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九章 纯属无赖(1)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雁雪却在一边解释说道:“看样子,他们这并不是在赌博,而是在切磋,没有赌注的切磋。”

    “真的是这样吗?”乔老爷子虎着脸问道。

    “是吗?东哥……”胖子又失望起来。

    许东点了点头:“这位大卫先生,是欧洲最顶尖的魔术大师,我正想开开眼,真没有什么赌注。”

    乔老爷子松了一口气,转头去看大卫。

    大卫将那副扑克牌放到桌子上,看着许东,很是真诚的说道:“扑克、麻将、骰子,正常的玩法也没多大的意思,今天我们来个新鲜点的,要九点……许先生,你可不要大意,毕竟我也是个变魔术的人,在这赌局之中,我会把我最擅长的魔术手法掺插进来,以达到赢你的目的。”

    大卫这么说,当然不是在警告许东,相信没那个必要,不过,预先把这些话说出来,就等于把底交给了许东,就算是到时候自己输得像那个伊藤一样,也不会有那么惨,这是因为大卫自己首先就把自己的底交出来了。

    对于一个事先就把自己的底交出来的人,就算是输,相信别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难以接受——这就是大卫聪明的地方,早早的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九点的规矩还是一样,但是因为是两个人对赌,所以,第一张牌发到手里之后,第二张牌你可以要也可以不要,但手上必须要有两张牌,也就是说,你可以根据手上的牌,要牌垛上的第二张还是第三张,甚至是第四张还是第五张,直到要到两张牌为止……”

    大卫一边解释规矩,一边用手里的扑克牌跟许东做示范。

    “看起来这几乎是近乎无赖的赌法,但实际上却是对眼力、记忆力有着极高的要求!而且,关键之处在于,要想赌赢,唯一的一次机会只在开始验牌切牌的那一刹那,在那一刹那之间,必须要看清楚并且记住每一张牌的位置,然后根据手里的第一张牌,计算出来下一张是什么牌,要还是不能要,否则就只能靠运气了!”

    “呵呵……”大卫示范完毕,一边切牌洗牌,一边说道:“我是个变魔术的,当然不会仅仅凭着运气这么简单,而且,既然是我提出来的赌法,就必定是我最擅长的,至少,是我所熟悉的。”

    许东盯着大卫的手臂,笑了笑,说道:“如果你能将你左手衣袖里,那一副一模一样的扑克,以及你右手手肘上帮着的那几张扑克拿出来,我相信我们会赌得更加精彩。”

    大卫眼里神色一怔,随即淡淡的笑了笑:“我说过,我是变魔术的人,变魔术的人身上无论如何也会带上一些道具,对吧。”

    虽然被许东揭破了,大卫却毫不在意,也并没把藏在手臂上的扑克牌交出来,而且理由也说得很是冠冕堂皇,自己不早就说过了是要用魔术来跟许东赌这一局的么,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变魔术的,没有了变魔术的道具,还变个锤子,赌个锤子!

    许东只好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彼得也是微微一笑,看来,自己以前还是看低了大卫一些,这个大卫,不但将自己的底交给了许东,还能做到名正言顺的出千,却又让许东无话可说,就凭现在这个表现,比那个伊藤实际上就要强上了许多。

    大卫切好扑克牌,往桌子上一放,许东以为要按照规矩,让自己检查或者再洗牌切牌,正要伸手去抓牌,没想到大卫笑了笑,伸手按在扑克牌上,说道:“这一副扑克牌,原本就是一副我用惯了的魔术牌,所以你不能动,而且,接下来,我能在上面拿牌,但你不能?”

    乔雁雪把这话跟胖子翻译了一遍,胖子不禁怒道:“好你个大喂,你这不是耍赖么?你要不要让东哥站到那边去跟你赌?”

    没想到大卫咧嘴一笑:“我本来也有这个意思,不过,我估计,许先生不会答应。”

    许东听了个明白,当下淡淡的一笑,说道:“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情,这样吧,这一次,让胖子来做我的助手。”

    胖子皱了皱眉头,这有没有赌资彩头的赌博,有什么好玩的,再说,自己的手气很背,刚刚才输了将近一百万,就算没什么赌资彩头,万一输了,那岂不是给东哥脸上抹黑。

    何况,大卫这么无赖的赌法,许东又岂有能赢的机会?

    只是许东说着,站了起来,将胖子拉到自己的座椅上,自己却往后退开了两步,然后抱着手,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彼得、戴金丝眼镜的男子、大胖子,俱是微微一笑,眼神充满好戏开场的神色。

    大卫将那副扑克牌推到桌子中间,然后微微耸了耸肩,对胖子说道:“我切的牌,你先抓牌!”

