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六章 爱功夫不爱美人
一本读|WwんW.『yb→du→.co
    说着,许东微微向王子躬了躬身子,算是为胖子的鲁莽,跟王子道了歉。

    只是王子惊疑不定的说道:“呃……别慌,我……还有事情,想跟你们……跟你们谈谈……”

    “对不起,王子殿下,其实,我们也还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办……”许东笑了笑,答道:“今天,我们就此别过了,以后要是有机会,我一定登门拜访。”

    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许东根本就没去想,只不过,许东依照行走江湖的规矩,说上几句客气话,给这个王子留些脸面而已。

    说完客气话,许东转过身来,对还在发呆的胖子说道:“走啦,还杵在这里干什么?”

    “别……别走……”王子急声大叫道。

    胖子回过神来,见王子一边大叫着,一边朝自己跑过来,不由得恼道:“你还想要怎么样?”

    只是说完这句话,胖子这才回想起来,自己说的是汉语,而且还是带着浓重的同城口音的汉语,那王子根本就不可能听得懂,

    王子跑到许东身边,一把抓住许东的衣袖,大声叫道:“你不能就这么走……”

    “嗯?”许东有些愕然,不能就这么走!难道还不死心,想要真的弄伤几个人才让自己走路?

    没想到王子一手拉着许东的衣袖,一只手比比划划了几下,结结巴巴的说道:“中国功夫……我……我一直都很尊敬的,你……你做我的老师……”

    “做你的老师……”许东有些哭笑不得,看着这个王子殿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对对……就是做我的老师,我……我按你们中国的规矩,给你……给你拜师……”王子这时说话有些结巴,但是动作却一点儿也不慢,说着拜师,双膝一弯,跪倒在地上,看样子,在不阻拦,这家伙还要磕上几个响头。

    许东又好气又好笑,只是知道这家伙是个王子,是哪个国家的王子,又叫什么名字,自己都不知道,拜什么师,何况,自己现在百事缠身,那有什么心情收徒弟。

    哪知道这个王子还真不含糊,许东只是慢得一慢,这家伙立刻就规规矩矩的磕了一个头,还大叫了一声“师傅”。

    许东赶紧伸手轻轻一托,硬生生的将王子托了起来,让王子再也没办法去磕头了。

    这一下,许东用的,并不是本体意识的能量,而是凭着手套的力量,不过,仅仅只是这手套的力量,依旧让王子亲身体验了一把“气功”的神奇。

    王子的体格和个头,少说也抵得上两个许东的身材,想不到,看起来有些羸弱许东,只是轻轻松松的一托,不仅将自己托了起来,还脸不红气不喘,轻松至极,这得多大的力量啊,换句话说,凭许东这手上的力量,自己那十几个保镖,还真不是他的菜!

    胖子这家伙弄明白王子原来是想要拜许东为师,眼珠子一转,不由自主的往那一排豪车上溜了一眼,然后满脸堆笑的挤上前来。

    “哎……我说王子殿下,你既然拜我东哥为师,呵呵……你总得按规矩意思意思,对吧……还有,你拜了我东哥为师,那就是我的师侄,这以后……”

    说到这里,胖子再也说不下去了,自己一口铜城口音的汉语,这王子哪里听得懂,怎么说也还不是白说了。

    只是胖子这家伙这会儿脑袋转得飞快,见自己说的话王子听不懂,当即转头,要乔雁雪帮着翻译。

    乔雁雪咬了咬嘴唇,当下对王子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子怔了怔,都这半天了,自己还真没透露过自己的姓名,当下,王子老老实实的答道:“叫我威尔斯好了,我的国家在中东,石油最丰富的国家,我们部落,是我们国家之中最大的部落!拥有的石油也是最丰富的。”

    许东忍不住哑然失笑,这个威尔斯王子,原来只不过是一个部落的酋长的儿子,自己先前还以为这家伙是那个国家的王储呢,呵呵……

    见许东展颜一笑,威尔斯王子赶紧站了起来,当下转头叽哩哇啦的对一众保镖叫了一通,不多时,一个保镖从一辆奥迪派克峰里,请出来一个人,正是先前胖子见她摔倒,赶紧去扶了一把的那个王妃。

    这个王妃的身材跟乔雁雪差不多,但是一块洁白的面纱遮住了整个脸庞,只留了一对黑白分明,秋水明眸一般的眼睛露在外面。

    许东悄悄用透视眼看了一下,那面纱下面的容颜,顿时心里也是忍不住一抖,这女人,差不多二十来岁年纪,容貌绝对比乔雁雪、牟思晴都还要漂亮几分,怪不得胖子这家伙让不住主动上前帮忙的。

    威尔斯冲着这女孩子叽哩哇啦的说了几句,这女孩子身子一震,一双眼睛里,立刻充满了一层泪水。

    发现这女孩子眼里噙着泪花,许东心里也没来由的心头一痛,只是旭东听不懂威尔斯这家伙说的是什么,但估计,绝对不是什么好话,要不然,这女人不会没来由的痛苦起来。

    果然,威尔斯冲着女孩子叫嚷完了,又转头对许东说道:“师傅,她叫艾芙迪罗,从现在起,她就属于你……她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在某些部落之中,女人的地位极低,即使自己的妻子,往往被当做礼物送给别人,也并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情,估计,威尔斯他们那个部落,到现在都还盛行这样的风俗,所以,威尔斯毫不在乎的就把艾芙迪罗送给了许东。

