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章 把失去的补回来
一本读|WwんW.『yb→du→.co
    见许东神神秘秘的,牟思晴跟在后面,进了乔雁雪的房内。

    虽说这是乔雁雪的闺房,乔雁雪倒也不介意许东进来,许东要进来,当然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了。

    许东也不客气,让艾芙迪罗先出去一会儿,支开了艾芙迪罗,许东这才对乔雁雪说道:“小乔,目前,我们面临了一个难题,我想让你帮我。”

    乔雁雪满脸泪痕,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许东,我已经放弃了,希望……希望……你不要再将这件事情调查下去……”

    许东心里一急,说道:“连你哥哥,你爸爸你都不顾了?”

    乔雁雪含着泪摇了摇头:“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其实我哥跟我爸爸就在他们手里,等这件事情过了之后,也许他们就会把我哥哥他们放出来,许东,我已经没有了爷爷,我真的不想要再去伤害我任何的亲人……”

    牟思晴叹了一口气,坐到乔雁雪身边,柔声说道:“妹子,你这么想着顾念亲情,肯定是没有错,可是他们禁锢了你哥哥、你爸爸,甚至还有可能是害死乔爷爷的凶手,你能姑息养奸?”

    “对啊,是坏人就应该得到惩罚,让他们付出代价……”许东也在一旁劝道。

    乔雁雪流着眼泪,摇了摇头,哽咽着说道:“从我懂事起,我就记得,爷爷只喜欢我爸爸,我哥哥、我,我们一家,把所有的机会,所有的好处都优先安排了给我们,对伯父一家,从来都是呼来喝去,没有好脸色……会有今日这个局面,是我们一家亏欠伯父他们的,我们应该还给他们……”

    许东摇了摇头:“乔小姐,你这心地也太善良了吧,你要弄清楚,他们有可能就是害死乔爷爷的凶手,甚至是还是你爸爸哥哥的真凶,你就这么放过了他们?”

    “放过他们又如何,不放过他们又能怎么样?”乔雁雪泣缀半晌,这才说道:“许东,牟姐姐。带我走,好吗?”

    以前,乔雁雪是乔家千金,想去哪里,要到什么地方,哪里需要跟人家说上半句好话,但是一眨眼之间,乔家崩塌,乔雁雪也成了与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的孤儿寡母,要立刻这个伤心之地,就只能向许东求助了。

    牟思晴摇了摇头,很是坚决的说道:“你要离开这里,无论什么时候什么理由,我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可是你想过没有,就算你能离开,那又能怎么样,一辈子背负着这样的痛苦活下去?”

    “我想了一个法子……”许东吸了一口气,说道:“可以跟他们摊牌,只要他们把你哥哥、或者你爸爸放出来,他们既得的利益,我们完全不再去追究,乔小姐,你看这个法子怎么样?”

    乔雁雪新乱如麻,过了许久,这才微微点头:“许东,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你伤害他们……”

    许东也点了点头,说道:“我保证,绝对不会伤害他们一根毫毛,怎么样?”

    见乔雁雪松口,牟思晴转头问许东:“你说要找妹子借一件东西的,什么东西?”

    许东苦笑了一下,说道:“老大,这件事其实说来话长,本来,我们也没暗算让第三个人知道,但是现在恐怕不让你知道是不行了。”

    牟思晴脸上一红,心里暗暗的有些恼了起来,原来,乔雁雪跟许东之间真的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我需要借的,其实也就是乔小姐一件盔甲,那是一件极为神奇的宝贝,同时,估计乔……乔伯父他们种种所为,也是因此而起,唉,我借这件盔甲,也只不过是拿去跟他们摊牌,让他们断了害人的念头……”

    听许东这么一说,牟思晴暂时不再去管那是什么神奇的宝贝,而是稍微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告知他们宝物已经落入人手,断了他们的念头,你这法子原本也是可行,可是你想过没有,他们一旦得知宝贝在你的手上,有掉过头来对付你,你又怎么办?”

