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章 总部里的清洁工(2)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运生怒不可竭,指着许东的手都禁不住抖动起来,过了半晌,才怒道:“要不是看你是雁雪带回来的客人,要不是看你只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跟我这样说话,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许东仰头打了和哈哈:“是吗,那你什么都不要看好了……还有,你这么竭尽全力的阻止我调查乔家俊的事情,我严重怀疑你的动机。”

    乔运生一怔,看了看乔雁雪,过了片刻才说道:“动机,我有什么动机?我们乔家到我们这一辈,就我跟二弟两个人,乔家的家业迟早都是我们两个人的,现在二弟不管事,家俊失踪,我不站出来支撑家业,还有谁?”

    许东笑了笑:“我可没说过任何关于乔家家业的事情,至于你的动机是什么,现在你怎么说也没关系,呵呵,反正我是不会信的。”

    乔运生的脸都有些绿了,打第一天见到许东开始,对这两个混混儿一般的年轻人,乔运生就很是有些排斥,没想到这家伙竟敢“混”到这个地步。

    “是吗!”乔运生怒极反笑,一张脸由绿转黑,最后涨的得像块猪肝,问道:“你会不会相信我弄死你就像侍弄一只蚂蚁?”

    许东晃了晃脑袋,丝毫也不在意,甚至是肆无忌惮的笑道:“信我倒是信,但是你不能,呵呵,要是你能直接弄死我,也就用不着等到现在了,还有,在乔家俊得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你最好祈求我能够长命百岁,无病无灾,要不然,那后果……呵呵……”

    “好等到家俊的事情一旦水落石出,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乔运生愤怒以及,一拳擂在办公桌上,震得桌子上的茶杯、文件、甚至是电脑俱是一跳。

    “我等着,不过,现在,我得去乔家俊办公的地方去看看。”许东益发得意的说道。

    “你要去看,你便去看,不过,我告诉你,那个地方已经被警、察封锁了,将来会有什么后果,别说我没告诉你!”乔运生怒目喝道。

    许东站了起来,依旧嬉皮笑脸的说道:“多谢你的好意,但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自己会承担。”

    说着,许东让乔雁雪带路,去乔家俊办公的地方。

    乔家俊办公的地方,其实就在隔壁,从乔运生的房间出来的时候,许东跟胖子说了,让他跟艾芙迪罗两个人还得再等上一会儿。

    随即,许东跟在乔雁雪身后,进了隔壁,乔家俊办公的地方跟这边一样,也分里外两间,外间空着,也没人守,但是里间不但贴了封条,还锁上了。

    不过,这锁倒是难不住乔雁雪,也懒得去找乔运生拿钥匙,从头上的发束里取出来一根弯弯曲曲的钢丝,三下五除二,不到二十秒,就把门打开。

    里间的布局,也是靠墙边立着一个书架,不过上面没多少书,靠窗子边上的办公桌上,也没有电脑,真皮沙发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相信真的是很久没人进来过了。

    办公桌边上的椅子上,还挂着一件衣服,应该是乔家俊的,许东细看了一下,那件衣服上还残留着一些橙色气息。

    乔雁雪止不住泪涌了一阵,这件衣服的确是乔家俊的,而且还是乔雁雪亲自送给乔家俊的。

    许东在房里转了两圈,除了在衣服、椅子、书架上发现了一下乔家俊残留下来的气息之外,也就再看不出来有其他的异常之处。

    乔雁雪抱着那件衣服,泣缀了一阵,跟许东说道:“许东,你说过你的鼻子很灵的,能不能……”

    许东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基本上就是一个无头案,不要说自己,就算是牟思晴在场,也未必能够直接找出破绽来。”

    “看来,仅仅只是在这个地方搜查,我也没办法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呃,饿了,先去吃饭再说!”

    乔雁雪沉默了一阵,慢慢收拾好了泪水,默不作声的将那件衣服又原样了回去。

    无奈之下,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乔家俊的办公室,这时,胖子实在是顶不住饿了,低声嘀咕着,出来找许东,没想到迎面和一个搞卫生的老头子撞了一下,这老头被胖子撞得倒退了几步,“噗哒”一声跌坐在许东的脚下。

    许东责怪的看了胖子一眼,赶紧伸手去扶这老头子,并连声道歉。

    那老头子站起来,转头对许东弯了弯腰,说了一声不碍事,便转身去打扫卫生,不多时,便只剩下一个略显佝偻的背影。

    只是在一瞬之间,许东突然有股怪异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老头子!