    胖子恨不得一拳打在这家伙的鼻子上,不过,现在既然代表了许东,那就还是得按照规矩来,大卫让自己先抓扑克,自己就还得伸手去抓。

    没想到胖子一抓,竟然抓到一张“8”而且还是一张梅花八。

    这就是大卫需要的局面,接下来大卫抓到手里的,就是一张红心九。

    换句话说,一副扑克里面,包括大小王,花牌有十四张,这十六张扑克,都算“零”,自己手上有了一张“9”,余下的就还有十四个机会,让自己稳稳地占据九点的最高位置,何况,这还只是再不出千作弊的情况之下,但是现在大卫早就声明了,自己是会作弊出千的,也就是说,大卫能够拿到花牌的几率,少说是“十四”的很多倍。

    而其余的数字,也能拿到九点的机会,就只有四次,比如说,第一张牌是“6”那就只能拿到“3”,六加三,就是一个九点,第一张牌如果是“4”那么就只能拿到“5”,四加五,也是九点。但如果是第一张牌是“6”,而在第二张的时候拿到“a”或者“2”,或者除开“3”的其他任何数,都只能得到比九小的数字,比九小,也就是输了。

    而这个时候,胖子手上的牌面是“8”,就只有得到“a”才能凑成九点,但一副扑克牌里面绝对不会有第五张“a”,所以胖子就只有四次机会,而且,就算胖子能够侥幸拿到“a”,也只能够与大卫平起平坐,不输不赢,这就是大卫设下的一个骗局,名正言顺的骗局。

    俗话说十赌九骗,大卫的这个赌局,当然也离不开“骗”,但是这个骗局的技术含量却并不是很低,就大卫来说,所要依靠的就是超强的记忆力和眼力,在让人眼花缭乱的洗牌的时候,用锐利的眼力看清每一张牌,并且记下每一张牌的位置。

    然后在拿第一张牌的时候,就稳稳的占据赢牌的位置!让对手最大的可能也仅仅能跟他打个平手。

    胖子拿起自己的牌,看了一下牌面,果然是一张梅花“8”,心里顿时不忿但现在是在赌局上,不管怎么说,都不能随意的把自己的不满表达出来,而且许东也不让。

    许东站在胖子身后,略扫了一眼大卫的牌面,见大卫的牌面是一张“9”,而扑克堆上,的第三张牌,也就是轮到大卫拿的这张牌,是一张花牌,也正是大卫需要的,再下面一张,却是一张“9”胖子拿到手之后,八加九,就只能算七点,再下面的,则是一张“4”如拿在手里的,就只能算两点,后面的,还能清清楚楚看到的,有一张黑桃三,一张梅花七,下面又是一张方片九,胖子想要的“a”根本就不在里面,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做,这第一局自己是输定了。

    大卫看了看自己的底牌,笑了笑,对胖子说道:“现在该我抓牌了……”

    说着,就伸手去抓那第二张花牌,将花牌拿到手,仔细的确认了一下,这才将这张牌覆盖在那张“9”上面,笑眯眯的看着胖子。

    胖子咬着牙,犹豫了半晌,问道:“东哥,现在我怎么办?”

    许东笑了笑:“还能怎么办,手上必须得要两张牌,你还得去抓啊!”

    胖子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去抓了一张,而且,一抓到手,胖子也不遮遮掩掩的,直接就将扑克牌反过来,放到桌子上面。

    大卫一看胖子的这张牌,脸色不由得一滞,这张牌,正是被自己偷走了,藏在右手手肘上的一张“a”,加上先前胖子拿到手的那张“八”,刚刚好九点!

    大卫一怔之下,连忙拿起自己的两张牌,合在两只手掌之间,一看之下,更是大吃了一惊,先前的那张红心九,不知不觉的竟然变成了一张花牌。

    也就是说,自己手上,现在是两张花牌,零加零,一点也没有。

    不要说胖子手里是九点,就算只有一点,胖子都赢了。

    吃惊之余,大卫双掌一合,将两种扑克牌合在手掌心里,微微一动,将手里的花牌换了一张出来。

    虽然许东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大卫也不在意,反正先前都说过了的,自己是会用魔术手段来赢得这场赌具的,就算是许东看出来自己在出千作弊,也不能抗议反对,要不然,也就不用比下去了。

    胖子这时看了看自己的那张底牌,顿时也是吃了一惊,自己手上的底牌,明明是一张梅花八的,这个时候竟然变成了一张“九”,而且是一张红心九,加上自己已经翻过来的那张“a”,就是一十,也就是一点都没有。

    一惊之下,胖子立刻将这张红心九拍在桌子上,手掌死死的压着,然后转过头来,一脸血红的看着许东。

    许东淡淡的笑道:“慌什么慌,大卫先生的牌都还没看好呢。”

    大卫在一瞬间之内,用自己的红心九换掉了胖子手里的那张梅花八,又将自己的花牌换掉一张,但就算是在场的乔老爷子,彼得、戴金丝眼镜的男子、大胖子、甚至是乔雁雪等人都没能发现大卫到底是用的什么手法,这不能不说大卫的魔术功力实在是太过高深了。

    然而,对大卫来说,许东同样能够在广庭大众众目睽睽之下,尤其是在自己手里,将自己的底牌换掉,这才是真正的神不知鬼不觉!

    大家都是会变魔术的,也都是明白人,就凭着这一点,许东已经不知道要比自己高出多少倍。

    不过,就算如此,大卫还是不甘心,将换好的两张扑克牌合在掌心,微微错动双掌,使牌面微微露出一点儿数字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