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二章 疑点重重
一本读|WwんW.『yb→du→.co
    说到那天晚上的情形,许东再次仔细的回忆了一遍,却自始至终都对自己做没做过那种事情很是怀疑。

    按照道理说,自己当时都已经平复了心境,而且又已经到了沙发上睡下了,根本没可能在迷迷糊糊之间再回到床上去。

    可是事实上,自己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却是实实在在的躺在两个女孩子中间,但自己到现在都还十分清晰地记得,自己醒过来那一刹那,绝对没感觉到身体上或者是精神上有半点儿异常,那种感觉,仅仅就是睡过一觉之后的感觉,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

    听许东这么一说,胖子想了想,这才说道:“东哥,话可不能这么说,做人得实诚,红口白牙,吃完了一抹嘴还不认账,还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质疑,凭着这一点,我鄙视你……”

    “你他哥的……”许东怒了起来:“我这是在跟你讨教经验,你就跟我东拉西扯,你他哥的……”

    胖子哼了一声:“我哥他还不是你,你这样骂我不是骂你自己了,如果要我跟你说实话,我就告诉你,这笔账,你就认了吧……”

    顿了顿胖子这才说道:“你先别急着骂我,我让认账,理由有三,第一,无论你是不是出于自愿,乔小姐跟艾芙迪罗两个人,跟你都已经同床共枕过了;其次,如果你只是跟他们其中一人,或许能够解释得清楚,可现在明显的你都不用解释了;还有最重要的一条,这两朵花儿,是真心诚意的让你采摘,有道是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算什么狗屁理由?”许东不满的说道:“何况,胖子你动动脑子想想,发生那样的事,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如果把乔小姐换着是你,你会有那样的心情?”

    那天晚上的事情,是许东刚刚替乔家解了围,而乔雁雪又刚刚知道自己的爸爸又是保镖鲍勃伪装的,而自己的爸爸突然之间成了另一个下落不明的人,在心情一欣喜之余,却又一下子跌到谷底,普通女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乔雁雪应该想得到的是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哥哥、爸爸,又怎么会想得到去算计许东!

    再说,许东一直都尽力的在帮助乔雁雪,甚至是整个乔家,这样算计许东他又图个什么?

    “所以说了,你自己都承认乔小姐不是在算计你,也没有动机和理由,是你自己稀里糊涂的干了这见不得人事,你还大声叫屈,这是大老爷们儿,男子汉干的事么?”

    “不是……”许东叹了一口气说道:“要真是我犯了糊涂,我又怎么能不认账,可关键是,我明明睡在沙发上的,不知不觉一睁眼,事情就成了这个样子,胖子你说说,我这不是冤得慌么?”

    胖子点了点头:“你要说‘冤’,我倒是不觉得,不过,按照你说的是‘不知不觉’,这的确是有些奇怪,你不会像我一样,一躺在床上,就会睡到死沉死沉的,也就是说,你到底是不是不知不觉之中,稀里糊涂的,那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

    “我去,你个死胖子,你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在挤兑我啊?”许东不满至极。

    胖子却是呵呵的笑道:“东哥,我跟你直说了吧,你现在的问题,不是去追究你跟乔小姐她们之间做了什么,而是该如何向老大交代。”

    “这还要你说,要不然,我找你说什么?”许东叹了一口气,没好气的说道。

    “目前,你最好的做法,是赶紧向老大主动交代你的问题,那个话怎么说来这,对,就是叫做坦白从宽,老大是干这个的,你先向她坦白,就能够争取宽大处理。”

    “可是……”许东有些迟疑的问道:“就这么跟老大去说,老大会放过我?”

    胖子嘿嘿的一笑:“老大会不会放过你,我不知道,但最少,你应该对老大更加坦诚,坦诚,知道吗?”

    总算觉得听到了胖子的一点具有建设性的提议,这让许东想了好一阵,终于决定按照胖子的提议,去找牟思晴坦诚一番,争取主动。

    只是许东刚刚走出房门,却差点儿跟匆匆来找自己的牟思晴撞了个满怀。

    一见到许东,牟思晴脸色一沉,说道:“跟我来……”

    说罢,牟思晴转身,头也不回的下楼。

    许东心里一慌,是不是牟思晴已经掌握了自己的所有情况,自己现在才“主动”是不是有点儿为时过晚?

