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八章 本是同根生(1)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确定在没有警车跟过来之后,这才让牟思晴将那车子停在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然后再在上面撒了一把美元。

    没等三个人走出去二十米远,不仅那部跑车上的美元全都不见了,甚至能拆下来的零件,在一瞬之间也被拆了个干干净净,再然后,就剩下一堆铁皮,再然后,铁皮都不见了……

    许东很是感慨了一番劳动人民强大的动手能力,一部特征明显的跑车,在短短不到十分钟之内,就彻底销声匿迹。

    重新打了一辆的士,弯弯绕绕好几个钟头,直到确定再没发现那个跟踪过来的狙击手,以及其他想要灭口的人,三个人这才回到唐人街。

    在乔雁雪的家里,桌子上堆满了胖子这家伙搜刮来的各种美食,胖子一手油腻,嘴里忙个不停,乔雁雪的妈妈不在,而且乔雁雪却坐在沙发上,怔怔的看着门外。

    看着短短几天之内,从宾朋满座的豪华,就坠落至现在冷冷清清的门庭,许东暗地里叹了一口气。

    只是牟思晴依旧是一脸冰寒,一进屋子,立刻就气呼呼的问胖子:“胖子,你好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敢不跟我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看牟思晴一脸不散,胖子有些心虚的看着许东、艾芙迪罗两个人,不用问,就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只是胖子还不明白,不是说好暂时不让艾芙迪罗出现的么,怎么许东这就等不及了。

    乔雁雪也大概猜到是出了什么事,站了起来,幽幽的叫了一声:“牟姐姐……”

    胖子回过神来,立刻涎着脸,嘻嘻的笑道:“老大……这段时间……大家不都是挺忙的么……嘿嘿……我正寻思着……有机会的话,好好的跟老大报告一下这些事情……”

    “蒙,继续瞎蒙……”牟思晴气哼哼的坐到沙发上,盯着随后进来的许东。

    乔雁雪看这许东跟艾芙迪罗两人,忍不住说道:“你们……”

    “唉……”许东赶紧叹了一口气,岔开话题说道:“我们不是去看看科马克么,没想到差点儿就没能回来……”

    “怎么回事?又怎么跟她牵扯上了?”乔雁雪有些心虚的看了牟思晴一眼,低低的问道。

    许东再次叹了一口气:“今天我们遇上了两件大事,第一件,科马克是被人谋害的,这一点可以确认,其次,我们遇到一个极为可怕的杀手,幸好遇上艾芙迪罗小姐,我们才侥幸逃了回来。”

    “等等……”乔雁雪有些吃惊的问道:“科马克是被人谋害的?”

    牟思晴冰冷着脸,一伸手,拍在堆满美食的桌子上,沉声说道:“许东,你告诉我,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

    许东咬了咬牙,转头看着牟思晴:“老大,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弄明白杀手的事情,我跟她之间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不过,你得要有一点儿耐心……”

    牟思晴黑着脸,怒道:“你不肯说是吧,好,你以后就永远别跟我说了……”

    胖子在一边大急,叫道:“老大,我发誓,东哥……东哥真的是个好人……而且,这家是当中曲折重重,早上东哥都还跟我研究要如何跟你坦白呢……”

    许东也说道:“老大,不是我不想说,那个杀手的厉害你也是见到过的,我们如果不赶紧做出安排,让他追上门来了怎么办?”

    那个杀手的厉害,牟思晴的确是见识过,简直就如同恶魔一般的可怕,被许东这么一说,牟思晴的背脊上还真是一寒——要是那家伙直接追击过来,恐怕又有不少无辜的人要受到牵累。

    想着这个,牟思晴终于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再也不作声。

    乔雁雪却再次问道:“许东,你说科马克是被人害死的,有什么证据么?”

    许东皱了皱眉头,仔仔细细的把在科马克那里的发现说了一遍,只是许东越说,乔雁雪的眉头就锁得越紧,看来,乔雁雪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

    等许东说得告一段落,乔雁雪这才叹了一口气,告诉许东一个惊人的真相。

    其实,科马克算得上是乔初生最忠心的手下,不是鲍勃乔装的乔初生,而是真正的乔雁雪的爸爸乔初生的手下,这个秘密,是乔老爷子去世之时,乔雁雪才得知的,这对外界来说,绝对是个不会公开秘密。

    科马克以清洁工的面目示人,其实背负着监视中部里面每一个人的任务,作为乔家的手下,自然有义务保护乔家所有方面的安全,而且,科马克得来的所有情报,也只是报告给乔初生一个人,供乔初生参考总部里面的人事任用之类。

    不过,据说,乔初生在某个时间,还交给科马克一批东西,让他代为保管,具体是些什么东西,又为什么是交个科马克保管,乔雁雪就不得而知了。

    许东想了一阵,突然问道:“乔小姐,我跟老大两个人都觉得,科马克的被子床单被换走,会不会你爸爸交给他保管的,是一些字画之类的东西,乔小姐你好好想想,看看能不能想起来大概是些什么样的字画……”

    “字画之类的东西……”乔雁雪蹙着眉头怔了片刻,突然脱口说道:“是那六幅画!一定是那六幅画……”

    牟思晴莫名其妙的看着乔雁雪:“什么六幅画?”

