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四十九章 惹了什么麻烦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运生不等乔老爷子说完,又是冷冷的说道:“关于这处产业的继承权,我已经向我的律师提出上诉请求,在这里,我也不便多说什么……”

    许东扶着乔老爷子,盯着乔运生,也是冷冷的说道:“乔叔叔,你要上诉什么的,那也随你的便,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所谓的继承权,只是当时在情非得已的时候,对外使用的一种手段,我从来没有想要接受什么继承权,更没想着要接管这么一点儿生意,老爷子年纪大了,我希望你不要过分的刺激他……”

    乔运生看着许东,更加阴冷的说道:“用不着那么假惺惺的,你既然不想要跟我争这处产业的继承权,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乔雁雪扶着已经说不出话来的乔老爷子,抬起泪眼,说道:“叔叔,我求求你,我什么都不要,别再刺激爷爷,好吗……”

    乔运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是你爷爷,更是我爸爸,但是他这么处理事情,当我是他亲生儿子么?”

    这是乔老爷子一边吐着血,一边喃喃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一说继承权……我们自己家里就会大乱……”

    话还没说完,乔老爷子的脑袋一歪,顿时昏死了过去。

    这时,许东再也顾不得跟乔运生去理论什么,一边运起异能,往乔老爷子身体里灌注,暂时护住乔老爷子的心脉气机,一边大叫道:“胖子,开水……”

    胖子见乔老爷子气得吐血昏死,顿时有些惊慌起来,跟艾芙迪罗两个人,过了好一会儿,才手忙脚乱的找来一杯开水,递到许东手里。

    许东也顾不得许多的忌讳,直接拿出仅有的那一片龙鳞,伸出两根指头,捏着龙鳞一扯,便扯下来指头般大小衣片,随即往杯子里一放。

    等到被子里面的开水,变成金黄一片稀粥模样,许东这才开始往乔老爷子嘴里灌了下去。

    但乔运生却猛然喝道:“姓许的,你这是给我爸爸灌的什么东西,你想害死他是不是?”

    许东猛然抬头,怒道:“他是你的亲爸爸么,老爷子都成了这个样子了,你都不让我救他!你到底什么居心?”

    “我到底什么居心?哼哼……你是医生么?你有医生执照么,你有救人的资格么?谁又知道你手里的东西是不是能够救人?”乔运生一口气间,不停的反问许东,甚至趁许东不注意之际,劈手从许东手里将那杯龙鳞夺了过去,还说道:“现在我怀疑你是有意谋害我爸爸,你这东西,我会作为证物,交给相关部门去化验。”

    胖子大怒道:“化你个大头鬼,你这过河拆桥的狗东西,你这是嫉恨……”

    许东是在想不到乔运生不但不领自己的情,还会如此责难自己,忍不住心头一冷,劈手从乔运生手里夺过那杯龙鳞,一仰头,咕嘟嘟的喝了下去,然后将水杯“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怒道:“我自己喝了,你看看我不参合你乔家的事情会不会死!”

    乔雁雪搂着乔老爷子,早哭得一塌糊涂:“爷爷……许东……爷爷……救救他……”

    这时,艾芙迪罗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打电话叫了急救车,不多时,急救车便直接驶进乔家的分部,下来几个穿褂子的医生,一阵忙乱,最终将昏厥过去的乔老爷子送上急救车。

    只是乔老爷子上了急救车,乔运生除了带上乔雁雪之外,其他的人等,却是一个也不让去。

    胖子少不得跳着脚痛骂了乔运生一顿。

    本来,许东还顾及着乔老爷子以及乔雁雪,想要赶着去到医院,照顾一下乔老爷子,但是胖子这家伙怒气冲冲的,拽着许东赌咒发誓,说,乔老爷子进了医院,应该问题不大,不过,再去拿热脸贴乔运生那王八蛋的冷屁股,谁去谁是狗娘养的。

    一边骂着乔运生,一边拽着许东,径直回到酒店,然后打点行装,准备直接回国。

    因为继承权而引发乔家内部争斗的事情,许东本来也早有打算,自己帮乔家,压根儿就没想到过要有什么报酬,没想到乔运生鸡肠鼠肚,硬生生将乔老爷子气得倒下,而且根本不给许东解释的机会,这实在让许东也是心灰意冷。

    勉强收拾好行李,胖子怒气冲冲的打电话订机票,没想到这时候保罗却过来看许东了。

    保罗过来,是来探听虚实的,据说,整个南部的黑道势力,就在今天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许东,所以,保罗立刻赶过来,想要探听一下许东的虚实。

    一进房间,见许东跟胖子等人的行李都收拾完毕,保罗不由得吃了一惊,这样慌慌张张的就要走,难倒是传言有误。

    许东稍微跟保罗寒暄了几句,便将自己打算立刻回国的原因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不过,保罗来了也好,就算保罗不过来,临走之际,许东要要过去找他,那一批作为抵押的珠宝古玩,还在保罗手上,那是必须得赎回来的。

