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七章 摆脱追杀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从牟思晴的包里,刚刚摸出手机,正要给乔雁雪打电话,却隐隐约约听到了警笛的声音,看来,几部疯狂超速的车子,最终还是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后面的那两辆黑色轿车,同样是听到了警笛的声音,估计这个时候是有些着急起来,一边猛烈地向许东等人的车子射击,一边提高了车速,更加快速的追了上来,一眨眼间,与许东他们这辆车子的距离就缩短到了不到二十米。

    看样子再有不到一分钟,两部车子就会直接压上来,甚至是将许东他们这部车挤出出公路。

    牟思晴开着车子又要避让前面的车,又要防止后面的黑色轿车直接超上前去,一时之间,车子里面更是颠簸不堪。

    许东握着手机大叫道:“老大,你能不能稳稳当当的开上一小段……”

    牟思晴在前面嗔道:“哪来那么多的要求,要不然你来……”

    许东自然知道,要是自己去开这车,自然是死路一条,只是这个时候不是斗嘴使气的时候,见牟思晴实在没办法把车子开得更加稳到一些,许东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当下伸出手来,一手抓了前面座位,一手将艾芙迪罗紧紧地搂住,如此一来,可以勉强让自己的身子稳定一些。

    做好这些,许东这才驱动本体意识,一瞬之间到了后面其中一辆黑色轿车里面。

    这辆轿车里面也就三个人,一个司机,两个负责用枪射击,看样子,这三个人应该只是小脚色而已。

    许东也不客气,直接用本体意识狠狠的撞击在司机的脑袋上,这一撞,至少如同百十来斤的巨锤,呯然砸在这个人的脑袋上。

    本来,如果在平日里,许东的本体意识这么一撞的话,这个人的脑袋,几乎可以当场将脑袋打进胸腔里面去了,只是现在许东的肉身坐在牟思晴的车子里面,被颠簸得七晕八素,许东的本体意识自然也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这样巨大的震动之下,许东的本体意识,虽然是照准了这家伙的脑袋,但是撞击之下,却是撞到了那司机的左边肩头。

    那司机“嗷”的叫了一声,方向盘立刻把握不住,右边后座上的那个人立刻大叫道:“怎么回事,这么晃……”

    话还没说完,这个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这部车子飞了起来,侧飞,然后这个人眼里看到的景象就全部是倒着的,再然后,也不知道这部车子被轰然撞击了多少次,反正后面的人下车来看时,这部黑色的轿车已经散成了一对零件儿。

    至于里面的三个人,还能算是完整,就只有一个,只是看样子,恐怕他老妈也认不出来她是谁了。

    许东的本体意识做掉了这一辆轿车,半刻也没停留,立刻扑到另外一辆紧追不舍的轿车里面。

    这辆轿车里面人更少,只有两个人,一个负责驾驶,一个负责开枪,而且,这两个人都是生面孔,许东都不认识。

    只是大家虽然都不认识,但是这两个家伙跟先前那部车子里的那三个人一样,都是要置自己跟牟思晴两个人于死地,对这样的人,许东自然不会太客气,本来想要依葫芦画瓢,直接将这个司机弄昏死过去,然后他们的生死,就交给上帝。

    但是许东觉得这么简单的处置,实在是不解恨。

    奶奶的,都大半天了,一直都是在被人追杀、追杀……今儿个也给你们一点儿好玩的。

    许东的本体意识,几乎是幻化成一双巨大的手臂,一伸手臂,抓住那个负责开枪的人的后背,硬生生的将他拿枪的手,从窗外收了回来,然后将枪口对准司机的大腿,“呯“的开了一枪司机的大腿顿时血流如注。

    拿枪的人大叫道:“你怎么回事?”

    那司机大腿受伤,剧痛加上眼前的不断出现的车辆,让他顿时慌了手脚,一个不小心,这辆轿车直跟一辆大挂车来了个亲密的接触,直接钻进了大挂车的肚子下面去了。

    车子上的两个人,还能不能活得下来,也就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做掉了这两辆车子,许东的本体意识回到自己的车子里面,只是一到自己的车子里面,许东大吃了一惊,自己被艾芙迪罗紧紧地搂在怀里,脑袋深深地埋在艾芙迪罗的乳沟之中。

    应该是车子太过颠簸,自己的肉身失去了本体意识,就算自己先前做了一些防护,看样子也是效果不大,而艾芙迪罗一定是以为自己突然之间发作了什么疾病,以致变得人事不省,又害怕自己的会被碰到撞到什么地方,这才紧紧地将自己抱住。

    不过,牟思晴一看这样的亲密劲儿,脸上便是有些不高兴起来,虽然是非常时刻,但是男女有别,用那种姿势抱着许东,这未免太不雅观了吧,自己才是许东的未婚妻啊!