    但乔雁雪一说是那六幅画,许东立刻就想到乔老爷子在生前,跟自己说过那六幅画的事情,那六幅画是从天神堡里面带出来的,当时牟、龙、方三家人都没要那六幅画,而是悉数让给了乔家,直到后来,乔家才有人发现画里的秘密,但在不久之后,这六幅画,却又再度失踪。

    这么说来,这六幅画卷所谓的失踪,其实不过是乔初生交给科马克保管起来。

    牟思晴沉吟了半晌,说道:“等等,你们说六幅画里有秘密,那是什么样的秘密?”

    乔雁雪跟许东两个人一起摇头说道:“画卷里面的秘密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个杀害科马克的凶手,一定是知道了那六幅画里的秘密,这才杀害了科马克,将六幅画全部抢走。”

    顿了顿,乔雁雪又说道:“知道这个秘密的,应该不出十个人,又到底会是谁呢?”

    许东默默计算了一下,乔雁雪、乔家俊,甚至是乔初生、乔老爷子都是肯定知道这个秘密的,自己也算得上一个,不过,自己知道这个秘密是乔老爷子身前亲口告诉自己的。

    再有就是科马克本人,另外,应该还有一个陈冒充乔初生的鲍勃,想来他们应该也是知道的,不过这两个人以及乔老爷子都已经死了,除此之外,还有谁呢?

    乔雁雪一脸迷茫,过了许久,这才垂下脑袋,低声说道:“如果我估计的没错,恐怕……恐怕……伯父乔运生父子两个也是知道的……”

    “啊……”许东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大致的梗概,便在许东的脑子里面形成了。

    那六幅画里面的秘密,恐怕一开始并非是乔老爷子看出来的,真正察觉出来画卷里的秘密的,应该是乔初生,因而,在一早之前,乔初生就从乔老爷子手里“偷”走了这六幅画卷,然后据为己有,得到画卷的乔初生,自然不甘寂寞,经过一番探索,侥幸的到了那个头盔。

    ——这一点,鲍勃在临死之前,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当时乔雁雪、胖子、甚至是艾芙迪罗都在场。

    至于鲍勃是如何从乔初生手上夺取了头盔,这一点暂且不去讨论,但有一点,乔家俊、乔雁雪兄妹两个一定是受到了父亲乔初生的影响,所以都很是酷爱“户外运动”,而且,乔雁雪还有幸得到一件神奇的宝衣——也就是许东身上穿的这一件。

    至于乔家俊,在寻找宝贝方面,看起来应该并没有太大的收获,但这乔初生父子三人都醉心于寻找世间异宝,最终却导致了乔家生意上的崩溃。

    如此一来,自然就免不了乔家家族其他成员的怀疑和好奇,乔运生父子两个知道了这个秘密,也就在所难免了。

    “不……”乔雁雪催泪摇头,说道:“不会的,伯父他们不会的,这种杀人的事情……他们不会做的……”

    许东爱护自己的每一个朋友,每一个亲人,乔雁雪同样也是如此,一听说杀害乔初生最信任的手下,以及今天不断对许东牟思晴实施袭击的凶手,极有可能就是乔运生或者乔·约翰,乔雁雪的心里,撕裂了一般的疼痛。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乔老爷子虽然是正常死亡,乔家俊失踪,乔初生下落不明……等等一切,会不会也是乔运生一早在暗中布下的局,乔雁雪根本不敢想象下去。

    见乔雁雪伤心不已,许东只好跟牟思晴一起劝道:“这些只不过都是一些推测,也不见得都是事实……”

    只是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嘴里这么说着,两个人自己心里都觉得这样的劝慰,实在是过于苍白无力。

    过了许久,乔雁雪才抬起头来,看着许东,说道:“许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求你,放过他们好吗?”

    “放过他们……”许东沉吟了半晌,也找不出言语来回答乔雁雪。

    如果乔老爷子真是乔运生父子两个害死的,如果乔初生的下落与乔运生父子两个有关,如果乔家俊还在乔运生父子两个手里,还能放过他们父子两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