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九章 总部里的清洁工(1)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乐呵呵的说道:“美元,豪车,呵呵……这才是真正的大腕儿,东哥,开车去,为什么不开车进去?”

    许东没好气的说道:“你高兴得傻了吧,我们是去做什么啊,是去看看乔家俊的事情,你想让每一个人都盯着我们看?”

    “说得也是,不过,东哥,你看这车停在这里,又有这么多的钱,还有……还有这位艾芙迪罗小姐,这不是很不方便么?”胖子不甘心的说道。

    “要不,你守在这里,我跟乔小姐上去。”许东微一沉吟,说道。

    “嘿嘿,还是算了吧,跟着东哥一块儿,我就特有安全感……呃……不过,这三个箱子,我们还是随身带着的好,呵呵……”胖子挤眉弄眼的笑道。

    许东如何不知道胖子这家伙的德性,这家伙,见了钱,那可是都迈不动步的人,要不让他把这些钱带在身边,只怕又要惹来一阵啰嗦,不过,这三口箱子倒不大,胖子愿意提着,许东也就只能由着他。

    艾芙迪罗倒很是乖巧,见胖子一个人拿不走三个箱子,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有都是一瘸一跛的,便下车来,主动地帮胖子抱了一个箱子。

    四个人鱼贯进到大楼,乔雁雪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介绍说:“这一栋大楼,八十八层,我爸以前就在第三十二层,有一次,我开着车子直接上去找他,没想到我哥狠狠的训了我一顿,他说,他们那一层的车库,都是用来方便员工停车的,就算是董事会的车子,都不准停在里面。”

    “为什么会这样……”许东有些好奇的问道。

    乔雁雪摇了摇头,答道:“我爸常常跟我说,尊重员工,方便员工,就是尊重自己的财富,所以,我爸就从不开车来占手下员工的车位。”

    乔雁雪这么一说,许东更加好奇起来,乔初生这人,自己不是没跟他打过交道,可以说,从第一次在铜城牟远山家里见到乔初生,他给自己留下的印象都绝对算不上“好”,可是乔雁雪却把乔初生说得温厚体贴,俨然世间少有的慈父一般。

    这跟自己所亲眼目睹到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几乎都不可能把乔雁雪描述的乔初生跟许东印象之中的乔初生联系起来。

    怎么会这样?

    乔雁雪摇了摇头:“也许,是最近这一段时间,生意上的事情困扰了我爸爸,最近一段时间,我们乔家的生意不仅停滞不前,甚至每做一笔生意,都会出现巨大的亏损,说实话,我爸爸也真的是焦头烂额,

    乔初生的秉性脾气,许东不想过多的去谈论,好也好,差也好,怎么说也是乔雁雪的老爸,再说,自己跟他混在一起的时间其实也并不长,全部加起来也恐怕不到五天时间,而且,至少有差不多四天时间,两个人之间也没有半点儿交流。

    乔雁雪还想要再说下去,但这个时候电梯已经下来,只得暂时终止跟乔雁雪两个人的说话。

    很快,就到了第三十二层,出了电梯,便是乔家的总部所在,因为乔家的生意涉猎极广,需要的职员极多,所以,这第三十二层,整层都是乔家的地盘。

    不过,现在的乔家,生意业绩急剧下降,整个楼层里面,便出现了不少的空位置,不过,整个场景看起来,却依旧很是有些气势。

    只是四个人一出电梯,乔·约翰便迎了上来。

    还不等乔·约翰说话,胖子这家伙便在后面说道:“哎玛!整个儿就一金碧辉煌啊!这装修,得花多少钱啊……”

    乔·约翰见到乔雁雪,很是有些诧异,一般来说,乔雁雪是从来不会轻易的这个地方来的,而且,也从来不会带其他的任何人来,没想到今天,乔雁雪不禁来了,而且还带了几个无关的闲杂人。

    乔雁雪也不客气,直接说道:“我来找我哥。”

    乔·约翰脸上一滞,但随即讪讪地笑道:“家俊不是出去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了么,你不知道?”

    乔雁雪摇了摇头:“别继续瞒着我,我已经知道了!”

    乔·约翰的脸色再是一变,怔了半晌,这才说道:“跟我来!”

    随即,乔雁雪、许东等人跟在·约翰身后,穿过一排排的办公桌,到了临窗边上一间还有一道门的办公室。

    待胖子许东等人大大咧咧的找沙发坐了,乔·约翰才按了一下桌子上的召唤铃,叫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让她去通知一下乔运生。

    那女人轻轻推开那道门,估计是向里面的乔运生通报。

    原来,这家伙是要许东跟乔雁雪等人在这里等候乔运生的指示!

