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九章 门当户对
一本读|WwんW.『yb→du→.co
    出了商场,见牟思晴默然不语,脸上还有些泪痕,许东好奇地问道:“老大,你怎么了,谁欺侮你了?”

    牟思晴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嘿嘿,老大,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你不是说让我去挑衣服么,下午好去见龙老的么,我都依了你的啊,怎么又是我的不是?”

    “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怎么会……”牟思晴顿了顿脚,再也说不下去。

    要不是因为许东走起路来微微有些瘸,牟观景也就不会阻拦自己,说是下午去见龙秋生,也就是要顺便把提亲的事情办了,可是事到临头,牟观景竟断然拒绝,这不是因为许东是什么,只是这些话,牟思晴却又无论如何不想说出口来。

    是以许东再怎么问,牟思晴也不肯多说。

    许东呵呵的笑着说:“既然是因为我,让你受了委屈,哼哼,老大,你告诉我,是谁,我一定让他好看。”

    本来许东只是开了个玩笑,带着安慰牟思晴的意思,殊不知牟思晴立刻怒道:“好看好看,你就知道好看,骂我的是我爸爸,你去让他好看,你敢?”

    乔雁雪、以及桑妈妈都是一怔,先前牟观景不还是好好的么,怎么一转眼,又骂了牟思晴,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许东的脑子转得快,先前的情形在脑子里稍微过了一遍,立刻就明白过来,敢情是牟观景看不起自己这个跛子!

    许东心里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稍微沉思了片刻,说道:“老大,其实,说不定牟叔叔骂你也没骂错,呃,像我这样的人,实在是……实在是无法登上大雅之堂。”

    “雅你个大头鬼,你要再跟我说这事情,我跟你急……”牟思晴怒道。

    桑妈妈在一旁叹了一口气,年轻人的事情,桑妈妈是过来人,自然是经历的多了,何况,桑妈妈也是身为人母,儿女之事,少不得要花费心血,看牟思晴的样子,以及牟思晴说的话,桑妈妈虽然不知道牟观景对许东哪一点儿不如意,但很明显的,是牟观景不同意牟思晴跟许东的婚事。

    这样的情况,在现实之中,多到不胜枚举,桑妈妈自己也也断然阻止过许东跟桑秋霞的!所以,现在牟观景阻止牟思晴,桑妈妈也不好多说什么。

    倒是乔雁雪,回味过来之后,虽然嘴里也不说什么,但眼底深处,竟然藏匿了一丝喜色。

    回到别墅,牟思晴把自己关进了房间,也不知道在里面干些什么,乔雁雪倒是陪着桑妈妈,试穿新衣什么的,忙了个不亦乐乎。

    许东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想想刚刚牟思晴的举动,心里很不是滋味,惆怅一阵,又郁闷一阵,无聊之际,许东跟进来添茶水的孙嫂打了个招呼,说自己要出去一趟,午饭就不用等自己了,随后一个人出了别墅。

    出了别墅,许东一个人漫无目的顺着滨河路走了一段,不知不觉间,到了那河沿上,那一次牟思晴开着车子载着许东,差点儿把车子开下河里的情形,不知不觉的浮现在许东的眼前,一幕幕的,让许东又是好笑,又是心酸。

    一个人怔怔的在河边站了许久,猛地背后又是“嘎吱……”一阵刹车声,许东回过头来,发现是一辆豪华奔驰。

    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奔驰车门打开,牟观景从车里探出头来,向许东招了招手。

    许东微微犹豫了一下,只是简简单单叫了一声:“牟叔叔……”

    牟观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许东,也不多说,示意许东上车。

    许东再是稍微犹豫了一下,随即边上了牟观景的车子,跟牟观景坐在一起。

    待许东关好车门,牟观景才对开车的司机说道:“到我们所有的部门去转一趟。”

    司机头也不回,当即启动车子,顺着沿河路一路向西,不多时,车子开到先前许东等人来过的商场,在商场门口,车子微微停了停,随即又继续往市中心开去,不到六七分钟,车子到了一处大酒楼,又停了下来,牟观景摇了摇头,感叹着对许东说道:“我的这处酒楼,生意虽然不如铜城大酒店好,但一年下来,事情也是多到忙不过来……”

    许东不知道牟观景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加上心情又差,也懒得去理会牟观景的感叹。

    那司机只在牟观景的酒楼门口停了不到一分钟,随即又启动车子,再往前走。

    从牟观景的酒楼往前走不到一公里,便是城中村,今年,要在城中村新建一批占地数万平方的商品楼房,牟观景在这里也有巨额的投资。

    看着密密麻麻的塔吊,忙忙碌碌的工人,牟观景揉了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说道:“最近全世界的经济增长都在放缓,银根紧缩,这里的好几百工人,都指着我拿钱去养活家口,而且,其中又牵涉到无数的关系网,一个不慎,得罪的便是一大片的人,唉……”

