个来一场拔河比赛,你们全部的人一起上,我们就三个人,王子殿下赢了,我们三个任由处置,绝无怨言,但要是我们赢了,就请王子殿下接受我们的道歉,这事情就此揭过,如何……”

    如同许东猜测的一样,王子本来想要让几个手下名正言顺的狂扁许东等人一顿,但没想到许东想出来一个“文比”,而且还是拔河比赛,当真是让王子大跌眼镜。

    不过,许东提出来的条件,也还算是诱人,毕竟三个人任由处置,毫无怨言,也就是说,只要弄输他们,自己要杀要剐,也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王子仔细的盘算了一下,许东这边也就三个人,而自己这边一共是十九个人,六比一,几乎绝对把握的赢,要是这都还不能胜过许东他们三个人的话,也就当真无话可说了。

    王子扫视了一下场地,这超市旁边还有一块空地,不是很大,但也是混凝土浇筑过的,上面没有半颗树木花草什么的,也就是说,是任何一方都不会有取巧的可能存在的地方,而且,这地方又还不小,刚刚还能够容纳一二十个人来一场拔河比赛。

    再说,来一场拔河比赛,无论输赢,也能试探一下许东他们几个人的根底。

    计议已定,王子当下点头,让一个手下去超市买回来一根粗大的绳子,权当是拔河比赛的专用绳。

    拔河的界限,就找了一条水泥地上的收缩缝,然后将绳子拉直了,放到水泥地上,再在绳子的中间部位,系上一条白色的丝带作为胜负的标记。

    然后,王子亲自下车,站到水泥地的那条收缩缝上,让自己的手下占了右边,把左手边留给许东他们三个人。

    王子的十九个保镖稍微排列了一下秩序,便拿起了绳子,等待许东等人。

    许东却是让胖子站了前面,乔雁雪在胖子后面,自己一个人站到最后。

    只是胖子这家伙不住的咕哝着:“这要是打架,我对东哥还有点儿信心,毕竟东哥你是身经百战,从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出来的,这拔河的游戏……哼哼……也真是亏东哥你能想得出来……”

    “胖子,别胡思乱想……”乔雁雪在胖子身后,地上说道:“你要相信许东,他应该是有把握的,再说,这可是事关生死的大事,许东他是会开玩笑的么?”

    胖子依旧哼哼唧唧的说道:“一个拉六个多啊,就是拉六头猪,那也得花费多大的力气啊……”

    许东在后面怒道:“胖子,你再要多嘴,我真不救你了,还不赶紧使出吃奶的力气给我拉……”

    说过这一句话之后,许东立刻凝神静气,抱元归一,将自己的本体意识驱动出来,首先幻化成一道粗大的绳索,将整个超市都绕了一圈,这样,就算对方十九个人有万斤之力,也不可能拉动分毫。

    这样,形成了第一道保险,余下的本体意识,再无声无息的化成一道地毯一般薄片,直接塞进对面十九个人的脚底下。

    当然许东这些动作,隐蔽无比,没人能够看得出来,说是不取巧,其实许东是早就做好了算计的。

    充当裁判的王子,见两边都做好了准备,一伸手掏出来一把黄金手枪,在手上扬了扬,本来要以鸣枪为号,但是王子想了想,这地方毕竟不是自己那荒凉的沙漠上,随随便便的开上一枪,势必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当下,王子收好枪,冲着两边的人大喝了一声,算是发令。

    王子这边十九个保镖,听到号令,立刻一齐声大喝,一齐发力,绳子立刻被绷得笔直,发出“嘎嘎……”的声音。

    可是,怪就怪在这边十九个人一起发力,许东他们三个人却像是锚进了地下的铁桩,无论他们如何喊着号子使劲,就是不能拉动三个人一分半毫。

    尤其是许东,那样子哪里是在做拔河比赛,几乎就跟牵着一头温顺的水牛差不多,悠悠闲闲的,看不出来手上使出来了半分力道。

    “魔法……这三个人再用魔法……”身为裁判的王子,第一时间冒出来这样的一个念头。

    只是王子的念头还没转完,只见许东稍微一扯手上的绳子,那边十九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的立刻就像踩在光滑至极的冰块上,根本就站不稳脚,被许东轻轻一带,十九人一起狂喊着,冲着许东等人扑了过来。

    一眨眼间整根绳子不但被许东直接拉得过了水泥地上的那道收缩缝,那十九个保镖也是一个个东倒西歪、手舞足蹈、站立不稳。

    有好几个眼看站立不住,干脆“啪嗒”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以求保持身体平衡,不曾想,就算是坐在了地上,却依旧止不住往前滑动。

    一时之间,十九个保镖用十九种姿势,一直滑到胖子面前,把胖子都撞得后退了好几步,才总算停了下来。

    在一片“哎哎啊啊……”的叫声中,好几个人狼狈不堪的慢慢爬了起来。

    只是一站起来,好几个人立刻就感到屁股上凉悠悠的,似乎有风直接吹进了裤子,伸手一摸,这才发现,原来,是坐在地上,又向前滑动了好几米,屁股上那一块布料,早已磨得破了,怪不得风一吹,立刻就感觉得到一阵凉爽!

    就这么一眨眼,就输了!虽然是文斗,而且是十九比三,谁也不曾想到,居然只是在一眨眼之间,十九个人就彻底输了,而且输得狼狈不堪,好几个人胸前的衣衫,都像是被狗撕咬过的,简直褴褛至极。

    “你……你们……你们耍诈……”过了半晌,王子指着许东,结结巴巴的说道。

    许东收回了本体意识,看着一群捂着屁股或者是捂着胸前,又或者是抬起脚来查看鞋底的保镖,忍不住微微一笑,转头向王子说道:“我这并非是什么耍诈,只不过我们练过气功而已,中国功夫,气功……”

    “气功……”王子张口结舌,中国功夫,本来就名扬四海,尤其是中国的“气功”,在他们这些人眼里,那简直就是魔法的代名词!

    “原来你们会气功……”那十几个保镖之中,好几个人也是满面惊恐的看着许东他们三个,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

    许东谦逊,但绝不谦卑的点了点头,微笑道:“王子殿下,按照我们的约定,我们已经赢了,请你接受我们真诚的道歉,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