    乔雁雪虽然有些等不及,但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待,不敢直接就要往里闯,毕竟,在自己家族的员工面前,即如是乔雁雪,也不能表现得任意妄为。

    不多时,那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出来,向乔雁雪招了招手,说只能乔运生让乔雁雪进去。

    乔雁雪犹豫了一下,转头看了看许东,苦笑了一下,低声说道:“对不起,我也不能不按照规矩行事,只能一个人先进去,待会儿我再叫你。”

    许东理解的点了点头,乔雁雪都得要按规矩来的地方,自己自然也不肯胡来。

    随即,刚刚那个女人给许东等人端来咖啡,让许东等人边喝咖啡边等待,胖子这家伙,也不客气,接过咖啡一口就喝了个精光,喝完,还直接让那个女人再去端来。

    不一会儿,胖子接连喝了四五杯。

    许东皱着眉头说道:“胖子,能注意一下形象么,再说,咖啡这玩意儿,喝多了可没什么好处。”

    胖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上咖啡渍,苦着脸说道:“东哥,今儿个一早,折腾到现在,我就吃了点儿零食,饿啊!”

    艾芙迪罗不明白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在说什么,一双大眼睛咕噜咕噜的许东跟胖子两个人脸上转来转去。

    在过了一会儿,那道门打开,乔雁雪从门里探出脑袋,招了招手,说道:“许东,快进来。”

    胖子一听,满面疑惑的问道:“我呢?”

    许东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你先等着吧,只让我一个进去。”

    胖子心有不甘,但是乔雁雪都遵守着规矩,总不能连乔雁雪的面子都不给吧。

    许东进了那道门,这才发现,外面的装潢很是精美,这间屋子里面,却很是简朴,这房间不大,靠墙边却立着一个放满了书的书架,少说也有七八百本吧。

    这里唯一比较奢华的,就是一台电脑,以及一套真皮沙发,电脑是乔运生用的,真皮沙发却是给来这里的客人坐的。

    乔运生的脸色依旧很是冷漠,乔雁雪却是刚刚流过泪,低垂着脑袋,坐到沙发里,半晌也没说话。

    看样子,乔雁雪跟乔运生的谈话,相当的不愉快,而且,乔运生有可能仗着自己现在地位,呵斥过乔雁雪。

    乔初生用冷漠的眼神看了许东半晌,这才说道:“家俊的事情,到目前为止,还仅仅只是限于我们乔家几个最重要的成员知道,说说你的看法!”

    许东淡淡的一笑:“到目前为止,我仅仅只是知道这个消息,说到看法,对不起,现在我什么都还不知道。”

    不管怎么样,以乔家的实力来说,即如是到了现在,同样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乔家的对头要明目张胆的来绑架乔家俊,应该说还是不会有可能,再说,乔家俊跟乔雁雪一样,都醉热衷于探险寻宝,而且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先例。

    玩儿个失踪,自己偷偷的找个地方去寻幽探奇,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现在乔运生就要许东的看法,许东还真不好说。

    乔运生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又冷冷的说道:“第一,这件事一旦被传扬出去,对我们乔家现在的处境绝对是雪上加霜,在没有水落石出之前,绝不能够随口乱说,第二,这件事情我们已经秘密的交由警方来处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我不希望你们横生枝节,还有一件事,从现在起,你们不能再住进我们乔家,免得对大嫂他们产生不好的影响,待会儿,我让人定间酒店,你们在这里游玩的期间,就住酒店里。”

    “你叫我进来,就是说这事的?”许东顿了顿,笑道:“雁雪的哥哥跟我有个赌局,涉及十亿美金的赌资,你不让我插手,谁给我十亿美金?说到住处的问题,这个就不用您老操心,街头路边也好,豪华酒店也好,我相信我自己能够搞定得了。”

    “大伯……”乔雁雪泪眼朦胧,盯着乔运生叫道:“大伯,我哥的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

    许东却好整以暇的继续说道:“我早就听说过,乔家的人,无论是谁,说过的话,都是能算数的,我跟乔家俊打赌,那可是乔老爷子都点头首肯的事情,哼哼,现在明明我赢了,却找不着人拿钱,这不是在光明正大的坑人么,呵呵,那可是十亿美金!换谁都都会急眼?”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乔运生怒道。

    许东晃了晃脑袋:“很简单,找到乔家俊,拿回属于我的十亿美金,不过,我可以保证,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往外宣扬,而且也绝对不会干涉你们的调查,也就是说,我们各干各的,河水不犯井水。”

    “你……”乔运生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许东,怒道:“你知道什么,你敢在乔家的地盘上撒野!”

    “呵呵……”许东笑道:“你认为我是在撒野,就当我是撒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