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四章 就这么狂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只是艾芙迪罗赢了这五千万,早有乔雁雪拿了所有的筹码,到交换室,要按照计划,将筹码全部换成现金,转到许东提供的账号上面。

    那些哗然的赌徒,跟庄稼一样,这个时候全明白过来,艾芙迪罗是个“高手”,所以,艾芙迪罗的筹码放到什么地方,他们也一起跟了过去。

    正在摇骰子的庄家要揭盅的时候,那个负责赔付的助手急急匆匆的带了一个中年白人过来,这中年白人一到,原本摇骰子的那个庄家立刻恭恭敬敬的退开。

    中年白人随意的扫了一眼赌桌上的筹码,微微笑了笑,说道:“这一局,请各位收回自己的筹码,下面有我接手!”

    台子底下的赌徒们虽然不满,但是这中年人说得虽然柔和婉转,但却丝毫不容抗拒。

    将台子清理干净,这中年人才看了艾芙迪罗一眼,然后让先前那个摇骰子的人重新拿来一副赌具。

    这一副赌具,骰子是三粒六面都只有一个凹坑,点数完全是画在凹坑里面的,而骰盅也是里面粘着一层绒布,连骰盅的底座上面都是一层厚厚的绒布。

    按照负责赔付的助手去报告的情况,这中年人分析,艾芙迪罗的确是个高手,不过,应该是在听力非常灵敏。

    一般来说,赌徒有高于常人的听力,这就不能算是出千,既然不是出千,赌场也没理由赶人走,唯一的方法,那就只有用这样特制的赌具,来减弱听力特别灵敏的赌徒的程度,防止这样的赌徒过份的赢钱。

    当然,这是建立在这样的赌徒还算是明白人的情况之下,要是这样的赌徒贪得无厌,对付他们的手段,那就多不胜数了。

    许东一看这个赌桌换了庄家,心下顿时了然,不过,许东心里很是有些不忿,这些家伙,居然小气到这个程度,自己不过就是才赢他们五千几百万,这些人就沉不住气了,但转头过去看看去他那些赌徒,哪一个人不是输给他们几百万上千万,甚至有很多人都输给他们上亿的钱!

    偏偏这个时候,乔雁雪又回来,低声告诉许东,刚刚这五千万的筹码,赌场交换室已经得到指令,拒绝将这五千万的筹码转换成现金转账!

    也就是说,到了现在,手上这五千万筹码,要么只能依旧输给庄家,要么就只能拿在手里去玩儿!

    许东听乔雁雪这么一说,顿时心头火起,坑爹居然坑到这个程度,那就对不起了,接下来,就只好放手一搏。

    这时,中年白人在大家的注视下,让大家验完赌具,开始摇骰子。

    待中年人摇好骰子,许东毫不客气的将乔雁雪手里所有的筹码接了过来,直接放到六点豹子上面。

    中年人一怔,其余的赌徒顿时也是一片哗然,胆子大的,将手里的筹码拿了一部分,跟着许东赌六点豹子,胆子小一点儿的,也赌了个豹子,至于“大”、“小”和点数,基本上就没人去理睬了。

    只一片刻之间,赌豹子的筹码少说也有一两千万,而跟许东赌六点豹子的,足足超过一个亿的筹码!

    中年的眼睛转了转,这一把,不管自己摇的是什么,他都不敢开盅了,艾芙迪罗是个“高手”,但背后显然是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东方小男孩子,何况,这一局要真是开出来三个六点的豹子,赌场方面要赔付的金额,就将近六十个亿。

    这中年人显然没能力,也不敢接受这么大的赌注!

    稍微顿了片刻,中年人笑了笑,对许东说道:“这位先生,看来,我这里是不能满足你的兴致,还是请你到贵宾室去,在那里,或许能满足这位先生的雅兴。”

    台子底下的赌徒顿时吵成了一片。

    这中年人的意思再清楚不过,这一局,不管押对了还是押错了,那都已经不会算数了。

    这岂不是坑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运气好的人,想要跟着沾沾光,却又不算数了,这坑人坑得!

    中年人却不管台下的赌徒如何吵嚷,转头对那个负责赔付的助手使了个眼色,那个负责赔付的助手顿时绕过赌桌,走到许东身边,很是礼貌做了个“请”的姿势。

    许东笑了笑,将自己的五千万筹码收了回来,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中年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中年人的手突然一甩,竟然将骰盅打翻。

    盅子里面,那三粒骰子凹坑里面的点数,竟然是一、二、三三个点数,小!

    原本吵嚷不已赌徒们,一瞬之间就静了下来,过了好久,这些人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上帝保佑,这一局幸好没算数,要是算数的话,自己岂不是又要死得很惨。

    不过,这中年人看着三粒骰子的点数,心里却抖动了一下,一个多亿,眼睁睁的就让自己给放跑了!