    “要直接来对付我,那倒也好,只怕他们知道已经断了念头,对他们杀父囚兄、关押侄子的行为会感到痛不欲生……”

    说这些话的时候,许东一连叹了好几口气,甚至暗暗的祈祷着,乔运生的所作所为,还是不要跟自己猜测的一样才好。

    牟思晴也是叹了一口气,怔怔的看着乔雁雪。

    过了好一会儿,乔雁雪当着许东,牟思晴的面,开始宽衣解带,这让牟思晴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暗地里掐了许东一把,示意许东暂时避开一下,不管怎么说,乔雁雪都还是个女孩子,什么都让许东看着,始终是不太好。

    只是乔雁雪一边慢慢的脱衣服,一边轻轻地说道:“许东,其实我们都对不起你,那天晚上……那天晚上,其实是我用麻醉药将你麻醉之后,再才抬到床上去的,我们本来不应该那么做的,都怪我一时糊涂……”

    许东闻言,心里一喜,但偏偏却有从心里生出一股失落,凭心而论,几个女孩子当中,桑秋霞就不去说了,太过柔弱了,再说,桑妈妈也已经做了定论,而牟思晴的性格太过刚猛泼辣,又有本事,自己每一次见到她,好像都得要低上一头,艾芙迪罗却又太过懦柔温婉,做贤妻良母是不错,但毕竟不是许东喜欢的类型。

    而乔雁雪则不同,跟乔雁雪相处这一段时间里,许东渐渐地发现乔雁雪无论是性格脾气还是爱好,跟自己其实都有很多的相似之处,而且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也很不容易让许东忘记。

    只是现在乔雁雪连这件事都想自己说了出来,是不是乔雁雪心里也决断了下来了。

    许东叹了一口气,怔怔的看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幕,以及五光十色的幻彩霓虹,许久也没回过神来。

    “你说的盔甲,就是这个?”牟思晴捧着乔雁雪身上褪下来的那件战甲,意外至极的问道。

    乔雁雪点了点头,一双泪眼看许东,又慢慢的将外衣穿回身上,过了许久,这才惨然笑着说道:“牟姐姐,我知道许东他对你是一片真心,我跟他之间虽然发生过很多事情,但我们之间绝对是清白的……”

    牟思晴点了点头,眼睛盯着战甲,说道:“这我真的相信,我就知道许东这人,有贼心没贼胆,哼哼……”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又才说道:“牟姐姐,许东绝对是个靠得住的人,你们两个一定会白头偕老的,唉……这件战甲,牟姐姐你用过之后,就替我收起来吧……”

    “你这什么意思?刚刚不是让我带你走吗?”许东听出来一股味儿,好像很是不对劲,当下疑惑的看着乔雁雪,问道。

    乔雁雪苦笑了一下,说道:“许东,你别担心,我不会做出傻事来的,只是你也知道,这里虽然是我的家,但是这个家已经破碎不堪了,我想带着我妈妈,去找一个环境优雅的地方,好好侍奉我妈妈……”

    顿了顿,乔雁雪又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我妈妈很疼我,可是,这些年,我一直都很少在她身边,我想把那些失去的东西找回来、补回来……”

    乔雁雪这么说,许东倒也不好再继续劝慰下去,现在乔雁雪的心情极为复杂,多说无益,反而不如让她安静一段时间,将心情平复下来。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牟思晴也很是关切的问道。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等得到我爸爸跟我哥哥的消息之后吧……”

    牟思晴跟许东一起点了点头,这样就最好不过了,说实话,在这边,每天眼看着乔家发生这样的事情,心里实在是憋得慌,再说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估计处理好乔家俊的事情之后,自己也得赶紧回铜城,要不然桑妈妈他们都惦记得紧。

    出了乔雁雪的房间,胖子跟艾芙迪罗两个人早就不见了踪影,估摸着又是出去买好吃的好玩的去了。

    牟思晴捧着那件战甲,低声问道:“现在就去?”

    许东摇了摇头:“就这么去?你敢,我可不敢!”

    “怎么,你害怕了?”

    许东吸了一口气:“你忘记了那种能够击穿墙壁的武器的厉害,我借这件战甲来,可不是让你捧着去的。”

    “你是说,这件战甲跟防弹背心差不多,能够抵御那种子弹?”

    许东摇了摇头:“没人敢保证能够彻底抵御得住,但是我们能做到的准备,就尽量做到,以防万一!”

    牟思晴要了咬牙,脸上一红,低声说道:“那好,我这就去穿上这副铠甲,就在这里等我,我可不想让你看着我换衣服……”

    许东苦笑了一下,坐到客厅沙发上,闭目等待牟思晴。

    不多时,牟思晴穿了铠甲出来,连衣服也换成了一身紧身衣裤,脚上是一双特种作战靴,整个人也显得既苗条又利落,各种曲线更是诱人之极。

    见许东坐在沙发上,根本没有半点儿去准备的意思,牟思晴不由问道:“你就这么去?”

    许东回过神来,淡淡的点了点头,自己怎么去都是一样,倒是牟思晴,最好能有把枪,用来防身。

    牟思晴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也并不一定要依靠枪炮,有了战甲,自己信心大涨,再说,无论怎么样,在这个国度,自己也算是外国人,要直接拿上武器,小事情都会变成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