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不是第一现场
一本读|WwんW.『yb→du→.co
    看看时间尚早,牟思晴战了起来,说道:“许东,我想借助你的灵敏的嗅觉,再去一趟,看看那个老清洁工。”

    这件事情,对许东来说,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牟思晴说要再去一趟,许东当然不会拒绝,不过,要借助许东灵敏的嗅觉那只不过是在牟思晴的记忆里,许东凭着“鼻子”帮助他破了几桩案子,所以,牟思晴想到破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许东的“鼻子”。

    事实上,许东在短短的这一段时间之内,已经拥有了比“灵敏的鼻子”更厉害的能力。

    不过,这事情,许东不会说出来,乔雁雪也告诉过牟思晴,至于胖子,自然更是稀里糊涂的认为许东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再去看那个清洁工,牟思晴就只是让许东陪着自己去,至于乔雁雪以及胖子,牟思晴就不带他们去了,去了没用,何况乔雁雪现在正在伤心,去了的话,难免会在主观意识上出现偏颇,给往后事情带来一些不必要的误判。

    因为牟思晴是去过一次的,这次带许东过去,基本上也没什么难度,很快,就到了那个老清洁工的住处。

    老清洁工的住处是一栋大厦的地下室第五层,住这样的地方的人,当然不会是什么有钱的人。

    门被锁着,不过这难不倒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

    许东想直接将锁弄开,但是牟思晴却阻止了许东,取出一根弯弯曲曲的钢丝,三下两下就打开了门。

    许东苦笑了一下,以前都没看出来,牟思晴还会这一手。

    牟思晴推开门,转头见许东一脸怪异,忍不住嗔道:“很奇怪么,这两天刚刚从乔雁雪那里学来的。”

    原来如此,许东摇了摇头,笑道:“没想到我老婆不但是个警、察,还是个懂得开门撬锁的,呵呵……”

    这里也没其他的人,许东说话,也就没了那许多顾忌。

    牟思晴脸上一红,嗔道:“谁是你老婆了,我都还没答应呢,看把你美得。”

    许东笑了笑,说道:“干嘛那么拘谨,这里又没别的人,我都还没跟你啵儿一下呢?”

    “去去去去……都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要啵儿,也得要干完正事才行啊!”牟思晴挥了挥手,轻轻推开嘴巴都凑到了自己脸上的许东,轻脚轻手的推开门。

    许东虽然心里痒痒的,但是这个时候牟思晴已经进了屋内,许东也只得按捺住心头的鹿碰,跟着进房间。

    牟思晴回过头来,低声说道:“带上门,别让其他的人进来。”

    许东自然省得,牟思晴和自己虽然是来调查老清洁工的情况的,但是在这个地方,以这种方式,怎么说也算不上名正言顺,一不小心,没准儿就会被人当成小偷抓起来。

    关好了门,牟思晴这才摸索着去开屋里的电灯。

    “叭”的一声轻响,电灯打开,许东这才看清楚,那个老清洁工的家里,其实并不算的很是寒酸,与其他住在地下室的人相比,老清洁工还算是中上家境。

    牟思晴一边仔细地看着每一处他觉得可疑的地方,一边低声跟许东说道:“这个老清洁工叫科马克,是一个鳏夫,据说有个儿子,不过他儿子从来不回来看他……”

    许东看了一下屋子里面,发现这个叫科马克的清洁工家里,很是狭窄,整个空间恐怕也不足二十个平方,一张床,一套组合沙发,就足足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空间,靠门右边,是一组衣柜,以及放着电视的电视柜。

    总的来说,整个屋子里的布局十分整洁,如果牟思晴不说科马克是个鳏夫,许东都很怀疑,这屋子里是不是有个女人在帮助科马克整理房间。

    牟思晴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不要忘记了,科马克是个清洁工,哪像你们,老是将屋子里搞得乌烟瘴气一团糟,相信他这种整洁的习惯,会让你很容易的找到一些线索。”

    许东看了看整个屋子里面,没有发现什么值得可疑的地方,又用异化的眼睛看了一下,沙发和床上,这些家具上面,基本上是科马克接触时间最长的地方,残留着科马克身上不少的气息。

    沙发上,科马克残留下来的气息很是平淡的苍白色,这跟自己捡到科马克的纸条那天看到的气息,十分接近,说明这个科马克跟自己见到的那个清洁工是同一个人不会有错。

    牟思晴看了一下电视柜上的抽屉,一边说道:“科马克因为突发性心肌梗塞,死在床上的,临死之前,打过急救电话,不过,等那些人赶过来时,科马克已经咽气了……”

    许东看了一下床,床单被子什么的,明显的是被整理过的,因为科马克留在上面的气息,很是微弱,与留在沙发上的气息相比,几乎淡弱了三分之二。

    许东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这床上的被单,是被换过的,你们知道是谁换过的吗?”