    微微细想了片刻,许东猛然一顿,连忙运起异化的眼睛,去看那老头子的背影,偏偏这个时候,那老头子的背影一闪,便没入了开始下班的人群之中。

    见许东呆呆的看着人群,乔雁雪低声问道:“怎么了?许东!”

    许东回过神来,四处看了看,见除了胖子跟艾芙迪罗两人之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人,便低声对乔雁雪说道:“刚刚那个老头有点儿奇怪,知道他的来历吗?”

    乔艳雪怔了怔,立刻说道:“可以查得到的。”

    说着,乔雁雪转身离去。

    “查什么啊……”胖子站后面说道:“赶紧去追,追到了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许东摇了摇头:“现在去追,估计也追不上了,再说,我们也不能太鲁莽了,真要弄出什么动静来,乔……乔老板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胖子苦笑了一下:“这乔家的人,怎么一个个的都是凶神恶煞的,动不动黑着脸训人。”

    许东还想要说什么,没想到这时乔雁雪已带着一脸的失望回来:“那个做清洁的老头子,叫叫佛莱罗,已经做了十年的清洁工了,跟大家都很熟的。”

    许东皱着眉头,点了点头,带着几个人快速的走近电梯。

    出了乔家的总部,胖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这个地方去大吃上一顿,这都半天了,早就前胸贴在了后背上。

    许东倒是不徐不疾,一边走着,一边问乔雁雪一些乔家生意上的问题。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生意上的事情,我也说不好,不过,这两年金融危机爆发, 各方面都受到了一些影响,我们乔家自然也不可能例外……”

    “不过……”乔雁雪沉吟了片刻,突然又说道:“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我也有些奇怪,我爸爸刚刚当上总裁那一段时间,我们乔家的生意,绝对算得上火爆,怎么会在最近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的就倒了下来。”

    许东怔了怔:“你是说,你们家的生意,是在突然之间就糟糕起来?”

    乔雁雪点了点头:“应该是一年半以前,那个时候,我们家的生意,几乎算得上达到了顶峰时刻……”

    沉吟了片刻,乔雁雪又才说道:“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年,我爷爷刚刚过完生日,我爸爸就跟爷爷关在屋子里过了一天,那一天之后,我们乔家的生意便开始下滑,到了目前,仅仅只能是勉强维持。”

    “这样啊,你爸爸、乔老爷子父子两个到底商量了些什么?”许东问道。

    “不知道,我爷爷坚决不肯透露半点那天谈话的内容,而我爸爸从那以后,渐渐的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这么说,弄清楚你爸爸跟乔老爷子当天的谈话内容,没准儿就能弄清楚你们乔家生意崩溃的原因,甚至,也能够找到你哥哥失踪的原因了。”胖子在后面说道。

    乔雁雪摇了摇头:“我问过几次爷爷,但是每一次只要是提及那天的事情,我爷爷都是大发雷霆,后来一次,我爷爷发完脾气,他自己也差点儿休克过去,所以,那一次之后,我就再也不敢去问了。”

    说话间,四个人到了车子边上,乔雁雪大开车门,正要上车,许东却突然站住,眼睛定定的看着马路对面的一个人影。

    ——正是先前那个清洁工老头子!

    一看之下,许东大感奇怪,沉声跟胖子打了个招呼,随即穿过马路,径直扑向那个老头子。

    说也奇怪,那老头子见到许东扑过去,微微一笑,便转头想街边的一条巷子钻了进去。

    见许东急急匆匆的去追赶那个老头子,乔雁雪、胖子、艾芙迪罗三人自然是紧紧地跟在后面。

    不多时,许东等人穿过巷子,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那个老头子却没了踪影,但是许东却发现地上落了一个纸包。

    许东四下里看了看,确定不是其他人过路掉下的,便将纸包捡在手里,仔细来看时,发现这纸包是用报纸包着的,里面的东西很轻,应该也是纸张之类的。

    许东再次看了一下四周,再也看不见那个老头子的踪迹,这才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慢慢的打开纸包。

    里面果然是一张纸笺,上面有一行用圆珠笔写下的字:“明晚七点,佛罗里达分部,阻止他……”

    纸上的字迹很是潦草,又语焉不详,应该是在匆忙之间写成的,而且没有任何落款,甚至连日期也没有。

    这让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心里禁不住一抖。

    乔雁雪望着许东,眼神里充满了“这个人是我哥?”的疑问。

    许东捏着纸片,过了半晌,这才摇了摇头,自己在乔家总部虽然没能仔细的去看这老头子身上的气息,但是刚刚隔着一条街,自己看过了,这个老头自身上的气息很是平淡,不存在乔家俊遗留在衣服上的那种橙色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