    等保罗明白过来许东要走,绝对不是因为黑道势力上的事情,保罗也稍微放心了一些,又见许东提出要立刻赎回那一批珠宝,保罗爽爽快快的答应下来,这就立刻回去,将那些珠宝取出来,交给许东。

    其交接珠宝,少不得要花费许多时间,许东唯恐胖子会在这个时候再去捅出什么篓子出来,稍微沉吟了一下,当即带上胖子、艾芙迪罗两人,一齐去赎那些珠宝。

    在交接珠宝之时,许东刻意的避开了胖子跟艾芙迪罗两个人,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曾经抵押在这里的所有物件。

    这倒不是许东小气,毕竟这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带出来的,自己有责任将它们完完整整的带回去。

    只是这样一来,保罗倒很是赏识许东的仔细和严谨,这种仔细和严谨,是作为珠宝古玩行业中人应有的最基本的素质,许东在这方面恰巧表现的精细入微,加上之前许东不惜一切代价的帮助乔家,又毫无条件的帮助自己,这让保罗自然而然的由感激进而打自内心的欣赏起来。

    待许东逐一将这些珠宝清点核对并且收好之后,却又将那件自己捡漏的来九眼天珠拿了出来,递到保罗面前,憨憨的笑了笑,说道:“保罗先生,这件小玩意儿,是我从古玩市场上淘来的,送给你,留作一点儿纪念。”

    “九眼天珠……”保罗是识货的人,自然知道九眼天珠的价值,而且听许东只说是要送给自己,这就让保罗更加有些惊讶。

    “你送给我?”保罗惊讶的问道。

    许东点了点头,说道:“其余的东西,我不方便送给你,也就只有这件东西,是我花钱买来的……”

    “不……”保罗迟疑着说道:“你知道这见九眼天珠的价值吗?”

    许东淡淡的一笑:“曾经有人以上亿的价格要从我这里买走,只是我答应而已。”

    许东这么一说,保罗便知道,许东送给自己这九眼天珠,绝非是本着敷衍一下的率性而为,而是经过慎重考虑过的决定,这就让保罗由欣赏转而对许东敬重起来。

    这九眼天珠的价值,诚如许东所说,的确能价值上亿美金,但是在做抵押的时候,许东就没拿出来,现在却随手就送给自己,这是何等的气概!

    “好,小许先生对我,也算是恩重如山,这些,我都记着了,这以后,许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只要我能做得到,你尽管开口就是。”保罗沉吟了片刻,说道。

    许东也不客气,随即拿出彼得给自己的银行卡,让保罗转账。

    保罗笑了笑,也没客气,接过银行卡,当即吩咐女会计搬来电脑,只是在转账的时候,保罗直接少要了许东十个亿。

    一来许东拿龙鳞救助过自己的儿子,再说,许东也没怎么在乎钱,保罗自然也不能斤斤计较。

    银货两讫之后,都已经到了晚上八点,这个时候就算是胖子如何不忿,也只能等到明天早上再作回国的打算。

    终于要回国了,胖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许东的心头却是沉甸甸的。

    ——自己答应过要找到乔家俊的,这事情还没半点眉目,再说,自己立刻就回国,艾芙迪罗的事情又该如何来安排,另外,威尔斯王子那边,也还有一笔账目,但现在威尔斯王子也还没回来。

    所有这些事情加在一起,让许东头痛不已。

    偏偏正在许东头痛不已的时候,牟思晴又打过来一个越洋电话。

    电话里面,牟思晴“格格”的笑了一阵,这才说道:“许东,你应该还没睡吧,我可以是一早就跟你打电话了,怎么样?在那边还过得开心么!”

    估计这会儿牟思晴刚刚起床不久,心情甚好,言辞之间都充满了不尽的欢欣。

    只是这会儿许东真是头痛不已,三言两语之间,竟然便露出了满腹的踌躇:“唉……老大,我这边过得挺好的,整天就是逛逛风景名胜,旅游景点……唉……家里还好吧?”

    牟思晴一听许东那疲惫的声音,立刻问道:“许东,不是你跟胖子两个又给我热了什么麻烦吧,说,是不是胖子那家伙给出的馊主意,那家伙皮痒痒了吧,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哼……”

    许东赶紧答道:“啊,不是,胖子那家伙虽然财迷了些,但这次真没给我惹什么麻烦,我好好的,好好的……”

    “好你个头,你这家伙当着我的面给我撒谎是吧,说,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样的麻烦?”

    以牟思晴的敏锐,许东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牟思晴又如何不知道,许东现在一定是遇到了特别头痛的事情,虽然不知道这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但是让许东头痛的事情,肯定就不会是一件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