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六章 乔初生的下落(2)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看着乔初生,突然问道:“乔初生先生,我想问你一句话,这处乔家的产业,是交给你打理的吧,你认为到了现在,你还能拥有多大的份额?”

    乔初生一怔,实在没想到许东居然敢把矛头直接指向自己。

    要说这处产业,短短的几年之间,从日进斗金,到现在举债度日,乔初生还能够拥有的份额,那都不用说了,就算给他一些份额,他也么不好意思要,再说,他也管理不来。

    白人老头子立刻说道:“这位许先生是吧,你这什么意思,乔先生是这里的管理者、具体执行人,他说出来的话,可是具有法理效力的。”

    光头也是呵呵一笑:“你这意思,是想说乔老先生将这处产业卖掉之后,会分给乔先生多少钱吧,呵呵,这可不关我们的事。”

    许东不理他们两个人,直视着乔初生,逼问道:“乔初生先生,我希望你能够回答我的问题。”

    乔初生看了看乔老爷子,过了好一片刻,这才嚅动了两下嘴唇:“我一分钱也不要了!”

    乔初生这么一说,白人老头子突然间怒道:“乔先生,你是乔家的人,无论是你做出来的承诺,还是继承权,你都是理所当然应该拥有,什么一分钱也不要了,能到还能让一个外人接替过去。”

    许东这么一问,白人老头子突然间明白过来,许东的意思肯定是想要乔老爷子当着所有的人宣布,乔初生对这片产业没有继承权,甚至直接解除乔初生具体执行人的权力。

    要是这样的话,乔初生卖给自己的那些股份,就算是不能作废,肯定今天收购乔老爷子手里的股份梦想是完不成了。

    而且以乔老爷子的能力,只怕稍微给他一点儿喘息的机会,立刻就会反咬一口,让其余的这些股东竹篮打水一场空。

    只是乔老爷子何等样人物,一听许东这个意思,微微沉吟了片刻,立刻说道:“现在,我宣布,就地解除乔初生在这里的所有职务,这位许先生,是我的代理人,一切事宜,他都可以全权处理。”

    “你们乔家的人说话还算不算数……”

    “那怎么能行,乔初生可是你的亲儿子啊……”

    “不,你们不能这么做……”

    “这家伙不过是个外人,算什么东西……”

    “……”

    一时之间,会场里一片抗议之声。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乔雁雪只得站出来说道:“这位许先生,是我的未婚夫,他完全有资格处理这里的事务,继承这里所有的一切……”

    乔雁雪这么说,白人老头子等人,无不十分吃惊,就连许东也是一怔,本来,有乔老爷子的“代理人”这个身份处理起这件事情来,虽然不能顺手顺脚,但许东也已经有了一定的把握,但现在再加上乔雁雪的“未婚夫”这个身份,做起事情来,自然就会顺利不少。

    不过,许东没想到的是,乔雁雪在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是庄严,绝对不像以前跟自己的一块儿落难的时候那样,毕竟,现在这个场合上,除了有乔雁雪的老爸在场,还有乔老爷子等等一些重量级的人物。

    听乔雁雪这么一说,乔老爷子眼里终于露出一丝笑意,随即,乔老爷子站了起来,又沉声说道:“我还要宣布一件事情,就是我的这片产业,不管最终去向如何,目前,就由我的孙女婿——许东全面接管,其他任何人,都不得与他争夺继承权。”

    乔老爷子这么说,无疑是直接断绝了乔初生、乔运生、以及乔·约翰等人对这片产业的觊觎,顿时引起全场的一片哗然。

    这也就是说,亚历克斯、以及白人老头子、光头一伙人手里从乔初生那里买去的所谓的股份,只要许东一摇头,立刻就有可能变成“债务”。

    股份和债务,这很明显的就是两个概念,也就是说,有可能许东会直接将这些股东,指接贬低为“债主”。

    债主只能要债,就没权利分享这片产业的红利,更没权利接管这片产业,这样一来,这些从乔初生手上拿走股份的人,损失的是巨额的利润分红,而且乔家损失的,最多不过是声誉上的份量,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一时之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许东的脸上。

    “不……我不同意……”过了许久,乔初生才站起来,叫嚷着说道,不过,那声音里明显的底气不足。

    乔老爷子宣布了,这里的一切都由许东接管,连继承权都是许东的,乔初生到现在根本就只是一个局外人,他同不同意,实在是已经无足轻重,不关大局了。

    偏偏在这一刻,乔初生的脸上,出现一片金黄,乔初生立刻抱着脑袋,痛苦至极的大叫了起来。

    乔雁雪始终是乔初生的女儿,一见乔初生极为痛苦的抱着脑袋,还是忍不住大叫了一声:“爸……”随即扑了过去。

    在乔初生的哀嚎之中,脸上的金色愈加浓盛,乔初生也显得越加痛苦,抱着脑袋不住的摇晃,不到片刻,整个人也倒在地上,打起滚来。

    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惊呆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乔初生突然爆发了疾病。

