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失败的兄弟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还有一件事……”许东眼里满是笑意,说道:“我们两个人打的那个赌,你也输了!”

    乔家俊放下酒杯,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我好了几年的时间,都没能做到的事情,你可别说你已经做到了。”

    许东喝了一口猩红的葡萄酒,微微回味了一下留在齿颊之间味道,然后说道:“我给你看一件东西,这已经足以证明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绝对不是唯一的存在。”

    说着,许东拿了一件东西出来,向乔家俊展示了一遍。

    乔家俊目瞪口呆的看着许东展示,过了许久,这才说道:“这样的秘密,你怎么可以随便示人?你……你不怕我把这东西泄露出去?”

    许东将东西收好,淡淡的笑了笑:“你不是那样的人,我怕什么?呵呵,不过,你输了,你就又欠了我一笔巨额的债务,要不然,威尔斯王子那笔帐,我向谁讨要去。”

    “你这不是废话么,反正我欠你那么多了,还会在乎再多这一点儿。”乔家俊笑了笑,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过了片刻,乔家俊又说道:“你托付我的事情,就这些?”

    许东点了点头,威尔斯王子的那笔钱,许东已经亲手还给威尔斯王子了,余下来的,也就艾芙迪罗这件事是主要的,乔家俊答应下来之后,许东也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很好,那现在我可有件事情要跟你说明白。”乔家俊盯着许东,慢慢的说道:“以前,是我没眼光,辜负了牟思晴,听说你们两个已经准备定亲了,嘿嘿,许东,你可要注意,在你们两个还没正式结婚之前,你得防着我一点儿,别让我从你手里再次把牟思晴给抢走了。”

    许东嘿嘿的一笑,十分轻松地说道:“你要能抢走,那是你的本事,可我怎么看你都已经没那个可能了,你没那个机会了!”

    “你这么自信?”乔家俊盯着许东的眼睛问道。

    许东微笑不语。

    乔家俊又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也是不得已,雁雪她一直都很看重你,可是你这家伙,哼哼,是嫌她腿脚不便,对吧,可是看看你自己,你还不是一样,只不过是程度轻微一些罢了。”

    说到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都是腿脚不便,许东暗地里叹息了一声,自己跟乔雁雪两个人为了各自的目的,都一直跛着脚,这一点又岂是旁人所能明白的。

    只是乔家俊顿了顿,又说道:“我妹妹她需要我的帮助,你应该明白我的处境。”

    一说起乔雁雪,许东的脑袋又开始大了起来,让乔家俊重新追求牟思晴,从而使得有替换牟思晴的可能,这主意多半又是乔雁雪想出来的——这丫头,当真什么主意都敢想,什么损招儿都敢用。

    如果乔雁雪是个会采取不顾一切的极端手段,许东倒也好处理,偏偏乔雁雪在这件事上面,一直都是采取宽容的态度来尽力的争取,所用的手段,也是光明磊落的“阳谋”,而且,这就几乎让许东没什么还手之力。

    毕竟,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尤其是采取不伤害别人的手段去喜欢一个人。

    许东揉着太阳穴,叹着气回答了一句:“这件事情你们爱怎么住就怎么做,我是管不了那么多,没事了吧,没事了的话,我得回去休息,明天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跟别人说这些事情,尤其是跟乔家俊,许东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

    只是乔家俊摇了摇头:“还有一件事:那六幅图画,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作用了,但那毕竟是属于中国的东西,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带回去。”

    “可是那是你们乔家的东西!”许东怔了怔,说道。

    那六幅图画里面的东西,差不多都已经到了许东手上,不仅仅对乔家没什么用处,对自己也是用处不大,不过继续留在乔家俊手里的话,没准儿还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一点,许东倒是明白。

    不过,乔家俊完全可以用销毁、或者拍卖的方式,彻底让自己远离这些麻烦,可是这么好这么简单的方法,乔家俊不去用,而要把这些麻烦留给自己,这就让许东有些不明白了。

    “知道为什么科马克他们对这六幅图画感兴趣么?”乔家俊为自己倒了小半杯红酒,一饮而尽,又说道:“除了这六幅图画表面呈现出来的几件不可思议的宝贝之外,其中还隐藏着一个更深层次的秘密。”

    乔家俊苦笑着摇了摇头:“但这个秘密是什么,我解不开,也没时间去解答,所以,这事情……”

    “嘿嘿,你不会又是在想着法子坑我吧……”许东嘿嘿的笑道,只是一说这话里面还有一层鲜为人知的秘密,许东心里就早已心动不已,无法推拒,不过,在嘴巴上,许东可不想随随便便的就承认下来。