    只是许东一听这话,立刻将脑袋要的像是拨浪鼓一般,连声说道:“王子殿下,不可以,不可以,我们不兴这个……”

    原本听威尔斯要把艾芙迪罗送给许东,乔雁雪的脸马上就“刷”的红了下来,可是一听许东连声拒绝,乔雁雪发烫的脸,才稍微褪去一些血红,不过,乔雁雪还是盯着许东,眼睛一瞬也不瞬的。

    见许东拒绝,威尔斯王子急声说道:“师傅,你是不是觉得我还不够诚意,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拿得出来的,我都给你,只要你教我中国功夫‘气功’,让我跟你一样,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胖子在一旁,也看懂了威尔斯王子是想要把艾芙迪罗送给许东,当下嘻嘻的笑道:“东哥,这位小姐很漂亮的,又温柔,你就收了吧,最多不过就是回去跟老大好好的解释一下就是了。”

    许东怒道:“你还说,要不是你,会惹这么多麻烦出来!我看你现在怎么收识这个烂摊子?”

    乔雁雪也恼道:“胖子,你想要害死大家是不是,再说,这位艾芙迪罗小姐是人,又不是什么物品,就算他们有那样的风俗,你也跟他们一样吗?”

    胖子吐了吐舌头,笑道:“嘿嘿,我也不过就是这么说说而已,说说而已,嘿嘿,要是送我一点美元钞票,黄金白银什么的,我自然也就不好推迟,这人嘛,嘿嘿,我当然不可能收了。”

    见许东、胖子、乔雁雪三人俱是拒绝接受艾芙迪罗,威尔斯王子大急,一急之下,不由得叽里咕噜的冲着一群保镖大叫起来。

    威尔斯这一叫,艾芙迪罗顿时惊恐不已,身子不住的颤动着,大大眼睛里顿时落下大颗大颗的泪水,不到片刻,泪水便湿透了洁白的棉纱。

    那一群保镖却是一个个都把手伸进怀里,微微一晃动,便有好几个人的衣衫里都露出了黑洞洞的枪口。

    实在让人想不到,威尔斯对许东的“中国功夫”、“气功”痴迷到了“爱功夫不爱美人”的地步,竟然连威逼利诱都用上了。

    见十几个保镖都摆好了架势,威尔斯望着这才转头对许东说道:“师傅,你应该明白,第一,作为王子,未来的酋长继承人,我说过了的话,应该算数,第二,我们的规矩是有价值的东西,我们一定会珍惜,要是没有价值的东西,我们绝不会留在身边,艾芙迪罗,已经是被……被玷……被人碰过了的,现在,刚刚好是体现她的价值所在的时候,如果没有了这个价值,我留着她还有什么用?”

    艾芙迪罗被胖子碰过了,在威尔斯王子眼里,那就是被玷污过了,女人在他们部落本来地位就只能体现在“价值”上,现在威尔斯这么做,虽然有些过激,但是这只不过是价值观不同而已。

    本来,艾芙迪罗有没有价值,会落到什么下场,这跟许东并没多大的关系,可是看着艾芙迪罗那一幅惊恐不已的样子,许东还是有些不忍心。

    谁叫自己遇上这么个爱功夫不爱美人的货,许东终于然不住叹了一口气,乔家俊那边的事情,须得赶紧过去处理,可是这边的事情要没个交代,不但会害了艾芙迪罗,自己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脱身。

    想了许久,许东转头对乔雁雪说道:“小乔,要不然这样吧,这位艾芙迪罗小姐暂时交给你,等她习惯了都市生活之后,再把她嫁出去就是了,要不然,这缠夹不清的家伙,恐怕也真会不把她当人看……”

    乔雁雪红着脸,瞪着许东,没好气的说道:“你还真收了这样的礼物啊!”

    许东叹了口气,转头对威尔斯招了招手,说道:“做你师父可以,但是我这当师傅的,也没什么好的东西教你,你过来,到车子里去,我传授你一点儿入门的功夫……”

    威尔斯大喜之极,赶紧附在许东的耳边,低声说道:“师傅,我这一趟出来原本是想带着艾芙迪罗来风光一下,然后再跟她结婚的,嘿嘿……她还是处,女……”

    许东脸上一黑,沉声说道:“我告诉你,练习我的这门功夫,最大的禁忌就是贪恋女色,妄生恶念,这些东西你要是彻底抛弃,就算你跟我练上一辈子,也都是白搭,你可要想好了。”

    威尔斯呆了呆,但随即立刻说道:“好,我在真主面前立下誓言,从此以后,我绝不再去娶其他的女子了,也决不再妄动恶念,只一心学习中国的功夫。”

    一般来说,穆斯林的信仰者,是不能随便以真主之名义发誓的,也就是说,发誓者虽然不以任何物质形式来发誓,但比国人动不动就天打五雷轰之类的誓言要认真得多,因为那是他们的信仰,是心中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