    许东坐在牟观景身边,微微苦笑了一下,但却没多说一句话。

    接下来,牟观景带着许东,几乎逛遍了大半个铜城,每到一处,牟观景便要司机停下车来,然后好似自言自语的感叹上几句。

    而许东每一次都只是心不在焉的微微苦笑一下,绝不多说半个字。

    大半个铜城,总计有十来处都是牟观景的生意产业,即使每一处牟观景都停留不到一分钟,一圈儿下来,也花了一个多小时。

    看完牟观景名下最后一处进出口公司,牟观景便不再多说,让司机将车子开到铜城大酒店门口。

    铜城大酒店,许东也来过一次,那是几个月之前,牟远山的寿辰,许东跟龙秋生、牛向东等人一起过来的,也就是在那次寿辰宴会上,许东认识牟思怡的姐姐牟思晴的。

    现在,许东的心情不佳,又算得上是旧地重游,许东益发惆怅起来。

    牟观景下了车,绕过车尾,亲自替许东打开车门,然后说道:“小许,进去坐坐,我有话要跟你说。”

    许东茫然跟在牟观景身后,进了一间牟观景一早遇定下来的包间。

    落了座,牟观景关好门,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坐到许东面前,盯着许东,沉声问道:“听说你开的那家铺子,生意上的事情,你根本不管,而是交给一个老头子和一个姑娘去管理?”

    许东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是!”

    “我还听说你很不喜欢做生意?”

    许东再次点了点头,答道:“是!”

    牟观景逼视着许东,再次问道:“你觉得我的生意怎么样?”

    “很好!”这一次许东没有点头,而是很简单的答道。

    牟观景却摇了摇头,说道:“恰恰相反,我们的生意并不是很好,每个月的利润仅仅只有几百万而已,有时候甚至低到一百万以下,对不起,我并非是向你在炫耀什么,我知道,说到钱,可能你只会比我多,绝不会比我少。”

    “这跟我有多大的关系?”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虽然不知道牟观景的目的,但许东也看得出来,牟观景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拉着许东转悠了一个多小时,真不会只是为了向自己炫富而已,说跟自己没关系,那绝对是假话,只不过是这个关系的程度到底有多大而已。

    见许东这么问,牟观景盯着许东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我的年纪也不小了,再加上身体不好,膝下两个丫头,一个还在读书,一个对做生意又没半点兴趣,小许,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还在读书的丫头,那是牟思怡,对做生意没半点儿兴趣的,当然就是牟思晴了,许东当然能明白牟观景的话,只是牟观景最后问许东,他自己年纪大,身体不好,现在他该怎么办,这一点,许东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牟观景摇头叹息了一声,接着说道:“小许你可能会说,牟叔叔你赶紧找个接班人吧,不错,我的确是想赶紧找个人来顶替我,只是这么大的摊子,那么复杂的关系,有几个人能够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些头绪理顺出来……”

    牟家的生意,涉及十几个行业,每个行业所涉及的特点,都各有不同,诚如牟观景所说,一个不慎,得罪的人真的绝不止一个两个。

    做生意的人,除了诚信两个字之外,还得讲究“关系”,即如是牟观景这样的人物,头顶上依旧还有不少的人在踩着他,除了头顶上的人物,横向关系,七七、八八,比一团乱麻也绝对好不了多少。

    这一点,自古已然,不要说是牟观景,就算是许东,也深有感触。

    话说到这里,许东也算是明白了几分牟观景的目的,当下笑了笑,说道:“牟叔叔说得在理,这件事的确跟我有着莫大的关系。”

    牟观景点了点头:“我也不妨跟你直说,市长的大公子,又是念过mba专业的硕士,最关键的是,那小伙子俊朗、健康,人也实诚,小许,你能替我想想,替思晴那丫头想想么?”

    牟观景物色接替他的人选,首先从门厅上来说,是官家子弟,再说学历又是学商业的硕士,这两点,牟观景都只是轻轻地一笔带过,把重点放在那小伙子俊朗健康上面,这让连高中都没能读完、又是孤儿的许东心下黯然不已。

    自己的确能挣钱,但自己依靠的,除了一双异化的眼睛之外,还有就是最近才得来的异能,但这跟“门当户对”四个字毫无关系,跟“学历学位”更是丝毫沾不上边。

    牟观景要许东替他想想,替牟思晴想想,无非也就是要许东放弃牟思晴。

    可是,许东真的愿意放弃牟思晴?许东禁不住扪心自问。