    乔家俊放下酒杯,转身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长条形的袋子,摆放到许东面前。

    许东没有忙着打开布袋子,而是运起异化的眼睛,先去看这布袋子里面的气息,从布袋子里面透露出来的气息,只是一些淡黄色,并不浓厚的气息,显示着这布带子里面的东西并不是特别有价值的东西,至少,不会是价值连城的东西。

    只是布袋子里面装着的,是那六幅图画,许东是知道的,而且,现在凭着许东看到的气息,也印证了乔老爷子以前说过的这些图画本身并不值钱这一点。

    但是这几幅画,却是画着六件世间绝无仅有的六件宝贝,从这一点来说,这几幅图画的价值却又绝对超过任何一件稀世珍宝。

    乔家俊再次将装着六幅图画的布袋子往许东面前推了推,带着几许苦涩的说道:“解开了里面的秘密,别忘记了告诉我一声。”

    许东将这布袋子拿在手里,收进衣服里面的乾坤袋,这才笑着说道:“既然你都解不开的秘密,我也只能说尽量了,有朝一日真的能解开的话,当然少不了要跟你说上一声。”

    “好,那就一言为定!”乔家俊击掌说道。

    “一言为定!”

    从乔家俊的房间出来,许东没什么睡意,毕竟明天早上就要离开这个自己盘桓了二十多天的地方,回到自己的家里,许东自然是兴奋不已。

    信步出了客厅,没想到一眼看到胖子一个人在庭院之中,独自对着天上的月亮长吁短叹。

    这让许东有些奇怪,明天早上就回铜城,差不多二十几个小时之后,就能见到桑秋霞了,胖子怎么回事反而不大高兴起来了。

    “胖子,你怎么了?”许东不由走到胖子背后,很是关切的问道。

    胖子回过头来,瞥了一眼许东又转头去盯着天上的月亮。

    “胖子,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哥开心开心……”见胖子不理自己,许东嬉皮笑脸的上前调侃起来。

    胖子再次抬眼瞥了一下许东,这才说了一句:“既生瑜何生亮……”

    没见到胖子条件反射一般的对自己反击,反而只说了一句不伦不类的话,许东一下子莫不着头脑:“你什么意思?”

    “唉……”胖子很是内涵、孤傲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东哥,你有没有想过,作为你的兄弟,我真的是太失败了,太失败了……唉……”

    许东益发一头雾水起来,胖子这家伙,满嘴里三五不着二五,什么“既生瑜何生亮”、什么“做你的兄弟太失败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过了好半晌,许东才问道:“胖子,你知道‘既生瑜何生亮’这句话什么意思吗?”

    “肤浅……唉,这你都不知道?”胖子叹了一口气说道:“什么叫‘既生瑜何生亮’,这还用多问吗,周瑜,知道吗?《水浒》里面那个智多星,他妈妈姓‘既’,所以既生瑜,亮,就是诸葛亮,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既氏生下了周瑜,何氏生了诸葛亮……”

    “什么乱七、八糟的……”许东一腔好心情,瞬间让胖子搅得一点儿兴致也没有了:“既生瑜何生亮这句话是周瑜说的,周瑜和诸葛亮都是《三国演义》里面的人物,哪里来的什么既氏何氏,乱七、八糟的,你脑子有毛病吧。”

    胖子再次很是深沉的叹了一口气:“唉,要不然怎么说我这个做兄弟的,太失败了呢……”

    顿了顿,胖子又说道:“东哥,你知道吗,好不容易出趟国,东哥你赚了个盆满钵满,金钱、美女,要什么有什么,可是我呢,好不容易碰上一个美女,却原来是闯了大祸,好不容易有机会去赌一把,还差点而把自己都给搭了进去,当真是要什么没什么,失败……真是失败!”

    原本看起来深沉失落的胖子,在这一瞬间,又把本性给露了出来。

    许东勉强忍住笑,郁郁寡欢的胖子,居然就为这个!

    其实,这一趟来美国,除开借给乔家周转的资金,再除去留给艾芙迪罗的钱等等所有的开支,总的算下来,许东马马虎虎的赚了将进入二十来个亿美金,深得艾芙迪罗等大美女的青睐,就更不用说了。

    这些钱,这些事,胖子自然是清楚的,不过想想也的确让胖子有些颓废,跟着东哥一块儿来一趟,看看人家东哥,赚美元,赚眼球,赚了个盆满钵满,而自己呢,不仅分文未赚两手空空,回程的机票都还的自己掏钱!这不是失败是什么?

    许东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跟胖子说道:“胖子,别气馁,接下来我们有单大的生意要做,到时候保证让你也赚个盆满钵满。”

    听许东这么一说,胖子立刻转忧为喜,一把拽着许东:“什么生意?内部消息?可靠吗?会有多大的收益?能不能先透露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