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九章 多了两个老婆(2)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让许东不得不将这双袜子拿去洗了好几遍,直到再也闻不到臭味儿了,这才穿在脚上。

    穿好袜子,许东迫不及待的出了酒店,当然,并不是要去办什么事,而是想验证一下,当天,鲍勃从十四分钟之外车程的地方赶回来,那得到底有多快。

    酒店外面的大街上,这个时候也还稀稀拉拉的,不是有人经过,许东找了个前后很远都没人的地方,然后发足狂奔了起来。

    一时之间,之间路边的街灯景物,甚至是不时开过的一辆车子,都像是闪电一般,连绵不绝的向后退去。

    甚至是有一辆跑车,都被许东远远地抛在自己的身后。

    那开着跑车的人,只觉得一道黑影,在自己旁边一闪而过,瞬间便消失不见,这开跑车的人,还以为是自己的眼花了,但是细细的一想,却又感觉得不对,明明自己就真真切切的看到过的,肯定不会是眼花,把黑影到底是什么?好奇之下,这开跑车的人便死命的踩着油门,向前追了过去。

    只是以将近两百码的速度,追了好几分钟,却再也没见到那个奇怪的黑影,却反而惹出了一大串交通事故。

    等许东心满意足,再次回到酒店,竟然发现自己的一双新皮鞋,鞋面也裂了,鞋底也断了,开胶什么的,就更不用说,烂得像是刚刚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一样,这应该是自己跑得太快了的原因。

    进酒店时,都惹得好几个服务员一脸怪异的看着许东,要不是早就知道许东是这里的客人,估计凭许东脚上那双鞋子,就不会让许东进门。

    许东却是浑不在意,一双皮鞋,再怎么值钱,许东也不会去计较,当下,将这双已经破得不成样子的鞋子,直接扔进垃圾桶,然后光着脚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然后,趁着两个女孩子还在呼呼大睡,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

    只是,刚刚出了一身大汗,又洗了个热水澡,等许东再出了洗手间,却又没有了睡意。

    好玩儿的事情,到这个时候,许东都已经玩儿得差不多了,再说,明天一早,就有一场赌局,所以,许东很想早点儿好好的睡上一觉。

    但许东如何能睡得着,床上还躺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呢。

    一想到床上躺着的艾芙迪罗跟乔雁雪两个人,许东便有了流鼻血的冲动。

    虽然告诫着自己,明天还有很复杂很危险的事情要办,许东还是不由自主的走到床边上,去看两个女孩子的睡容。

    这时,乔雁雪跟艾芙迪罗两个人依旧睡得很是香甜,十足的两个睡美人。

    许东吞了一口口水,当日,自己为乔雁雪治伤,以及跟乔雁雪相拥而眠的情形不住的在脑子里盘旋,搅得许东实在按耐不住,实在忍不住一伸手,轻轻揭开被子的一角。

    “我只看一眼……”许东暗暗的告诫自己。

    谁知道这一眼看过了,许东拎着被子的手,却再也不愿放开。

    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那睡姿让许东脑子里一片混乱,一双眼里,也露出一丝贪婪。

    “真好看……真是好看……”

    混乱之中,许东的脑子里突然又冒出一个女孩子的身影,那是牟思晴!

    会想到牟思晴,并不是许东良心发现,而是许东暗想:“她们三个当中,谁更加漂亮呢?”

    想着这个问题,许东的脑子里面更加混乱,一忽儿是眼前的两个的大美女,一忽儿又是远在天边的牟思晴。

    想着想着,许东的意思竟然模糊了起来。

    迷迷糊糊之中,许东突然一咬牙,自己反正都跟乔雁雪同床共枕过了,而且又不是一次两次,奶奶的,今天晚上开个荤再说,省得自己老是牵肠挂肚的。

    不过,要开荤,还得先将艾芙迪罗弄走,这女孩子毕竟跟自己的关系不大,能不伤害她,最好还是不要伤害她的好。

    这样想着,许东当下便艾芙迪罗抱了起来,让她睡到外面的沙发上去,好让自己办事。

    将艾芙迪罗轻轻地抱到沙发上,又拿来一床毯子,替艾芙迪罗盖好,许东这才回到卧室,脱了衣裳,钻进被窝。

    只是刚刚钻进被窝,许东却又突然贪婪的想到,奶奶的,既然一个女孩子是做,两个女孩子也还是做,何况,艾芙迪罗那意思,原本就是主动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做人不能厚此薄彼,干脆,两个女孩子自己都要了!

    想着,许东又爬了起来,到外间沙发上,将艾芙迪罗抱回到床上,让她跟乔雁雪并排睡了,自己再次钻进了进去。

    只是在突然之间,许东却又想到,就算是这两个女孩子都一起要了,但是在一张床上这样做,无论如何心里有些羞愧,毕竟自己是个比较传统的人。

    要不然,一个个的来!

