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九章 本是同根生(2)
一本读|WwんW.『yb→du→.co
    见乔雁雪伤心不已,许东暗地里给艾芙迪罗使了个眼色,让她先服侍着乔雁雪去休息一下,省得杵在这里自己也有些为难。

    艾芙迪罗到是极为乖巧,扶了乔雁雪,慢慢的回到乔雁雪的房间。

    等乔雁雪跟艾芙迪罗两个人一走,胖子心虚不已,赶紧跟牟思晴告了声罪,说自己非得上洗手间去呆上一会儿,不过,临走之前,胖子又偷偷地抓了一包看起来很是油腻的纸包,然后落荒而逃。

    牟思晴一脸不善,留在这里,迟早会被殃及池鱼的。

    待几个人都走了之后,牟思晴沉沉的吐了一口气,正要问问许东艾芙迪罗的事情,没想到许东倒是抢先开了口。

    “老大,你觉得追杀我们那个狙击手,用的是什么样的武器,怎么会那么厉害?”

    牟思晴沉默了一阵,这才说道:“能够穿透墙壁的武器,多到海了去了,随随便便一把大狙,再加上特制的子弹,就能轻而易举的做到,难就难在可以隔着墙壁定位目标,这是一个系统的问题,牵涉到卫星定位,实时跟踪,图像还原……等等一系列的高科技手段。”

    “真的只是这样?”许东神色不定的问道。

    那个狙击手真的是太厉害了,不过,如果只是如同牟思晴所说的在动用高科技手段,许东道也一点儿都不怕,许东害怕的,是那狙击手也有自己一样的透视能力,要是那样的话,许东真没把握能应付得了。

    “这些都是已经在好几年以前都已经出现,虽然高,但已经算不得新的技术,难道你没听过关于能够直接击穿六块水泥砖的枪械的介绍,至于卫星定位,实时跟踪等等技术,还用得着我多说?”

    许东拍了拍胸脯:“真是这样的话,我就放了心……”

    不等许东说完,牟思晴沉声说道:“现在该轮到你说说你的事了吧!”

    许东苦笑了一下,自己跟艾芙迪罗,以及乔雁雪之间的事情,虽然还有诸多的疑点还没弄清楚,但眼下,牟思晴这一关,恐怕是得要先过了再说。

    于是,许东将自己才来到乔家没几天,就被乔雁雪轰了出去,但在半道上,胖子这家伙好心却有惹下了麻烦的事情一一的跟牟思晴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以致后来,自己莫名其妙的睡到了两个女孩子中间,许东都没半点儿隐瞒。

    但在最后,许东依旧没有保留的把自己的疑惑也说给牟思晴听了。

    牟思晴是做刑侦工作的人,思路上自然要比胖子那家伙灵活了许多,听完许东的叙述,自然也是疑心重重,但对于许东就此承认了与乔雁雪、艾芙迪罗两个人“夫妻关系”这一点,牟思晴自然不高兴得很。

    自己都知道还有那么多的疑点没能清楚,就这么草率的接受了“老二”、“小三”,这根本就是花心,有预谋的吧。

    再说了,自己那次打电话的时候,以及到这里这么长时间,怎么许东都不主动向自己坦白?要不是今天偶然遇上了艾芙迪罗,这件事情,许东是不是还要隐瞒下去。

    说这些话的时候,牟思晴岂只是“老虎”,那气势,比狮子也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倒是胖子这家伙,躲在暗处,一边啃着猪手,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着许东被“准未婚妻”收拾的情形。

    许东揉着有些暴涨的太阳穴,等牟思晴滔滔不绝的教训得差不多了,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思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你的事情,我怎么知道你该怎么办……”牟思晴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有没好气的说道:“反正跟我回家,必须得是你一个人,你要留在这里或者不跟我一块儿回去,我也绝不拦你……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说到后来,牟思晴居然莫名其妙的一笑。

    见牟思晴展颜一笑,许东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一大半,当下,许东赶紧说道:“好,我一定跟你回去,不过,在跟你回去之前,还有几件是必须得做!”

    “直接去找乔运生对质?把欠威尔斯王子的钱还掉?”牟思晴问道。

    “还有,安排妥当乔雁雪跟艾芙迪罗以后的生活……”许东叹了一口气:“她们两个也算是可怜的女孩子,一个在一瞬之间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亲人,一个却因为一个小小的错误,直接从‘王妃’跌落成平民百姓,唉,这吃的住的花的,大笔的开销都是少不了的,可她们再也没有了经济来源……”

    牟思晴再次没好气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替我这么想过……哼……”

    说完这一句,牟思晴又改口问道:“你打算去直接找乔运生对质,有具体的计划了吗?”