    听着乔出生刺耳的哀嚎声,乔老爷子心里很是不忍,不管怎么说,乔初生都是自己的儿子,不过,乔老爷子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只是眼里噙满了浑浊的老泪。

    见乔雁雪扑了过去,许东不得已,只得跟着过去,不管怎么样,冲着乔雁雪的“未婚夫”这个身份,许东也的要过去凑凑热闹。

    再说了,别人可能不明白这乔初生又是脸黄,又是痛苦,像突发疾病,许东心里却是清楚得很,一定是这家伙喝了自己吐出来的那些蛊蛇幼体,到这个时候发作了起来!

    只是许东一过去,乔初生一双眼睛已经血红,连眼角都瞪得裂开,流出血来,那样子如同刚出地狱里出来的厉鬼一般恐怖。

    见到许东,乔初生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脑袋,一只手伸向许东,凄厉的大叫道:“快救我……救救我……我告诉你乔初生在哪里……”

    一听乔初生说这话,所有的人,尤其是乔雁雪,一下子像是被炸雷劈中了一般,呆在那里,半天也回不过神来——乔初生会说他不是乔初生!自己的爸爸居然说自己不是乔初生。

    “救我……”乔初生再次凄厉的大叫。

    许东脑子转得飞快,以前对乔初生的一些想不明白的地方一下子全部涌上了心头。

    唯一迟疑,许东立刻拿出仅有的一片龙鳞,举在手里,对乔初生说道:“说,到底怎么回事?真正的乔初生又在哪里?”

    乔初生痛苦以及,本来想要伸手去抓许东手里的龙鳞,但是因为剧烈至极的痛苦,才仅仅接触到龙鳞,便又不由自主的缩回手去,捧着自己的脑袋,在地上不断的打滚。

    桥老爷子回过神来,几步之间跨到乔初生跟前,戟指怒道:“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初生伏在地上,嘴里开始往外流血,那样子愈加恐怖。

    乔雁雪不忍,蹲下身子,想要去扶乔初生,许东却大叫道:“别碰他,他身上有蛊蛇……”

    “蛊蛇……”乔雁雪跟乔老爷子俱是身子一震,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除了随即赶过来的胖子,其余的人根本不懂蛊蛇是什么玩意儿,胖子一听蛊蛇这两个字,也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

    这时,乔初生趴在地上,已经痛苦得不能自制,十根指头,像鸡爪一般,划过地板,硬生生的将坚硬的地板砖抓出来十道血槽。

    一双形如厉鬼的眼睛,盯着许东,断断续续的说道:“我再……栽在你手上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你救我一命……我什么都……都告诉你……”

    许东点了点头,立刻说道:“你先说,这就让人去找杯开水来……”

    “我是……我是……鲍勃……”趴在地上的乔初生,终于说出他的名字。

    乔老爷子跟乔雁雪一起惊呼:“鲍勃……我们家的保镖……”

    在乔老爷子的记忆之中,的确有个身材更乔初生很接近,叫鲍勃的保镖,不过,那个保镖在三年以前,就辞职不干了,说是要回家发展。

    想不到却一直以乔初生的身份,隐藏下乔家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

    这个一直化妆成乔初生的乔家保镖,一边吐着血,一边看着许东,说道:“我……的确是乔家的保镖……是我……偷窃了乔初生……找到的……那个该死的东西……变成他的样子……”

    这些话,在别人听来,也仅仅只是明白鲍勃偷窃了乔初生的东西,然后化妆成乔初生,至于“东西”、“变”……什么的,除了许东跟乔雁雪说过,两个人能够完全明白之外,其他的人根本不知道鲍勃的话什么意思。

    现在,这个“乔初生”的身份被揭穿了,乔老爷子等人震惊得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倒是许东,见鲍勃快要奄奄一息了,赶紧问道:“乔初生呢……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他……他……”在最后一刻,鲍勃仅仅说了两个“他”字,喉咙里顿时被血块堵住,再也说不出话来,不多时,这个乔装成乔初生模样几年的保镖,便一动不动。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呆呆的看着鲍勃,半个字也没人说得出来。

    只是鲍勃一死,脑袋上便有了变化,脸上的金色渐渐地褪了下去,面目也一点一点的变得跟乔初生天差地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