    只是牟思晴下了楼,许东也只得跟在牟思晴背后,磨磨蹭蹭的下了楼。

    到了平日里乔老爷子住的那间房门前,牟思晴回过头来,说道:“许东,你磨蹭什么啊,快点儿……”

    一看牟思晴极为严肃的表情,许东心里更是直打鼓,都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暴风骤雨。

    进了屋,一看里面的情形,更是让许东心惊肉跳,乔雁雪坐在角落里,低头垂泪,连许东进来,也不曾抬一下头。

    “那边先坐着……”牟思晴指了指一把红木椅子,示意许东先坐下。

    一看这样子,许东的头皮子都有些发麻,战战兢兢的做到红木椅子上,准备着等待牟思晴的发落。

    只是没想到,牟思晴坐到沙发上,盯着许东,看了半晌,看得许东背脊上都冒出了冷汗,也没说出一句话。

    这是标准的要审讯嫌疑犯的节奏,不说话,只是在想对方施加无形的压力。

    看着许东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牟思晴这才说道:“许东,有件事我想问清楚……”

    没等牟思晴说清楚要问什么事情,许东赶紧说道:“老……思晴,我对不起你,我说,我都说……”

    牟思晴一怔,一脸莫名其妙的说道:“你对不起我?什么对不起我,我想要问你的是,你也跟我办过不少的案子,你都过来这么久了,这边的事情怎么还是一团乱麻,毫无头绪,你都在干些什么啊?”

    “这……”许东不由自主的摸了一把冷汗:“老大,是我不好,可是,这事情本来就是千头万绪,再说了,这几天,我……我……就那么几天时间……后来……后来,又出了乔老爷子的事情,这不,这不耽误了么?”

    牟思晴叹了一口气,将红木桌子上的一张纸片拿了起来,对许东说道:“我把这些日子,你所经历的事情都记录了一下,从这些事情中间,我发现了一个疑点……”

    许东心里一慌,赶紧说道:“我也有个很大的疑点,可是……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出来这个疑点的破绽在什么地方。”

    牟思晴“嗯”了一声:“说说你的疑点,看看和我想的是不是一样?”

    许东暗地里琢磨了一下牟思晴的态度,发现牟思晴似乎并不是针对自己,而是真的只是在分析乔家的事情,当下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仔细的想了想这一段时间,乔家这方面最大的可疑之处。

    要说最为可疑的,其实是那天到乔家总部遇见的那个清洁工。

    在捡到那个清洁工留下的纸条之时,许东曾一度都认为那个清洁工跟乔家俊有着莫大的关系,甚至有可能是乔家俊用特殊的方法,避开了许东异化眼睛的观察,而且,许东猜测,乔家俊要这么做,多半是因为那个鲍勃。

    因为乔初生毕竟是乔初生的爸爸,而伪装成乔初生的鲍勃,在外形容貌上无论如何巧妙,让人难辨真假,但是乔初生的学识气质,却远非鲍勃能比拟,再说,乔家俊跟乔初生在一起的日子不断,难免就会发现一些端倪。

    但连乔老爷子亲生亲养,一手带大的儿子被人冒充,都没法子发现出来,乔家俊自然不敢随意揭露出来。

    如此,乔家俊就只能选择比较隐蔽的方式,躲在暗处监视伪装成乔初生的鲍勃,希图找出有用的证据。

    但这只是许东以前的想法而已,现在,这明显的成了一个很大的疑点。

    鲍勃在误打误撞之下,喝下了许东从体内逼出来的蛊蛇幼体,在众目睽睽之下毒发身亡,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作为暗中监视着鲍勃的乔家俊,没理由还没得到这个消息,这是其一,

    其二,乔老爷子是乔家的掌门,几天前因病辞世,这几乎是一件轰动唐人街的大事,连远在万里之外的牟远山、龙秋生都赶过来参加乔老爷子的葬礼,作为乔老爷子的孙子乔家俊,在得知这些情况之后,会不出现在葬礼上?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许东原先的猜测,完全错误——那个清洁工,也许与乔家俊根本不沾边!

    但是,与乔家俊毫不沾边,又怎么会留给许东他们那张纸条?

    听许东这么一说,牟思晴轻轻的点了点头:“雁雪也跟我说过当时的情形,大致上跟你说的差不多,而且,刚刚我跟雁雪两个去找过那个清洁工,可是,那个清洁工已经死了,很正常的死亡,突发性心肌梗塞,许东,你怎么看这件事?”

    “那个清洁工死了?”许东失声叫了起来。

    “是的,雁雪正因为这条线索断了而伤心呢。”牟思晴转头看了一眼乔雁雪,面色凝重的说道:“到目前为止,所有有用的线索,全都断掉了,哪些牵涉到这个线索的人,也全部死了,除了那个鲍勃,乔爷爷、那个清洁工……而且,我觉得奇怪的是,他们都是属于正常死亡,这正常么?”

    许东一怔,随即说道:“看起来最正常的事情,应该就掩盖着不正常的东西。”

    顿了顿,许东又问道:“接下来,我们该从什么地方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