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五章 赌局(1)
一本读|WwんW.『yb→du→.co
    做赌场这一行生意的老板,绝非什么心慈手软的善类,彼得更是阴狠,但在这一刻,彼得看到的是一个恐怕比自己还要阴狠、还要毒辣的人,哪怕对面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男孩子。

    在这一刻,彼得心里有些畏缩起来。

    过了半晌,彼得才说道:“你很像是当年的我,有股子冲劲,不过,我这里是开赌场的,你想过后果没有?”

    许东摇了摇头,这个后果,没去想,也不用去想,反正自己早前想过的不声不响赚点小钱就走人,但却因为这个赌场太小气,连自己的计划都给打乱了,这后面的还有什么样的后果,谁会知道!

    “我当年也是做什么事情都不考虑后果,但是我现在……你看看,我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度过我的下半辈子,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教训……”彼得强忍着怒气和恐惧,很是平静的说道。

    许东笑了笑:“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但是如果现在我想要走,我肯定不会落到你这样的下场,呵呵……别认为我是在吹牛,我这人不喜欢吹牛。”

    就刚刚那个黑人的下场,彼得等人是亲眼目睹的,虽然不知道那个黑人保镖现在的情况,但是从许东动手的速度,以及舱室壁上的那个破洞来看,这二三十个保镖,的确不可能许东的对手。

    不要以为这些保镖手里拿着枪就可以天下横行,这里可是室内,而且,还有三个给他们饭吃,给他们钱花的老板,在许东那样的速度的攻击下,没人能够保证子弹不会射进某个老板的身体。

    但徒手搏斗的话,凭着许东刚刚露出来的这一手,这二三十个保镖,或许能够将许东弄成什么样,但那代价,估计能从这里活着出去的,恐怕也不会有几个人,当然,一旦动手,能活着出去的,绝对不会包括这三个老板。

    这时,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妇女,拿着一个文件夹,急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多旁人不屑一顾,径直到了彼得身边,低头附在彼得的耳边,唧唧咕咕的说了几句。

    以许东的耳力,这妇女对彼得说的什么,许东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彼得先生,我们刚刚收到的资料显示,您对面的这个男孩子,是唐人街乔家的客人,叫许东,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叫王胖子,乔家千金也在场;这个女孩子是威尔斯王子的未婚妻,艾芙迪罗王妃!”

    “乔家的客人?乔家小千金?威尔斯王子的未婚妻?王妃……”在一刹那间,彼得的眉毛皱了皱。

    过了片刻,彼得才微微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这妇女微微躬了躬腰,转身出去,一时之间,彼得垂下眼睑,沉思起来。

    倒是许东,听到那妇女的报告,以及彼得的自言自语,心里忍不住有些好笑,看来,这乔家和威尔斯王子的名头果然响亮,彼得听了,好像顾忌起来。

    不过,自己这么张狂,算不算是狐假虎威啊!

    过了半晌,彼得抬起头来,看着许东,说道:“许东许先生,按说,你是乔家的客人,跟威尔斯王子又是朋友,说起来,我们也算是有点儿渊源,你在我的赌场赢了钱,我原本也不想计较,不过,你在我面前动了手,怎么说也是有点儿过份……”

    一听这话,许东心里暗笑了一下,彼得这意思,明显是想要自己认个软,然后就坡下驴,大家都有个台阶好下。

    不过,要自己认软,不好意思,原来预计的,自己为了艾芙迪罗,损失了五千万美金,而且,艾芙迪罗以后吃穿住行,还依旧没着落,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怎么着也得要让这个彼得出点儿血,帮自己做点儿善事。

    艾芙迪罗在许东背后,轻轻碰了碰许东,示意许东,现在是离开这里最好的时机,稍微说上两句场面话,大家就能好合好散。

    不过,许东却毫不领情:“彼得先生,走遍天下,都离不开一个‘理’字,我在这里凭本事凭运气博彩,原本也就只打算博个三亿两亿的,然后就和和气气的走人,呵呵……你们现在这样子,反倒说我过份,哼哼……敢情你们是不打算讲理了!”

    彼得脸色一暗,三亿两亿美金,对彼得来说,绝对算不上什么,但许东这家伙,自己给他个台阶他不愿意下,分明就是在打脸,而且,是当着两个同行在打自己的脸。

    不过,彼得考虑了半晌,这才说道:“很好,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再赌一场,你最拿手的是什么赌具?”

    这次,彼得半个字也不再提赌资多少,而是直接问许东最拿手的赌具是什么,想来是又有了什么计划。

    不过,许东却丝毫不在乎,无论这家伙有什么计划,要跟自己赌,自己绝对有把握赌到让这彼得去跳海。

    “彼得先生,我还是要把话说在前头了,就算是赌,我也只有刚刚这五千万,至于我的手啊脚什么,可值不了那么多钱!”许东笑着说道。

    彼得不答,只是淡淡的一笑,转头朝一个保镖招了招手。

    一直都不做声金丝眼镜,伸出指头往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很是斯文的问彼得:“你真的要把精力放在这件小事情上面?”