    “被单被换过,不会吧!”牟思晴回过头来,有些吃惊的说道:“科马克在这里没有什么亲人,连后事都是义工帮着处理的,怎么会有人帮着换掉床单……等等,许东,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有可能并不是第一现场?”

    “现在我还不敢确定,不敢确定……”许东皱着眉头,想了想这才说道:“我发现那床上的味道,跟沙发上的并不十分接近,我还得仔细闻闻……”

    牟思晴一下子转过身来,说道:“许东,如果你能确定这床单是被人换掉过的,那就说明一个问题,科马克是被人谋杀之后,才伪装成是科马克心肌梗塞,倒毙在床上的,快,快确定一下。”

    对于这一点,许东早就想到了,如果科马克真的是因为突然发病,倒毙在床上,而这床单什么的有没被人换过,相信这上面的气息,应该比沙发上的还要浓厚。

    但是,事实却恰恰相反,科马克被人谋杀之后,才移尸到床上,而且,凶手还特意打了急救电话,这样,待急救人员赶到之时,就会告诉别人,科马克并不是被人谋杀的,而是疾病突发,正常死亡。

    许东点了点头,上前揭起被子,装模做样的拿到鼻子下面仔细的嗅了嗅,这床被子其实许东已经看得非常彻底,上面除了科马克残留下来的微弱气息,再也没有其他的气息。

    让许东不解的是,杀害科马克的凶手,为什么要换掉科马克的床单被子呢?而且是应该是在可马克被急救人员带走之后,才换走的,那个凶手这是为了什么?

    “你是说……”牟思晴沉思了片刻,这才说道:“你是说,这里不仅不是科马克被谋杀的第一现场,而且凶手还有目的的换走科马克的床单,然后重新换上新的床单!”

    许东再次点了点头:“这床被子,是刚刚被清洗过的,或者说是清洗了之后,留着备用的,你闻闻,上面洗涤剂的味道还很浓厚,几乎闻不到科马克留在上面的气味儿。”

    牟思晴轻轻翕动了一下鼻翼,洗涤剂那清新的味道,牟思晴是嗅到了,至于科马克的气味儿,牟思晴自然是分辩不出来,不过,许东说了,这上面没有没有科马克留下来的味道。

    牟思晴想了想,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凶手一定就会在这床被子的上面某个地方留下来气味,许东,你再仔细的闻闻!看看能不能分辨出来。”

    许东嗯了一声,再次仔细的看了一遍,果然,在被子的一个角上,许东发现了一处极为淡弱的气息,这处气息淡弱得如果不是牟思晴提醒,许东都有可能忽视过去。

    而且,这处气息成赭黄颜色,很淡,跟科马克留在沙发上苍白的气息,完全大相庭径,毫无疑问,这就应该是那个凶手,或者换走科马克的床单的人留下来的。

    不过,许东却不能直接跟牟思晴这么说,而是改变了一下用语,说道:“我嗅到这个地方的确有点儿异味,可以肯定不是科马克本人的气味,我怀疑,这个气味,是凶手或者偷换床单的人留下来的。”

    “能不能具体地描述一下这种气味?”牟思晴问道。

    如果能将这种气味记住,然后根据气味寻找凶手,需要寻找的范围,就会大大的缩小,这是以前跟许东一起破案,许东给牟思晴的经验。

    只是这里是纽约,不是国内,而且,牟思晴现在的身份也只是游客,而不再是警,察,牟思晴这么说,基本上也仅仅只是出于习惯,顺口而已。

    许东自认是清醒的认识到了这一点,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弄清这个凶手为什么杀掉一个清洁工,又为什么要换走他的床单,至于缉拿凶手的事情,恐怕不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

    牟思晴怔了怔,这才回想起自己的身份,不由的叹了一口气,问道:“以你的看法,这是什么原因。”

    许东笑了笑,转过身来,轻佻的在牟思晴脸上扭捏了一把,随后说道:“老婆,里都干过这么多年的刑侦工作,这个原因你会想不出来?”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现在我们是在做正事儿……别跟我卖关子,直接说出来,我有奖赏……”牟思晴摸了一下被许东捏过的地方,红着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