    相信在监控画面上,其他的监管都把这一幕看了个一清二楚,也就是说,这以后,自己要在吃这碗饭,恐怕难度就会增加不小。

    一亿多美金的损失,换谁都不会甘心的。

    许东却大模大样的,跟在那个助手身后,往贵宾室去,身后,艾芙迪罗步趋亦趋,胖子本来也想要跟着去看个热闹的,却被乔雁雪叫住。

    赌场的贵宾室在第四层,装修得如同皇宫似的,极度豪华。

    许东跟艾芙迪罗两个人,被带到一个足有两百个平方,站满保镖的舱室。

    这个时候,艾芙迪罗在许东身后,禁不住有些害怕起来,自己就说过了的,不让这个年轻的心主人去赌的,这下好了,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

    虽然艾芙迪罗知道许东有些本事,但是终究好汉难敌人多,雄狮架不住群狼啊。

    那住手只是走到舱室门口,就再也不敢往前走了,倒是里面出来一个保镖模样的黑人,一脸不屑的打量了一下比自己矮了不止一头的许东,以及有些颤抖的艾芙迪罗,冷着脸摆了摆脑袋示意许东跟艾芙迪罗两个人进去。

    许东笑了笑,依旧是大摇大摆的进了舱室。

    舱室里面,周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沾满了保镖,中间是一张极大的圆桌,圆桌边上坐着一个看起来腿脚不大方便的,鹰眼钩鼻的老头子,另外还有一个肥胖得出奇的白人大胖子,以及一个带着金丝眼镜,身材极是匀称,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这三个人在玩牌,但却没看到三个人手里有什么筹码。

    那鹰钩鼻子的老头子见到许东,淡淡的点了点头,是以许东在他对面的空位置坐下。

    许东也不客气,将手里的筹码往桌子上一放,随即说道:“我不想赌了,但这些筹码却不能换成现钞,你看怎么办?”

    接许东跟艾芙迪罗进来的那个黑人保镖,“刷”的一声,掏出来一把手枪,顶在许东的脑袋上。

    许东眼睛也不眨动一下,淡淡的笑道:“这就是你们赌场的规矩?”

    那鹰钩鼻子的老头微微摇了摇头,那黑人保镖很是不忿的将枪收了回去。

    “我是这个赌场的老板,你叫我彼得好了?”鹰钩鼻子老人淡淡的说道。

    “我不管你叫什么名字,既然你是开赌场做生意的,最起码还的讲究一个诚信,呵呵……我赢了筹码却拿不到钱,这就是你么做生意的规矩?”

    彼得依旧是摇了摇头,旁边立刻有人过来,拿出一张支票,递给许东,许东接过来一看,支票上面不多不少,刚刚好五千万。

    待许东收好支票,彼得才沉声说道:“在下面你不能赌得尽兴,恰好我这里有两位朋友,想要见识见识你的本领,你喜欢多大的。”

    “是不是非要再赌下去不可?”许东笑嘻嘻的说道:“我可就只有这五千万的现金。”

    彼得不答是不是非要继续赌下去不可,只是沉声说道:“你的左手算你一千万,右手算两千万,左右脚算各算一千万,你就有一个亿的资金跟我们一搏。”

    一听这话,艾芙迪罗眼里的泪水都快要流出来了,这哪里是赌博,根本就是在杀人!

    想不到许东也摇了摇头,说道:“我这一双手一双脚好好的,我可不想拿来卖钱,倒是真要放手一搏,只怕你得跳海,所以,还是不要赌的好。”

    许东的话刚说完,那个黑人再一次掏出枪来,顶在许东的头上,许东看着彼得,说道:“你的手下很不礼貌,而且,我这人最痛恨别人拿枪指着我,他这是第二次了……”

    话音未落,许东身子一动,这个黑人保镖突然间腾空而起,越过彼得的头顶,“轰隆”一声,摔在彼得背后的墙壁上,脑袋顿时碰穿了墙壁,整个人挂在了墙壁上,不住的挣扎摆动。

    其余的保镖一怔之下,全都掏出手枪,指着许东。

    许东淡淡的一笑,坐回椅子,盯着彼得,说道:“你这是要逼迫我?”

    刚刚许东摔那黑人保镖,不仅动用了手套的力量,还动用了本体意识的能量,而且,最主要的还是动用的本体意识,站起来用手,那只不过是做给彼得看的。

    彼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盯着许东,沉声说道:“你很狂!”

    “你最好让他们全部都把枪收起来!”说“狂”,许东当真狂了起来。

    彼得点了点头,满屋子的保镖顿时将枪收了起来,有两个保镖立刻过去,将还挂在墙壁上不住挣扎的黑人保镖,从破洞里扯了出来,随即架了出去。

    待那黑人保镖被架了出去,彼得才沉声说道:“你有狂的资本,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身边的这个女孩子?”

    “如果真要动手,她一定比你后死!”许东盯着彼得,毫不客气的说道。

    彼得脸上一寒,从许东的眼里,彼得看到一种他从没看到过的眼神,那种眼神比刀子还要锐利,似乎就是正在指着自己的脖子,只要自己稍微有点儿异动,立刻就会被这眼神割断自己的脖子。

    彼得就是从枪林弹雨、死人堆里爬出来,死,对他来说,并不见得会有多大的恐怖,但在这一瞬间,彼得心里升起一种比死亡更可怕的恐惧,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