    那个大胖子却疑惑的看着彼得,过了片刻,这才说道:“你觉得他是最好的?”

    彼得微微摇了摇头,眼里却露出来一种“试过了不就知道”的眼神。

    气氛在一瞬间之后,似乎变的融洽了许多。

    艾芙迪罗都感觉得到,一直压在自己心里的那股恐惧,一时之间轻松了许多。

    不多时,进来两个人,一个穿着笔挺的白色礼服,三十岁左右,比许东还高一个脑袋欧洲人,另一个大腹便便,身材臃肿,但行动起来却异常敏捷的亚洲人。

    这两个人进来,只是略略对彼得跟大胖子以及那个金丝眼镜的男子点了点头,随即便在保镖搬来的两把椅子上坐了下去。

    “这位……”彼得伸手指了那个亚洲胖子:“伊藤先生,被拉斯维加斯所有赌场都列入黑名单,已经达五年之久;这一位是大卫先生,风靡全球的大魔术师。”

    伊藤朝许东微微弯了弯腰,用英语说了句:“伊藤晋源,请多多关照!”

    大卫也是微微一额首,笑眯眯的说道:“大卫·贝尔,你叫我‘大卫’就好。”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许东,允许的许,东方的东,叫我小许、许东什么都行,这位我的助手,艾芙迪罗小姐。”

    伊藤跟大卫两人相视一笑,都记不住把目光投向艾芙迪罗。

    彼得轻轻咳嗽了一声:“好了,我们开始赌局,每一局一千万的筹码,五局定输赢。”

    伊藤点了点头,看着许东:“你想要玩什么?怎么玩?”

    许东笑了笑:“就骰子吧,今天刚刚玩儿会的,其他的赌法,我也不怎么熟悉。”

    听说朱笑东要玩骰子,早有一个保镖捧了一个盘子进来,盘子里面装着的是一个骰盅,旁边摆着六粒崭新的象牙骰子。

    那保镖将骰子放到桌子上,然后退开,彼得向许东伸了伸手,是以许东检验骰子、骰盅等赌具是否暗藏着机关。

    许东看了一遍,这些骰子的质地是纯象牙,表面半点儿也没破损,里面也看不出来有什么机关,骰盅却是木质的,里面垫着可以隔绝骰子声响的厚厚的绒布,见不到半点儿金属,而这张桌子,就是一个钢化玻璃的桌面,上上下下没有半点儿能够藏着像下面那张赌桌里面的机关。

    许东只是随随便便的看了一眼,心里便有了底,装模做样的人艾芙迪罗检查了一遍,随即示意艾芙迪罗将骰子、骰盅推到伊藤面前,让伊藤检验。

    伊藤也不细看,只是随手一抓,将骰盅抓在右手里,然后左手在钢化玻璃的的桌面上一拍,那几粒骰子顿时跳了起来,伊藤右手一翻,几粒骰子便被手里的骰盅罩住。

    然后,伊藤便不住的摇晃骰子,而且不时地把头只骰盅收回到耳朵边上,耳朵也随着手上的晃动,不住的扇动起来。

    这一刻,几乎所有的保镖甚至是彼得本人,都直勾勾地看着伊藤的摇晃骰盅,眼里带着的是无限地崇拜。

    甚至是艾芙迪罗坐在许东身边,都有些紧张起来。

    只是许东一个人却像是看小丑表演也一般看着伊藤,不就是检验一下这骰盅骰子有没有机关么,用得着这样卖弄啊!

    只是,许东觉得这不过是伊藤在卖弄,彼得等人却是知道,这绝非是伊藤故意卖弄,而是伊藤再抢先熟悉这每粒骰子每一个面,与骰盅壁碰撞,所发出来的声音,虽然这个声音极弱,平常的人几乎听不到,但是伊藤却听得出来,甚至能够听清楚每一粒骰子每一个点数与骰盅碰装时那种极其细微的声音。

    待听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啪”的一声将骰盅扣在桌子上,然后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揭开骰盅。

    骰盅揭开那一刹那,艾芙迪罗眼里立刻露出了惊惧——六粒骰子,整整齐齐的六个六点,也就是说,就这么看似卖弄的一片刻之间,伊藤不但验过了骰子骰盅,而且还根据自己的手法,将这六粒骰子都摇成了最大的豹子!

    这不但是在验赌具,而且是在趁机向许东示威。

    伊藤放下骰盅,满意的笑了笑,转头去看彼得,赌具验好了,接下来当然是开赌,不过,在开赌之前,还得申明一下规矩和方法,这当然只能由彼得说出来。

    “你们每个人摇一把,谁点大谁赢!”彼得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