    这样一想,刚刚钻进被窝的许东,又爬了起来,依旧抱着艾芙迪罗,放到外间的沙发上,拿毯子盖好,再进卧室时,还忍不住在艾芙迪罗的小嘴儿上狠狠地啃了一口。

    回到床边时,刚巧,乔雁雪的微微“唔”了一声,眼睑上的睫毛动了动,看样子是在做梦,估计是梦到失踪的哥哥,或者是下落不明的爸爸,一时之间,一颗泪水顺着脸颊滚落了出来。

    这让许东一呆,顿时想到,自己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就占有了乔雁雪,那岂不是趁人之危了,这种混账事情,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干的。

    许东猛力在自己的脸上抽了一记耳光,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来,径直走到外间,将艾芙迪罗抱了起来,放回到床上,然后又替两个人盖好被子,在两个人的嘴上都狠狠地啃了几口,这才用异能解开两个人的禁制,毅然出了卧室,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谁知道许东刚刚迷糊过去,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耳朵像是被什么咬了一口,痛得许东差点儿直接叫出声来。

    睁开眼睛一看,许东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自己不知不觉的,竟然又回到了床上,而且,乔雁雪跟艾芙迪罗两个人,一左一右,全都坐在自己身侧。

    自己的耳朵,应该是被乔雁雪掐的,而这个时候,乔雁雪一脸痛恨的看着自己,艾芙迪罗却是含情脉脉、娇羞不已。

    “这是怎么回事……”许东大叫了一声,自己明明睡到沙发上了的,怎么又回到了床上?

    乔雁雪愤怒的盯着许东:“你还说,我都没想到你这家伙真是个混蛋……居然……居然趁我们……趁我们……”

    艾芙迪罗红着脸,低着脑袋,却是一言不发,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

    许东很是惊慌,一个劲的回想着,自己明明睡在沙发上的,怎么会又到了床上的。

    无意之中,许东伸手去摸自己的身上,没想到自己明明穿了衣服的,这时候却是精赤着身子,而且,最让许东意想不到的事,手上一动,还立刻触碰到一处极是柔软的肌肤,显然是乔雁雪的大腿。

    看来,自己果真是在迷迷糊糊之间,做了龌龊之事。

    而且,肯定是赖都赖不掉的,到现在自己都还光着身子睡在两个女孩子中间呢。

    不过,许东却就很是奇怪,如果说自己的确做了那样的事情,怎么跟以前与乔雁雪同床共枕一样,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只是这个时候,有感觉也好,没感觉也好,木已成舟、生米煮成了熟饭,自己这辈子是须得要照顾好这两个女孩子才是。

    乔雁雪发了一通脾气,总算是看在许东是自己宣布了的“未婚夫”的份上,下了床,整理了一下凌乱不堪的衣物,恨恨的瞪了许东一眼,出了卧室。

    艾芙迪罗却依旧坐在床上,羞涩不已的问道:“主人,我……”

    许东叹了一口气,都这样了,还能把艾芙迪罗当成下人来看?当下,许东说道:“你以后还是别叫‘主人’这两个字了,以后叫我‘小许’或者‘阿东’都成……”

    艾芙迪罗脸上立刻充满喜意,柔声问道:“你饿吗?要不要吃点儿东西……”

    许东心情沉重不已,满脑子想着这以后该怎么安排乔雁雪跟艾芙迪罗两个人,那你还有心情去吃什么东西,当下,许东摇了摇头,说道:“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你先去吧……”

    艾芙迪罗点了点头,下了床,出到外间,不多时,便传来跟乔雁雪两人低低的嬉笑声。

    这让许东愈发郁闷起来,她们两个倒是遂了心愿,这以后,自己该怎么办啊?

    许东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一直到了天明,乔雁雪跟艾芙迪罗两个人却是再也没有踏进卧室一步。

    待许东起了床,早有艾芙迪罗准备好洗漱用品,又放好了洗澡水,殷勤的服侍着许东,许东想漱口,艾芙迪罗立刻递过来一杯温水,一只已经挤好牙膏的牙刷,想要洗一把脸,艾芙迪罗早准备好了温水,毛巾……当真是面面俱到,体贴入微。

    这让许东很是有些不习惯,从小到大,这些事哪里还要人来服侍过。

    漱完口,洗完脸,许东便再也忍不住了,说道:“艾芙迪罗小姐,这以后,这些事儿我自己都能干,你就别这样了,我真的不习惯,再说……再说……你又成了我的……我的那位……这样子很不好……”

    乔雁雪替许东拿了一套衣服,没好气的说道:“要不是做了你的老婆,怕你出去没面子,谁稀罕这么服侍你,不识好歹,妹子,咱以后就别再惯着他了……”

    “可是……”艾芙迪罗拿着毛巾,很是有些迟疑。

    乔雁雪却说道:“没什么好可是的,他们这些男人,都这样,你把他当成皇帝,他反倒唧唧歪歪,没完没了的不识好歹……”

    看样子,自己糊里糊涂的做了那事儿,到这会儿,乔雁雪的气还没消。

    只是许东怎么也弄不明白,昨天晚上,自己的确是起了贼心,但在最后一刻,终究还是良心发现,自己睡到沙发上了,可是,一觉醒来,却又莫名其妙的多了两个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