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四章 托付
一本读|WwんW.『yb→du→.co
    说到这里,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都已经明白过来,科马克与乔运生之间龌龊的交易,那只是两个人私下里的勾当,远不是先前牟思晴预计的是许东惹上了中情局这个机构那样严重。

    如此一来,牟思晴倒是放心了一大半。

    本来许东立刻就要站起来,直接去问问科马克,乔家俊到底藏在哪个特工家里,但却被牟思晴一伸手抓住。

    这时,乔运生又说道:“你们中情局的人,做事情都是这么畏首畏尾的,这事情要是再耽误下去,我们手上的货,都无法大量的销售出去,让我们的资金无法正常的流转,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说这么多有什么用!”科马克沉声说道:“姓许的那小子不是刚刚给你弗罗里达那处产业注入了将近五十亿资金么,这些钱,我少拿五个亿,你不就能流转过来了……”

    不提这个钱还好,一提许东给弗罗里达那处产业注入的资金,许东再也忍不住了。

    那张纸条,果然是科马克留给许东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不让乔家那处产业落入旁人之手,至于许东阻止之后,那处产业,早迟也就会落到乔运生手里,落到乔运生手里,科马克自然也就有了巨大的好处。

    可是许东却硬是愣头愣脑的,按照科马克、乔运生设计的圈套,毫无知觉的一步一步的钻了进去。

    一怒之下,许东便要站起来,直接跟科马克、乔运生两个人面对面来个了断,只是牟思晴再次拉住许东,这两个家伙,就在这里,而且还没发现自己跟许东两个人已经就躲在了他们背后的沙发下面,何不多听听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等了半晌,乔运生才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让你的儿子别再去缠着乔雁雪那丫头了,这天底下的女人多的是,何况,那丫头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哼,这件事情你倒可以放心,我已经跟比利说过了,比利也答应过了,呃……”科马克“呃”了一声,欲言又止。

    只是乔运生虽然知道科马克话没说完,却也不追问下去,而是摆了摆手,拿起一张纸,递到科马克面前,说道:“这是我们唐人街那栋房产的平面图,姓许的那小子所在的房间,我都标记好了,我不想这件事情再继续拖延下去。”

    科马克接过那张平面图,仔细地看了一阵,这才说道:“凭我手上的装备,我保证不让他见到明天的日出,不过,现在还有些早,要动手,也得在凌晨时分,人最松懈的时候。”

    说完这几句话,乔运生跟科马克两个人便不再言语,看样子,乔运生是有些疲累了,而科马克则要赶在凌晨之前对许东下手,所以要做一些准备。

    这个时候,牟思晴将所有的录音都保存了下来,又收好手机,这才示意许东——可以动手了!

    不过,许东早就动手了,只是许东动手,根本就没人能察觉到,牟思晴没能察觉,就算是科马克、乔运生两个人同样都没能察觉出来。

    因为许东动手,一出手就用了异能!

    对科马克的资料,许东所知不多,但是凭着今天所受到的狙击来看,科马克应该也是一个非同小可的人物,许东当然不敢大意,对这样厉害的一个对手,许东只能做到万无一失,所以,许东一出手,直接就动用异能,暗地里将两个人的四肢都禁制起来。

    做好了这些,许东才接到牟思晴“可以动手”的暗示。

    对于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的突然出现,乔运生跟科马克两个人果然“惊喜”不已,一张脸都扭曲得不成人形了。

    接下来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当乔家俊再次回到唐人街,面对许东、牟思晴、乔雁雪等人的时候,默然无语了许久。

    许东将乔运生、科马克两个人交给乔家俊处理,直到这时,许东等人才知道了这一段时间里面,乔家到底放生了什么事情。

    ——从荒漠之中回来,乔家俊的确接手了乔家所有的生意上的事情,但很快,乔家俊便发现乔家的大量资金被自己的爸爸搞得去向不明,经过暗中调查,乔家俊发现自己的爸爸也不是原来的那个爸爸,伯父乔运生也暗中跟着科马克暗中勾结走私毒品,而且,乔家俊很快便得知科马克并非是乔家原来那个清洁工科马克,而是被中情局的人冒名顶替了,其目的,也就是在一两年前就已经失踪了的六幅图画。

    而一直都跟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女友,竟然也是跟科马克一伙的,这让乔家俊非常恐惧,几次试图当面揭穿乔运生、鲍勃等人的阴谋,但是那个时候乔家俊势孤力单,又顾忌多多,不得已之下,只得暂时藏匿起来,以图寻找时机。