    不过让牟思晴微微开心一点的是,估计后面那两辆车子的司机,始终还是驾驶技术上有些问题,哼哼,一辆一辆的,再也没看见了。

    只是牟思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如果不是许东冒着自己肉身会受到伤害的危险,驱动本体意识,去直接大肆破搞破坏,恐怕这会儿,要变成一堆零件的,就是自己这部车子。

    后面的警笛声益发凄厉起来,许东回过神,赶紧从艾芙迪罗怀里挣开,大声对牟思晴说道:“老大,想办法摆脱后面的警车……”

    本来出了这样的事情,有警方参与进来,对许东来说绝对是件好事,但许东却很是顾虑那个无处不在的狙击手。

    一旦跟警方合作,是在许多时候都得要有许多滞留,在滞留的情况之下,无疑会给那个狙击手造成很大的机会,所以,许东不敢拿任何人的生命去冒险。

    牟思晴很是理解许东的想法,微一沉吟,便说道:“我也不熟悉这一带的路,现在往哪里走?”

    艾芙迪罗红着脸,说道:“往贫民区去,出了这条街,往左一直走……”

    贫民区里面的情况极端复杂,本来绝对不是一个好去处,但要避开那几辆追过来的警车,却是最有效的法子。

    牟思晴微一沉吟,便按照艾芙迪罗的指示,进入前往贫民区的道路。

    只是这时候艾芙迪罗转头来看许东,突然惊叫道:“阿东,你怎么流血了?你怎么样啊……刚才……刚才你……”

    许东的确是流血了,不过流出来的,是鼻血,由于颠簸,许东的本体意识受大巨大的震荡,这可比直接在肉身上的伤害要严重得多。

    仅仅只是留点儿鼻血,还算是轻微的了。

    不过,刚刚许东驱动本体意识离开了肉身,坐在车里的肉身,一下子也就失去了控制,不明就里的艾芙迪罗,还以为许东是在突然间发作了什么疾病,这时候见许东虽然恢复过来,鼻子里面却开始流出血来,艾芙迪罗自然是担心不已。

    许东抹了一把鼻子,答道:“我没事,到平民区还有多远?”

    牟思晴从观后镜里面看到许东一脸血污,心里也是疼痛不已,但是看到艾芙迪罗那一脸紧张的样子,牟思晴却又是嫉妒又是嗔恼。

    “许东,你真没事吗?我可是记得你晕血的啊,怎么,有艾芙迪罗小姐在你身边,你晕不过去?”

    许东苦笑了一下,都这个时候了,牟思晴竟然还在计较这些。

    贫民区的街道,情况远比牟思晴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不但路面凹凸不平,路边上还乱七八糟的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摊子,整个街道上的宽度,也仅仅只能容得下一辆小车通过,但这就这么狭窄的一条街道上面,还挤满了各种肤色来来往往的人。

    在这样的街道上,牟思晴自然不敢把车子开得太快,只是拼命地按着喇叭,让车子蜗牛一般的慢慢爬行,但是,只一刹那之间,追过来的那几辆警车,便已经十分接近了。

    牟思晴大急,一只手摁着喇叭不放,一边转头问道:“怎么办,这几乎就是一条死路……”

    艾芙迪罗却一低头,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抓出来一叠美元,一伸手,从已经破碎的后车窗抛了出去。

    一时之间,张张钞票漫天飞舞起来,人潮顿时轰然大乱,无数的人争相往许东他们这部车子后面挤了过去,去争抢漫天飞舞的美元。

    如此一来,人潮汹涌,挤挤撞撞,反而使得牟思晴的车子更加寸步难行。

    只是牟思晴的车子只是难行而已,后面的那几部警车,干脆就只能停了下来,警车里面的人甚至连想要打开车门出来,都根本办不到——人太多了,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好多人因为弯腰去捡地上的钞票,都被人踩到了脚下,再也爬不起来了。

    这些被踩到的人手里虽然握着钞票,但却被踩得发出痛苦的叫声,可是偏偏却没有其他的人去理睬,去帮助这些人一下,人人都是你挤着我,我推着你,拼命的去争夺空中飞舞的美元。

    随着空中两次炸开礼花一般的钞票,几乎所有的人都不顾一切,顷刻之间,连赶过来的警车,都直接被人潮淹没。

    看着这样的情形,一直都跟在几辆警车后面的一部普通的商务车,缓缓的将车子退了回去。

    待这些争抢散落钞票的人潮渐渐稀疏下来之后,那些警、察这才发现,一直都在追赶的那一部跑车,早就不知道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