    许东摇了摇头,这几天的事情,都搅得自己头昏脑涨,再说,整件事情的元凶,可能就是乔运生这件事情,也是自己刚刚才想到的,要说具体计划,在这一时之间,哪里会有完整具体的计划。

    牟思晴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就这么去找乔运生,无凭无据的,以乔运生那阴沉的性格,只怕不但不会认账,还有可能会倒打一耙,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还得想个万全之策。”

    “乔雁雪的感受!”许东点了点头,说道。

    这件事情,毕竟关系到乔家的香烟亲情,事情不是许东跟牟思晴猜测的这样还好,一旦果真如此,乔雁雪又情何以堪?

    这时,胖子这家伙从暗处钻了出来,将手里已经啃得精光的猪手骨头往垃圾篓里一扔,笑眯眯的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也并不是没有破解之法……”

    “你想到了法子?”许东、牟思晴两个人齐声问道。

    “我是这么想的……”胖子将胖乎乎的手指伸到嘴里舔了舔,这才说道:“咱们既然又要照顾乔小姐的感受,又要揭穿乔运生那老小子的阴谋,这明显就是一件两头为难的事情,知道的人,还明白我们是为了坚持正义,不知道的人,就会认为我们是在祸害乔家,这样的生意,只有傻子才会去做。”

    按胖子的意思,这件事情,应该是就到此为止,不再追究下去了,至于将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就顺其自然,反正自己一帮人,远在千万里之外,怎么发展也不会影响到自己。

    “我去……”许东不屑的一挥手,这叫什么办法!

    牟思晴也摇了摇头,现在就撤退,不但不符合自己这一帮人的性格,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更对不起至交好友乔雁雪!

    见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都表示不屑,胖子赶进笑着说道:“我那只是下策,这边还预备着中策、上策供你们选择呢……”

    牟思晴一脸惊奇的问道:“你还能想到中策、上策,哼哼,你几时变得这么有学问了?”

    胖子嘻嘻的笑道:“那是必须的,做事情要深思熟虑,这就是江湖经验的体现,嘿嘿,别看我王胖子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其实……”

    不等胖子吹完,许东不耐烦的说道:“少吹牛了,赶紧的,看看你所谓的中策上策说出来听听!”

    胖子摇头晃脑的得意了好一阵子,这才说道:“所谓中策就是:东哥你带上乔小姐母女一家,直接远走高飞,从此之后,什么乔家恩恩怨怨,大家伙儿都退避三舍,既不得罪乔运生那老小子,又保证安抚了乔雁雪小姐那脆弱的心灵,嘿嘿,这不是两全其美了么……”

    胖子一说出所谓的“中策”,立刻被许东喷了一脸的口水:“至少有两点胖子你忘记了,乔家俊失踪,你让他永远失踪?乔初生的下落,你永远让它成为一个谜团?胖子,不是我说你,就你那装满天下美食的脑袋,能想到好的办法?你拉倒吧!”

    对许东的说法,牟思晴自然而然的拥护,拥护许东,当然就不会给胖子好的言语了。

    好在胖子也不在意两个人对他的各种打击,笑了笑,继续说道:“别急,我还有一条上策没说呢,请大家听好,上策是:这件事,我们把所掌握的资料,一股脑儿的交给当地警方,让他们来处理这件事情,这样的话……”

    不等胖子说完这个所谓的上策,许东跟牟思晴两人便把注意力转移到别处去了,胖子这家伙,说了这么多,一句话就能概括起来:退避三舍,不再参与乔家的任何恩怨。

    但是这不是废话么?许东答应过乔老爷子的,一定要帮忙找到乔家俊,许东不想反悔,也不能反悔。

    而对牟思晴来说,乔雁雪眼下的境况窘迫,各方面都难以为继,牟思晴跟乔雁雪是好姐妹,以牟思晴的心肠,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任不管。

    所以,胖子所谓的上中下三策,俱都不是许东、牟思晴两个人考虑之列。

    许东沉吟了半晌,这才跟牟思晴说道:“等会儿,我去跟乔小姐借一件东西,然后,我们两个去找找乔运生,如何?”

    牟思晴闪烁着眼睛,问道:“许东,你想到办法了?”

    许东摇了摇头:“这件事,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们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事先泄露了天机,恐怕到时候也就失灵了。”

    “又在装神弄鬼……”牟思晴没好气的说道:“哼,不管你怎么样装神弄鬼,我得跟你在一起,免得一不小心,你还会给我弄个‘小四’出来……”

    许东一愕,心里大叫了一声:“天哪,两只老虎都够自己招架了,又来头狮子,自己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