    只是乔家俊没想到的是,随着许东的到来,一切事情竟然都迎刃而解,到了最后,不但掌握了所有的证据,还活活生擒乔运生、科马克。

    被乔家其他的人分走的产业,也就不说了,让乔运生拿到手的弗罗里达的那处产业,自然而然的再次回到乔家俊、乔雁雪兄妹两人手里。

    至于科马克,他不是利用身份特权做下流龌龊的勾当的人,等待他的,自然是坐不穿的牢底,不过,许东也让他没有了很多痛苦,比如说,让可马克嘴巴不能说,手不能动,甚至失去了很多的记忆,保证那六幅图画,以及许东自己本身的一些秘密,都绝对不会泄露出去。

    乔运生的所作所为,已经达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原本是难逃一死的,不过,乔家俊顾念着他也是自己的亲人,只是剥夺了乔运生一家所有在乔家能够得到的权利,给了他一笔钱,让他遁到乔家俊再也看不到的地方,去安度晚年。

    处理完这两个人的事情,乔家俊又带着许东等人,去了一趟弗罗里达,处理了哪里的一些海运生意上的事情,算是正式接手产业。

    做完这些事情,许东在美国,已经呆了足足二十五天,是该到了要回城的时候了。

    临行前的晚上,在乔家俊的书房之内,就许东跟他两个人。

    乔家俊举了举手里的酒杯,说道:“许东,我们乔家欠了你很多。”

    “那当然,我这一趟出来,不但损失了两片龙鳞,而且损失了好几十亿美金。”

    许东不是虚伪的人,那些“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之类的话,许东懒得去说,再说,跟乔家俊说那些客套话,让乔家俊心里老觉着欠了许东的人情,那是给他一个沉重的包袱。

    “我一定会还给你的?”乔家俊微微的啜了一口杯子里面血红的酒液,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才继续说道:“有那处海运生意,相信不出两年时间,我就能还清。”

    “呵呵,我那些钱可是要算利息的,两年下来,少说也有上亿的利息……”许东喝了一口红酒,笑着说道。

    许东还没说完,乔家俊失声说道:“你这家伙,即使变得跟王胖子那家伙一样势利,眼里就剩下钱的样子。”

    许东哈哈的笑道:“王胖子是我的兄弟,我们两个当然是一样的了……哈哈……你可别想让我脑袋一热,跟你说这钱我不要了。”

    乔家俊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根本不会看重钱,一个有你这样能力的人,又怎么会看重这身外之物呢,你不想让我觉得欠了你的情,可是,我们乔家的的确确欠了你的情,这可是无论如何也抹不掉的事实。”

    “你用不着这样拍我马屁,我之所以借给你钱,其实是想占你的便宜,这么跟你说吧,你知道艾芙迪罗这个人,对吧,让她跟在我的身边,那肯定是不成,所以,我想把她放在你这里,让你帮我照顾着她。”

    乔家俊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慎重起来:“据雁雪说,那女孩子一直都只认你做她的主人,你让我照顾她,哼哼,你安的什么心?”

    “没什么!”许东正色说道:“艾芙迪罗原本应该是一个王妃,但因为一个失误,却成了一个普通老百姓,我能够给她的,仅仅只有钱,我让你照顾她,因为你可以给她工作,可以给她住处,给她她想要的生活,你说,这事儿我不找你找谁去?”

    “只是这些?”乔家俊脸上一松,以艾芙迪罗的条件,在乔家的公司里面随随便便找职务,车子房子全都是小事情。

    “当然了,艾芙迪罗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如果你有意思的话,也不防跟她谈谈。”许东笑了笑。

    “你这是……”乔家俊没好气的说道:“那位艾芙迪罗小姐可是你的,这话你能这么跟我说!”

    许东摇了摇头:“我说过了,艾芙迪罗小姐从立刻威尔斯王子那一刻起,就不属于任何人,帮助他,那只不过是胖子范下了错误,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对犯下的错误做出的补偿,以后,艾芙迪罗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我们哪里有权利去安排。”

    顿了顿,许东又说道:“艾芙迪罗是人,也是我的朋友,她就应该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包括完整的权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完完整整的人,完完整整的权利,乔家俊自然明白许东的意思,不过,这对艾芙迪罗来说,就得要放弃一些她原本生活那个地域里的一些陈陋的习惯、风俗,许东走了之后,彻底的改变艾芙迪罗意识里的一些陋习,也就只能依靠他乔家俊了。

    这显然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至少会占据乔家俊很多的时间,不过,许东既然这么说了,乔家俊也不能推辞,麻烦再大,乔家俊也只能全力承担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